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28章 罪恶太大,教堂太小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250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6

“师父你果然强大!”

在林白说完了自己的见解之后,尚卓才对林白的敬佩便犹如是滔滔江水连绵不绝,而语气比起平时又多了几分恭敬。

要知道这威尼斯的风水问题,白执一可是前后来了好几趟都没有看出啦,而林白只是扫了这么几眼就找到了症结所在,这怎能不让对相术热爱如命的尚卓才狂抱大腿?!

“既然你对我这手段这么敬佩,那我可以让你帮我做一件小小的事情吧?”林白笑眯眯的看着尚卓才轻声道。

看着林白眼神之中满是狡黠,尚卓才觉得自己后背寒毛都竖了起来,可怜巴巴的看着林白道:“师父,我可是你的亲传弟子,千万不能让我去当炮灰啊!”

“放心,绝对不是让你去当炮灰,为师不过是让你去那大教堂里帮我走一遭,帮我探探他们的底细!”林白虽然脸上带着笑意,但心中却是拧成了一个疙瘩。

阳平治都功印下落的天机,被这大教堂给屏蔽了起来,着实叫林白心中来气。如果这事儿换做是在国内发生,林白定然是要摆布下风水局将这教堂的气运悉数破去。但现在人在国外,缺乏摆布风水局的材料不说,还对老外的诡异手段不大清楚,自然不能贸然行事。

“哎哟喂,我肚子怎么这么疼啊?!不行了,不行了,难道这河里的水是子母河的水,让我肚子里多了一个活蹦乱跳的小娃娃?!”尚卓才见势不妙,伸手捂住自己的肚子在船舱里满地打滚,不要命的叫喊起来。

看到这模样,林白腹诽不已,自己怎么着就收了这么个不靠谱徒弟。牛皮吹得满天飞,真到了办实事儿的时候,却像是泄了气的皮球!

“算了,省的我还要承你的情,老子自己去!”林白站起身,冲尚卓才肥胖的大肚子轻踢一脚,笑骂道:“老子自己过去,你就比在这装死了,赶紧去医院看看说不准还能生下来个胖娃娃!”

圣马可大教堂矗立于威尼斯市中心的圣马可广场上。大教堂有五个圆圆的大屋顶,这是典型的东方拜占庭艺术,但供奉的却是一个西方的圣人。每天从世界各地来瞻仰和欣赏大教堂的人成千上万。它曾是中世纪欧洲最大的教堂,是威尼斯建筑艺术的经典之作。

正面长51.8米,有5座棱拱型罗马式大门。顶部有东方式与哥特式尖塔及各种大理石塑像、浮雕与花形图案。教堂建筑循拜占庭风格,呈希腊十字形,上覆5座半球形圆顶,为融拜占庭式、哥特式、伊斯兰式、文艺复兴式各种流派于一体的综合艺术杰作。

而且这大教堂更是收藏了无数珍贵的艺术品,藏品中的金色铜马身体与真马同大,神形毕具,惟妙惟肖。

圣马可教堂又被称之为“金色大教堂”,它是基督教世界最负盛名的大教堂之一,是威尼斯的骄傲,也是第四次十字军东征的出发地。

威尼斯的荣耀,威尼斯的富足,当然,还有威尼斯的历史和信仰,尽在于此。

圣马可大教堂外是无数虔诚的基督教徒,其中不但有高鼻子深眼窝的老外,更是有黑头发黄皮肤的黄种人,所以林白在其中并不算显眼。

“仁慈的主,请宽恕我们的罪过,我愿意亲吻您的脚尖,请求您保佑我们一家老小的平安!”

“请宽恕我们的原罪,赐予我们幸福和康宁吧!”

大教堂旁边此起彼伏,无数人右手在胸前划着十字,轻轻念诵着圣经。温暖的灯光洒在这些人的脸上,看上去圣洁无比。

林白心里轻轻叹了一口气。有信仰终归是好的,至少能让心中有个寄托。有人说大多数科学家越研究,便越容易变成神学家。

但是相师却是和其他人不同,尤其是相术精深的相师,对于天地之理领悟的越深,他们能够看到遥远的未来发生的事情,但是那种无力改变的感觉,却是世界上任何宗教都无法消解的。

这到底算是幸运,还是一种不幸?!林白脸上一抹苦笑,有时候他自己也无法确定自己走上相师这条路到底是对还是错。

“开门水,水流量极大,而且水流还平缓无比,长度也足够,有了平稳的趋势。这教堂的位置倒是符合风水学中修建宗教建筑的安排,吸纳了无数的生吉之气,但凡是信徒到这里之后,便会觉得心思空灵!”林白扫视了几眼大教堂的布局,不自觉的开始揣摩起来风水。

但揣摩了一个来回,林白还是没感觉出来这大教堂的古怪究竟是在什么地方,叹息了一声之后,转身便要离开。

恰在此时,门口站着的一个华裔年轻信徒见林白呆愣愣站在那不进也不出,便走到林白身边,操着生硬的中文轻声询问道:“先生,请问您是来忏悔的么?”

