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39章 身世之谜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68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6

正如《安娜·卡列尼娜》中所说的一般,幸福的家庭是相同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

即便是在外人眼中艳羡无比的欧洲的皇室,也一样有着不能揭露的伤疤,一样有着不忍往外透露的阴暗面。

生活最恐怖的地方不是你知道什么时候死去,而是你明明活着,但却知道自己终将在未来的某一天死去,而且最要命的还是活着并不是为了自己,甚至没有一点儿乐趣,就如同是被人圈养在猪栏里的肥猪一般,养肥了宰杀吃肉。

索菲娅是荷兰郁金香公爵的女儿,一个不为世人所知的公主,即便是王室中的一些边缘成员对这个女孩儿的存在都一无所知。

因为从她生下来开始,就像是圈栏里的肥猪一般,终究有一天是要将性命送上断头台。对于这样残忍的事情,原本就该是被彻底摒弃的东西。雪藏索菲娅,皇室成员的掩面就能够得以保存。

天知道如果让外界知道荷兰郁金香公爵有这样一个生下来就要面临宰割的女儿,会给王室的声誉带来怎样恶劣的影响。

这一切的缘由,只因为索菲娅在诞生之时,为她揣度命理的占星师的一句话。她说‘这个孩子保存有王室最纯净的血统,是血祭的最好对象!’

只因为她这一句话,便将索菲娅一辈子的命运给定了下来。从此以后,索菲娅便被荷兰皇室送到了罗马古城的一栋古堡之中。

皇室的婚庆、祭祀以及成人礼等一切活动都悉数不允许他参加。严禁她走出古堡半步,甚至连郁金香公爵想去探望,都被严词拒绝。因为他们担心,这样的举动落到有心人眼中,会被无限的放大,然后把王室筹划的秘密彻底曝光。

索菲娅便在这样的环境下缓慢成长,十四岁光阴里面,她对外部世界的印象就是从古堡唯一的窗户中透过来的一抹阳光。

也许这缕光明是上天对索菲娅最大的恩赐,十四年的时间,这个小女孩儿一年一个模样,终于长成了如今如同童话故事中对公主记载的模样一般。

直到她十四岁生日的时候,古堡中那位从她诞生便开始陪着她的保镖兼厨师,在听到探视索菲娅的占星师们私下的对话之后。终于不能忍受良心对自己的拷问,不忍心让这个十四岁少女匆匆结束她花一般的年龄,便带着她从古堡中逃离。

“接下来的事情,你们都知道了!”索菲娅从林白的怀中跳下,伸手触摸着从天际坠落下来的雨点,轻声笑道:“在古堡的时候还能有阳光的陪伴,原以为从里面出来能看到更多的阳光,却没想到,先看到的是悲伤的雨!”

沈小艺面色无比痛苦,好像她也在承受索菲娅所经受的苦难一般。即便是厚脸皮乐观无比的尚卓才,也是脸色黯然。人心都是肉长的,对于苦难,亲眼所见总比想象来的深重。

在普通人的印象之中,公主这样的存在,都是每天宝马香车锦衣玉食,顶着大大的名头周游世界,无论去了哪个国家,都会受到最高规格的礼遇。而且天下哪个女孩儿心中没有过一个公主梦。可是,索菲娅呢?

她原本也应该有这样的生活,按照她的相貌,甚至可以说是荷兰王室王冠上的一颗明珠都不为过。

但是只因为一句话,便让她丧失了一切,她来到这个世界,无人知晓,即便是她离开,也同样不可能被人所知。

沈小艺开始有些庆幸自己生活在一个普通家庭,能够过普通生活,享受父母带给自己的关怀,享受大自然给自己的恩赐,也享受朋友之间的温暖,还有恋爱带来的美好。

“放心吧,小丫头,姐姐我会好好保护你的。要是有人敢到我们这来抢你,姐姐我替你揍他们!”沈小艺擦了一下眼角,然后挥舞着小拳头,义愤填膺娅道。

尚卓才也是气冲干云,豪迈无比道:“放心吧,他们不让你当公主,你在我们这,绝对把你当公主对待。你有什么需要,只管跟我说,我一定满足你!”

索菲娅微微一笑,拉起裙裾,踮脚给尚卓才和沈小艺二人行了一个标准的欧洲皇室礼仪。

“他们所说的血祭是什么?”林白眉头紧皱,盯着索菲娅轻声询问道。

“嗯?”索菲娅面露疑惑之色,仔细想了好一会儿之后,摇了摇头道:“我只是听他们说起这些,而且他们说的很隐晦,我也不懂!”

