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52章 各方反应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565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6

“我不相信这些事情是林白做得,你在骗我们!”贺嘉尔脸色阴沉无比,盯着面前的沈凌风一字一顿冷冷呵斥道。

沈凌风苦笑了一声,轻声道:“从局里传来的消息就是这样,局里已经决定了件事情处理结果,让我过来不过是尽一些人道上的事情罢了!”

“我只知道是你们让林白出国的,现在出了什么事情自然是由你们来承担!你们现在说不管了,我不依!”贺嘉尔咬紧了嘴唇,瞪着沈凌风一字一顿厉声道。

沈凌风摇了摇头,没有说话,他何尝想到事情会发展到现在这样的局面。林白杀了教宗身边的侍卫队,这样的事情精明如他如何能够相信!可是神算局内部真正的那些大佬已经决定了这件事情的结果,他现在要做的只能是安慰面前的这三个女人!

“林白现在在哪里,我去找他去!你们神算局狼心狗肺不救人,但是我宁欢颜不能看着自己的心上人在外面被人追杀!”宁欢颜冷冷盯着沈凌风,脸上挂满了冰霜,而且手也握住了林白之前给她的摘星盘,沈凌风如果不回答她的问题,她便会悍然动手!

沈凌风眼中闪过了一抹无奈,轻声道:“局里告诉我的只有这么多事情,他最后出现在罗马,然后去了哪里,就算是局里也不知道!而且我的心情和你们一样,我也肯定林白绝对做不出来这样的事情,可是教宗拿出来了所有的证据,世界上没人会质疑教宗是在说谎!”

“我知道沈局长你也有很多难处,要照顾的不光是我们这几个女人。但是身为林白的女人,我们几个不愿意他被人诬陷!”一直没有接腔的夏小青突然诚恳无比开口,然后话锋一转,眼神凌厉无比道:

“谁要是敢陷害林白,我夏小青一定不会放过他!就算是他躲到天涯海角我也要把他揪出来,让他后悔活在这个世界上!就算他是世界上权力最大的那个人,我也会让他尝到他自己种下的恶果!”

沈凌风惊愕莫名的看着面前的夏小青,沉默不语。他没有想到在最近这段时间接触里,一直表现的温婉无比的夏小青居然是这么一个外柔内刚的女子。在这样的情况下,没有丝毫的畏惧,而且霸气无比的说出了这样的话,

能够在自己男人身处险境的时候,仍旧做到不大难临头各自飞,真是出乎他的意料。这一定和她经历过得事情有很大关系,这样刚柔并济的女孩子绝对是极品中的极品,是娶回家当做老婆的最好对象。听着夏小青如此强硬但话语,沈凌风一时之间有些语塞。

“小青姐说得对,我们这几个人的命早就是林白的了。谁要是想害死我们老公,让我们几个变成寡妇,那就要先踏着我们几个人的尸体过去!”贺嘉尔坚定道,自从她选择林白作为自己的男人之后,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会抛弃他自己一个人独活!

宁欢颜淡淡道:“只有他能够救我的命,如果没有他我迟早也得死。早死晚死都是死,那又有什么畏惧的!”

沈凌风看着面前一张张坚定无比的面庞,沉吟了片刻之后,握紧了拳头,轻声道:“你们几个准备怎么办?先说好,我能帮你们的极其有限,主要的事情还是需要你们几个自己!而且我们如果想要救林白的话,单单打点欧洲的一些关节,需要的花费恐怕也不会少!”

“钱不是问题,林白走之前留下的有钱!”夏小青站起身,带着几人到了别墅的地下仓库里,一把扯开了地库一角的一块防水油毡,轻声道:“这么多够么?”

在地库灯光的照耀下,一片刺眼的金光照进了沈凌风的眼中。黄金!像小土丘一般高的黄金!这些女人到底是从哪里弄来的这么多黄金,难道她们是把番禹的地下金库给洗劫了一个遍?!

沈凌风惊惧不定的盯着场内的三女。夏小青看到沈凌风的神色之后,淡淡道:“这些黄金的来路你不用担心,绝对不是走到非法渠道!我们粗略估算过,按照现在的金价大概是在十个亿左右,这么多够不够?”

沈凌风沉默片刻之后,摇了摇头,轻声道:“这些钱都要兑换成欧元,中间差价很大,而且我们要活动的那些人也都是不缺钱的主儿,恐怕还是有些悬!”

“林哥有难,我怎么能不出来帮忙!”就在地下车库内安静一片的时候,车库门口突然传来一个安静无比的声音,何少瑜俊秀的脸上带着笑容看着诸人轻声道:“算是林哥之前给我的一份,再加上这些年我做生意积攒的,大概能拿出来两亿!够不够?”

“不够!”沈凌风闭眼计算了一会儿之后颇有些歉意道:“我这些年一直都在忙着局里的事情,没什么积蓄!”

