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85章 艰难的抉择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295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6

清闲?艰难?!

只要是稍微有点儿脑子的人在面临这样抉择的时候,就绝对会选择前者。

因为清闲实在是一件很舒服的事情,比如说冬日里躺在床上,抱着热水袋数着钞票;再比如说在八月酷暑中抱着一袋冰坐在树荫下看别人在阳光下挥汗如雨;或者是在三月春风之中闲散漫步,看着桃花一朵朵的开放……所以不得不说,清闲是一件很舒服的事情!

林白从来不是个喜欢让自己活得很麻烦的人,所以他开了风水咨询公司赚钱,想让自己活得舒服;所以那么多的女人他一个都不想放过……但是现在他真的陷入了一种困惑之中。

“清闲或者艰难,这是个问题!”林白摸着下颌有些扎人的青涩胡须,学着莎翁剧中精神分裂的哈姆雷特苦哈哈模样,转头看着长生子苦笑道:“您老人家是不折不扣的给我出了一个难题,你给我的这个问题实在是太难做出选择了!”

“其实这事儿真算不上是难题,只是让你做个小小的选择罢了!”长生子自斟自饮不停,脸上笑意依旧,恍若无论林白做出怎样的选择他都会万分支持一般。

林白没做声,转头看着湖面上静悄悄飘落的皑皑白雪,雪花晶莹,湖水透亮,小船遮雨挡风,小菜清淡爽口,美酒也是香醇至极,生活如此美好,好像实在是没有理由去选择一条让自己重新回到血雨腥风之中,和全世界为敌的艰难路程!

山上道观之中,索菲娅捧着小脸怔怔的看着一点点飘落在院中的雪花,脸上挂着一丝不解,原本纯洁无暇的眼珠子中也是写满了疑惑。从她懂事开始,便一直在疑惑一个问题,为什么有的人生下来就可以什么都不做,又为什么她生下来就被决定了性命!

“小丫头,发什么呆呢?!赶紧的,跟我一块儿滑雪去!”尚卓才看着索菲娅那模样,团了个雪球扔了过去,等到雪球砸落在小姑娘身上之后,笑吟吟开口道。

索菲娅蹙了蹙鼻尖,拂去身上沾染上的雪粉,原本写满了疑惑的眼珠此时重又恢复了纯真。在雪球的刺骨寒意之下,她终于想明白了自己生下来的意义,那就是为了和这群人相遇,然后让自己前些年经历的暗无天日的生活尘归尘土归土。

“吹牛大王,等到了滑雪场本公主不把你收拾的变成个冰柱,我就不叫索菲娅!”索菲娅伸出冻的通红的小手,捏了捏耳朵,然后起身朝着尚卓才追了过去。

雪花混着北风悉数刮进了湖水之中,点点寒意从林白的脚尖传达到了身体之中,转头看着远处道观的模样,林白嘴角出现了一抹柔和的弧度,他已经做好了抉择。

“我的确是很喜欢清闲,但是想着如果是为了我的清闲,便要那个小女孩儿没了自己的性命,总感觉不大对味。而且我若真是这么做了,虽然不敢说后半生睡不着觉,但难免有两年心里不大舒服。反正我也就是个劳碌命,就选那个艰难的路得了!”林白微微笑道。

长生子点点头,似乎一点儿都不惊讶林白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我本以为师叔您老人家会夸我舍己为人、心存善良,却没想到您老人家好像一点儿都不惊讶我会做出这样的抉择!”林白做出一副悻悻然的模样,看着长生子苦哈哈道。

长生子饮下一口酒之后,轻笑道:“你是李天元的徒弟,所以我知道你一定会做出这个抉择,原本就猜到的事情,又怎么会有惊讶!”

林白不觉哑然失笑,摇了摇头,但心中却是浮现出一片暖意。不管世态多么炎凉,这世界上总归还是有这么一些古道热肠,愿意为了别人牺牲一点儿自己的人在。

“不过既然您老人家已经猜到师侄我会这么选择,想必您老人肯定会留了些后手吧!”林白贼兮兮凑到长生子身边,可怜巴巴道:“师叔您老人家就体恤师侄我重伤未愈,而且师侄媳妇儿也跟在身边,就给师侄我指点出来一条明路,好让我能少走一点儿弯路嘛!”

