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03章 亮出身份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46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6

“赵机长心脏病突发,没了!”

叶凝的话如同是晴空突然响起一记惊雷一般,重重的砸在了林白的胸口。

天道!这他妈就是天道,自己好容易希望解决的事情,居然一瞬间就被他给逆转了局势。

“飞机上还有没有其他的机长?”林白转头望着沈小艺轻声问道。

沈小艺也知道自己之前的确是错怪林白了,摇了摇头,轻声道:“没有,这趟航班一直是赵机长在架势,已经差不多有五年时间了,从来没出过事儿,所以公司为了节约人力,就只安排了他一个机长在飞机上!”

这特么的!林白听到这话,不由得慨叹一声,思忖片刻之后,看着沈小艺道:“走,带我去驾驶舱看看去!”

“你会开飞机?!”沈小艺双眼顿时亮了起来,盯着林白好奇道。

林白苦笑道:“我会打灰机!”

沈小艺笑脸一红,想着自己之前错怪林白的事情,也没再敢说话,乖乖的带着林白朝驾驶舱赶了过去。

驾驶舱里的气氛压抑的要命。赵机长的尸体就摆在一边的过道上,虽然说副机长此时正在控制着飞机,但眼光却是时不时的往赵机长那边看几眼,显然心有余悸,生怕自己也因为高强度的劳作得个什么心脏病。

“小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劫机的恐怖分子呢?”副机长回头看到沈小艺,便急声出言问道。

沈小艺可怜兮兮的看了眼林白,然后硬着头皮道:“是我搞错了,他不是什么恐怖分子!”

“小艺,我说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平时马虎也就算了,没人往心里去,但是劫机这种事情怎么敢乱说,如果不是你说有人劫机,赵机长又怎么会突然得了急性心脏病!飞机要是出了什么事情,你给我负全责!”副机长一听沈小艺这话,大为光火,厉声对沈小艺训斥道。

沈小艺进驾驶舱的时候看到赵机长的尸体,心中本就有些恐惧,此时听到副机长对她的威吓,眼圈忍不住就红了,眼泪珠子啪嗒啪嗒开始往地上掉。

“就知道哭,你要是能把赵机长给哭活了,我随便你哭,等着下飞机我投诉你吧!”副机长冷冷的扫了一眼沈小艺,厉声道。

眼见得小姑娘越哭越凶,林白心中忍不住动了恻隐之心,虽说这小丫头办事忒不靠谱,但好歹也是个姑娘,这样训来训去算是个什么事儿。

“副机长,现在咱们最重要的是保证飞机能够平安降落,小艺的事情下飞机再说。”林白扫了眼啜泣的沈小艺之后,接着温声道:“而且就算是小艺没有办错这件事情,恐怕飞机也难免得遇上点儿什么状况!”

“这人是谁?!谁带进来的?”副机长听到声音,转头朝林白望了过去。他进来的时候站在人群的最后面,如果不是因为此时开口说话,恐怕要被所有人忽略掉。而且就算是有人看到他,也只以为是个来这架飞机上实习的空少。

脸颊清秀,眉毛黑亮,勉勉强强也算是个小帅哥,但是脸色却是苍白的如同一张纸一般,就像是刚刚大病初愈的病人一样,最让人奇怪的是这年轻人眼神透露给人的感觉,完全不像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倒像是个久经世事的睿智老人一般。

“他就是那个劫机的恐怖分子……”沈小艺哽咽道,旋即发现自己说错了,便急忙改正道:“不对,他没有劫机。”

“我叫林白。”林白往前走了一步,轻轻拍了拍沈小艺的肩膀,然后转头望着副机长彬彬有礼道。

副机长眉头一皱,冷声对沈小艺道:“驾驶舱是飞机重地,不要随随便便就把一些阿猫阿狗带进来,出了什么事情,你担得起责任么?”

沈小艺没吭声,抬起胳膊抹了一下脸上的泪水,转身便要拉着林白走出驾驶舱。

“我不是什么阿猫阿狗,我来这边是帮你解决困难的!”林白抬头望了驾驶舱外的天际一眼之后,轻声道:“如果我没有估计错的话,恐怕马上我们就会遇到比赵机长死亡更为可怕的事情!”

轰!

