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82章 凭湖忆事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173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6

虽然年纪已然八旬有余,但是再听到林白说出自己老友已然羽化升仙的事情之后,这长生子却是哭的如同一个泪人一般,没有半点儿心如止水不沾染半点尘埃的模样!

“如果这些年我不是偷懒,回国两次,也不至于天人相隔,我和天元兄再没有相见的机会!”长生子伸手擦拭着眼角的泪水,转头望着窗外,恸哭失声。

林白看着长生子这模样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样才好,沉默了片刻之后,继续劝慰道:“师叔,还请您老人家多宽心,莫要哭伤了身体,师父寿元两百年已经可以说是人类历史上的美谈了,而且他老人家临走之前也很安详!现在茅山由我师兄在打点,您以后回去看看也可以!”

长生子叹了一口气,没再吭声。片刻时候终于从得知老友下落的悲喜之中醒转过来,看着林白轻声道:“也是我对不住你,早知道是你这孩子在山下和拉青格他们赌斗,老道士我就该早点儿拿着东西下山给你助阵!也不至于让你法力尽失!”

“一饮一啄皆是缘数,上天既然这么安排,必然有它的深意在其中,师叔您不要太过介怀了,而且我现在不也还是好好的,能说能笑,师叔您就放心吧!”林白轻声道。

听到林白的话, 长生子叹了口气,轻声道:“也罢,反正我这身子骨也撑不了多少年了,等再过段时间就下去找那老家伙喝酒去!林白你这段时间倒是不要着急下山,就在我这好好将养身体,等到身体康复之后,我带你下山!”

林白之前比拼的时候伤势太重,现在虽然能够走动,但脏腑内的伤势其实并没有痊愈,而且元气重伤唯有慢慢调养才能够恢复。

而且长生子也知道这些时日外面发生的那些事情,心中暗惊自己这个小师侄出手狠辣颇有年轻时候李天元之风,也不想让林白暴露踪迹,再招惹来拉青格和艾薇儿的报复!

寒暄了一阵之后,林白带着疑惑对长生子轻声问道:“对了,师叔您老人家怎么一直待在国外,不回国呢?”

“还是因为当年的旧案,因为我祖辈长春真人相助成吉思汗的原因,所以国内奇门江湖中人对我们长春子一脉不大待见,无论什么事都要低看一眼,老道我受不了那个气,便来了国外,讨个安身立命之所,乐得清静!”长生子淡淡道,但话语之间却满是凄凉。

故土难离,林白知道虽然长生子嘴上说的轻松,但其实心里边对华夏还是无比依恋。而且人老了之后更是思恋故土,这长生子保持着道人装束,而且居住的地方也是修建成华夏道观模样,想来也是怀念故国的原因。

“不说这些了,你体内的伤势还没痊愈,我在外面给你熬的药膳快好了,我去拿进来,你们在这等一会儿!”长生子叹息一声之后,笑着对林白说道。

等到长生子走出房间之后,尚卓才看着林白皱眉道:“师父,长春真人丘处机在历史上不是威名赫赫么,为什么师叔祖说他在国内不受那些奇门江湖中人的待见?”

“长春真人相助的乃是蒙古族人,相术界内有人唯血统而论,觉得长春真人相助外族乃是对本族的祸乱。不过我也没想到这些人居然纠缠这桩公案千百年之久还是不肯放手!”林白摇头苦笑道。

尚卓才沉默了片刻之后,轻声道:“那师父你觉得长春真人当初做的到底是对还是错?”

“长春真人是个英雄,不过他是个委曲求全的英雄,所以才有这么多的误解!”林白笃定道。

长春真人丘处机乃是一个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人物,当时,蒙古铁骑在成吉思汗的率领下打便天下无对手,灭国无数,建立了一个世界历史上国土面积最大的国家。

蒙古骑兵每攻占一个城市、一个国家,轻者大肆劫掠、抓战俘和女人为奴隶,重者屠城,满城人口尽数屠杀。可是后来当成吉思汗的子孙灭宋之时却少有屠城,也使得中国多少年来的文化、建筑等等诸多方面没有遭到毁灭性打击,这中间丘处机所起的作用的不可估量。

