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98章 神算局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296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6

“你说的这事儿不靠谱!”

林白看着犹如是从民国电视剧中走出一身灰色长袍,端坐在自己面前的沈凌风轻声道。

沈凌风看着面前脸上带着一抹诡异笑容的林白,不免心中有些头大,虽然早就做好了准备,但真没想到这小子居然会是一个油盐不进到了这种地步的主儿。

“你说到底我们怎么说才靠谱儿?!我已经告诉你了,我们是国安下属神算局的,难不成摆在你面前的这些资料也会是假的,还是说刚才刘老爷子给你打的那个电话也是我们凭空捏造出来的?”沈凌风又是好气又是好笑的看着林白问道。

林白摆了摆手,没吭声。

张静应在蹲医院,总算是没人来找他麻烦了,也终于能再消停几天,但是就这么几天的时间里面,却是右眼皮跳动不止。‘左眼跳财,右眼跳灾’这话虽说不怎么靠谱,但是跳得真是叫人心烦无比。

而且一大早上不知道从哪飞来几只乌鸦在院子里叫来叫去,无论怎么赶,那玩意儿都赖着不走。后来惹的林白实在烦了,把小黑猫那货扔上了树,一通猫威之后,总算是扑棱着翅膀飞走了。

但没想到,乌鸦前脚飞走。沈凌风后脚就到,而且一进院子便是摆着一副死人脸,说什么神算局对他有一个邀请,要他配合做一件事情!

还没等林白拒绝,这货就从随身带着的公文包里面拿出了一大叠资料,放在了林白的面前,除却了先天洛书的事情之外,但凡是关于林白的大小事情居然都记录在案。

看完了资料,林白一言不发,起身就准备把这沈凌风从别墅赶出去。但还没等他开腔,刘老爷子的电话就过来了,而且电话里说的还很暧昧,老爷子这么护短的人这次居然胳膊肘往外拐,要林白配合沈凌风。

而且刘老爷子电话结束之后,贺老爷子也来了电话,东拉西扯一大溜之后,说到的正题居然和刘老爷子说的一般无二,居然都是要林白配合沈凌风办事。

这算是个什么事儿?!

“林白你自己也是相师,而且修为颇深,我想你自己这段时间应该能觉察出来一些东西。”沈凌风皱眉对着林白耐心道:“不管怎样,你都必须承认,从你击败张静应的那一刻开始,你就已经和阳平治都功印产生了因果,同样也和华夏的气运产生了因果!”

“我们相术中人最重视的就是这因果,如果你不能处理好这里面的事情,恐怕会使天地对你的反噬提前!”沈凌风皱了皱眉头,又补充了一句。

林白笑道:“我自己的事情我比你们清楚,该来什么,不该来什么我心里边有数,不用你们在这瞎嚷嚷。不过既然你们能够算出气运的流转,我想你们神算局也不乏好手,既然这样,还来找我做什么?!”

“因为陈老说了,只有你才能解决这件事情!”沈凌风深呼吸了一口之后,皱眉轻声道。

林白皱眉,在心中思索了一个遍之后,终究还是没能想起来相术界里有哪位高人姓陈,狐疑道:“陈老,哪个陈老?”

“陈抟老祖的后人,陈白庵陈老!”沈凌风淡淡道。

听到这名字,林白身子不由自主的一僵。不因为别的,而是因为陈抟老祖这名字所代表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

陈抟字图南,号扶摇子,赐号希夷先生。五代宋初著名道教学者、隐士。陈抟继承汉代以来的象数学传统,并把黄老清静无为思想、道教修炼方术和儒家修养、佛教禅观会归一流,对宋代理学有较大影响,后人称其为“陈抟老祖”、“睡仙”、希夷祖师等

提到陈抟老祖,众多华夏人想到的恐怕是这位老人家喜睡一梦几百年的典故,但是对于相术中人来说,这位老人家可不仅仅只会睡这一点。

陈抟老祖可以说是华夏太极文化创始人,在陈抟以前未见有“太极图”,亦未形成太极文化形态及其理论体系。自陈抟创绘出“太极图”、“先天方圆图”、“八卦生变图”等一系列《易》图,才有中华独有的太极文化形态和一系列理论的形成