驾驶舱内一阵哗然!如果不是因为赵机长的死亡压在这群人心头的乌云还没有散去,恐怕不少人就要捂着嘴偷笑出声了。

飞机现在正在平流层飞行,而且现在天气极佳,强气流根本不可能出现,而且平流层的高度更不会出现什么飞行的鸟类,飞机在这样的情况下哪里会出什么状况。

“小伙子,你坐过飞机么?!不懂就不要乱说,飞机在平流层怎么可能会出事?你这是在散播谣言,我现在开始怀疑你是不是真的劫机恐怖分子!”副机长冷哼一声对林白呵斥道。

沈小艺听到林白这话,也是急忙扯了扯林白的衣角,示意他别再反驳。原本她想着把林白带过来是给自己解一下围,却是没想到林白居然说出了这样一番话。

“你给我出去!不要再踏进驾驶舱半步!”副机长看着林白冷声道。但他话还没说完,身边站着的一个空姐突然捂着嘴尖叫起来,而且伸手指着驾驶舱前,颤声道:“副机长,你……你看……”

副机长正要骂着空姐大惊小怪,但一转头,却是唬了一跳。

强气流?!为什么刚才明明还是万里无云,现在怎么就迎头遇上了强气流!副机长狐疑的转头望了一眼林白,然后拉起驾驶位上的对讲机,对着机舱喊话道:“各位尊敬的乘客朋友,飞机现在遇到强气流的干扰,可能会产生一些晃动,请诸位绑好安全带,切勿走动!”

话一喊完,副机长转头看着林白寒声道:“说,你怎么知道飞机会遇上强气流的?!”

“我是相师,自然懂一些推算的方法,所以比普通人提前知道这些事情并不奇怪!”林白正色道。

话一出口,一边的沈小艺捂着嘴便笑了起来,这家伙还真是喜欢吹牛皮,撒谎也不知道找个好借口,相师都是说大话骗人的,哪里能真预测到飞机遇上强气流这种事情。

“相师是封建迷信的勾当,你老实告诉我,你到底是怎么知道的,是不是你和你的同伙故意设计的这个圈套?!”副机长扫了林白一眼,只以为林白是随口撒谎。

他和沈小艺不同,见识过真正的相师,但是像林白这样年轻的相师,还真是生平头一遭遇见,而且就算是这小子真是相师,以他的年纪,就算是有着良好的师门背景,又怎么可能真正学到些什么东西?而且看这小子脸上的笑容,实在是没办法叫人信任啊!

“封建迷信?!你说相术是封建迷信,相术可是三皇五帝的时候就有了,而且更是包括了历法、星象、数学、命理、堪舆、符咒等等方面,这要是迷信,恐怕咱华夏五千年文化都得重新改写!”林白怒声道:“要是我能在平流层改变空气流动,那人类早就登上火星了!”

林白的脸色顿时阴沉下来了,任是谁被这般的指责和侮辱,都会觉得难堪。

“副机长,你看外面!”一名空姐指着驾驶舱外的天空,颤声道。

副机长一转头,大惊失色,原本那强气流离飞机还有一段距离,但是此时却是不知道因为什么缘故,那强气流往前推进了许多,马上就要把飞机吞进其中。

“乘客朋友们请注意,飞机马上进入强气流,请系好安全带,切勿胡乱走动!”副机长一把抓住对讲机,对机舱内重又喊了一遍话之后,转头望着站在他身边的空姐道:“你赶快带人到机舱维持秩序,顺带安抚乘客们的情绪,千万不要让他们有太大的压力!”

看到这状况,林白对这副机长的恶感顿时降低了不少。虽然这货说话不怎么好听,但是处事却还算不错,最难能可贵的还是遇事不惊。

“你到底是想做什么?”副机长转头看着林白问道。

林白轻声道:“我上飞机之后便看到这些人身上有阴煞晦气缠身,想到飞机可能遇到空难,所以想借助相术的手段把这劫难给化解掉!”

“你这是乱来!”副机长脸色一变,只以为林白是在涮他,气愤的说道:“你这是在拿这架飞机上几百号人的性命在开玩笑!”

如同是在印证他的话一般,咔嚓一声之后。飞机便进入了强气流之中。而且这强气流远远超乎了所有人的想象,只是进入强气流的边缘地带,机身便开始强烈颠簸不停,机舱里更是传来了尖叫声,甚至有的乘客手中握着的水杯在机身强烈的震动下,朝前飞出了几排座位。

这家伙总是不相信自己的手段,实在是叫人气愤。林白冷冷的看着副机长问道:

“你有什么更好的办法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