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09章 平地起惊雷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79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6

林白这话就如同是平地起惊雷一般,在驾驶舱内诸人的耳畔响起。

“不跳伞怎么办,难道你还有什么比跳伞更好的办法么?难道你能改变天气,让这些阴云彻底消失?”唐飞宇苦笑着摇了摇头,看着林白接着道:“不要再勉强自己了,事情到了现在这份上,已经没有挽回的余地了,就算是你真能够改变天气,那坏了的机组怎么办?”

“飞机的发动机机组有那么多,只坏两个不会就不能飞了吧,你别告诉我你在航空学校学习的时候,你的那些授业老师们没有教你,而是等你到了生死关头的时候自己去揣摩!”林白笑眯眯的看着唐飞宇轻声道。

唐飞宇皱眉思考了一下之后,看着林白轻声道:“我需要一个保证,我要你确认你能够改变这边的天气,我会拿出我的全力让飞机在失去两组发动机的情况下继续飞翔。你记住,如果你拖延时间导致错失了跳伞良机的话,就算是死,你良心也不会安宁!”

“放心吧,我不会死,你也不会死,这架飞机上所有的人都不会死。”林白冷声开腔,转头望着窗外浓密的乌云,冷声道:“相师本来做得就是逆天改命的事情,而且我们人类也正是逆天而行才有了今天的生存环境,我倒要看看这天道还能拿我们怎么样!”

唐飞宇苦笑着摇了摇头,没吭声。他现在心中已经没有了任何希望,对于林白的提议,他心中所想的不过是尽自己最大的力量来个最后一搏,就算是真的输了也不会后悔!

“你需要什么,给我说,我一定能够给你找到!”沈小艺咬紧了嘴唇,对林白沉声道。

林白嘿然一笑,摸了摸脑袋,轻声道:“这件事情其实还真是需要你的帮忙,如果没有你,恐怕我这个计划也不会成功!”

“没我就不会成功?!”沈小艺看着林白的眼睛,低头扫视了一下自己,除却了胸围傲人之外,实在是没发现自己还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林白点了点头,沉声道:“对,你在这件事情里是一个很重要的角色,我非常需要你帮忙!”

“行,你说吧,只要我能帮得上忙的地方一定帮你!”沈小艺应道。在唐飞宇和林白两人身上看到的闪光点,让她心中充满了异样的情感,只要能为救助飞机上这些乘客出一分力,她不管付出什么样的代价都是值得的。

林白沉吟片刻之后,带着些尴尬对沈小艺轻声问道:“不知道你们这些空姐里面有没有谁的月信将至?我需要用那些月信做些谋划!”

“……”

别说是沈小艺,就连一边的唐飞宇都彻底无语了。此时他以为林白纯粹是闲的蛋疼,无事生非,女人的大姨妈能对天气起什么影响?!

“林白,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正正经经的说你到底需要什么?!”沈小艺羞红了脸,看着林白正色道。

林白挠了挠脑袋,抬头看着沈小艺苦笑道:“我还就需要这个东西,其他的对我来说都没什么作用!”

陈良甫曰:《经》云:女子二七天癸至。天谓天真之气,癸谓壬癸之水。壬为阳水,癸为阴水。女子阴类,冲为血海,任主胞胎,二脉流通,经血渐盈,应时而下,天真气降,故曰天癸。常以三旬一见,以像月盈则亏,不失其期,故名曰月信。

在女子的月信之中含有大量的阴煞秽物,古时候不少炼丹师都是收集女人的月信来作为炼丹的一种重要材料,而在相术之中,则是借用月信的污秽来破除浩然正气。

林白索取月信便是因为他想借用月信的阴煞秽物来破除天雷的阳煞之气,使二者中和,然后消散掉空中的天雷。

“姐妹们的好日子还没有到,不过我的就在这几天,但是现在还没到大姨妈来的时候!”沈小艺硬着头皮道,女人的生理期是一个极为敏感的话题,她告诉林白,就等于对林白表示了百分之百的信任。

林白挠了挠脑袋,双手捏成一个诡异的形状,对着沈小艺沉声道:“天道循环,大道唯一,言出法随,铁口直断,金口玉言。你三分钟之后来大姨妈!”

沈小艺呆愣愣的看着林白的模样,不知道林白做出这举动是做什么,难道只是说几句话就能让自己十几年没有变化的日期出现变动么?!

