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307章 一二三,爆个菊(下)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57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6

玄玄子对林白的估算只是在他的年龄之上,却是没想到林白不但得到了李天元的毕生所学,而且更是修习了先天洛书中记载的种种玄异术法,早就迈过了法力外放的那个坎。

心中想着自己踏进门槛之后怎样羞辱林白,玄玄子已经闲庭信步般走到了包厢门口,抬起脚,风轻云淡的便想迈进屋内……

但是脚尖还没踩到地面,玄玄子心中就暗叫了一声不妙,居然入阵了!

没有任何犹豫,玄玄子急忙稳住心神,控制自己不去思量林白相术修为居然到了恐怖如斯的境界。然后身子骤然挺直,双手环抱,做成太极模样,气运丹田,死死的守住了脚跟,竭力想要控制住脚尖和阵法产生的那种丝丝缕缕的缠绕力。

好容易摆脱了阵法对自己的缠绕之后,玄玄子不敢有丝毫大意,双手不断掐算,感应着阵法中的九门,然后双腿分开,确定自己选准了生门所在的方位之后,缓缓蹲下身去,伸出一个脚尖,朝着那方位踩了下去。

虽然心中对林白的手段充满了惊愕,但是玄玄子并没有畏惧。相术相通,即便这小子真的是布下了干支缚神阵,玄玄子认为凭借自己对相术的认知,绝对不至于被这阵法捆缚,使自己无法前进半分。

玄玄子精通相术,倒还好说,但这却是苦了一边的商秃子。他左脚刚踩进阵法中,便觉得自己像是踩进了一团棉花中,找不到半点着力点。还没等心中的惊愕感消失,便发觉自己周身上下像是被蛛丝缠绕住,不能挪动分毫。

“玄玄子大师,救我!”商秃子平素养尊处优,何尝经历过这样的局面,遇到这情况之后,第一感觉便是自己遇上了鬼打墙,急忙想要转头对身边的玄玄子呼救。

但话音说出之后,商秃子却是发觉周身左右哪还有玄玄子的人影,而且就连林白等人也都彻底消失不见。就如同自己是冲进了一个异次元空间,前后左右白茫茫一片,而且浑身上下的力气都在迅速消失,隐隐更是不断有鬼哭狼嚎的声音在他耳中响起。

阵中的商秃子看不到林白等人,但是阵外的诸人却是看得到他的丑态。只见商秃子在阵中手舞足蹈不断,但无论怎么挣扎,脚步都始终踩在门槛前面,根本不能往前多走半步!

我的天!程睿彻底傻了,抬头看向林白的目光中敬畏之意又多了几分。而刘经天则是眉开眼笑,跟着自己表弟出来踩人就是爽,这些平素趾高气扬的兔崽子根本抵挡不住林白的术法,只能像个跳梁小丑那样死命的挣扎演马戏给自己看!

玄玄子哪还有半分的心思去关心商秃子的状况,只见他以一种无比怪异的姿势蹲在地上,双手不断在身前掐动,嘴唇更是微微翕动似念念有词。

只是玄玄子却是不知道,此时商秃子的屁股离他的鼻子只有一两厘米那么远,他这姿态落入众人眼中,便如同是在深嗅商秃子屁股的味道。

庄园内部有地暖集中供热,空气如同三月春天,处处皆是温暖的气息。但此时地上的玄玄子额头上已经满是细密的汗珠,那一袭无比宽松的道袍也已经被后背的冷汗浸湿紧紧贴在身上,但他仿若未曾觉察,双手依旧掐动不止,在心中不断的推算着阵法的方位。

林白看着在地上不断摸索的玄玄子和商秃子二人,嘴角露出一抹有些嘲讽的笑容。撇了撇嘴之后,林白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双手背在身后,十指连接在一起,同时双手缓缓向下挪动,不断变化手指的开合……一股若有若无的气息随着林白的动作,渐渐弥散开来。

站在林白身后的宁欢颜突然间眯起了眼睛,盯着林白背后不断变化的双手,似乎是感觉到了什么,嘴角出现了一抹古怪的笑意,然后转头目不转睛的看着玄玄子和商秃子二人的方向,那神态极像是抱着爆米花坐在电影院等待一出好戏上演的看客。

起风了。风原本是一件很普通的事情,但此时诸人所处的地方乃是密不透风的走廊内。这风到底是从何处起来的。不过现在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玄玄子和商秃子方位,根本没人去思考这阵风究竟是从什么地方吹过来的!

林白嘴角的笑意越来越浓,然后双手骤然分开,左手拇中食三指扣在手心,其他两指指向玄玄子和商秃子方位,嘴唇不为人察的翕动不止,轻喝一声道:“乱!”

