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96章 不值一哂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142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6

古罗马斗兽场外是一条大道,不时会有行人走过,或者是车辆疾驶而过,车灯在漆黑的夜色之中无比柔和,然后将栅栏的阴影投射到了林白和明石真人身上。

不过斗兽场因为之前林白在这里折腾出来的事情,再没有人敢在晚上来这个地方,就连一些黑夜里幽会的小情侣也嫌弃这地方不吉利,从原本的约会圣地中抹除了出去。所以无需担心有人来耽误到两人施展术法。

林白凝神掐动印诀不停,对明石真人施展出来的阴煞之气恍若不见一般,只是将先天洛书朝前一摆,然后驱动体内的法力,口中轻轻念诵咒语,将自己在身前虚空凝滞而成的符箓朝着明石真人击打过去。

一道接着一道的符箓出现在了林白的身周,然后被他单手挥出朝着明石真人击打而去。循着林白手势的舞动,斗兽场内深沉无比的夜色似乎完全聚拢在了一起一般,肉眼可见,凝聚成了一道黑色的长柱,朝着明石真人便奔了过去。

明石真人双眼微阖,双手在胸前不断掐动,画出了一道符箓,同时双脚不断在地面上走动,按照九宫八卦方位站好之后,手急速朝前挥舞。但是他的符箓还没有制作完成,林白符箓凝聚的那道黑色长柱便已经奔袭到了他身前。

嗡!空气中一阵剧烈的波动,明石真人的身体便倒着飞了出去,而那道黑色长柱更是直接将他包裹在了里面。然后明石真人骇然发现自己身侧开始出现了响彻天地的嘶吼声,然后身体变得僵冷无比,脑海中的幻觉更是不断出现。

“让你好好说话不说,非得逼着小爷我使手段才行!”看着明石真人的模样,林白拍了拍手,哂笑不止。至于明石真人之前发出来的那道阴煞之气,林白天眼打开之后,便发现那道阴煞之气徒有其形,内里根本就不甚凝练,先天洛书一个吞吐便吸纳了个精光。

拿阴煞之气和自己玩,实在是不智!林白嘿然一笑,找了个僻静地方坐下,开始欣赏明石真人被阴煞之气祸乱了心神之后茫然无措的模样。

明石真人觉得自己这时候如同坠入了冰窖之中一般,身体四周尽皆都是各种各样的鬼怪在不断的嘶吼,耳膜也几乎要被震裂开来,而且他更是骇然发现自己身体的每一个部位都失去了扭动的力气。

“让你为老不尊,让你找小爷我麻烦,让你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让你们龙虎派这么针对小爷!”在地上坐了一会儿之后,林白觉得心中的郁闷之气没有丝毫缓解,反么有些隐隐趋向暴戾的变化,便走到了明石真人身前,伸手朝着他那张老脸抽了两耳瓜子。

两耳光下去之后,明石真人只觉得自己的脑海中像是响了一阵炸雷一般,连仅存的那么一点儿听力都消失不见,而且站在他身前的林白更是变成了地狱中的修罗厉鬼模样,看上去骇人到了极点,几乎让他心神俱裂。

一顿拳打脚踢之后,林白终于有些累了,走到一边去喘了口粗气。而在林白退后了之后,明石真人也终于从种种幻象之中恢复了过来。

惊骇莫名的看着面前好整以暇坐在地上的林白,明石真人心中升起了一种无力感。这一战自己败了,而且败得无比彻底,虽然自己也出手了,但是却没有造成丝毫效果,反倒是后出手的林白完全占据了上风。

“小爷我告诉你,玄清真人那货想要把番禹的风水弄乱害死番禹市长,所以我才出手惩戒,毁了他的术法修为;而张静应则是不分青红皂白就来动手,而且对我家人出死手,所以我才不能忍让,还有就是玄清不是我杀的,而是被你们龙虎派的叛徒和老外设计搞死的!”

看着面前的明石真人,林白叹了一口气之后,将这些事情的原委悉数说了出来。

明石真人摸着自己炙热烫手的脸颊,惊骇莫名的看着林白,他完全没有想到这些在他眼中悉数都是林白不对的事情居然还有这么多隐情,而且说到底还是自己龙虎派理亏。而且单就是从老外手中抢回法宝这一项就得龙虎派上下顶礼膜拜!

