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46章 六芒星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56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6

人体离心脏最近的位置受到创伤,顿时让康斯坦丁从之前脑海中的各种负面情绪中解脱了出来,盯着林白,用僵硬的华夏语冷声道:“你们华夏有相术,我们也不是什么都没有,现在我就让你知道一下我们的厉害!”

“雕虫小技还敢在我面前卖弄,如果不是想从你嘴里知道一些信息,老子早让你去见地下的那些朋友了!”林白冷冷一笑,但是不知道怎地,康斯坦丁胸口的那朵六芒星让他觉得很不舒服,就像是有一条阴冷的小蛇贴着自己身体在缓缓游动一般。

之前连杀了十几个人,虽然说林白心神无比坚定,但还是受到了一些冲击,而且浑身上下的力气基本上也都消耗了精光,此时心神疲惫无比。

不过即便是康斯坦丁出言威胁,林白也是丝毫不会放到心里去,他还想从这个男人身上挖出事情背后的真相,而且就林白感觉,这小子胸口的六芒星虽然古怪,但是还没到能够威胁到自己的地步。

“告诉我你们到底是为什么要偷走阳平治都功印?你口中的祭司是不是艾薇儿?你们谋划这些到底是为了什么?”林白手握开山刀,挑着康斯坦丁的下巴,冷声出言问道。

康斯坦丁冷笑一声,尖着嗓子道:“等你到了地狱之后自然就能知道我们为什么做这些事情了!”

话音一落,康斯坦丁长身而起,一把抓住了身边黑衣年轻人掉在地上的一把微冲,一个翻身便将枪口对准了林白。

“反应倒是挺快,不过反应快又能怎么样?!”林白冷笑一声,摇了摇头,手中长刀平抬,竖起在眉心之前,口中厉喝一声:“杀!”

刀乃凶物属金,而这斗兽场之中又尽皆是金煞之气,随着林白口中杀字的念出,斗兽场内的金煞之气悉数聚集到了那把砍刀之上,然后顺着刀锋形成一道金煞组成的刀影,朝着康斯坦丁所在的位置便奔袭而去。

原本想着和林白两败俱伤的康斯坦丁还没来得及扣动扳机,便觉得置身于了一片寒冷的海洋之中一般,身体所有的力气全部消失不见,而且在金煞之气冲进脑海之后,整个人更是瞬间变得呆滞无比!

“就这么点儿本事,还想和我斗,说到底你们的目的是什么?”林白一个跨步朝前,手中刀锋横在了康斯坦丁的脖颈之间,冷声询问道。

康斯坦丁猛然咬破舌尖,一口鲜血喷溅而出,脑海中的负面情绪在疼痛下顿时消失无影,将脖子朝着刀锋处迎去,“想从我口中知道秘密,除非等到你也下进地狱,我再告诉你!”

“找死!”

林白冷冷开腔,手中刀花猛然一抖,康斯坦丁的一颗大好头颅顿时朝天飞去。但是就在头颅飞去的那一瞬间,康斯坦丁的脸上却是露出一抹诡异无比的笑容。

“操,这是什么玩意儿?!”看到康斯坦丁脸上的笑容,林白心中突然生出一丝警兆,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出现在了心头。

抬眼望去,林白却是愕然发现康斯坦丁的脑袋离开身体之后,胸腔之中的鲜血却是一丝一毫都没有溅出,正在林白惊疑不定的时候,康斯坦丁在胸前刻画下的那六芒星处却是出现了一抹红色光芒,凄艳到了诡异的红色。

“不妙!”林白皱眉暗叹一声,身子朝后便退去,但是那红色的光芒却是如同跗骨之蛆一般,紧紧的依附着林白的身影。

强烈的危机感充斥在林白的心头,双手迅速捏成印诀,想要借助煞气阻挡那束红光,但是还没等他手上的印诀掐成。从六芒星处一滩殷红到了极点的鲜血毫无征兆的喷涌而出,直接浇了林白一头一脸。

这鲜血没有丝毫温度,淋到身上之后只觉得冰冷滑腻无比,就像是身体上被一条小蛇攀附着一般。

“该死!”林白咒骂出声,但是还没等他声音说完,却是愕然发现鲜血之中透出一抹诡异无比的香气,然后觉得一股莫名的燥热之火从心底开始升腾,整个人似乎都要被这火焰给点燃一般,胸腔内满是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深吸了一口冰冷无比的空气,天空之中挥挥洒洒的雨水悉数浇在了脸上,但是雨水清冷的感觉只是稍纵即逝,然后胸膛内的那股子无名之火愈发的旺盛起来,而且就连头脑都渐渐变得眩晕起来,林白在雨中的身影开始渐渐的摇晃起来。

“不能倒下,一定不能倒下!”

