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33章 合作(下)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08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6

林白眉头皱了起来,脸色阴晴不定的盯着乔瓦·弗朗西斯,想听听这老狐狸接下来能说出什么话。

“露琪娅小姐交代我的事情,虽然我不能明白她的图谋到底是什么,但是我觉得这件事情应该和林先生您的来意有莫大的关系!”乔瓦·弗朗西斯轻声开口,眼中满是狡黠。

这老东西!林白心中暗暗骂了一句。一直不往正题上面扯,只知道说些擦边话吊人胃口,逼急了小爷,给你下一剂猛药,看你到时候开口不开口。

许是从林白的眼神中看到了透露出来的狠辣,乔瓦·弗朗西斯没再遮遮掩掩,微笑着说道:“露琪娅让我帮她看守几处地方,从她的神情不难发现这几处地方在她心中的地位极高。林先生突然出现在欧洲,想必肯定也是因为这个地方而来的!”

“什么地方?!”林白心中骤然升起一抹警醒,冥冥之中他有一种感觉,乔瓦·弗朗西斯接下来说的话将会和自己所做的事情有莫大的关联,甚至有可能通过这老东西的话,解开欧洲这边一系列事情的神秘面纱!

乔瓦·弗朗西斯沉默片刻之后,抬起头正色道:“我从她口中听到的只有威尼斯和斗兽场这两处地方,至于其他的地方她并没有提,想必是找了其他人帮忙!”

话音一落,场中一片寂静。

林白思绪纷飞,他正是在威尼斯丢掉了找寻国内盗走阳平治都功印那些人的行踪,而那露琪娅便是让弗朗西斯看守好水城。这么凑巧的事情,两者之间怎么可能没有一星半点的联系。

“林先生,我没有什么过分的想法。只是非常钦佩您的手段,刚才见识到您和露琪娅斗法,更是让我大开眼界。所以我希望,能够让林先生您帮我推算一下我余生的运程,当然我会仍旧把酒窖当做我的谢礼,来表达诚意!”乔瓦·弗朗西斯轻声道。

余生的运程!这老家伙好大的胃口!

尚卓才皱眉看着林白,心想这个条件可是坚决不能答应。华夏相师历来讲究说话只说三分,怕的就是勾动自身的五弊三缺,然后导致天道反噬。而且就算是真要给人计算运程,这一辈子难得施展一两次的手段也不能用到这老外身上。

乔瓦·弗朗西斯的条件在林白的意料之中。以他黑手党教父的身份,钱财上都不会有什么缺损,心中最忧虑应该就是自己下半辈子的运程了。不过林白脸上没有表露出任何情绪,神色平静的沉默片刻之后,轻声道:“乔瓦·弗朗西斯先生,不知道您对华夏相术兴趣大不?”

“有兴趣,我当然有兴趣!”乔瓦·弗朗西斯眼中光芒炙热,看着林白急声道。

林白轻声道:“既然你有兴趣,不知道想不想修习华夏相术?”

尚卓才心中咯噔一声,紧张无比的看着林白。他实在是想不通林白怎么会拿出这样一个条件。华夏历来讲究师徒传承有序,术法本就珍贵无比,怎么能胡乱传人!而且有自己这个大弟子在这,就算是传授也只能传授给自己,不能教授给这洋鬼子啊!

乔瓦·弗朗西斯显然也没有想到林白会说出来这样的话,神色一怔之后,大笑着开口道:“林先生果然是爽快的人,我对华夏相术本就钦佩已久。能够在林先生这位华夏相术最强者的门下修习,是我的荣幸,为了表达我的诚意,我愿意把这古堡和酒窖一并献给林先生!”

“弗朗西斯先生,拜师收徒这事儿我实在是做不了。而且您也这么大年纪了,拜我为师也有点儿说不过去。这样好了,你我平辈相交,有关华夏相术上的东西你我共同探讨学习,你意下如何?”林白微笑着说道。

这话说的着实是委婉无比。乔瓦·弗朗西斯在相术一道上可谓是一张白纸,所谓的探讨学习,其实不过是林白对他进行指点教授罢了。要知道当初陈宝坤可是费尽了心思想要拜在林白门下,而且更是有无数年轻一辈相师想得到林白的教授。

不过林白这话其实也透露出来另一种意思,我把推算的手段都交给你,但是推算己身吉凶的事情你就得自己去承担了。

乔瓦·弗朗西斯连连摇头,面色诚恳,甚至还有些恳求的模样,看着林白坚定无比道:“林先生,我一定要拜您为师,学习华夏相术。我知道你们华夏人重视传承,我从您那里学到的东西绝对不会外传,而且也不会胡乱使用!”