一阵冷飕飕的寒风顺着场内诸人的脖颈之间吹过,刺骨的寒意终于让沉浸在这一幕中的诸人心思回转过来,开始思忖起来那阵风到底是从何处生起的。

林白松开握紧的手指,轻轻抹了一把额头上渗出的细密汗珠,侧身附在夏小青和宁欢颜二女耳边,轻声道:“我给你们俩好好出一口气!”

“林白……这,这是怎么一回事儿?”夏小青对相术所知甚少,看到这一幕不由得有些惊诧,不禁带着疑惑,开口问道。

林白神色如常,笑着摇了摇头,轻声道:“雕虫小技,不足挂齿,不过接下来的事情你们女人家就没必要看了。而且我还有事情要跟你们俩商量一番,咱们先走吧。”

“嗯,行!”夏小青点了点头,她对林白的话语无比信服,既然林白说为她们出气,那手段绝对无比惨烈,这是她在四九城和番禹早就见识过了的。

…………

林白几人刚刚从屋内走出去,一阵肉眼可见的桃红色雾气缓缓便出现在了诸人眼前,然后缓缓朝着门口的玄玄子和商秃子二人身侧流淌而去。

那股桃红色雾气一出现,屋内的诸人便觉得自己的心中烦躁了一些,然后便如同有成千上万根羽毛在胸口挑动,瘙痒无比,极想找到一个什么地方来宣泄一下胸中的那股郁郁之意。

而在阵中的玄玄子在接触到那股桃红色雾气之后,神色骤变,缓缓直起了身子,然后一伸手就把自己身上的那件宽松道袍给扯了下来,露出瘦骨嶙峋的胸口,转头扫视周围,眼中的光芒便如同是一头发了情的公兽。

一众人看到这一幕是彻底傻了眼,谁都没有想到刚才蹲在地上如同蹲坑的玄玄子怎么突然做出这样动物凶猛的模样。只是他那小身板没有二两排骨肉,实在是不够瞧的。

程睿四下回望了一番之后,没看到林白几人的踪影,直起身往前走了一步,便想伸手去将商秃子从阵法里面拉出来。毕竟商秃子这样的人物不是他这个失了势的小纨绔能够惹的起的,而且今儿事情也算是因他而起,要是商秃子继续丢丑,他也绝对不会有好果子吃。

但就在程睿脚迈出去的那一瞬间,异变骤升。商秃子突然转身,朝着诸人千娇百媚一笑,只是这货的底板实在太差,强行做出这幅女孩儿羞答答的模样,更叫人觉得恶心,直欲把隔夜饭都给吐出来!

“大爷,您就请好吧,小的今个儿一定会把您给伺候的舒舒服服的!”商秃子眼前一花,只觉得自己变成了古装剧中青楼女子,而站在他面前的玄玄子则是成了多金的贵公子。

被这么一出闹剧一闹,所有人彻底愣住了,完全搞不清楚现在这玩得到底是哪一处,程睿也是急忙往后倒退几步,怔怔的望了商秃子一眼,然后朝着屋外便疾奔而去,别人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儿,可他心里边清楚,当初他被林白在京畿会所挤兑的时候,可也是这幅模样!

恰在此时,无比劲爆的一幕出现了。商秃子抬手在自己的秃头上一抹,然后回眸一笑,便将自己的裤子给褪了下来,伸手朝着屁股蛋子重重一拍,对玄玄子媚笑道:“爷,奴家这可还是第一次,您老人家怜惜着点儿!”

接下来的事情就是用脚趾头想也能想得到。所有人都彻底看傻了眼,在商秃子无比婉转的一声尖叫之后,玄玄子终于刺进了他的身体。

“妈的,这是怎么回事儿,怎么在这就演起了活春宫,而且看这模样商秃子好像还挺受用的,想不到这小子原来是好这一口!”场内议论纷纷,伸手对着不断扭动身体的玄玄子和商秃子二人指点不停。

只是这两人的模样实在是太过寒碜,活春宫演了没多久周遭的观众有的便开始呕吐了起来,有那心思通透的不知道从哪端出来一盆凉水,兜头便朝着二人浇了过去,然后冲过去狠狠踹上几脚将二人的身体给分开了。

一盆冷水加着几次老拳砸下之后,玄玄子和商秃子二人终于悠悠醒转了过来。这哥俩看着诸人看向自己的诡异眼神,然后朝着寸缕不着的身上看了一眼之后,撕心裂肺的嘶吼起来。

“老子的青白啊,就这么没了!”商秃子一抹脸上的泪水,朝着呆呆坐在地上一脸震惊的玄玄子便扑了过去,两人迅疾的扭打在了一起。

但此时场内的诸人已经完全没了看热闹的心思,看着商秃子二人的模样,他们心中生出了无尽的庆幸。也还好今儿这事儿是商秃子闹腾出来的,如果是自己这些人也对夏小青生出什么非分之想的话,恐怕今儿在众人面前丢脸的主儿就得换换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