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76章 生死斗法(上)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668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6

夜色阴霾如锅底,夜幕下的苏黎世教堂周遭阴冷无比。

“小子我要让你知道什么才是教廷的荣光!”本笃十六世手腕微微一抖,捏住了手中的权杖,双手搓动不停,右手竖起在额头前,然后紧紧抵住了眉心,双唇翕动,赞美诗念诵不停……

玄奥无比的赞美诗声音在夜色中响起,强悍无匹的元气开始从他身体周遭凝聚,方圆之内的元气开始出现紊乱,他身侧的路灯更是忽明忽暗不停,而周围的居民区中的灯光更是骤然熄灭下来。

站在本笃十六世身边的艾薇儿初时还觉得诧异,皱眉仔细倾听着那隐约莫名的咒语声,似乎在耳边响起,又像是从远处传来。很快,她似乎从这咒语声中听到了一股如同钢锯摩擦一般的尖锐声音,一股令人心惊无比的气势朝天冲起!

艾薇儿神色一怔,面上露出痛苦之色,脖颈中血液朝着脑袋上涌,耳朵两侧更是出现了血丝!

本笃十六世脸上露出一抹狰狞无比的笑容,手臂骤然一沉,然后将权杖伸到身前,左手朝下紧紧的按在了权杖之上,光芒陡然升起,耀眼夺目。

冲天的白色光芒循着林白发出的灵气路线反噬而去。街道边的几盏路灯噼里啪啦的响做一团,一时间周遭的天色更加阴暗起来。凶悍莫名的白色灵气像是脱离了时间和空间的束缚一般,顷刻之间便到了苏黎世大教堂前!

“终于来了!”林白脸色一沉,然后脚步迅速变化,双眼之中神光湛然,口唇之间咒语念诵不断。强烈的灵气开始充斥苏黎世大教堂,教堂内挂着的饰物簌簌作响,如同小溪中的流水一般。

林白口中迅速念诵出来的咒语声,很快便淹没在了这些饰物碰撞的声音中。

此时的林白神情肃穆,精神高度集中。右手做拈花状横在胸前,掌心朝上似乎是端着某种不为人知的器皿一般;左手则是捏成剑诀在胸前,在虚空之中划出一道道诡异莫名的弧线。

双眼紧紧的盯着手上的动作,偶尔将拈花状骤然分和,并拢成掌朝前虚推,似乎是将什么事务朝前推送一般,然后恢复起初的状态。

一道道无形的符箓在空气中形成,然后堆叠在一起,教堂内的元气朝前一波接着一波,然后层层叠加在了一起,铺天盖地的朝前席卷而去。与此同时,本笃十六世发出的那道白色也冲破了大教堂的束缚,冲到林白身前,却被符箓拦阻,然后光芒翻涌,将林白笼罩在内。

与那白光接触之后,林白身前虚空中的符箓便开始出现了一道道的裂痕,继而裂痕便被又重新出现的符箓遮盖。裂开,聚集,覆盖,周而复始的不停运作。

林白从来没有承受过如此之大的压力,即便是身周凝聚出来的符箓,也不过是看看抵挡住了对方圣光的强悍攻击,让自己的心神和身体不至于受到冲撞!

而且林白还发现,在那圣光之中更是有着不断的念诵赞美诗的声音,如同洪钟大吕一般,无孔不入的想要渗透进自己的脑海,又像是从脚底升起,想要攻伐自己身体,周身上下都能感觉到针刺般的疼痛,像是无数的蚂蚁从地面涌出,疯狂撕咬一般。

林白不断的稳固着心神,使自己不受到圣光形成的幻觉的影响,双手挥舞不停在虚空中不断的画着符箓,然后朝前轻轻拍打出去。但是那种瘙痒刺骨的感觉却是越来越清晰,清晰到让他的灵魂都忍不住轻轻颤抖,他的心境甚至开始出现了一丝紊乱……

毕竟,林白从出道至今还极少和旗鼓相当的对手较量过,更极少有这样如同生死相搏一般的斗法经验。

此时在千米之外的公路一侧,艾薇儿已然快要承受不了那让她几乎精神崩溃的声音,在心神即将崩溃的边缘,手中的阳平治都功印开始闪烁出淡淡光芒,然后覆盖她的全身,抵挡住了那音律的侵蚀,但她脖子上仍然是血管高耸,整张脸更是红肿到了极点,极为可怖!

这个时候的本笃十六世根本没去理会艾薇儿再做些什么,他已经收起了之前的傲慢和对林白的轻视之心,丝毫不敢大意,小心翼翼的借助权杖调动梵蒂冈红衣主教和枢密主教们祈祷汇集的愿力结合地气,去对林白进行攻击,想要一鼓作气击溃林白的意识,将他心神冲垮!

