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78章 生死营救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173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6

昏暗无比的夜色下。

随着艾薇儿阳平治都功印的挥舞,在阵阵的裂帛声响之中,循着阳平治都功印划出的轨迹,黑沉沉的夜色似乎被某种玄异的力量聚拢在了一起,然后渐渐形成一条肉眼可见的黑色气体长柱,呼啸着朝林白所在的位置冲了过去。

那黑色气体冲到苏黎世大教堂内之后,骤然凝实,竟然形成了一个如同巨龙一般的模样,血盆大口大张,看上去恐怖骇人到了极点。

林白瞪大了双眼盯着那冲下来的黑色气柱,然后双手在胸前迅速勾画,掐出一个拈花手诀,同时握紧了先天洛书猛然前指,而之前咬破的那食指朝着先天洛书上便用力点了下去。

只是手势还未完成,那黑色气柱便已经扑到了林白近前。空气中的元气骤然开始震荡,然后那黑色的气柱直接将林白给吞噬进去。

身处那黑色气柱内的林白,觉得耳畔铺天盖地尽皆是如同洪钟大吕般的嘶吼声,而且还带有一种苍茫古拙的意境,震得耳膜发疼,却又让人根本无法捉摸这声响到底是从何处而来。

而且在林白的脑海之中,更是出现了种种幻觉。他觉得自己似乎是站在了亘古洪荒的荒漠之上,身周尽是广淼无比的荒原,而在那荒原之上,更是无数叫不出名字的鸿蒙巨兽。这些巨兽有的抬头嘶吼,有的在追杀猎物,猎物流出的鲜血如同海洋一般朝着林白倒灌而来!

而且林白惊惧无比的发现自己的身体此时更是不能动弹丝毫,周身上下像是被绳索给捆缚住了一般,无论他怎么挣扎都无法从这环境之中逃脱。

从来都是林白借助阴煞之气给予别人施加幻象,却是从来没有想过,竟然有一天有人能够将自己这玩弄阴煞之气的祖先给困在了幻境之中。

先天洛书感触到林白所处的危机,朝外散发出了星星点点的淡淡光芒,终于将林白的意识从沉沦的边缘拉了回来。靠着这一线清明,林白迅速左手在胸腹前掐诀,然后右手抬起朝着远方虚空中一指,勾画出一张符箓,等道符箓完成之后,左手便迅速拍打了上去。

随着符箓的成型,林白的脚下开始出现一道道光芒,就像是地面上突然裂开了数条缝隙,然后将地火的光芒透露出来一般,光芒穿透了那黑色的夜幕,然后刺穿了黑色气柱的包裹,将林白的身体紧紧的包裹在内。

当然这种种异象常人是看不到的,如果有普通人在这里的话,他能看到的,只会是林白站在地面上,双手不断的在虚空之中勾勒。

黑色气柱被林白身下出现的光芒刺透之后,艾薇儿心中一沉,然后迅速倒转阳平治都功印,捏住了阳平治都功印的印纽处,朝着虚空中猛然一印。之间那阳平治都功印倒立悬在了空中,嗡嗡战栗不停,而周遭的元气更是不断的扭转起来,似乎要出现什么异动一般。

艾薇儿腾开了右手之后,则是握住了一个黑水晶头颅,朝前一丢,然后口中开始叽里呱啦的念诵起了黑巫术的咒语。

那条黑色气柱形成的巨龙虽然被林白脚下升起的光芒刺穿,但是却依旧不散,仍旧兀自扭动不停,似乎在拼命的挣扎,又像是奋力扭动身躯,以此来磨灭林白的身躯一般,凶悍莫名!但随着艾薇儿咒语念诵出声,这黑色气体巨龙却是骤然消失,如同从未出现过一般。

随即黑色水晶头盖骨骤然爆开,一道漆黑无比的阴晦之气划出一道轨迹便到达了苏黎世教堂顶端,而之前巨龙散开之后的气体则是突然凝聚成利剑没有,朝着林白的身躯刺去!