成吉思汗南下中原之时,丘处机受成吉思汗邀请第一次去会见成吉思汗,成吉思汗深感丘处机知识渊博,以长者之礼待之。丘处机于是以中原文化引导成吉思汗,才使成吉思汗放弃了攻进中原后大肆屠城掠夺的打算,并且让其子女学习中原文化,以礼御兵。

“只因丘处机乃一个道士,而且历史总需要一个背黑锅的人来抗住那些罪恶,所以在儒家文化为主导的宋朝乃至后世,历史并没有给丘处机一个公正的待遇,可叹啊!”林白讲述完长春真人丘处机的事情之后,感慨道。

屋内的这些谈话长生子一字不漏的听进了耳内,沉默片刻之后,抬头望着远处雪山之上的朵朵白云,喃喃道:“祖宗,您听到了,这世上不是只有不通事理的人,还是有人赞同当年您老人家的做法!”

山谷之中树木无风自摆,似乎是在回应着长生子的慨叹一般。

…………

三日之后。

绿水苍茫,雨线纷飞,阿尔卑斯山脚下的湖泊之上飘着一叶扁舟,船头盘膝坐着一老一少,中间搁着一张茶几,上面放了几碟清淡小菜,还有一壶温好的上等白酒。

如果不是这一老一少的穿着都颇为现代,说不准还会有人认为是有国内的电影导演在这里拍摄关于独占了天下才运八分的谢灵运的电影。

小雨初歇,天色空濛,空气也异常清新,雨后天空湛蓝,湖水微凉,白云和岸边的树影刚好映在水面上,恰好形成了一幅绝妙的山水景画。

林白端着酒杯坐在船头,双脚搭在了船舷上,脚尖和湖面时而相碰,时而疏离,在湖面上漾起了几抹不怎么大的涟漪,惊皱了那一池冬水!

“我是真没想到天元老兄那么恬淡的人居然教出来你和张三疯这样暴脾气的师兄弟。”长生子刺溜喝了一口酒之后,捋着胡须笑眯眯的看着林白道。

林白颇有些诧异,轻声问道:“怎么了?”

“你这段时间没出现,你那师兄快要把欧洲给闹翻天了!前两天我得到消息,说你那师兄冲到了梵蒂冈教廷的老窝,调动了阿尔卑斯山祖龙的气脉摆下风水死局,生生将梵蒂冈的红衣大主教弄死了几个,要不是艾薇儿拿着阳平治都功印破阵,教廷恐怕要翻个底朝天!”

听到这话,林白也是一阵哑然,心中没来由的一暖,他也没有想到张三疯居然杀到了欧洲,而且还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教廷也算是倒霉,本笃十六世刚在自己手下吃了个大亏,就又被师兄这么扫荡了一回,这么来回一弄,元气怕是要大伤!

“不知道师兄他现在在哪里?”林白眼神灼灼的盯着长生子问道,他出国也有了一段时间,而且自从燕京和张三疯分别之后便没再见过,心中也着实想念的紧!

“我也不知道他现在在哪,有可能是没找到你又回国了吧!”长生子轻笑一声,然后看着林白正色问道:“对了,问你小子为什么要来国外?你们天相派在国内奇门江湖中地位极高,怕是没人敢对你指手画脚吧,难不成是国内的天地太小,妨碍你小子施展手脚了?”

“我没那么大的野心,来欧洲也是受人所托,为的就是找回龙虎派那被人偷走的阳平治都功印!”长生子也算是师门长辈,而且对林白有再造之恩,林白便没有隐瞒他将事情给讲述了出来。

长生子摇了摇头,带着些鄙夷道:“我就知道龙虎派那群人真是越活越回去了,居然连山门的镇山至宝都能弄丢,张天师地下有灵的话,看到这帮不肖子孙,怕是鼻子都要气歪了!”

林白嘿嘿一笑,没敢帮腔。阳平治都功印丢失这件事情其实仔细推敲起来和他也是有些关系,如果没有他和玄清真人那些事情,这阳平治都功印怎么着也到不了国外!

“师叔您在国外时间久,不知道有没有觉察到欧洲这边的异常?”林白皱眉接着问道,“我这段时间去了威尼斯、巨石阵和罗马,总觉得欧洲的风水似乎是被人做成了风水局的模样,五行颠倒,元气混乱,着实叫人头疼!”

“不错,的确是这样。欧洲版块的风水的确是被人动了手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