“那么你想想当初他们说出血祭的时候,还说过什么?就是他们说出来血祭的时候,有没有说过其他一些你没有听懂的东西?比如什么相术啊,什么秘法啊之类的。”林白提醒着问道,心里边一边开始思忖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索菲娅摇了摇头,轻声道:“没有……不对,他们还说过一句话,好像是什么欧洲现在已经没有法宝了!”

听到这话,林白心中一颤,这件事情果然和偷盗阳平治都功印有莫大的干系。不过阳平治都功印乃是华夏的法宝,即便是这些欧洲人拿到手又能做什么?!

而且他们要将索菲娅血祭,到底又是为了什么?!欧洲人大多信奉基督教,在基督教中基督的祭献,即十字架的血祭与感恩祭的祭献是独一无二的祭献,因为祭台、祭品、祭司都是同一,只是奉献的方式不同,即感恩祭的祭献,基督以不流血的方式临现于感恩圣事……

即便是在华夏的历史上也是极少有拿活人血祭的事情发生。华夏将血祭又称为“大红祭” 的,是专指杀活人来作为牺牲以祀神的。

不过,根据林白脑海中先天洛书记载的资料,这种杀活人的祀神的大红祭,还不多见,绝大部分都系以牛羊为牺牲,就是以猕猴为牺牲也微乎其微。即便是以血祭的变异形态——殉葬为例,目前在藏区的考古发掘中,仅只发现牛马等尸骨,尚未发掘到以人和猕猴殉藏的。

当然也决不能因此就否定掉以人来殉葬的可能,在汉藏史籍中以人殉葬的记载,贡布摩岩石刻上就刻有止贡赞普时期的以人殉葬的事例。

但是现代文明日趋发展,从现代人的观点来看血祭是很野蛮很落后的,所以世界大部分民族停止了血祭这个传统,而改用了其他祭祀的方法,特别是不再用活人祭祀。

索菲娅是欧洲王族的公主,欧洲王族传承久远,而且都是经过贵族教育的培训,念得那些书难道都念到狗肚子里去了?!居然会做出如此血腥的事情?!

事出反常必有妖,现在出现了这么多的疑云,欧洲这盘棋的图谋恐怕极大!

“林白,索菲娅怎么办?”沈小艺看着林白柔声开腔问道,生怕林白突然又变成之前的铁石心肠模样,要将这可爱的女孩儿拒之门外,“我跟你说,你要是不保护她,那我就护着她,要是还有人来找她麻烦的话,那我就拿命保护她!”

“胡闹!说什么不吉利的话呢!”林白训斥了一句之后,转头看着索菲娅轻声道:“你再想想,从你记事开始在你身上有没有发生过什么奇怪的事情,你听说的和你见到过的人里面有没有和你情况差不多的?”

林白话音一落,索菲娅小脸上的神情顿时黯淡了下去。一看这小姑娘的模样,林白知道自己刚才说错话了,这小丫头片子从生下来就被监禁在了古堡里面,又哪里可能会见到其他什么外人,自己这么问问题,不是戳人家的伤心事儿么?!

“小艺,你带着索菲娅先回宾馆,我在斗兽场这里转转,万一有人过来找她,刚好我可以再盘问一下到底那些人是因为什么原因才这么逼迫一个小姑娘!”林白生平最怕的就是女人掉眼泪这套,即便是个十四岁的小丫头,也禁受不住,便急声对沈小艺交代道。

沈小艺张口刚要说话,却见林白头也不回朝着斗兽场内部便走了进去,几个转弯之后,连个人影都看不到了!

“说走就走,一点儿怜香惜玉都不懂!”沈小艺看着林白身影消失的地方,皱眉嗔道。

索菲娅纯洁无暇的蓝色眼眸骨碌碌转了一圈之后,抬起头盯着沈小艺的面颊轻声问道:“姐姐你是不是喜欢她?”

“小毛孩儿说什么呢?!”沈小艺俏脸一红,蹲下身看着面前的索菲娅轻声道。

“你们华夏人真奇怪,喜欢就是喜欢,有什么好掩饰的!”索菲娅皱了皱小鼻子,做出一副老气横秋的派头,轻声道:“等我再长大一点儿,一定要把他泡到手!”

沈小艺闻言一愣,旋即捂着肚子笑了起来,这小丫头实在是太可爱了!一边的尚卓才心中也是感慨莫名。

师父就是师父,不但能让沈小艺这样青春靓丽的大美女芳心暗许,就连涉世未深的小公主见了他一面之后,居然也说出如此豪言壮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