“还愣着干嘛啊,赶紧去卫生间去!”林白看着沈小艺呆愣愣的站在原地,不由得出言催促道。

唐飞宇看着林白这模样,也觉得有些儿戏,哪见过这样简单手段就能让人生理周期发生改变的。但他们却是不知,林白打娘胎里出来,便带有了金口玉言的功能,言出法随之下,改变个把人的生理周期实在是算不上什么事儿!

“没时间给你们解释了,你控制好飞机,千万让它保持飞行的状态!”林白对唐飞宇叮嘱了几句之后,伸手扯住一边沈小艺的胳膊,朝着机舱尾部的卫生间便跑了出去。

两人一出现在机舱里面,便引起了一阵轩然大波。

之前那个中年胖男人看着林白,气呼呼骂道:“你不是说能解决飞机的事情么,怎么现在一道接着一道的天雷劈过来,你的本事都喂狗了么?”

“如果你不相信我说的话,那你大可以现在就跳伞,没人拦着你!”林白冷声道:“小爷我没时间和你在这里扯皮,记住,你的性命和我一毛钱关系没有,你愿意怎样怎样!”

和这中年男人扯皮纯粹是浪费时间,而林白现在最缺少的就是时间。

他有太多的事情要做,不但要收集沈小艺的月信,还要借助月信来摆布手段,使天雷消散。

倒不是林白心里没有那什么悲天悯人的情怀,如果没有那些情怀的话,林白大可以使出手段护住自己的平安,这样难度要比保护飞机上三百多条人命简单太多了。他只是不想和这人渣多说一句话。

他救人什么都不图,那为什么还要对这些只知道坐着观望,什么忙都帮不上的人客客气气。为了救人,委屈自己的性子,这算是哪门子的道理?!

沈小艺的眉头微微拧了起来,她知道林白这话说出来定然会让机舱内的一些乘客情绪失控,但她还是没有出声说什么劝解的话。通过这段时间和林白的接触交谈,她知道这个年轻男人有多宽大的胸怀,有一颗多善良的心,他只是不想和不喜欢的人浪费时间罢了。

虽然说四面八方说话和声和气的老好好肯定讨人喜欢,但是人生在世,讨再多的人喜欢又怎样,连自己的一颗本心都迷失了,那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听到林白这话,原本嘈杂无比的机舱顿时安静了下来。不少人眼巴巴的望着林白,生怕因为那个中年胖子的原因,会导致这个年轻人放弃手段,至自己这些人于不顾。于是旁观的这些人开始小声的议论起来。

特别是那些对于林白展露出来的本事深信无疑的那群人,议论的格外热闹,而且如同是看着死人一般看着那胖子。林白之前展露的手段,还有对这些人的警劝,已经在他们心里边扎了根,对这个本事极强的年轻人颇有好感。

但是此时出现的这个胖子却是一而再再而三的难为林白,让这些人心里边十分的不爽,有一个年纪有些大的老人家盯着胖子看了几眼之后,呸的一声干啐了一口,然后轻声道:“现在这年头好心总被当做驴肝肺,我看啊有的是该回锅重造了!”

胖子如何听不出来这话是在说他,正想发作,但一看身周那些人看自己的眼神,怯怯的缩回了座椅,盯着林白的身影,脸上满是怨恨。

“林白,你脾气这么大,而且本事也大,会被很多人嫉恨的!”沈小艺跟在林白的身后,对着林白的背影突兀道。

林白笑着摇了摇头,轻声道:“本事和脾气本来就是一件成正比的事情,我要是脾气不大一些,那些人还以为我没有这么大本事呢!”

沈小艺哑然,旋即粲然一笑。林白这话虽然有些糙,但是事情却也就是这个理儿。有的人有时候就是这么贱,你好好和他说话,他反倒觉得你本事不行,你脾气一大,他倒是觉得这是真有本事。

“怎么样了?有没有什么感觉!”说话间已经到了洗手间的门口,林白拉开洗手间门,笑吟吟的看着沈小艺道。

沈小艺正要摇头,却突然觉得从自己小腹处一道热流开始往下涌动,似乎随时都有可能溢出一般,俏脸一红,便急忙钻进了洗手间里。

急忙蹲进卫生间里之后,沈小艺盯着卫生间明亮的灯光怔怔出神。这小子到底是有多大的本事,轻易而举走进自己心里就算了,而且连自己十几年的生理周期都给改变了。

难道这是命运?!沈小艺俏脸突然红艳艳一片,美艳不可方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