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92章 绝地大反攻(上)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288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6

夜风微微吹拂,梵蒂冈周遭一片阴凉,仿若是进入了酷寒的冬季一般,圣彼得广场的喷泉池水甚至都已经开始结冰。

天地元气和阴煞之气的波动剧烈无比,林白身处的树林内此时树叶枝干摇动不停,一阵接着一阵的哗啦啦之声传出,一些不甚结实的小树枝干在空气剧烈的波动下甚至咔嚓断裂开来,掉落在地,发出哗啦啦的声音。

林白口中念诵咒语的声音已然淹没在了树叶和枝干掉落的哗啦声中。虽然树叶不断袭击身体,但是林白神色依旧肃穆,精神更是高度集中,手捏剑诀抬在身前,煞气澎湃,如同真的握着一把绝世凶兵一般;而他右手中握着的先天洛书更是诡异震动,发出桀桀之声。

左手剑诀在空中划出一个接着一个的诡异图案,林白双目微眯,紧紧的盯着那些图案,然后将右手中的先天洛书翻到术杀之卷,接着术杀卷中仍然未曾消减完毕的杀气凝聚图案,将这些杀气和阴煞之气悉数交融。

一道接着一道的符箓被林白虚空炼制而成,而他全身上下的法力则是操纵着这些符箓,使他们凝聚成了一个八卦图案,符箓一层接着一层的叠加,然后其中爆发出剧烈的阴煞杀气,铺天盖地般朝着大教堂冲了过去。

于此同时,艾薇儿发出的那道阴黑煞气则是冲到了林白身前,虽然这些阴黑煞气被虚空凝练的符箓阻挡在外,但是依旧翻滚不停,想要钻入林白体内,侵蚀他的心神。

符箓和阴黑煞气接触之后,周遭开始出现剧烈的空气爆鸣声!纵然林白有先天洛书和轩辕镜护体,但是此时却依旧是承受着巨大的压力,身周护身的那些符箓只是堪堪挡住了阴黑煞气的进攻,使他的心神不至于受到重创。

但是那阴黑煞气中的金铁交鸣之声却是无孔不入的干涉着周遭天地元气,使它们形成漩涡状,侵袭着林白的身体和心神。周身上下如坠冰窖一般,冰粒浇洒在身体一般的冰凉疼痛如同千万只蚂蚁在噬咬着林白的身体,稍有不慎,林白的心神就有可能坠入冰窖。

林白竭力借助轩辕镜稳固心神,使自己不受这些阴黑煞气的影响,继而继续虚空制出符箓,朝前拍打,试图解决这一危机。

但那种冰冷无比的气息却是越来越清晰,清晰到让林白浑身上下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而且顺着脊背往下流着冷汗,甚至想伸手到背后擦拭一把那些留下之后便冻结了一般的汗珠,林白的心神渐渐出现了一抹松动的缝隙。

毕竟之前他的伤势还没有痊愈,对轩辕镜和操纵也还没有达到得心应手的地步,而且他更是缺乏这种和对手生死相拼的经验,尤其面对的更是如同疯魔一般泯灭人性的艾薇儿。

此时的圣彼得大教堂中,那些红衣主教和枢密主教们觉得自己周身的血脉似乎都已经到了即将爆裂的极限,惊诧莫名的盯着正色坐在教宗宝座上的艾薇儿,这些红衣主教们终于明白为什么本笃十六世会让这个诡异的黑衣女人坐在这个位置上。

而在此时,本笃十六世的心神也到了即将崩溃的边缘,之前他和林白比拼的伤势还没痊愈,心神如何承受的了这样强烈冲击!身子一软,歪倒在了一边。那些红衣主教看到这模样,急忙凑到本笃十六世身边,将他搀扶起来,但是却丝毫没有再询问本笃十六世伤势的力气。

本笃十六世急促的喘息不停,靠在红衣主教们的身侧,额头上青筋隆起,而身体更是颤动不停,整张脸青白到了极点,看上去极为恐怖!

“撑不下去就堵住耳朵!”艾薇儿感觉到了身侧的动静,强行压抑住心神中的恐惧,对本笃十六世和那些红衣主教们冷冽出声。

这时候的艾薇儿根本没有闲心去管自己的这些手段会不会让本笃十六世出现什么状况,她已经收起了之前和林白斗法胜利之后,心中生出的那种骄傲和轻蔑感。不敢再有丝毫大意,倾尽全力不断借助阳平治都功印吸取圣彼得坟墓中的阴气,想要竭力击垮林白的心神!

