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73章 女教宗秘辛!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019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6

德莱弗斯和阿努尔德坐在教堂的会客室内,手里端着红酒杯子,虽然这些用来做弥撒的红酒香醇无比,但却是丝毫不能改变他们心中的忐忑和恐惧。

两个人端着杯子的手仍然在微微颤抖,他们现在的状态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那就是惊魂未定!

就在之前,林白逼迫他们两个将两个人记忆中的所有事情都吐露了出来。所有的事情,即便是他们两个在在记忆深处残留的最后一次尿床记录都说了出来!

还有他们两个曾经做过的丧心病狂的事情,比如在教堂内部招妓,或者说是在教廷内部人员的配合下,对欧洲一些异教徒的征剿……

阿努尔德和德莱弗斯脑海中现在对林白已经没有一丝反抗的念头,有的只是乖乖听话的臣服!

林白轻啜了一口小酒之后,看着二人轻声道:“想不到你们教廷还真的挺有意思,说穿了就是个穿着华丽服装的婊子,明面上纯善无比,内里却是腐朽成了这幅模样!”

“从神圣罗马时代开始,教廷就已经渗透进入了欧洲的任何一个角落,任何非基督徒和那些黑巫术的继承者们,都受到了教廷的打压。而这一切更是给教廷带来了巨大的财富,财富总能让人变得腐朽!”德莱弗斯恭敬说道,语气之中再没了之前的趾高气扬。

这世界上最恐怖的事情不是死亡,而是生命被掌握在别人的手中。

死亡说穿了其实就是灵魂自由,或者说是消散于天地之间。但是生命被别人掌握,却是连想死的自由都没有。也还好林白没有借助这两人做出什么丧心病狂的事情,只是想从他们两个口中掏出来一点儿教廷的秘密。

所以,德莱弗斯和阿努尔德只能臣服。林白的手段他们已经见识到了。在他们眼中,像林白这样连最神秘莫测的灵魂都可以掌握的人,几乎可以用神来形容了!

“本笃十六世教宗大人受到上帝的庇佑,拥有种种不可思议的术法,可以说是深不可测,主上您最好还是不要去撄其锋。”德莱弗斯沉默了片刻之后,看着林白沉声道。

林白轻笑一声,面无表情道:“我和你们那位教宗大人在侧面接触过,他的手段虽然有些诡异,但对我来说也算不上什么!”

“你……”

德莱弗斯和阿努尔德目瞪口呆,他们被林白这话彻底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什么是教宗,教宗乃是上帝定下的在人间的执牧人,既可以说是世界上权势最大的人,也可以说是世界上术法能力最为强大的人。可是林白却说本笃十六世教宗不过尔尔,他脑袋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和教宗大人争锋,简直就是痴人说梦!阿努尔德心中冷笑不止,但是脸上却是不敢表现出来,更不敢出言讥讽林白,因为即便是到此刻为止,他还是林白放在砧板上的鱼肉。

林白怎么会看不出来德莱弗斯和阿努尔德两个人的思绪变化,但他并不生气,只觉得这两个人无比可怜。他们被宗教的荼毒太厉害了,只以为教宗才是世界上术法最为高强的人,却是不知道在遥远的东方,能够和他们教宗相提并论的人其实还有很多。

“你们知道不知道本笃十六世教宗和一个叫做艾薇儿的黑巫师勾结在一起的事情?”林白眼神骤然变得冰冷了许多,盯着面前两人寒声问道。

阿努尔德茫然摇头,眼神中却是有些震惊,显然他不相信林白这话。黑巫术和教廷,一个是黑暗,一个乃是光明,可以说是老死不相往来的死对头,光明的首领怎么会和黑暗的女祭司勾结在一起。

德莱弗斯咬了咬嘴唇,轻声道:“我知道一点儿这个事情,好像那个女人是曾经那位女教宗的后裔!也就是因为我知道了这件事情,所以才会被从梵蒂冈赶到了瑞士这个术法受到万般压制之地!”

