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306章 一二三,爆个菊(上)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273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6

“林哥,我这就滚,您老人家千万别发火,小弟我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您老人家大人大量就饶过我这一回吧!”

听林白话语中怒气十足,程睿脸上泪容闪烁。其实他现在不光是因为林白术法高深,还有当初林白在燕京打压陈家时候的余威在。当时他回到家中之后,就被家里的老爷子给警告过,以后万事不能再和林白起争执。

刘家和贺家这两个庞然大物组合在一起产生的威效已经不是程家这样的小门阀能够承受的了。当时受警告之后,程睿家里人甚至还筹划过让程睿上门负荆请罪,只是这小子当时在病床上躺着,后来林白又出国了,也就不了了之。

几个人说话的功夫,门口这块又围过来几个四九城的小纨绔们。这群人原本是抱着看热闹的态度过来的,但是当他们看到程睿这般作态话之后,心里边也满是惊悚,看向林白的眼神满是怪异,不知道这个年轻人到底是什么来头,居然会让程睿这眼高于顶的家伙如此恭敬!

“别着急走啊,好容易咱们能再见个面,不好好的唠唠嗑,怎么都说不过去不是!”林白皮笑肉不笑的扫了眼程睿,然后转头看着商秃子轻笑道:“你想怎么了结今个儿的事情?”

“怎么了结,你抢了我的女人,自然是把她乖乖的送回来,等老子过完瘾之后,说不准心情好再赏你喝口痰汤!”唐秃子虽然从程睿的神色中看出来林白绝对不止身世显赫这么简单,但是依旧对夏小青不死心,便厉声呵斥道。

林白闻言一笑,淡淡道:“还真是一脚踏进了鬼门关都不知道。非得让小爷我好好的把你们调教一番,把你那秃瓢给开了心里边才舒畅,是不是?”

“我告诉你,你小子麻溜的给我滚蛋,四九城里面我商大少相中的人,还没有哪个人能从我嘴里边夺走的!你他妈要是再不走,爷我就……”商秃子把手里面捏着的烟往地上一摔,伸手指着林白的鼻子厉声骂道。

林白没吱声,脸上还带着笑意,但脚却是突然抬了起来,直接踹在了商秃子的嘴上。商秃子嘴里的半句话还没说出来,人便倒着飞了出去,重重撞在墙上,摔了个狗吃屎,嘴唇在强烈的冲击下也变成了像兔子一样的三瓣嘴!

“以前没人敢和你争,但是现在有人敢和你争了!”林白伸手揽住夏小青,将她的脑袋摁进自己怀里,看了眼倒在地上如同丧家之犬的商秃子,再看了眼周遭的人群,如一头巡视领地的雄狮。

商秃子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刚才那一脚让他心有余悸,强行忍住嘴唇上传来的剧烈伤痛,指着林白色厉内荏道:“小子,你他妈有种给我等着,看爷们我收拾不死你!”

话音还没落下,林白动了,如同脱兔,直接冲到了商秃子的面前,伸手就是两耳刮子,然后一脚踹在了商秃子的肚子上。

在耳刮子抽到脸上的那一刻,商秃子终于明白自己在这个男人面前装逼是一件多不明智的事情,腮帮子犹如是被高速行驶的火车头撞击了一下,后槽牙带着血沫直接就从嘴里飞了出来!

看了眼如同死狗般躺在地上的商秃子,林白淡淡道:“我林白回来了,我倒要看看他娘的还有哪个人敢动我的人!”

“小辈,你说话欺人太甚!这位姑娘和商少乃是天作之合,他们二人命中就是该做一对的人,这样的美满姻缘岂容你来拆散!”林白话音刚落,便从一边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话语之中没有半点儿人味,阴测测的叫人毛骨悚然。

林白闻声转头,朝着话语声响起的地方望了过去。说话那人乃是一个六十余岁的老头儿,浑身上下没有二两精肉,道袍穿在身上跟穿了件袈裟一样,宽松无比,再配上尖嘴猴腮的那张脸上,显然就是那种眼珠子一转,龌龊想法浮上心头的主儿。

看到这老道人走了过来,唐秃子如同抓住了救命稻草,急忙扑了过去,握住老道的手,哭爹喊娘道:“玄玄子先生,您总算是来了,您老人家可得替我出头啊,这小子坏了我的姻缘不说,还出手伤人!”

“商少你放心,我一定为你出头做主!”玄玄子伸手扶住商秃子,转头看着林白笑着道:“黄口小儿,你可知道华夏还有太多你不知道的东西,就你这样三脚猫的功夫,在本真人眼中就是破砖烂瓦,根本不值一哂!”