“欧洲还有两处和颠倒五行大阵仿佛的古阵。如果你真的选择走那条艰难之路,要保那个小丫头周全的话,我建议你去那两处古阵那转转看看,对你所做的事情应该会有一些帮助!”看着林白装疯卖傻的模样,长生子摇头苦笑道。

听到这话,林白顿时愣住了!他着实是没有想到在欧洲竟然还有两处和颠倒五行大阵能力相仿的古阵,难不成这两处阵法也和那颠倒五行大阵所形成的原因一般无二,也是华夏人为了复国而创制?!想着这些,林白不由疑惑的望着长生子。

“你没猜错,那两处古阵的确也是咱们华夏相师所创制,不过都多多少少借鉴了赵家复仇时候的那电脑五行大阵,其中一处乃是宋人崖山战败之后带来的,另外一处则是三国两晋时期孙吴一脉带过来的!”长生子感慨道。

林白听到这些话止不住满头黑线,自己这些老祖宗们也实在是太牛逼了,几乎是把欧洲这地界当成了自家的自留田,想栽什么葱就栽什么葱,完全不顾及欧洲这些人的想法!

“我得知这些消息的时候和你小子的表情也是一模一样,不过我老人家年纪大了,一个颠倒五行大阵就够我惭颜的了,实在是没必要再去那两处大阵那找个没趣,所以便也没下劲儿去寻找,不过这对你小子倒也算是个机会!”长生子说道。

林白不觉得一阵哑然,不过仔细想想也还真是这理不假!一个颠倒五行大阵就能叫人从心底往外发怵,要是没什么必要还真是没人想去寻思那两处大阵是个什么模样。

“所以你小子只能碰运气了,要是运气好的话,自然能遇着那两处大阵,要是运气不好就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长生子慨叹道。

林白点了点头,长生子这话的确是一点儿没说错,这样的事儿也只能是尽人事听天命。

“欧洲华人圈鱼龙混杂,你小子记得遇到人的时候多长一个心眼,不要轻易被别人给骗了!按我知道的一些讯息,当初崖山的宋氏后人和孙吴的后裔恐怕还没有放弃当年的谋划,如今欧洲成了这样的局势,他们定然要跳出来闹一闹,你要小心一些!”

“而且按照现在的局势看来,我怀疑这两家的人恐怕已经和拉青格他们牵上线了。你在防备拉青格的神术和艾薇儿的黑巫术同时,也要小心这两家人的相术根底,毕竟能够修建出不弱于颠倒五行大阵的家族,定然有些神秘的传承之物!”长生子语重心长叮咛道。

听着长生子的话,林白心中热流翻涌。看得出来长生子是真把自己当做亲人来看待,要不然他不会像对待子侄这般对自己这般千叮咛万嘱咐。

“人老了唠叨就多,你要是不爱听的话,就别往心里去!”长生子摆了摆手,轻声道。

林白没吱声,将脚从湖水中抽出,站直了身子对着长生子深深的鞠了一躬,轻声道:“师叔老人家对我的爱护和再造之恩,林白今生绝对不会忘记!等欧洲事情结束之后,林白定然会接师叔回国,而且也要为长春子真人一脉洗刷冤屈!”

“好孩子,好孩子!”长生子忍不住老泪纵横,他膝下无子,闯荡江湖这么多年也只是有李天元这一个好友,如今遇到林白这个李天元的小徒弟,自然是把他当做子侄一般的爱护,而今听到林白对自己说的这些话,不由得有了一些后十年看子敬父的感觉!

林白看着老人的模样,端起酒壶,轻笑道:“来,喝酒!”

“好,喝酒!当年我和你师父两个人周游华夏,夜宿深山闲来无事,两个人就挑灯夜饮,最后竟然是整整喝了十坛老酒,后来又趁着酒兴去做了几票慷慨激昂之事,如今想来就热血澎湃!”长生子握住酒壶,仰头灌下一大口之后,面色微醺道。

林白笑眯眯道:“师父和师叔你们二人海量,又都是谪仙人般的人物,想想你们两位当年的举动,也都让我这做小辈的向往无比!”

“你要是喝上十坛老酒,定然也和我们二人一般,对那些不平之事愤懑至极!”长生子伸展双臂,打了个酒嗝之后,慨然道。

最后夜色落下帷幕,天地之间黑暗一片,长生子却已是醉的如同一团烂泥一般,连路都走不了,最后还是被林白连拉带扛的给背回了道观之中。

这一日热血而又充满亲人的温情,无论多少年过去,无论到了何时,长生子都不会遗忘,他和一个年轻人在湖上饮酒,研讨相术,最后醉倒在地上,这是他已经有多年没有经历过的乐事!也是对老友李天元最好的祭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