奇门江湖中人虽然说大多数事情都是拳头大的说了算,但还是讲究一个理字,尤其是奇门江湖中的老人,对‘理’字更是看重。

明石真人听完林白这些话之后,终于明白自己之前的所作所为完全都是错的,脸上闪过了一抹尴尬,同时对林白也多了几分敬畏。

赌斗国外术法中人,和教宗动手,而且一出手就让自己完全处于下风。林白的相术修为究竟是到了一个怎样的高度?!他才二十岁出头罢了,而且经历了这么多的相术争斗,更是有可能很快达到无数相师一辈子都难以企及的高度!

虽然明石真人心中早有准备,也从张静应口中听说过关于林白相术修为的事情。但他还是没有想到,只是从华夏到欧洲这么短短的一段时间,林白的术法居然又精深了这么多,林白已然是比当初在番禹的时候相术修为更加精炼,而且似乎更是提升了一层境界!

惊疑不定的看着林白的面庞,明石真人不由得打了一阵寒颤。他的脑海中没来由的出现了那个带着玩世不恭笑容,一身旧道袍的形象——李天元!

难道这个年轻人也要和当初的李天元一般成为相术界的泰山北斗,跺跺脚就要让相术界来个天翻地覆!可是就算是当初全盛时期,靠着一己之力便将自己这些龙虎派的老家伙悉数逼进后山的李天元在林白这个年纪,他的相术修为似乎也没有这么高吧!

这个年轻人究竟是怎样修习相术的,这么年轻居然站到了这样的高度之上,就算是在娘胎开始修习恐怕也不可能成就这样的高度吧!这样的进度实在是叫人匪夷所思!

这样的人已经不能结怨了!明石真人想到李天元当初只身一人踏上龙虎山,谈笑之间将龙虎山数百年底蕴拆了个干干净净,然后坐在龙虎山山门处笑称龙虎山上下尽皆是一群酒囊饭袋的模样,心中的那份惊惧感愈发强烈起来。

他知道,此时此刻林白的成长已经不是龙虎山能够阻挡得了,自己竭尽全力出手,林白居然毫发无伤,但就这样的手段,已经秒杀了龙虎山后山无数的老人家!而他也知道为什么林白在见到自己之后,并没有畏惧,因为一开始林白就确信胜利的天平是倾向自己那方的!

“贫道输了,龙虎山上下以后绝对不会再对道友做出任何手段,而且之前的所有恩怨也悉数购销,我龙虎山对道友取回我镇派法宝之事也将永远铭记于心!”思虑良久之后,明石真人叹了口气,然后对着林白长揖不起,沉声道。

看着明石真人这模样,林白心中也是一阵宽怀。他是实在不想再和龙虎派有所牵扯了,麻烦不说,而且大家都是华夏相师,这般争斗坏的都是华夏相术底蕴,实在是没什么意思。

“道长言重了,之前诸事小可也有一些不对之处!”林白一边说着话,一边急忙走到明石真人身前,伸手想要将长揖不起的他搀扶起来。

但林白刚一站到明石真人身前,便觉得一阵诡异无比的气息朝着自己身体周遭侵袭而来。林白骤然一惊,往后退了一步,然后盯着明石真人冷声道:“说一套做一套,这就是你们龙虎派的作风么?”

“道友你说笑了,贫道我是诚心想和道友你化解怨仇,怎么可能会对道友你出手!”听到林白骤然出声,明石真人一愣,急忙抬头,看着林白无比诚恳道。

看明石真人面色不似作伪,林白眉头紧皱,双手掐动印诀,朝着斗兽场内望去,想要看出一个端倪。天眼一开,林白便愕然发现,无数的西方庚金煞气已然汇聚,就连斗兽场内的五行元气也开始重新紊乱起来。

而且这原本阵法已经被自己破去的斗兽场此时竟然重又缓缓运转了起来,而且运转速度比较之前更是迅疾了几分,西方庚金煞正在不断凝聚,朝着自己和明石真人这边侵袭而来,想要将二人扼杀在此处!

“我靠,什么人在这里摆布了阵法,把小爷我之前费尽心机破阵的布局悉数给打乱不说,而且这颠倒五行阵法已经失控,随时都有可能借助西方庚金煞气将此处毁掉!”林白愕然看着面前的明石真人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