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36章 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16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6

两千多年的历史沉淀在这座古城留下了太多的东西。当站在酒店顶楼往下俯瞰的时候,林白终于明白了在西方世界广为流传的俗语‘罗马是永恒’的由来。

罗马的永恒闪耀在天上清明的天狼星上,同样也蕴藏在那亚平宁的山脉之中,流淌在横跨的台伯河水之中;罗马的永恒也同样凝滞在市区随处可见的石头建筑上,扬撒在喷泉上。

画家眼中望到的事物都是笔下的素描或者油画;而作家眼中看到的事物都是在笔下被放大的美和丑;而在林白这样的相师眼中,看到的事务则是风水易理的汇聚。

从星气观形诀上看来,天上的星宿对罗马城的影响极大,但是地理位置对这个地方的影响同样也不小。一个国家或者城市的发展是离不开龙脉的。而在欧洲,最重要的山脉则是阿尔卑斯山。

阿尔卑斯山在欧洲的地位便如同是华夏的昆仑山一般。这条耸立在欧洲南部的龙脉,西起法国东南部的尼斯,以一条蜿蜒的弧状贯穿了法国、瑞士、德国、意大利北部。东到维也纳盆地,绵延一千二百公里。

山脉地势高峻,气势绵长,海拔四千米以上的山脉就有一百多座。这在全世界都是极其罕见的。单从这一点儿便能够看出来它其中所蕴含的能量。

阿尔卑斯山有四条支脉伸向了中南欧,向西一条伸进了伊比利亚半岛,再就是比利牛斯山脉;向东的迪纳拉山脉纵贯了整个巴尔干半岛西侧,伸入地中海,形成了长龙饮水的风水局。

而在亚平宁山脉和阿尔卑斯山相连接的地方,正是高峰最为集中的山段,同样蕴藏的能量也最为强大。洁白无瑕的勃朗峰是这座山脉的最高点,而这个点正在法国和意大利的边界。

一个国家和民族所占据的位置,往往可以预示出他的运势。而罗马古城则也正是如此。希腊半岛向东倾斜,意大利半岛则是向西倾斜,如同众星捧月一般将罗马表现在了中心。

“能够成为文明发源地的国度果然不一般!”林白观看完了罗马的龙脉之后,心中感慨不停。

单单是从地脉上便占尽了所有的风流,所以能人俊杰辈出,成为古文化的发源地也的确是算不上什么事情。

沉吟片刻之后,林白从怀中取出了几枚铜钱,在手中轻轻摇动了几下之后,一伸手洒在了地上。五枚铜钱滴溜溜一转,其中一枚竟然骨碌滚到了沙发下面,而另外四个则是两阴两阳,卦象诡异无比。

“天机依旧还是被蒙蔽之中,到底这些人想要谋求的是什么?!”林白皱着眉头坐在沙发上,也无心去挪开沙发去将那枚铜钱寻回。

在屋中沉默坐着,林白双手掐动不停,想要强行推算出来这些风水局之中到底是隐藏了什么秘密,但是无论他怎样推算,却是丝毫的蛛丝马迹都寻找不到,而且心中的惊悚之感也愈发的强烈起来。

林白的脸颊骤然苍白起来,一口鲜血喷了出来,眼睛怔怔的看着头顶的天花板,眼神呆滞到了极点。

“师父,您怎么了?”听到林白屋中动静的尚卓才心中暗叫一声不妙,还以为林白是遇到了什么人的报复,没敢犹豫急忙便冲进了林白的房间。

看到林白的模样之后,尚卓才脸上满是关切之情,眼中更是有泪光闪烁,还以为林白是受到了天道的反噬再没活命的机会,恐惧无比的盯着林白。

“放心吧,一时半会儿我还死不了,只是强行推算运势,损耗了心神,所以才会出现这种情况!”林白叹息一声,拍了拍尚卓才的肩膀,心中也是感动不已。

这家伙脸皮向来肥厚无比,而且心宽体胖,林白还以为这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情能够对他产生影响,却是没有想到自己出现状况的时候,这小子居然会动情如此,这徒弟收对了!

“给客房部打电话让他们弄来点儿早餐,然后找人把房间给收拾一下!”林白叹了口气之后,站起身,转头看着尚卓才接着道:“吃完了饭,咱们出去看看!”

沈小艺听到这边的动静,也冲了进来,看到林白身子颤抖,便急忙伸手搀住林白的胳膊,轻声道:“林白,你这是怎么了?”