其实此时艾薇儿自己的状况比较起本笃十六世也好不到哪去,原本她以为林白还是像上次那般再用空城计,却是没有想到林白此次术法居然出现了一些诡异莫名的变化。凝聚攻击而来的阴煞之气明明被自己抵挡住了,但是却不知道从哪又冒出了一股气息在攻击自身。

而且艾薇儿万万没有想到,上次法力尽失,心神受创,经脉错乱的林白居然恢复的这么快。而且他原本就滴水不露的防守更是趋向了完美的程度。无论自己使用什么法子,如何催动阴黑煞气,都无法动摇林白心神半分。

这样非人的愈合力和防御力,简直是不可思议,几乎是神话中才有的人物!

想到这里,艾薇儿愈发的下定决心,一定要将林白斩杀在此处,如果放任他成长下去,别说自己的计划,就算是这条小命,恐怕迟早有一天也要报销在这个年轻人的手上!

但就在此时,一股冷厉极寒的阴冷煞气突然暴涨,朝着艾薇儿的身体便冲击了进去。

艾薇儿大吃一惊,若非是有阳平治都功印护身,这下恐怕足矣要把她的小命给拿去!感受着阴煞杀气如同一把把绝世凶器一般绕着自己身体伺机侵袭,艾薇儿迫不得已咬破舌尖,喷出一口鲜血在阳平治都功印上,强行驱动这件法宝进行抵挡!

然而就算是做出这样的动作,艾薇儿还是惊骇莫名的发现林白发出的这道阴煞杀气却是愈来愈强烈,犹如是大海上的波涛一般,一浪接着一浪永远没有停歇之时,带着那种毁天灭世一般的能力,试图将自己拍个粉身碎骨,心神俱裂的下场!

饶是艾薇儿曾经和无数黑巫术中人以及教廷中人斗法,但却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手段。人的体力有限,法力更是有限,这样不要命的催动阴煞之气,就算是手持阳平治都功印的自己都做不到,她开始怀疑林白手中有着比阳平治都功印更胜一筹的法器。

公式如火如荼,永远没有停歇的尽头,而且根本没有疲惫的模样,那些侵袭而来的阴煞之气中的杀气也是越来越明显,而艾薇儿自己使出的阴黑煞气中的金铁交鸣声却是越来越微弱,甚至隐隐开始有了一种要屈从杀气的趋势!

艾薇儿知道自己体内的法力已经到了不稳固的时刻,而且对阳平治都功印的掌控也到了一个节点。法器有灵,会自行挑选法宝持有人,艾薇儿此时不过是强行催动罢了,一点一滴消耗的都是心神,似这般的胶着战,如何撑得下去!

艾薇儿心神中不断震动,头脑中更是开始了一阵接着一阵的的昏迷,喉头中的腥甜感觉更是越来越强烈。眉头一皱,艾薇儿咬紧了牙关,强行控制住了自己的心神,然后看着本笃十六世厉声呵斥道:“我快要撑不下去了,给我开始血祭!”

血祭?!听到艾薇儿这句话,本笃十六世身周的红衣主教和枢密主教们眼神中满是疑问。

本笃十六世强行撑着自己的身体站立起来,带着一种悲天悯人的口吻,看着那些主教们,轻声开口道:

“今有一处流血之泉,从主身上发源,罪人只要在此一洗,能去全身罪愆,我真相信 我定相信,耶稣为我受害,天父爱子这样钉死,真是难报的爱,……直到临终拙嘴笨舌,无声在坟墓中,在天还要放声赞美,颂主救赎大功!为了我主的荣光,以血祭奠我主!”

随着本笃十六世的话语声,那群红衣主教和枢密主教的脸上出现了一抹顿悟般的光芒,但眼神却是呆滞到了极点,肉眼依稀可见空气中有一丝丝的阴煞之气侵袭进他们脑海,占领了他们的心神,操纵着他们做出种种违背本心的动作。

“以我血回报我主,以我血弘扬我主圣恩,以我血来传播我主福音,以我血来证明我真爱主!”

主教们眼神呆滞,缓缓走向了由四根螺旋形铜柱支撑,足有五层楼房高,点燃了九十九盏长明灯,遮盖着宗座祭坛和圣彼得坟墓的青铜华盖下走去,面对着东方旭日初升的方向,握住了在青铜华盖下放置的匕首,刺进了自己的心窝。

鲜血翻滚着从这些主教们心窝中流出,从这些侍奉着上帝直至终老,直到白发苍茫的教徒心中流出,喷洒在了圣彼得坟墓上方,喷洒在了教宗主持弥撒时候放置圣水的池子中。

随着血祭的开始,血液覆盖了圣彼得的坟墓之后,阳平治都功印的光芒陡然亮起,璀璨夺目,映的艾薇儿那张眼窝深陷,脸颊削瘦的面孔如同圣经中记载的撒旦恶魔一般,叫人心中感到极度的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