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19章 轩辕镜(上)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42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6

从尚卓才的面相上,林白看出此人家庭必定是那种传承大家,但是家道中落,后来却又时来运转,等到尚卓才生下之后,更是富贵逼人。

而如今的尚卓才则是一个坐享其成的主儿,而且还正面对着他人生中的一道坎,选择对的话,虽然刚开始有些凄苦,但后福却是无穷;如果选择错的话,开始一飞冲天,但到最后,恐怕是飞得越高,摔得越惨。

“你们家族家道曾经中落,但后来又时来运转。你今年二十四岁,乃是本命之年,遇到人生中一道大坎,每日忧心忧神,为了此事还没少和家中长辈产生纠纷,不知道我说的对不对?“林白看着尚卓才轻声开口问道。

尚卓才听到林白这话顿时心中大惊。林白这话的确是一点儿错处都没有,尚卓才的祖爷爷乃是民国时期的一位要员,家族显赫异常,但是后来老爷子早亡,家道便没落了下去。

而尚卓才的爷爷则是典型的八旗子弟,只懂在风月场中吃喝玩乐潇洒快活,没用多久,偌大一份家业便被他座山吃空。后来大战爆发,尚卓才的爷爷狠下心将老宅变卖,走出了国门。出国之后心性大改,硬生生在德国闯下偌大一份家业。

而如今的尚卓才的确是面临着他人生中的一道大坎,尚卓才天性便喜欢相术,但是家族中的长辈对他这个习惯却是痛恨至极。因为他乃是家中的唯一男丁,在家族中人的眼中,他所要做的便是思考以后怎样掌管家族资产。

尚卓才为了这事情从十八岁拖到了二十四岁,但是家族中的那些长辈却是不能再忍受他这般逍遥恣意。给尚卓才下了最后通牒,要么放弃相术出来掌管家族企业,要么就滚出尚家去做个江湖相师。

如此一来,尚卓才便必须在两者之中做出一个抉择。一个虽然不能投其所好,但是却能让他享受富贵生活,而另一个虽然逍遥快活,但生活估计要清贫无比。所以尚卓才一时之间也拿不定主意。

这件事情极为隐秘,就算是尚卓才的一些好友都是完全不知,但是面前的林白却是轻飘飘的点破,必定是因为其相面之术高超无比。

“你说的没错,不过你的面相我也已经看出来了!”尚卓才沉默片刻之后,抬头看着林白沉声道。

听到尚卓才这话,林白那叫一个惊诧。自己在茅山的时候,就算是李天元都看不透自己的命理,说乃是三千大道之中失散的那个一,但是此时面前的尚卓才居然说看透了自己的命理,不由得让林白一阵好奇。

“你这次来德国是为了念书?!”尚卓才一咬牙,看着林白沉声道。

这话一说出来,林白噗的一声便笑了出来。原来这小子那话纯粹是随口瞎掰一个唬人罢了,亏得自己还聚精会神想听个所以然。

“不对,你来德国乃是为公司出差!”尚卓才见林白嗤笑,便硬着头皮重新又胡邹了一个,想要蒙混过关。

林白摆了摆手,轻笑道:“你小子别再猜了,就你这半桶水的本事,还是留着去夜店里忽悠那些小女孩儿们吧,在我身上玩这套,不管用!”

尚卓才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相面之术乃是他极其擅长的一项,却不想自己在为面前这小子相面的时候,觉得他脸上的面相嘈杂繁乱到了极点,无论哪一处都不能和相术之中记载的格局对照在一起,似吉非吉,似凶非凶。

如同是有人拿着白纱蒙住了这小子的命理一般,叫人无从揣测清楚到底什么是真,什么是假。

“愿赌服输,把东西给我留下,赶紧走人!”林白看着尚卓才笑吟吟开口道,脑海之中的先天洛书滴溜溜转动的实在是叫人心烦不已,他也不想再拖下去,想知道这铜镜究竟是个什么法宝,才会让这先天洛书起这么大的反应。

尚卓才一咬牙,将脖子上挂着的那铜镜摘了下来,朝着林白怀中扔去,扫视了一眼二人之后,转身便走了出去,一边走一边厉声道:“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早晚我还要把这些东西给要回来!”

