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18章 相面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78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6

还没等林白话说完,抱着手腕歪倒在地上的尚卓才双手伸出,不知道是从身上什么地方掏出来一道符箓,朝着林白就递了过去。

随着尚卓才手势的伸出,周边的空气突然变得阴森无比。阴风顺着林白的脚尖开始往上涌,一边的沈小艺感触到这符箓带出的气场,周身上下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饶你精似鬼,不还是要喝尚爷我的洗脚水。你还能躲得过我这手段么?!”尚卓才看着林白狰狞笑道。

被这阴气一侵袭,林白的身体怔怔的呆在了哪里,整个人似乎都傻了一般。等了一会儿,见到林白没有反应,尚卓才深吸了一口气,走到林白身边,拿着胳膊肘轻轻捅了捅林白的腰眼,轻声道:“小子,现在见识到尚爷我的厉害了吧!?”

这道符箓的名称叫做五鬼度人符,乃是尚卓才的一位朋友从灵宝度人经中活学活用出来,用毛笔沾着朱砂在黄纸上勾画出来的云篆模样,以此引动阴煞之气来对人体产生影响,使人肢体失去感应能力。

以往拿出来对付人,可谓是无往而不利,那些中了招的人也都是林白这模样,所以这家伙见林白没动静,便愈发的胆大起来,伸手便在林白身上摸来摸去。

“一道小小的五鬼度人符就想把我坑害在这里,拿这个手段来对付小爷,真是瞎了你的眼了!”

正在尚卓才准备将林白口袋的护照掏出来扔掉的时候,原本没有任何动静的林白突然睁开了眼,笑眯眯的盯着尚卓才,脸上满是促狭笑容。玄清真人和张静应当初摆下那么大的阵仗都没能怎么样林白,尚卓才这种三脚猫的手段又如何能难为的了林白。

“鬼,鬼啊!”尚卓才看到林白突然说话,吓得头皮发麻,脸上的肌肉因为惊恐也变得扭曲起来。从他使出这符箓到现在,还从来没遇到过这样的状况,还以为林白是不怕这符箓的鬼魂。

“水平不怎么样就是水平不怎么样,大呼小叫的,抽疯了是不是?”被这家伙被误认成了鬼魂,林白心中也是十分的不爽,一巴掌抽在了尚卓才肩膀上,打的他整个人转了个圈,感触到脸颊上火辣辣的疼痛之后,声音这才消停了下来。

尚卓才怔怔的看着林白,颤声道:“你不是鬼怎么躲得过我的符箓?!”

“林白连一飞机的人都能救得了,还能怕你这张小小的黄纸?”一边的沈小艺看着尚卓才哂笑道,在她眼中尚卓才实在是不自量力到了极点,居然敢和林白这样的高人争锋。

听到这话,尚卓才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摇头道:“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就算是他相术再惊人,也不可能救一架飞机的人。这样的范畴已经属于逆天改命了,会遭到天道反噬的!”

尚卓才不同于沈小艺,他对于相术之中的禁忌了解较深,知道相师万万不能做出逆天改命的事情,不然的话,天道循环报应不爽,会将打乱了天道布局的报应降在相师身上。沈小艺说林白救了一飞机的人命,这事情就算是说破大天他也不敢相信。

“看起来你小子也不是那么一无是处,居然还知道逆天改命。”林白看着尚卓才也是有些好奇开口道。

刚才这小子施术的时候,林白原本可以轻松化解,不让那符箓带出半点儿效果,但是当林白准备出手的时候,脑海中的先天洛书却是滴溜溜的转动起来,似乎是在呼唤什么东西,而且从尚卓才身上还透露出一种古怪的气息,古旧而又神秘,还带着一点儿熟悉。

“我不光知道逆天改命,而且我还知道五弊三缺。你这套拿出去唬唬小艺这种女孩子还行,想骗的过尚爷我,绝对是丁点儿希望也没有!”尚卓才思忖再三之后,觉得林白绝对做不出来逆天改命的事情,而且他和自己年纪相仿,如何会有那么高深的修为。

林白也没搭理他,而是开启了天眼,开始按照那股神秘气息的波动在尚卓才身上扫视起来,不大一会儿便发现那股神秘气息乃是从尚卓才脖子处挂着的一块如同小铜镜一般的东西上传出的。

当他发现你那块小铜镜的时候,脑海之中的先天洛书就如同是疯了一般,在脑海中奔腾来回,似乎急切想要冲出来飞到尚卓才的脖子处将那块东西给拿出来。

但是此时来往行人众多,林白实在是不敢让人看到在自己身上发现这么诡异的一幕,不然恐怕任务泡汤不说,还要被抓起来切片研究。

“小子,说话啊!”尚卓才见林白也不理会他,心中火气渐生,不过此时心中的火气之中更是带了点儿对林白的好奇。

林白轻轻一笑,在心里边想了个法子,看着尚卓才轻声道:“我和你打个赌怎么样?”

