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79章 心魔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171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6

斗法最忌讳的便是人心态上的不断变化。

这一点林白心中固然清楚,而且当他达到现在的修为之后,每次与人斗法也都将自己的心态调整到了静如止水的地步,但即便是铁打的人,在时间和压力的逼迫下,也都会达到一个限度。

之前和本笃十六世斗法已经将林白体内的法力消耗的七七八八,此时阳平治都功印威猛无比,更是让林白压制在内心深处的惶恐不安等情绪自然而然的开始冒头。

这些负面情绪,在相术中被称作心魔,其实也就是天道对人心神的反噬!

比较起来天地对人体的反噬,天道对心神的反噬更加可怖。奇门江湖中人,不论是相师、还是僧人,抑或是世界各地其他派别的术士们,这些修行者都需要不断磨砺自己的心神,以此来抵挡心魔对自己的侵蚀。

其实说白了,也就是人最大的敌人就是自己,也就是自己的内心,只要你有思想,只要你还活着,心魔就永远存在你的心中。

阳平治都功印凝聚而成的阴煞黑柱依旧存在,林白和索菲娅的斗法也依然还在继续。但是林白心中清楚,自己这次真的败了。从一开始的时候他就没有占到上风,而且刚刚和本笃十六世僵持了一段时间,体内的法力几乎干涸,而先天洛书在此时也失去了效用。

林白心中的心魔开始蠢蠢欲动,脑海之中的种种幻象也越来与真实。曾经经历过的事情一桩桩的重新在脑海中上演,结局变换,以前所有的胜利全部化成了失败。

林白猛然咬破舌尖,吐出一口鲜血,口中大喝一声。然后捧着先天洛书猛然举起,骤然将书页掀到了术杀那一卷,鲜血迅速的喷到了术杀两个大字之上!

不成功,便成魔!

空气致中国骤然一阵剧烈的震荡,整个苏黎世大教堂开始不停的颤动,似乎连地基都在摇晃一般,教堂周遭的那些墙壁裂开了一道道的缝隙,溅起无数白色大理石粉末,如同倾盆暴雨一般噼里啪啦的坠落在了地上。

嘎吱嘎吱!教堂的龙骨也开始出现令人牙酸的声响,从先天洛书上传出的杀伐之气充斥了整座教堂,即便是那些传承了千百年,在战火中依旧毫发无损的教堂也根本无法抵挡的住。

墙壁裂开,器皿爆裂。整座教堂此时已经完全被浓稠的夜色给覆盖住,如同是被人倾倒满了墨汁一般,看不到任何事物。

艾薇儿虽然有阳平治都功印护身,然而在林白这疯狂无比的攻击之下,体内的心魔也瞬间出现,即便是她反应极快,驱使阳平治都功印压制,但是心神却还是被这突然爆发的杀伐之气给搅乱了心神。

而在林白所处的环境之中,此时正在纷纷坠落的那些血雨都幻化成了清亮的光芒,然后光线开始穿透幻境之中漆黑无比的天幕,就如同是暴风雨中的港湾上的灯塔一般,柔弱但是坚不可摧!

“以神圣祭司之血,以黑暗的名义,以光明的血为引,开启暗夜的大门!”

艾薇儿抬手擦拭了一下嘴角的鲜血之后,阴狠之色毕现,随着念诵的话语声,她的脚步开始在地面上慢慢挪移,每走一步身周的元气都会出现诡异无比的波动,然后勾勒出来了一个六芒星的形状,天地间的元气瞬间聚在她身周,然后冲向了苏黎世教堂上空的那道黑柱。

那道元气注入阴煞黑柱之后,林白再也压抑不了身周的杀伐之意,胸腹之间不断翻涌滚动着的气血骤然上涌,身子一个踉跄摔倒在了地上,然后哇啦哇啦的开始往外吐出血块!

距离苏黎世万里之遥的茅山侧峰,一处依山傍水的墓穴之旁,跪倒在坟前一身青色道袍的张三疯缓缓睁开眼睛,眼眸之中却是看不出有什么神色的变化,深邃如同无星无月的夜空一般,无穷无尽,叫人无法看穿!