商秃子见到玄玄子过来,腰杆重又硬了起来,指着林白厉声道:“小子,我告诉你,玄玄子真人可是相术门派的传人,他老人家一伸手就能勾动天雷,你要是识相就乖乖把夏小青交出来,要不然我让玄玄子真人活劈了你!”

“相术传人?!没想到在这居然还能遇到一位同道中人,欢颜身上的拘禁和她们二人被蒙蔽的天机,应该就是你所为吧?!”林白闻言一愣,然后转头看着玄玄子冷笑道,“国内相术式微,居然还有这么一位能够蒙蔽天机的相师,真是难得!”

林白这话一出,玄玄子脸色顿时变得无比难看。这话表面听起来中听,但实际上却是如同长辈夸奖晚辈。依玄玄子的年纪,如何受得了林白这样羞辱。

“小辈,听你的口气应该也是相术中人,怎么着,敢不敢和本真人画个道道出来,咱们俩比试比试?!”玄玄子咬紧了牙关,看着林白厉声道。

玄玄子话音未落,一边被林白解开了身上拘禁的宁欢颜便冷冷开腔,“不知死活的玩意!”

“既然你想和我玩玩,那我怎么敢不奉陪!”现在敢在林白面前这么不知死活的相师少之又少,玄玄子这般作态,顿时让林白生出了一种猫戏老鼠的想法。

而且在四九城脚下,这种江湖相师是被官方很排斥的,但是而今商秃子对他这么尊敬,而且这老家伙的谱儿还挺大,想来是有些来头,是以林白更是好奇这老道士的修为深浅。

玄玄子一张脸被林白和宁欢颜的鄙夷气成了猪肝色,咬牙切齿道:“好,小辈,那我就替你们家的长辈好好的教导教导你什么叫做天高地厚!”

“天高地厚?!我倒要看看你能教我什么东西!”说着话林白朝包厢里面走了过去,然后一幅平静温和的纯良无害笑容看着玄玄子淡淡道:“只要你们俩能走进来这个门就算我输了!所有一切任你处置!”

看到这一幕,玄玄子愈发的郁闷起来。居然开出了一个走进包厢大门这样简单的条件,实在是太不把自己放在眼里了!

“尊老爱幼,两位一个是年逾花甲的老人,一个是一身是伤的半残,我要是选个难的条件,想来别人还要说我胜之不武。麻溜的赶紧进来试试,小爷我还有其他事情要做!”林白微笑着开口道。

玄玄子稍稍有些愣神,不过也没再犹豫,看了眼商秃子期冀的眼神之后,两人朝着包厢的门口便走了过去。

看到两人将要走过来的时候,林白看似很随意的将双手放在身前,十指飞舞不停,而且双手的食指更是不断的虚空勾挑。在走过包厢的门槛时候,左脚看似不经意的在地面上滑落一道弧线,然后右脚迅速的踏上,与左脚勾出的弧线交叉一下之后,落脚轻轻一跺。

跟在林白身后几米处的玄玄子看着林白的手势和步伐,心中不由的一阵紧张,然后迅速停住的脚步。常人虽然看不出来林白所摆布的是什么,但是玄玄子毕竟是华夏相术传人,对相术传承中的阵法并不陌生,却是看出林白摆布乃是华夏相术中的‘干支缚神阵’!

干支缚神阵相传乃是华夏相术中的一带巨擎鬼谷子所创,一旦踏入阵法之中,身形便会受到阻拦,除非能力超出布阵者,或者是找出阵眼方能脱身,否则一生一世都要困在阵中。

林白随手摆布的这个缚神阵不管是威力还是范围都比真正的干支缚神阵小了许多,只是拦住了包厢门口这块大概在两三米左右的区域;时间上最多只能持续两三个小时,如果不朝阵法里贯注法力的话,就会被周遭的天地元气运转消耗掉。

但是这种隔空布阵的手段可真不是闹着玩的。寻常相师摆布个阵法就要废上好久功夫,像这样虚空凝聚符箓,然后借助符箓之力开启阵法,若是没有达到法力外放的境界,绝对不可能做到。

“乳臭未干的娃娃,只知道拿空城计来吓唬人!”玄玄子摇头一笑,信步朝着门槛就走了过去。在他眼中,刚才林白的一举一动不过是在摆空城计吓唬他罢了。至于什么虚空布阵的手段,就林白这乳臭未干的年纪,根本不可能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