林白心中暗暗腹诽不已,这洋鬼子还真是不好糊弄。叹了口气之后,林白指着尚卓才轻声道:“卓才是我的徒弟。你和尚老爷子平辈相交,他是你的晚辈,我要是把你收入门下,这辈分就乱了,这法子实在是不行!”

“这个没问题,我以后见到尚老先生尊敬一些便是,至于我和卓才以后平辈相交就可以,这点儿师父你不用介怀,我自然有处理的办法!”乔瓦·弗朗西斯连连摇头,急声道。

这家伙委实太不要脸了一点儿,林白腹诽不已。恐怕这老家伙一开始就抱定了要拜师的念头,所以刚开始才会提出来那样逆天的条件。

沉吟良久之后,林白点了点头,轻声道:“行,我收你为记名弟子!”

这一句话出来,可谓是石破天惊!一边乔瓦·弗朗西斯的那几名保镖是面面相觑,以为自己老板是得了失心疯,居然要拜这个华夏年轻人为师。

不过一边的尚卓才却是偷笑不止。这记名弟子和亲传弟子的差距可是大了去了。亲传弟子那是要继承道统的所在,至于记名弟子则是可以教授一些旁支微末的东西,至于门派之中的精髓,则是不可能碰触的。

虽然说林白这法子有点儿阴损,但对乔瓦·弗朗西斯其实还是有利的。这家伙年事已高,不管是领悟力还是什么方面都已经衰弱,如果说真让他拼了命的去修习林白的秘传相术,说不准直接就会勾动天道反噬,让他死于非命。

任是乔瓦·弗朗西斯精明似鬼,又哪里能够理解得了华夏文字游戏的精髓所在,对于什么记名弟子之类的也是丝毫不解,只以为是林白同意收他为徒,当下高兴的不得了。连连点头表示谢意,一边还真就有模有样的学着华夏拜师的模样,对林白开始行拜师大礼!

“师父在上,请受徒弟我一拜!”

看得出来,这乔瓦·弗朗西斯平素是没少看华夏功夫片,这动作倒是有板有眼。而且就连这拜师时候的话,都是用蹩脚的中文说出来的。哭笑不得林白急忙伸手拦住了乔瓦·弗朗西斯,毕竟人家也一大把年纪了,这么做着实叫人折寿。

“不可,之前已经说了,师徒只是名分,私下里平辈相交便可!”林白脸上有点儿挂不住,急忙伸手搀扶乔瓦·弗朗西斯,示意对方切勿行如此大礼。

虽然乔瓦·弗朗西斯不明白什么是记名弟子,但是林白却是清楚的,记名弟子的话,自己之用指点一点儿简单相术便可以了。若是真这么三拜九叩下来,那可就真成了师徒,按照门派中的规矩,他就得手把手的教这家伙了。

林白可不想自己把天相派的绝学流传到国外,要不然等到百年之后,到了地下,李天元知道自己有个高鼻梁蓝眼珠子的徒孙,恐怕得气的跳脚骂娘了。

乔瓦·弗朗西斯见林白搀扶,便直起了身子。毕竟老外的心思和国人的还是不同,跪拜这事儿他们还真是不习惯。拜师礼行完了之后,乔瓦·弗朗西斯便走进了书房之中,拿出了薄薄的一叠纸,要让林白签名。

林白一看那上面的内容,登时抽了一口冷气,不由得多看了乔瓦·弗朗西斯几眼。这老狐狸虽然心思缜密,但是说话还真是算话,居然真把这别墅和酒窖的所有权转让给林白了。

到手的好处不拿下也对不起自己不是。沉吟片刻之后,林白还是提笔在那合同上端端正正的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师父,从现在开始您便是我的教父。以后您的事情就是我乔瓦·弗朗西斯的事情。只要您再西西里半岛一天,我就会让您享受到上帝一般的待遇。而且我以上帝的名义起誓,只要是您的吩咐,就算是刀山火海,我也在所不惜!”

乔瓦·弗朗西斯张开双臂给了林白一个热情的拥抱,然后笑哈哈道。

“弗朗西斯先生太客气了!”林白虽然有些无奈,但却也不能再多说什么。而此时已经到了凌晨三四点钟的时候,距离天亮还有好久。

沈小艺打了个哈欠,但是眼神却是明亮无比。因为虽然说表面看上去今天的事情都已经结束了,但是在座的几个人都明白,还有很多事情现在都必须好好的谈一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