“这是我们林家的事情,你肯帮忙就已经是天大的恩情了!”夏小青眼中含着真诚的泪水对着沈凌风一鞠躬,然后看着身后的两女,轻声道:“咱们回燕京吧,我在那还有些私产,如果变卖了应该也能填补一些空缺。嘉尔你带着欢颜找你们家老爷子和刘老爷子商讨!”

沈凌风叹了口气,转头看着地库昏暗无比的灯光,心里感慨万千。他突然开始羡慕起来林白,有这样的女人,还有这样的朋友,这样的男人一生还有什么缺憾!

…………

“教宗是个什么玩意儿,他要是敢怎么着表弟,我就去梵蒂冈把他老窝给点了!”刘经天觉得客厅内的气氛沉闷到了极点,将领口扣子一解,拍着桌子吼道。

刘经纶连连点头,煽风点火道:“米夏我们俩最近正在研究一种小型的核裂变装置,要是真把咱们逼急了,到时候带一个去梵蒂冈,管他是教宗还是上帝,都让他变成灰灰!”

“你们这俩熊孩子瞎说什么呢?!”刘军武脸一板,盯着这俩活宝兄弟,厉声训斥道:“这是大人们的事情,你们少给我搀和!”

“他们也是怕林白出事儿,大哥你就消消气吧!”刘青芜见势不妙,生怕还没商量出对策,内部就先闹起纠纷,便急忙出言打圆场,“具体怎么办咱们还是听老爷子的!”

“爸,您老人家怎么看这件事?”刘蕙芸抬手擦拭了一下眼角,看着端坐在一边脸色阴沉无比的刘老爷子轻声问道。

客厅内顿时安静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到了刘老爷子身上。说到底,刘老爷子才是这个大家庭的主心骨,只有老爷子说出来的事情才能算数!

“老东西,我来了!要生还是生男孩好,这女孩儿长大了就外向,我就是耽搁了喝杯茶的功夫,就被这丫头给揪掉了几根胡子!”

刘老爷子还没开口,门外便传来了贺老爷子爽朗的笑声,客厅内的刘家诸人眼睛顿时亮了起来。一向对贺老爷子没什么好脸色的刘老爷子也是破天荒的站了起来,朝着贺老爷子走来的方向迎了过去!

“战役又要打响了,咱们俩平时折腾归折腾,现在外人欺负到头上的时候,你老贺的胳膊肘可不能往外拐啊!”刘老爷子握着贺老爷子的手,加重了语气道。

贺老爷子哈哈一笑,朗声道:“我就是真有这心思也没这胆量啊,我胳膊肘若是往外拐了,先不说你老刘会怎么样,我们家这大孙女恐怕第一个就饶不了我!”

“两位爷爷,我说你们俩就别在这拿我打趣了,你们再聊一会儿天,林白在欧洲不知道就会遇到什么事情!”贺嘉尔撅起嘴唇,跺了跺脚,看着两位老爷子埋怨道。

贺老爷子苦笑着拍了拍贺嘉尔的小手,摇头道:“行行行,爷爷听你的,老刘你说现在咱们该怎么办才好?来之前我打电话问了一遍,这次那小子折腾出来的事情可是有点大了,咱们俩要是出面直接拦阻,恐怕不是那么容易啊!”

“我现在头疼的是神算局那些老东西到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人是他们要走的,现在出了事情,一推二五六也不管不问的,究竟是个什么情况!”刘老爷子叹了口气,转头望着燕京西山方位,犹豫不决道。

听到两位老爷子这话,客厅内诸人面面相觑。要知道这两位老爷子可谓是华夏真正的顶梁柱了,而且他们也都是跺跺脚华夏就要颤抖的大佬。就是这样的两位老人,现在居然说出麻烦很大的话,那现在林白遇到的到底是个什么局势!

“要打就得打一场漂亮的阻击战,我看咱们俩就发扬一下当初打小鬼子时候的使用的计策,先不要敲锣打鼓,悄悄进村,摸清河底的石头再找过河的办法!”刘老爷子从口袋中摸出包烟,破天荒的丢给贺老爷子一根,而且给他点上。

两位老友相视而笑,莫逆于心!在血与火之中磨练出来的友情,岂是外人从表面上能够看透的。

…………

“嫣嫣,你给我放出去消息,就说我有意向将这些年燕京的产业出手,看看有谁想要接手!”夏小青看着京畿会所如今的主事人上官嫣嫣开口,停顿了片刻之后,夏小青又加了一句:“越快越好,就算是被人压下些价钱也无所谓!”

上官嫣嫣端着茶壶的手一抖,从茶壶中溢出来的茶水洒了一桌子。她不明白为什么好不容易回到燕京的夏小青怎么会突然变卖她辛苦了这么多年积攒下来的产业!

许是看到了上官嫣嫣眼神中的不解,夏小青苦笑着道:“他出了点儿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