“不可能,这不可能,神圣无比的教宗大人怎么会和黑暗的巫女搅和在一起!而且历任教宗都是男人,又怎么可能会有女性!”阿努尔德彻底震惊了,惊慌无比的盯着德莱弗斯,忙不迭摇头道。

林白眉头一皱,瞪着阿努尔德厉声道:“你给我闭嘴!德莱弗斯,你继续说下去!”

阿努尔德身子一颤,急忙收声,但是眼中却依旧满是怀疑。教宗在他眼中乃是圣洁无比的存在,他着实不相信身为光明的教宗大人会和浑身都是黑暗的家伙搅和在一起。

“教宗应该都是男性,但是女教宗事件却被喻为是西方宗教史上最令人迷惑和惊奇的发现。虽然罗马教廷方面对于她的存在矢口否认,但其实这位女教宗真的存在,就是我们教廷历史上的约翰八世!”德莱弗斯端起酒杯喝了一口压惊之后,轻声道。

公元872年,一位女扮男装的修道士,被选为教宗,称为约翰八世。“他”在任内离奇怀孕产下女儿,女性身份被揭穿,未知谁是女婴父亲,母女立即被逐出教廷。当局甚至发表声明,说教宗急病身故。实际上却是母女二人被关进监狱。

教廷在处理上述事件过程中,发生权力斗争,虽然大家一致主张掩饰真相,保守派力主揪出“奸夫”治罪,另一派担心“奸夫”不只一人,牵连甚广;能走近女教宗而共赴巫山的人,地位必定非比寻常,不追究应是上策。

最终,各派还是达成协议,以后凡出任要职的人员,须验明性别,以防有人乔装混入教廷,作出伤风败俗的行为。

“阿努尔德你在梵蒂冈的时候一直都处在核心之外,但给我洗礼的教父却是枢机主教中的一位。这些事情都是在他临终之前告诉我的,当初那位女教宗其实并没有被米兰公爵迎娶,女教宗产下的那个女孩儿也没有成为公主,她们母女其实成了黑巫术的女祭司!”

德莱弗斯握紧了手中的酒杯,一字一顿的接着道:“有一次我去找本笃十六世教宗大人汇报事情,然后撞见他和一位黑衣女人在交谈,然后我就被赶出了梵蒂冈!”

“德莱弗斯,你在撒谎,我不相信教廷会有这样荒谬的事情发生,更不相信神圣无比的教宗大人居然和黑巫术有牵连,你要知道当年的猎巫运动中,他也有参与!”阿努尔德眼神狰狞无比,看着德莱弗斯厉声叫喊,不容许德莱弗斯颠覆自己对教宗的观感。

德莱弗斯轻轻叹息一声,道:“阿努尔德,我对上帝起誓,我所说的这些都是真实存在的,绝对没有半点儿荒谬!也正是这个原因,所以当初《达芬奇密码》那部电影上映的时候,才会让教宗大人有那么大的反应!”

“联络你们教宗大人,告诉他我在这里!”林白再也不想等待了,猛然站起身看着身边的两人道。

德莱弗斯和阿努尔德面面相觑的看着林白,完全不知道林白为什么突然有了这么大的反应!

“你让我们现在联系教宗大人?”德莱弗斯疑惑无比问道。

林白点了点头,脸上写满了激动之色。林白早就觉得那个艾薇儿没有那么简单,但却是没想到她居然会是一位女教宗的后裔,而且林白隐隐感觉,欧洲这档子事情绝对不止是教廷和黑巫术两脉这么简单,其中肯定还有其他隐秘!

现在林白唯一可以肯定的就是,瑞士这样的地形之下,不管是谁来到这里,定然都要受到天地的制约。不管那个教宗和艾薇儿到底是打的什么算盘,自己只需要一力破十会便可以,这俩人一死,林白就不信,欧洲这局破不了!

在地球上,无数个世纪以来,教宗和黑巫术的女祭司都是神秘无比的存在,从来没人能够战败他们!想到自己可以借助华夏相术来征战这两人,林白心中的热血便澎湃无比!

“本笃十六世,艾薇儿,洗干净你们的脖颈,等着我林白林大人来取吧!”林白仰天大笑,豪气直冲干宵,满是对宵小的不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