“忏悔?”林白一怔,然后转头看着那年轻人轻声道:“我为什么要忏悔?”

“我们每个人生下来就有原罪,而且忏悔不是逃避而是担当,忏悔不是死亡而是再生,忏悔不是绝望而是希望。”年轻人抬头看着林白诚恳说道,脸上满是恳切的神情,看起来对这基督教原罪这一套是极其的相信。

林白苦笑着摇了摇头,轻声道:“走吧,带我去忏悔去。我这些年做得坏事儿的确不少,也该找个地方去把肚子里的这些东西给倒出来了。”

那年轻人眯着眼睛看了几眼林白,然后摇头苦笑不止。看这年轻人的年龄,恐怕比自己也大不了多少,就算真是个恶人,又能做多少坏事儿,说着话实在是有点过了。

“我只会说中文,你确定神父他能听得懂我在说什么么?”林白走进教堂,到了那忏悔室旁边,看着那黑魆魆的布帘子,心里边有些发怵,转头看着那年轻人轻声问道。

那华裔年轻人一愣,然后笑着摇了摇头道:“神父不会中文,但是我们心底的原罪是相同的,上帝他老人家能够听懂,所以你放心吧,你的罪恶会被上帝宽恕的!”

“你确定?”林白脸上闪过一抹促狭的神色,看着那华裔年轻人轻笑道。

华裔年轻人一愣,然后摇了摇头,道:“我确定神父不会说中文,你赶快进去吧,我还要去门口迎接另外一些人!”

“你去吧,我和神父好好唠唠嗑!”林白笑着摆了摆手,嘴角笑容奸诈无比。那华裔年轻人看林白这模样,心里暗叫一声不妙,但后悔却已经晚了,眼瞅着林白已经走进了忏悔室。年轻人跺了跺脚,环顾四周一眼,便急忙回了教堂门口,生怕别人以为他和林白是一伙儿的!

“神父,您老人家牙口好么?”林白进了小黑屋之后,沉吟片刻,然后通过那小黑屋的窟窿对对面的神父轻声问道。

神父乃是土生土长的意大利人,哪里知道林白嘴里嘀咕的什么,还以为林白是在赞美上帝,双手在胸前划了个十字,念叨道:“仁慈的上帝会保佑你的,阿门!”

林白一听这话乐了,自己问他牙口好不好他都没反应,看起来这老神父真是不会中文,便笑眯眯的坐在了凳子上面,轻声开口道:“要说罪过吧,我觉得我这人好像从小就不太省心,六岁的时候是我偷看张寡妇洗澡的,这事儿不该让大人们以为是何家小三子干的……”

“还有师父那次上厕所,脚旁边蹲坑没踩稳转头掉进茅坑里,其实不是下雨把砖头给淋空了,而是我偷偷把那转头下面的虚土给挖空了。”

“说了不高兴的,也该给神父你说点儿高兴的听听。其实我吧,以前老东西罚我了之后,我总爱拿他的牙刷去刷马桶,每次看到他用我刷马桶的牙刷刷牙,我那个开心哟……”

抬头看了眼头顶高高的穹顶,林白叹了一口气,然后轻声道:“现在老家伙也死了,我也长大了,不知道怎么地,总觉得以前做的那些事情实在是太傻了,也有些对不住老东西对我的教导!”

时间滴答滴答而过,河岸畔两侧的灯光越来越多,天空上明明灭灭的星光也渐渐出现,林白的身影还没出现,尚卓才和沈小艺俩人心里边开始有点儿发急。正准备上去找林白的时候,却看到林白的身影晃晃荡荡的走了回来,而且他身后还跟着俩穿着黑袍的神父。

这两人走到小船旁之后,在胸前划了一个十字,然后看着沈小艺和尚卓才诚恳道:“们圣马可大教堂太小了,装不下你们这位朋友这么多的罪恶,如果他想忏悔的话,还是去梵蒂冈接受圣光的沐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