林白咬紧了牙关,努力使自己的神智保持一丝清明,双手迅速捏动印诀,勾动天地元气进入自己的体内,想尽力抑制住那团无名之火。

“噗!”

印诀刚刚掐成,胸口的燥热之感稍稍下降一星半点之后,便重又反噬,林白觉得喉头一甜,一股鲜血从嘴中喷出。原本该是艳红的血液却是变成了黑色,而且还凝固成了块状,可见胸口处的燥热是该有多凶猛!

“妈的,这龟孙子居然使出了这么阴毒的手段!”林白皱眉低声喃喃道,在生死危机的关头,他终于明白当初康斯坦丁在胸口刻画六芒星的用意所在!

六芒星发源于欧洲占星派之中的拜阴派,这个宗派奉行女阴崇拜或女性中心性崇拜,传承自一个女性教徒组成的乌拉迪亚派,其主要的崇拜偶像是男根—女阴的结合体。

男根为席瓦的象征、女阴为卡利·玛的象征 ,也就是其教义之中的“黑色之母”,表示男性原理和女性原理的合一。

这些内容都是当初白执一告诉他的,而在白执一讲述这一派别的时候,更是格外叮咛林白千万注意莫要让这教派的心头血沾染到身上,因为这些人在平常的祭拜,以及服药的过程中在体内汇聚了大量的淫邪之力,心头血乃是最纯净的所在,也最容易被这些东西污浊。

如果一旦被心头血溅射到身体上,那等待着的便是无休无止的折磨,更是会让一个人精虫入脑,从此成为行尸走肉的淫棍!

“这他妈的都是报应,难不成以后真让老子成个每天被刷的家伙?!”林白无奈的苦笑一声,虽然表情轻松,但是心底却是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尽力用天地元气护住心脉,生怕这淫邪之力会进入他心脏内,让他真变成个行走的性机器!

此时斗兽场内的金气汇聚的阳煞在反八卦阵法的作用下已经渐渐消融,而且斗兽场内的动静早就惊动了外面的人,身处其中的林白明白得尽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不然等到警察来到,少不得得吃一场大官司,要知道里面躺倒的可是十几条人命!

是非之地不可久留,借着脑海之中的最后一抹清明,林白扶着斗兽场内的栏杆,摇晃着身体朝外走去!

林白跌跌撞撞的走出斗兽场,便看到一辆黑色的大奔疾驰而来,车上坐着的正是尚卓才,看到尚卓才的背影,林白嘴角微微一笑,然后脑袋一晕,一头栽倒在了斗兽场的门口……

将沈小艺和索菲娅两个人在酒店内安顿好了之后,尚卓才心急如焚,生怕林白出事儿,百般思量之下,跟沈小艺一商量便开着车重又奔赴回来,当看到林白一身是血歪歪扭扭的模样之后,尚卓才长舒了一口气,自己这趟总算是来对了!

尚卓才哪里还敢有半分的犹豫,急忙从车上蹿下来,将林白抱进车里之后,在斗兽场外诸人惊愕的目光中,踩动油门疯了一般的朝着酒店所在的位置就冲了回去。

尚卓才把林白搀扶进房间之后,沈小艺看到林白身上鲜血淋漓的模样,还以为这些血液都是林白身上流出来的,眼珠子登时就红了。

“水……我要水……”林白躺倒在了床上之后,喃喃出声。

沈小艺听到这话急忙接了一杯水递到林白嘴边,小心翼翼的喂他喝了下去,只是一杯水入肚之后,林白却是丝毫好转的迹象都没有,依旧喃喃的叫着渴!

“发烧了!”尚卓才见势不妙急忙伸手附在林白的额头上,一摸下去,手掌如同触摸在了一块火炭上一般,温度灼手!

林白的身体在床上扭动不定,口中依旧喃喃的叫着:“水……我要水……”

随着林白的话语声,他的嘴唇更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干裂,脸上的皮肤也干枯起来,似乎体内的水分完全被热度给灼干了一般。

沈小艺擦了一把眼角的泪水,转身走到饮水机旁重又接了一杯水,想要再喂林白喝下去。一直在一旁冷眼观望的索菲娅却是突然开腔:“你这么灌下去,除了让他肚子涨破之外,恐怕没有半点儿作用!”

“你有办法?!”沈小艺听到这话一愣,转头泪眼婆娑的看着索菲娅轻声问道。

“我没办法!”索菲娅摇了摇头,接着轻声道:“现在能救他的人只有你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