林白嘿嘿一笑,也没理会他,拿起那枚铜镜放在身前细细观望起来。

这铜镜比起寻常的铜镜小了许多,而且并没有用来照出容颜的那面,而是刻画上了阴阳八卦,对应着天,地,雷,风,水,火,山,泽八种卦象。

在铜镜的四周更是雕琢了青龙,白虎,朱雀,玄武这镇守四方的神兽,用以对应东,南,西,北,春,夏,秋,冬这四方四季;在铜镜的周边更是刻画了雷纹,饕餮纹和种种上古先民的图腾……

“林白,这是个什么东西?”沈小艺见林白拿着那铜镜看的着迷,有些惊奇,便凑到林白身边,眼巴巴的盯着林白手里的铜镜,好奇问道。

林白说道:“辟邪铜镜。”

“铜镜就铜镜呗,还辟邪,不拽两句这种符合你们相师身份的话还不乐意了!”沈小艺对林白这个简略的回答极其不满,撅着嘴嘟囔道。

林白嘿然一笑,道:“葛洪《抱朴子》言,世上万物久炼成精者,都有本事假托人形以迷惑人,‘惟不能易镜中真形’。而且在《本草纲目》中更是有‘铜镜主治:惊痫邪气,小儿诸恶,避一切邪门’的记载,不管是传说还是现实,也都不乏铜镜辟邪的例子!”

“这么玄乎?”沈小艺听得津津有味,皱着眉头盯着镜子看了半晌之后,指着镜子边缘一处如同雕花一般的文字,对林白轻声问道。

林白定睛朝着沈小艺指着的地方望去,登时倒抽了一口凉气。沈小艺所指的这块方位林白之前并没有细看,只以为是花纹,此时定睛望去居然发现这乃是上古时期的金文,记载的乃是关于这镜子的名字。

“轩辕镜!居然是轩辕镜,怨不得先天洛书会有那么大的反应!”林白颤声说道,眼眸之中满是震惊之色。

林白从小跟着李天元修习相术,学足了修身养性的法子,但是在这一刻却是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心神,放声大笑起来。

在古代皇帝的龙椅正上方皆有“盘龙藻井”,藻井上雕刻着一条龙,龙嘴下面叼着的就是“轩辕镜”。

据说它是中国古代祖先“轩辕氏”制造的,可以分辨真假天子,袁世凯登基时,因为心虚害怕轩辕镜会掉下来砸死自己,于是下令将龙椅往后移了三米,现在在故宫中我们见到的龙椅仍旧是向后移三米摆放的。

当初战乱纷飞,虽然龙椅保存了下来,但是轩辕镜却是神秘失踪,成了历史上的一桩悬案,却不想林白今日再国外居然见到了这轩辕镜的真身。

命运,这都是命运啊!林白心中不由的升起一阵慨叹。看着轩辕镜上的斑驳花纹,心中思绪翻飞不断。

只可惜林白将这轩辕镜翻来覆去观摩一遍之后,有些困惑的发现这轩辕镜居然灵气尽失,没有了丝毫的灵性,更不可能像先天洛书那般出神入化。不过也还好这东西没了灵气,要不然林白也不可能那么轻易的从尚卓才手中夺走。

“林白,你不是得了失心疯了吧,怎么一个人抱着这东西在那哈哈大笑的,这么大晚上的,看着瘆人啊!”沈小艺看着林白的模样,再看了看周围黑魆魆的夜景,打着哆嗦对林白道。

林白嘿然一笑,没吭声,在心中思量怎么着才能让这轩辕镜重新恢复灵性。但思来想去,却是一点儿法子都没有想到,正在苦苦思忖之际,一边的沈小艺见林白不理会她,便一把将那轩辕镜抢在了手中,娇嗔道:“我倒要看看这铜镜是不是比我还好看,让你这么着迷!”

沈小艺的手刚一碰到轩辕镜,林白便感觉那轩辕镜似乎有一丝灵气闪烁,打开天眼望去,发现轩辕镜中此时竟然真有了一丝灵气盘旋。

“难不成这东西得让女人温养才行?!”林白皱眉沉吟片刻之后,突然想起了‘黄帝一夜连御十女而不泄’的典故,心中轻微一颤抖,看着轩辕镜的眼神顿时有些异样。

难不成这东西得女人温养才能拥有灵气,而且轩辕黄帝他老人家就是靠着这玩意儿才有了这么强能力的?!思绪纷飞之下,林白眼神飘忽起来,甚至想到了自己回华夏之后,携带这铜镜翻身做主,单刷三女的曼妙场景。

“你眼睛色迷迷的看着我做什么?!”沈小艺被林白的眼神看的有些心里发虚,对林白出言厉声呵斥道。

林白摇了摇头,嘿然笑道:“没什么,我想宝镜配美人,这么个好东西,就是得让你这样香喷喷的女孩子带着温养才合适!”

“文绉绉的听不懂,也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沈小艺红着脸嘟囔了一句,但手还是乖乖的把那小铜镜系在了脖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