但是此时的本笃十六世却也是好不到哪儿去,林白之前发出的那道灵气,表面上看去气势滔天,虽然来势汹汹,但却被他轻易而居的接下,然后本笃十六世便开始轻视林白的境界,对第二道袭来的灵气掉以轻心。

但本笃十六世却是万万没有想到,林白给他玩了一出空城计中计,第二道灵气侵袭过来之后,那股灵气势头惊人,而且极其坚韧,直接穿透了他的身体,给他的心神重重一击,如果不是有圣彼得的这权杖遗物在手,恐怕非死即伤。

同时本笃十六世对林白近乎滴水不露的防守敢到万分惊诧,他不明白林白怎么样抵挡住了自己这集合了梵蒂冈诸多红衣主教和枢密主教祈祷愿力的术法攻击!这事情简直不可思议,难道他身上有华夏相术中的传承法宝,类似于艾薇儿手中阳平治都功印那样的存在?!

想到这里,本笃十六世咬紧了牙关下定决心,等到自己击败林白之后,一定要好好的探寻一番,找出那小子身上的秘密所在!

相师斗法,电光火石间的神念闪烁便能够决定战局的走向,本笃十六世疑惑的这一瞬间,心神便露出了一刹那的缝隙,林白攻袭而来的阴煞之气陡然暴涨,冲进了本笃十六世心神中!

本笃十六世震惊莫名,若非是有圣彼得遗物权杖在手,而且自己更是受到梵蒂冈诸多主教的祝福,这一下恐怕要把他的心神直接击垮!收敛心神之后,本笃十六世毅然咬破舌尖,喷出一口心头鲜血在那权杖之上,然后念诵赞美诗,才将那侵入心神的阴煞祛除!

令他震惊莫名的是,林白攻伐而来的阴煞之气却是一波接着一波而来,而且这一波接着一波的威力更是逐渐加强,犹如海上的浪潮一般,一波还未平息一波重又生气,层层叠加,最终形成了骇人的滔天巨浪,朝着自己席卷而来,如同要毁天灭世一般!

饶是本笃十六世曾经在猎巫运动中身经百战,但也从来没有遇到过诡异如斯的霸道术法,要知道在奇门术法争斗,最为耗费人的心神和体力,双方精力都在不断衰竭,但是从这一波比一波凶猛的阴煞之气上,本笃十六世却是丝毫找不到林白术法的弱点!

在猎巫运动中,本笃十六世对付那些黑巫术可以说是一招定胜负,何曾经历过这样胶着无比的战斗。

但是今天他却是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强大对手—林白,拥有着先天洛书这样惊天地泣鬼神的秘宝,而且还修习了先天洛书中记载的术法。一招一式和常人完全不同,而且攻势愈发犀利,犹如烈火烹油一般,节节高涨!

本笃十六世感觉自己的心神已经到了快要撑不住的阶段,但却是无法逃离这场斗法。心神震颤之下,脑海中更是一阵接着一阵的眩晕传来,喉头干灼还带着一点儿腥甜。

本笃十六世当即不敢再犹豫,重又用力的咬了一口舌尖,和着肺腑之中涌上的心头血,一口喷在了那权杖之上。原本光华稍稍有些暗淡的光芒此时更是再次暴涨,在夜色之中璀璨夺目,而本笃十六世那张原本写满了慈悲的面庞,在剧烈的扭曲下更是如同恶魔一般。

此时林白的身体也在不断的颤动,浑身上下的酸痒感越来越强,而且大脑也愈发的昏沉起来,眼前的景物更是有些恍惚。强忍住心神中的震动,林白握紧了右手,捏出梅花成相模样,朝前猛然一拳挥出!他知道本笃十六世比起自己,此时也定然不会好过到哪去!

但就在此时,梵蒂冈内的那些红衣主教和枢密主教们却是纷纷起身,然后解开了红衣神袍,拿起了尖刀朝着心窝处刺去!一团接着一团的猩红血液冲进了圣彼得大教堂的阵法之中,红光闪烁,梵蒂冈祈祷声骤然大作,供奉在神殿中间的耶稣像更是光芒大作!

本笃十六世眼睛圆睁,两只手同时握住了权杖,口中厉声喝道:“当我见那宝贵血泉,要洗我一切罪孽,心中隐闻圣灵微声,问说,你愿否清洁?!……

万民当将荣耀归主,因主血能洗众罪污,颂杨永归耶稣圣名,主喜欢收纳罪人,白白赦我一切罪恶,洗净我的污秽心!”

随着本笃十六世的念诵,从权杖上涌出的光芒大盛,攻击力也是暴涨,林白身周的那些虚空凝聚的符箓片片破碎,裹在符箓外的圣光如同洪水般朝着林白体内涌入,将林白吞没!

林白的心神一乱,趁着神识的最后一丝清明,一口咬破舌尖,右手印诀一摆,厉声道:“先天无极,化为洛书,归纳阴邪,以正视听!”

噗!林白一口鲜血吐在了地上!

脑海中的先天洛书,以一种诡异莫名的姿态缓缓转动了起来,似乎带动了天地间万物的旋转,大教堂内的元气开始出现一种诡异的波动,就像是弹奏绝妙乐章的琴弦一般,然后一个四方四正古朴无比的小书册出现在了林白头顶,黑光悬下,护住了林白的身体!

林白双目紧闭,右手抬起至心口前,然后咬破食指,在空中迅速勾画,轻叱一声:“万物有灵,聚!散!”

圣光一股脑的朝着先天洛书中涌去,然后消失的无影无踪,仿若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大教堂内更是彻底归于了一片死寂,所有光线尽皆被切断,漆黑莫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