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24章 国外相术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20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6

“入我天相派门下,便要遵循天相派的规矩。以前你做过什么我不管,但是以后贪嗔痴色这些都是不能沾了,懂么?”

等尚卓才磕完了头之后,林白没着急让他起来,而是看着尚卓才沉声开口道。

尚卓才点了点头,大声道:“师父的话,弟子记在心中,如果以后再像以前那般,就是欺师灭祖,天地都不能容身!”

林白满意的点了点头,这小子嘴皮子功夫倒是好,说话叫人听着心里舒服。想法刚思忖完,尚卓才就转身贼兮兮的看着沈小艺,轻声道:“弟子以前不知道师母的身份,对您老人家动了非分之心,还望您老人家大人大量能饶恕过我!”

“我可不是你师母,你师母恐怕还在国内呢!”沈小艺哼了一声,转身就走出了房间。

看着沈小艺的背影,林白苦笑不已,轻声道:“卓才,这师母的称呼就算了吧,以后你们还是平辈相交,师母这称呼显得女孩子老,不大好!”

“师父你这话虽然是高见。但是古礼不可废,而且辈分和年龄又没有关系。”尚卓才摇了摇头,诚恳道。

林白不耐烦的摆手打断了尚卓才的话,笑骂道:“你小子刚拜师不久就要忤逆师父了是不是?!而且你对个和你年纪差不多的小姑娘叫师母,心里舒坦啊?!”

“林兄弟,卓才这做法着实没错。他能拜你为师已经是八辈子修来的福气,叫声师母又算得了什么!”没成想林白话音刚落,一边的白执一就不以为然道。

林白闻言苦笑不已,这事儿算真是解释不清楚了,以后自己要是带着这小子回国,见到屋子里那一大堆女人,单单是磕头恐怕都得让这小子把脑瓜子磕晕吧!

“卓才,咱们以后各论各的辈分,只你我二人师徒相称,其他人还是按照往常的称即可。这一点儿你要是不同意的话,这徒弟我也就不收了!”林白叹了口气,对尚卓才沉声道。

尚卓才可怜兮兮的望了眼白执一,白执一见林白话都说到这份上,便也没有再坚持,点了点头,轻声道:“那行吧,林兄弟,以后卓才这孩子就拜托给你了,还请您多多费心!”

“放心吧,我会好好敲打他的。”林白轻声笑道。别的事儿林白不敢保证,但是敲打人这事儿,林白绝对是个中好手。当初李天元没少调教他,现如今当了师父,当初受的那些气力不转移到自己徒弟身上,实在是对不起自己。

收徒之后,皆大欢喜。尚卓才那小子又是个人精般的人物,说话做事极为讨巧,斟茶倒水,介绍法兰克福这边的风土人情不迭,一番话之后几人都抛却了之前的成见,言笑晏晏,犹如一家人一般亲密。

“林兄弟,不知道你到法兰克福这边是做什么来了,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的尽管和白某说,只要能帮的上忙的地方,白某决不推辞!”白执一也是热肠子的人,听闻林白乃是第一次出国之后,便大包大揽道。

尚卓才也连连点头,拍着胸脯道:“师父的事情自然就是徒弟我的事情,师父您有什么事情尽管说,徒弟我在法兰克福这边也算是地头蛇,肯定有我能帮得上忙的!”

“法兰克福并不是我的终点站,我要去的地方乃是水城威尼斯,但是因为坐的飞机出了点儿事情所以才迫降在了法兰克福这边。”拜师礼已经行完,而且尚卓才和白执一也都是古道热肠之人,林白觉得自己的行踪也没有隐瞒他们的必要,便一五一十道。

白执一皱了皱眉,轻声道:“这倒是有些麻烦,威尼斯那边华人极少,去的人也大多是旅游观光居多,我们想要帮忙却也是使不上力气!”

“师父,我们家里边的私人飞机过两天倒是要去威尼斯接几位生意上的伙伴,要不到时候我和您就趁那架飞机去威尼斯?”尚卓才思来想去自己刚刚拜师,怎么着都得给师父个好印象,听到林白这话,便赶紧道。

林白点了点头,能做私人飞机那是最好不过。做客机目标太大,说不准一下飞机就会被人盯上,还是私人飞机比较靠谱一些。

“白哥,你在国外的时间久些,对于国外奇门江湖了解的也比我多,不知道国外这边有什么法门?”林白犹豫了片刻之后,转头对白执一轻声问道。

对国外奇门江湖的事情,林白可谓是一张白纸一般,而且就连他要面对的那些人究竟是什么身份都不清楚。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如今好容易逮到个在国外已久的相师,林白自然不能错过这个询问的机会!