“生死杜休,各安天命,五行扭转,以此贺天……”林白口中急速的念诵起了先天洛书中突然出现的一段咒语,然后双眼一睁,寒光爆射,而左手更是抬起握成爪状,朝着那隐晦之气汇聚的黑剑处挥去。

“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

嗡!四周的空气骤然震动起来,苏黎世教堂内的天地元气在轰击之下,竟然汇聚成了一个漩涡的模样,开始缓缓旋转起来。

之间林白脚下的那些裂缝之中出现的光芒开始骤然散发,然后也开始按照天地元气的反方向开始旋转起来。旋转之时,更是形成了一道光幕一般,将林白护在内里。虽然这光幕极为通透,但是那些阴煞之气汇聚的黑剑一接触到光幕,便化作了乌有。

艾薇儿嘴唇翕动不止,将全身上下的精神念力集中到了巅峰,使出浑身的解数,从口袋中摸出一把小刀,然后撕开胸前的黑袍,握紧了小刀在自己白皙粉嫩的雪丘上用力一划,一道殷红的伤口顿时出现,鲜血的浓艳和如同雪一般的白皙交相辉映,说不出的诡异。

“以我血祭,以尔血消!”艾薇儿没有丝毫犹豫,双手在胸前继续结成一个手势,然后口中念诵咒语,黑色的阴煞之气席卷全身,带着胸前雪丘流出的鲜血浇在了阳平治都功印上面,缓缓的浇筑在了阳平治都功印底端的篆书大字之上。

此时不断汇聚冲击林白的那些阴煞之气汇聚的黑剑终于消停了下来,重新汇聚在了一起,直达天际,令人看不到尽头,仿佛是和夜色融合在了一起一般。无数的鬼哭狼嚎之声从那黑柱之中传出,摄人心魄。

苏黎世教堂周围的空气中更是传来了无数吱吱呀呀的声音,似乎整个教堂已经再也承受不了这压倒性的气势,教堂顶部的那些雕刻宗教故事的五彩玻璃更是从中间绽放条条裂纹,开始有无数细小的玻璃碎渣开始往下簌簌掉落。

嘎吱嘎吱,大教堂内用金属制成的银器祭祀用品更是扭曲成型,出现了许多恐怖的裂纹,而大教堂内的那些灯泡之类的易碎品更是已经爆裂成了粉末。

而此时站在教堂内部的林白,已经被这阳平治都功印突然爆发出来的强大术法能量所侵袭,根本来不及催动先天洛书,整个人的神识便已经进入了不自觉的幻觉之中。在幻象之中,那里是冰川雪地,而且在其上更是有无数身上沾染满鲜血的鸿蒙巨兽!

阴云骤然密布,笼罩了天地,电闪雷鸣之下,狂暴的雨水朝下洒落,但深陷环境中的林白却是赫然发现,从天空中掉落下来的根本就不是雨水,而是血水,而且那些血水只要接触到冰原上的巨兽,便将他们化为乌有。

哀嚎铺天盖地响起,摄人心魄!林白甚至能真切的感觉到掉落下来的那些血水的腥臭气息,甚至能看到那些鸿蒙巨兽被血水融化时候的模样,而且林白恍然感觉自己整个人正在被迅速的拉伸,缩短,然后整个人体内的精力消耗一空,即将被雨水浇成粉末……

…………

苏黎世大教堂外的一栋民居旁突然出现了一个身材瘦小的老头儿,一身精干的夜行打扮,唯一怪异的就是梳了个道士常见的发髻,看上去诡异莫名。

“无量寿佛,我他妈说这拉青格吃饱了撑的使出来这么大的动静,原来是为了搞我们华夏相术界的人!”老道捻着胡须震惊莫名道,“那小娘皮又是哪个,怎么手里边拿着的法器这么眼熟?我操,那不是阳平治都功印么,怎么着这法器反倒帮着老外收拾自家人了?!”

“不行,得去看看才行,要是国内哪个老相识的后辈子孙被这群货色这么欺凌,我老人家勉为其难也得给他出个头啊!”老道士揪断了几根颌下的胡须之后,咬着牙猫着腰便要朝苏黎世大教堂内轻悄悄的摸过去。

恰在此时,苏黎世大教堂一侧的街道上突然出现了一辆出租车,然后从车上钻下了两大一小三个人。三人一下车便和那老道士打了个照面,看着老道士那猥琐无比的模样,尚卓才怒吼一声,掀起袖子,便扑了过去,嘴中厉声吼道:“臭牛鼻子,你就是想害我师父那人吧!”

“无量寿佛,年轻人这么大脾气可实在不好!你们也是要救教堂里面那小家伙的人?”老道士虽然身材干瘦,但却是一伸手便托住了尚卓才钵盂大的拳头,轻轻一掀,便把他掀到了一边的路沿上。

沈小艺听到这话,脸上顿时出现一抹喜色,急声道:“老人家,你认识教堂里面那人么?”

“不认识!”老道士摇了摇头,轻声道:“不过如果咱们再在这说话的话,恐怕不用再要多大功夫,里面那人就要被心魔给折腾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