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93章 闯鬼门!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75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6

“杀我,林白你有这个本事么?!”

张静应狞笑一声之后,脸上露出一抹极为瘆人的阴冷笑容,然后迅速挂断电话,将手机扔到一边之后,右手抬至胸前,口中轻轻念诵咒语。

一阵阴风骤然在蛋糕店内平地而起,阴煞之气和地气结合之后,形成如同蟒蛇一般的滚滚气流在地面上疯狂涌动,看上去可怖之极。

深沉的黑色此时完全掩盖了夜空原有的霓虹色彩,街道上面如同遮上了一层薄纱一般,看上去朦朦胧胧,处处透着诡异的气息。

林白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手机,沉默片刻之后,走到书房的桌子前面,捻起几枚铜钱洒落在桌面之上,扫视了一眼桌面上铜钱的模样之后,轻声道:“地雷复。复者,群本之名。群阴剥阳,至于几尽,一阳来下,故称反复。阳气复反,而得交通,故云复亨……”

看到桌面上的卦象之后,林白脸上的怒色才渐渐平缓下来。虞翻曰:谓出震成乾,入巽成坤。坎为疾,十二消息,不见坎象,故‘出入无疾’。兑为朋,在内称来;五阴从初,初阳正息而成兑,故出入无疾,朋来无咎,七日来复。

“你在家里,抱着小黑猫,哪里都不要去。我一会儿就回来!”林白转头看着夏小青说了一句之后,转头看着一边呆呆趴在沙发上的小黑猫轻声道:“家里就交给你了,出了一点事儿,我把你皮给剥了!”

小黑猫极为不屑的喵呜一声,似乎在对林白的话提出抗议,意思是你也不看看猫爷我是什么水准,这点儿小事我能办不好么?!

林白也没空搭理它,转身便走出了屋门,朝着商业区那块便赶了过去。

走到商业区前大眼一扫里面的局势,林白便倒抽了一口冷气。这张静应未免太疯狂了,居然直接借助商业区的风水走向就摆布下了风水局,商业区乃是繁华之地,聚居的人甚多,这样摆布牵扯极大,难免会引起天道反噬,难道他就不害怕么?!

沉吟片刻之后,林白缓缓走进了商业区之中,只是迈进去了一只脚之后。商业区内的风水地气就喷薄而出,疯狂朝着林白奔去,将他团团围拢住,继而如同洪水一般蔓延往上,似乎是想将林白吞没在这阴煞之气中一般。

“拿这东西来对付我,真是不自量力!”林白看着那阴煞之气冷声道,论起玩弄阴煞之气,他可以说是其中的祖宗级人物,张静应想用阴煞之气来消磨他体内生气这法子,实在是想错了。

阴煞之气一入体,先天洛书便被触动,然后缓缓运转起来,涌到林白身前的阴煞之气此时似乎是受到吸引了一般,疯狂的朝着先天洛书内涌去。

“护法神王,保卫诵经,皈依大道,元亨利贞……”林白双手在胸前结成莲花印模样,然后口中念念有。源源不断的阴煞之气扑过来之后,便如同是撞到了墙壁上一般,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给弹开,然后散落在街道拐角方位。

林白的身体顿时突破了阵法之中阴煞之气的束缚,冲入了商业区内。

出乎意料的顺利,林白心头顿时觉得有些诡异和不安。难道是张静应再和宁欢颜在术法比斗之中受了重伤,所以这阵法的影响力才会如此之小?!但此时危急关头,他哪里还顾得上思考那么多,朝着蛋糕店的方向便急速奔跑过去。

按照之前的预测,林白决定走西南方位进入蛋糕店内,因为西南数坤土方位,这样就和自己占卜的卦象相吻合,也可以给自己多增加几分胜算。

然而当林白一脚踹开蛋糕店的时候,准备对张静应施展雷霆一击,一击毙命的时候,却是赫然发现,张静应居然没在蛋糕店里面。

他去哪里了?!林白眉头紧皱,天眼打开,按照阴阳二气的流转开始推算这风水局的布局,但是不管他怎么看这蛋糕店都是风水局的阵眼位置,按照常理来说,风水师是不可能离开阵眼,身陷阵中去和人比斗相术的。

难不成是畏惧自己的手段,不战而逃?!林白思来想去都找不到一个合理的解释,眼瞅着蛋糕店内三女的模样,心下也顾不得许多,先将三人救醒之后,便准备一同从这蛋糕店内冲出去。

但是一伸手拉那蛋糕店的门,林白便发现,自己刚才驱散的阴煞之气此时又聚集了起来,而且开始了强势的反击,最要命是阴煞之气和风水地气的结合更加紧密起来,先天洛书的功效也降低了许多。