而且陈老爷子更是华夏“龙图”第一人。“龙图”又名“河图”,是“龙马始负图”和“河龙图发”传说的简称,早在《尚书雇命》中有“河图”记载,因未见图,两汉时期学者争论不休,各说不一。陈抟著《易龙图序》、传河洛数理成为华夏“龙图”第一人。

最重要的是陈抟所著的《龟鉴》、《心相篇》等,把华夏古代相学引向唯物论的范畴。 《龟鉴》明言:“有天者贵,有地者富,有人者寿”。有天、有地,人事不修,是徒有相也,人不可貌相。

陈抟老祖这一生可以说是传奇的一生,但他这位后人陈白庵,同样也是一位极富传奇性的人物。传说陈白庵曾经学道于终南山,后来更是出任过满清的要员,除却相术地理之外,更是善于养生,传说宣统帝退位的时候,这位老人家便已经百岁有余。

当初陈白庵和李天元更是有南李北陈的名号,后来世事变迁,两位老人断了联系,林白以为自己师傅的这位老友早就死了。却是没想到到了今时今日,站在林白面前的沈凌风却是说出了如此叫人震惊的一个真相。

“陈老为什么没来?!”

如果陈白庵活到现在恐怕要有两百五十余岁,纵然是见识过李天元长寿的林白,也觉得此事太过荒唐,便盯着沈凌风的眼睛,沉声问道。

“老爷子年事已高,如何经得起舟车劳顿,而且他老人家萍踪浮影,谁能知道他要去哪。你以后回燕京的时候,多去昆明湖转转,说不准能在昆明湖那些钓叟中找到他老人家!”沈凌风说道。

看着沈凌风的模样,林白眉头皱起了一个疙瘩,从沈凌风的神色看来,这家伙倒也不像是在骗人,如果真是陈白庵陈老要求的话,看在师门前辈情谊的份上,林白这趟势必是得跑一趟才对。

“他老人家怎么说的?!”林白咬牙切齿问道,这老辈人的牵扯真是害他不浅。龙虎派因为李天元的原因,对他是不停的下狠手,而现在又出来一个陈白庵,更是要让好不容易消闲的自己再往浑水里跳。

沈凌风笑眯眯道:“很简单,陈老说国家有难,匹夫有责,希望林白你能够协助我的工作,找回那阳平治都功印!”

“你少诈我,我师父的性子我清楚,能和他做朋友的人,断断是说不出来这种话的。陈老爷子到底说了什么,你老老实实告诉我,别想着偷奸耍滑就能瞒过我!“林白看着眼中闪过一丝狡黠的沈凌风沉声道。

沈凌风倒是不慌,似乎是早就预料到了林白会是这般态度一般,微微一笑,轻声道:“老爷子的意思其实和我说的差不多。他原话是:爱干不干,去他娘的!”

“有点意思,这才像是陈老爷子能说出来的话!”林白点了点头,轻笑道:“老爷子就没叮咛几句关于我出门要忌讳什么的事情?”

“为国为民,诸邪辟易,怕个鸟!”沈凌风脸上闪过一抹尴尬,轻声道。

林白不由得抚掌大笑,嘿然道:“该是这样的话,我现在可以确认陈老爷子他老人家真的在世,但是你必须得给我一个能够说服我去做这件事情的理由才行!”

“资料上记录的东西很清楚,你不缺钱,也不缺女人,而且如果你贪图权利的话,你当初就不会离开燕京。恕我直言,我真不知道你想要什么!”沈凌风思忖了一会儿之后,皱着眉头看着林白诚恳道:“你有什么条件尽管说,我一定答应你!”

“养生之法,我要陈老的养生之法。”林白眼神火热看着沈凌风道。

沈凌风闻言一愣,道:“按照你的相术修为,只要不是泄露天机过多,应该寿元会比普通人久很多吧!”

“你刚才已经说了,我身边女人很多,你也知道女人最怕变老,而且我在乎的那些人都是普通人,我不想等到我一大把年纪的时候,身边都是些我已经不认识的人!”林白轻声道。

诚如林白所言,这桩事情其实悬在他心头很久,师父李天元可以说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临到老去时候,身边除了他和张三疯之外就再无一个亲朋老友,晚景实在是太过凄凉,林白可不想等到自己年纪大了之后,身边连个说话的伴儿都没有。

“好,我答应你。陈老那边我一定想办法说服他!”沈凌风沉吟片刻之后,沉声道。

林白笑逐颜开,伸手和沈凌风击了一下掌之后,道:“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