“这事儿你算是问对人了,要是换了在国外的其他相师,恐怕他们对老外的这些道道也不大清楚,但是我曾经在一个国外的占卜师手上吃过大亏,所以对他们的手段还算是比较清楚。”

话说完之后,白执一笑眯眯的将国外的道道讲给了林白。

国外其实和华夏差不到哪去,神秘文化的传承其实也不少。不但有塔罗牌,水晶球占卜,而且还有神秘莫测的星象占卜师和黑巫术传承。若是换了以前,林白绝对不敢相信国外这些相术传承能和华夏的相提并论。

但是听完了白执一的话之后,却是愕然发现,这些国外相师的手段,其实和华夏的并没有什么差距,而且两者之间更是如同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准确的说是因为语言、文化的不同差异,和发展历程的不同,所以在称呼和布局、推算手段上有所区别,但是内里却是一般无二。说白了,国外这些人不过是换了称呼的相师罢了。

比如水晶球占卜师就和国内一些借助镜子占卜的相术流派差不多,而塔罗牌则是和梅花易数相差无几。至于那些所谓的通灵占卜师则是和国内的鬼相差不多。

而最为神奇的星象占卜师和黑巫术的继承人,他们的手段则是和国内那些大成的相师差不多,都是借助手段去感悟天地之间的最细微之理,然后来预测事情,或者是借助手段勾动阴煞之气对事物的发展做出影响。

听完了白执一的话之后,林白觉得自己走出国门这趟实在是做对了。如果能够和国外相术产生摩擦交集的话,将会对自己相术的思路大大拓展,说不定能走出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

“林白,如果你和国外的相术有交集的话,千万要小心其中的星相占卜师和黑巫师。这两种人都能做到杀人于无形之中,着实可怕!”白执一说这些的时候神色紧张无比,尤其是说到杀人无形之时,更是露出一抹心有余悸的神色,显然他就是在这两者手上吃了大亏。

林白皱眉道:“黑巫师我还知道,星相占卜师应该和国内的一些星象流派差不多才对,怎么会需要特别的防备?”

“这一点你就错了,国内的星象流派不过是相术的一个分支罢了,而国外的星相占卜师则是相术主流,其中佼佼者对星象之力的控制之术远不是国内那些星象相师们可比拟的!”白执一轻声接着道:“当初我便是败在一位星相占卜师手下,只差一线便要被星象之力杀死!”

占星术萌芽于7000年前的古巴比伦,当时的古代游牧民族,把对天体的观察,像太阳、月亮及其他五大行星,和天体的崇拜,以及人类原始的信仰结合起来,发展出一种占卜的形式,形成今日占星学的基础。

刚开始只是利用占星学来占卜天气、农作物的收成以及大自然和人类的一切变化。后传入欧洲的古希腊,古罗马,得到托勒密等一干学者的极大发展,在欧洲占星术已经流传到街头巷尾,和普通民众的生活密不可分,这是占星术在人类历史上的第一个高潮。

举个例子来说,如果当初星相占卜师布拉齐没有提出精确的星象资料,那么开普勒不可能完成他的三项法则,现如今科学界对星体运行规律的研究也就更无从谈起了。

“华夏文明传承虽然久远,但是国外却是有不少的能人异士,而且其中更是有一些华夏相术流派在西方生根发芽,结合了西方相术,独成一派!”白执一说完这些话之后,叹了一口气,轻声道:“当然这里面也不乏一些数典忘祖之辈,虽然拥有华夏相术,却是黄皮白心!”

“黄皮白心?”林白微微皱眉,不懂白执一这话说的是什么意思。

尚卓才神色犹豫了一下,然后轻声道:“其实说白了就是一些败类,从国内过来,老祖宗也是咱们华夏的,但却是把华夏的习俗抛了干净,而且拿着华夏的东西帮着老外反过来对付同胞。白叔和我这些年就没少和那些人争斗!”

厚脸皮如尚卓才说这些话的时候,脸上都微微泛起了一抹尴尬的红意,可见被这些黄皮白心的‘同胞’行径伤了很深!

“既然我来了,我就要让我们华夏相术在这片大陆展露光彩,也让那些宵小鼠辈们的日子不会那么好过!”林白拍了拍尚卓才的肩膀,嘴角翘起,朗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