一股股强悍的阴煞之气不要命般的涌动,带着浓浓的狠戾之气,撞击着蛋糕店的大门,意图将屋内的四人悉数淹没。

果然没那么简单!林白冷哼一声,面上露出一抹不屑之色,双手一翻,轻声道:“各安方位,备守坛庭,太上有命,降神已成……”

随着林白咒语念诵的声音,空气之中开始一阵玄妙无比的波动,然后一道闪烁着金黄色光芒的符箓开始在空气中渐渐显露形态。林白此时所用的手段,是先天洛书中记载的一道失传的虚空制符手法,乃是上古先贤专门为克制阴煞之气所创,用在此处刚好。

从蛋糕店门外涌进来的阴煞之气遇到那金黄色的符箓之后,就如同是飞蛾扑火一般,只是一接触便彻底消融。

这彻底打乱了张静应的布局,在他的计划之中,是准备用海量的阴煞之气来将林白堆死。

因为从他开始修习术法开始,还从来没有听说过哪个相师能够在斗法的状况下,完美应对阴煞之气,即便是开始之时能够借助身边的法器自保,但是所有东西都有用完的时间,而阴煞之气只要阵法不破灭,便能够继续牵引出来,等到手段出尽,那就只能等死了。

而且,林白身边还有那么多人需要他保护。张静应感觉就凭林白一个人的手段,如何能护得三四个人的安全。即便是夏小青从昏迷中苏醒过来,就她那点儿手段,也直接可以无视。所以张静应觉得自己这一招定然能置林白于死地。

张静应压根就没指望林白不能闯进商业区内,他的杀手锏就是等待林白进入蛋糕店内救人的时候,施以雷霆怒击,借助林白救人心切的打算,用阴煞之气来解决掉林白。

商业区一栋写字楼楼顶,张静应双手凝结成了一个诡异无比的印诀,单手直指蛋糕店的方位,而那阳平治都功印则是放在了他的身前,正在闪烁着黑色的光芒。

从商业区的各个街道拐角以及平素见不着阳光的地方,大量的阴煞之气开始顺着街道朝着蛋糕店的位置涌去。

而此时蛋糕店内的林白,眉头也是紧皱,快速的思考了一下之后,一把将空气中的那道符箓扯下递给宁欢颜,然后轻声道:“这符箓应该能撑到让你们三个离开这商业区,你赶快带着她们两个出去,我去找张静应去!”

“我陪你一起去!”宁欢颜脸上闪过一抹倔强之色,道。

林白摇了摇头,轻声道:“不行,他要对付的人是我,必然会下重手,带你过去的话,不但没人把嘉尔和我妈带出去,而且就连你都会有危险!”

“乖,听话,带她们出去,我不会有事儿的!”林白又叮嘱了一句之后,转身便冲出了蛋糕店,然后按照天眼显示的阴煞之气波动的迹象,开始在商业区内寻找张静应的位置。

…………

商业区内的一道偏僻街道,平素人迹罕至,堆满了各式垃圾,恶臭扑鼻。而现在这种深更半夜时候,更是安静无比。

但是这平素安静无比的街道里,现如今却是聚集了五六个人,都是一身短打黑衣,看上去干净利索。

张道帧微笑着对身边的康斯坦丁说道:“等他们两个人拼个两败俱伤的时候,我们骤然发难,争取一击毙敌,将那两个人解决掉,然后我带阳平治都功印回山,恭请我师父登上龙虎派宗主的宝座!”

“你我各取所需,我们要对付的是那林白,至于你们那什么阳平治都功印,我们不感兴趣!”康斯坦丁淡淡笑道,但背在身后的双手却是捏出了一个动手的手势。

听到康斯坦丁这话,张道帧大喜,心中思忖等这边的事情解决了之后,再去找那匹大洋马好好泻泻火,心神正在荡漾之际,却是觉得背后突然一麻,转头一看,却看到不知道那个叫做维多利亚的大洋马站在了自己的身后,而且手中还捏着一把闪烁着蓝光的匕首。

“你们……”张道帧睁大了双眼,转头看着康斯坦丁怔怔道。

康斯坦丁狞笑一声,道:“愚蠢的华夏人,这个世界上哪有白吃的午餐,如果不是为了阳平治都功印,我们凭什么和你们合作。现在阳平治都功印即将到手,你们也没了利用价值,留着你们还有什么作用!”

“维多利亚,休斯,是时候该我们上场了!”康斯坦丁沉声道:“让我们夺走那阳平治都功印,放置在伟大祭祀的花冠上吧!”

话音一落,三个人兔起鹘落便消失在了街角,只留下张道帧的尸骸瞪大了眼睛盯着夜空,似乎在诉说心中的不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