“好,尚爷我巴不得和你真刀真枪的来一场。赌约我定,赌局我选,赌的东西协商,你看怎样?!”尚卓才道。

林白听到尚卓才这话,心中又是一阵慨叹。这家伙的不要脸功夫真是到了极致,要知道打赌的时候,赌约和赌局对谁有利,谁的获胜机会便大一些。这小子居然两样都要揽走,真是说话的时候把面皮塞进了裤兜里了。

嘿然冷笑几声,林白点头便应了下来。尚卓才喜形于色,脸上神色自豪至极,拍着胸脯道:“咱们这可是公平比斗,你要是输了,别说我欺负你!”

“放心,我还要点儿面皮,绝对不会和你耍赖!”林白也懒得和他计较口舌之利,便懒散回到,但是眼神之中却满是嘲弄,要知道这个世界上真正有实力的人,在打赌时候,赌约和赌局不管怎么样规定,对他们都如同空气一般。

尚卓才也不理会林白这话里的嘲讽意思,只要局势对他有利就行,思索了一会儿之后,尚卓才笑眯眯道:“风水堪舆太麻烦,尚爷我今天出门没带罗盘;至于符箓之术,我看你小子对这方面研究好像颇深,要我说,我们就来比较相面之术怎样?!”

风水堪舆对于尚卓才哪里是麻烦,简直是难入登天,他在这方面几乎可以说是八窍通了七窍,一窍不通;而符箓之术则更是如同渣渣一般,那道符箓乃是别人送给他的防身之物;相术之中他能拿得出来也就这相面之术了。

“行,相面就相面。”林白装出一幅眉头紧皱的模样,但心底却是乐开了花,这小子还真会选,一下子就选中了自己当初混迹江湖时候最擅长的手段。

尚卓才看到林白这模样,只以为林白对相面之术研究的不大精深,心中也是窃喜不已,嘿然道:“我先下赌注,如果你输了的话,现在就从这离开,以后不要再见小艺一面!”

“行。我的条件是如果你输了的话,把你脖子上挂着的那玩意儿拿下来给我,而且以后不能再见小艺!”林白眼中露出一抹精光,盯着尚卓才脖子处的铜镜,沉声道。

尚卓才犹豫了一下之后,点了点头,道:“成交!”

这铜镜乃是尚卓才在一次拍卖会上偶然发现的,想着好歹这是国内的文物,而且看着这铜镜古拙自然颇对眼缘,便出资买了下来。后来请了几个古玩专家看了看,也没看出来什么所以然。

而且按照他们的说法,华夏古代很少会造这样小的铜镜,而且这群人还看不出来这铜镜的材质究竟是什么,所以这伙人建议尚卓才把这玩意儿处理掉。但是尚卓才天生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儿,听了这几人的话之后,当即就把铜镜挂在了脖子上。

而且对着那几人说了一番阎王叫你三更来,绝对不会五更去的废话,羞辱了这几位专家一番。

一边的沈小艺见林白脸上露出犹豫状,也以为林白对相面之术没很么研究,暗暗为林白捏了把汗,正准备开腔帮林白说几句的时候,看到林白带着悠闲之色对她眨了眨眼睛,心里边便对这一切清清楚楚,只等着看尚卓才的笑话。

赌约既然已经定了下来,那剩下的便是相面来决定到底孰优孰劣。林白发现面前这尚卓才虽然胖乎乎的,但是鼻子比起一般胖子却是圆润高耸了许多。在相术之中,鼻头圆匀乃是多福多财,鼻梁高贯则是指事业不断崛起、地位崇高。

大多数相师在相面的时候,都习惯先从一个人的鼻子看起,以为鼻子乃是人在娘胎的时候便已经形成了轮廓,乃是代表了一个人的先天命理。

而且在柳庄神相之中更是有云:鼻乃中岳,鼻子是人脸面的支柱,又是肺之灵苗。古人称之为“明堂”。有曰:“五色之见于明堂,以观五脏之气”,“脉出于气口,色见于明堂”,“五气入鼻,藏于心肺”……

林白当初浪迹江湖的时候靠的便是这一手面相之术当做自己的饭碗,而且在得到了先天洛书之后,更是悉心研究。此时不过是用了片刻功夫,便通过尚卓才面相看出了他的命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