林白摇了摇头,没有说话,只是沉默的让沈小艺把他搀扶到了客厅坐下。

五星级酒店的待遇果然是呱呱叫,尚卓才一个电话打出去,客房部的服务人员便推着餐车走了进来。从乔瓦·弗朗西斯那儿出来到现在林白一直都没有吃饭,而且一口淤血吐出之后,心神空旷了许多,食欲自然是大震。

沈小艺咬紧了嘴唇,看着正在大快朵颐的林白,轻声道:“林白,你心里边到底是藏了什么事情?和我们俩说说,别让我们担心!”

“师父,您就告诉我们吧,虽然我术法修为没有您那么高深,但是把心里的事情说出来您心里边肯定会好受一些!“尚卓才听到沈小艺这话,便急忙看着林白点头应声道。

沉吟了片刻之后,林白轻叹一口气,道:“我也看不透这件事情,所以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

听到林白这话,尚卓才怔怔的看着林白,心惊无比。在他眼中,林白几乎已经是无所不能的化身,此时听到林白说居然有他也看不透的事情,不由的觉得自己的整个世界观都被颠覆了。

“很惊讶吧,不瞒你们,就连我自己都觉得有些惊讶!”林白摇头苦笑不止,接着道:“从我开始步入相师到了现在,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就好像自己的每一步都是踏在了命运的冥冥安排一般,叫人捉摸不透!你们也快吃饭,等会儿咱们出去走走看看去!”

沈小艺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小脸苍白无比,握紧了双手,但看到林白伤感的模样,觉得自己的心似乎是被刀子在宰割一般,难受到了极点,强挤出一丝笑容,对林白轻声道:“不管出什么事情,我们都会站在你身后,而且不管是什么难关,我们也能撑得过!”

“师父,要不今天您老人家再在家里边休息一天,等明天咱们再出去吧!”尚卓才沉吟了一会儿之后,轻声道。

虽然林白此时胃口看起来比往常还要好一些,但是尚卓才和沈小艺二人还是觉得现在就让林白出门,实在是有些不妥。

此时的林白已经进入到了他一辈子难得一遇的偏执之中,心中对于谜底的解开思绪强烈无比,哪里会听尚卓才的话,摇了摇头,轻声道:“今天一定要出去!卓才,等会儿你开车带我在市区转一圈看看,我身体没事!”

林白的感觉非常不好,冥冥之中他总有一种感觉,自己今天会遇见什么事情,而且这事情和自己所追寻的谜底有很大的牵连,如果自己丢掉了这个机会,想要再抓住,恐怕就难如登天。

尚卓才脸上现出一抹犹豫的神色,转头看到沈小艺轻轻点头,便也点头应了下来。

雨水就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般,一股脑的往下倾泻不停。车身上汇聚的水流像是小河一般,即便是雨刷不停的挥洒来回,但是窗外的景色却依旧是如同笼罩了一层薄雾一般,朦胧无比。

而且这雨水丝毫没有停滞的趋势,天地之间仿佛悬挂了一扇巨大的雨水做得帘子,头顶的乌云更是雷鸣不止,甚至有几道电光隐约出现在了天际的边缘,叫人看的心悸不已。

虽然此时是清晨时分,但是却还是如同午夜一般,即便是尚卓才将车子的大灯打开,也不过是只能勉强看清灯光照亮的四五米位置,也好在车子速度比较慢,所以没有出现什么状况。

望着窗外的雨雾,林白脸色也难看到了极点,在飞机上的那次他就开始有这样一种感觉。不管是什么人,不管能力有多大,但是在天地之前却是渺小到了极点,只要一丝涟漪的泛起便会让人死无葬身之地。

正在林白思考之际,车子却是一阵颠簸,然后发动机的嘶吼声渐渐停止,车子停在了路中间。

“怎么回事儿?”沈小艺紧张无比的盯着尚卓才轻声问道。

尚卓才拧动车钥匙转了几下,回头面带苦笑道:“雨太大,路面的积水太多,倒灌进排气筒里,车子抛锚了!”

林白转头望着抛锚的车子外高耸的建筑,转头向沈小艺轻声问道:“外面是什么地方?”

“好像是斗兽场!”沈小艺定睛朝外看了几眼之后,轻声回答道。

林白脸上现出一抹苦笑,伸手握住车门把手,轻声道:“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下车吧,咱们去看看,老天逼着咱们停在这到底是想给咱们送一份什么样的大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