“腌臜泼货们……”张三疯咬紧了牙关,抓起地上的酒瓶仰头灌下,然后踉跄着脚步朝着坟墓远处的道观走去。

晨光渐渐出现,华夏大地此时正是寒冬之时,茅山千峰气象万千,层峦起伏,鹅毛大雪压附之下更是气魄雄浑。隐隐约约之中,山风吹来,堆积满了雪块的树枝互相碰触,雪落地面哗哗作响,清冷幽静无比。

张三疯长长的舒出了一口浊气,仰起脸抬头看着如同铅块般厚重无比的天幕,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空气,但是热泪却是顺着眼眶一滴滴滑落,打湿了地面上的积雪。

“宝坤,给我准备准备,送我去欧洲,山门这里就交给你打点了!”抬手将手中已经捏扁了的酒壶扔到山下之后,张三疯转头看着陈宝坤沉声道,状若疯魔。

倚立在道观门口的李青囡娇俏小脸上浮现了一抹苦涩,看着张三疯轻声道:“师父,林白爸爸他是不是出事儿了?”

“既然那群老货这么处心积虑的对付小师弟,让他法力尽失!那就是要和咱们天相派过不去,也就是逼着我张三疯真成个疯子!不怕横就怕不要命,就算是豁出我这条老命,我也得去欧洲给他们折腾点儿大动静出来,要不然还真以为咱们天相派的人好欺负!”

张三疯冷冷开口,完全没有了往日嬉皮笑脸的模样,话语之中一片森然。

…………

林白身子躺在地上,此时的他七窍往外流血,身上更是被那些爆裂开来的大理石碎片刮出的伤口,鲜血浸透了身上的衣衫,脸颊一片苍白,牙关紧咬,眉头紧皱,即凄惨又无比的悲凉!

虽然时间已经是上午的八九点钟,但是苏黎世教堂附近仍旧还是一片漆黑,没有丝毫的光线透露出来。周遭的天地元气已经被彻底的搅乱,黑云笼罩了天空,而那阳平治都功印形成的阴煞黑柱却是依旧不依不饶的重又朝着林白所在的方位扑去。

“还他妈不死不休了,胖子,你去拦住那小娘皮,我带着她们俩去救人!”怪道人转头看着尚卓才皱眉沉声道。

话音落下之后,尚卓才愣了一下之后,咬着嘴唇点了点头,然后看着沈小艺轻笑道:“师娘,万一我要是挂了,你能不能跟师父说一声,我这辈子有他这么个师父真的知足了!以后你们两位老人家有时间回国内的话,把我的骨灰带回去,也让我看看咱们门派的山门气象!”

沈小艺含着泪点了点头,尚卓才的手段她无比清楚,让他过去对付艾薇儿,完全就是找死。但就是这样的情况,尚卓才却依然是没有一句怨言毅然而去,这样的情谊,怎能不叫人感慨,又怎能不叫人感动!

“咱么赶快进去,看看那小子伤势怎么样!至于那胖子,你就放心吧, 他不是个福薄的人,要我说这次绝对死不了!”说话间,怪道人已经朝着苏黎世教堂内部走去!

三人一进教堂便看到了躺在血泊之中的林白,沈小艺抹了把眼角的泪水便朝着林白的身体扑了过去,但脚步刚迈出就被怪道人给拦住了!

“他现在五脏俱乱,法力耗尽,经脉也悉数都错位了,心神更是受了重创,你这么一乱动,他本来剩下的半条小命恐怕也保不住了!”怪道人轻声道。

沈小艺闻言止住脚步,噗通一声跪倒在了怪道人的身前,抽泣道:“请道长务必施以援手,救得他的性命,只要您救了他,我当牛做马也要报答您的恩情!”

“你这孩子礼数怎么这么大,我老人家既然来这大教堂了就是要救他!你赶快起来,这地上都是大理石碎渣,万一身上扎破了,还得麻烦我老人家出手!”怪道人冲沈小艺摆了摆手,从怀中掏出一粒丹药,然后抬脚便朝林白走去,但手还没接触到林白的身子,脸色却是骤然大变,原来红润无比的一张老脸顿时成了个苦瓜模样!

“我日你个仙人板板,你这破玩意儿胳膊肘往外拐对付自己人还对付上瘾了,存心想把他给耗死是不是?!”怪道人口中吐出一口鲜血之后,抬头望着天际的那道阴煞黑柱,喃喃骂道。

原来此时林白的身体仍然处在那阴煞黑柱的控制之下,常人一旦接近,就要被阴煞驱逐。

老道的骂声刚刚停下,从教堂外便传来了女人惊讶无比的尖叫声,然后苏黎世教堂顶部的那道阴煞黑柱开始摇摇晃晃!

“就是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