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318章 灭门(下)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83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6

清逸如同谪仙人入凡,手捧着拂尘出现的青衣老道没有半点儿烟火气的风姿,让克劳德心中感慨莫名,即便是狂傲如他,在这青衣老道面前也失去了往昔的桀骜不驯!

在青衣老道身后不断袭来的阴冷气息逼迫下,蔷薇额头已经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她紧张莫名的盯着青衣老道的身后,想要找出那股气息出现的根源。在来之前索菲娅已经给他们下了死命令,如果不能带着华夏的相术法宝回去的话,等待他们的就只有一个字——死!

而在蔷薇和克劳德身侧的那些黑衣壮汉此时心中更是惊诧莫名,虽然鸤鸠小组在国际雇佣兵中也是出类拔萃的佼佼者,但是像现在这样从心中生出恐惧的情况他们还是第一次遇到。即便是在中东战场上磨练的时候,也没遇到过这样的情况。

“诸位应该是黑巫术传人吧,没有想到你们黑巫术一脉居然凋零到了这样的地步。除却了从你们两位身上感觉到术法波动之外,其他人竟然不过都是些粗鲁莽夫罢了。虽然说欧洲荒蛮,但是也不至于到了这种地步吧!”扫视了一眼身前诸人,青衣老道摇头叹息道。

将偌大一个欧洲说成蛮荒之地,言语之中的意味更是将黑巫术之人看成土鸡瓦狗般的存在,可见这青衣老道的狂傲。

“我们的来意很简单,听闻水镜村中有相术传承法宝九宫水镜,想要借走一用,不知道你们肯不肯!”克劳德嘴角翘起缓缓说道,显然未将青衣老道的嘲讽放在心上。

青衣老道淡淡一笑。九宫水镜乃是司马家族千年传承之物,如何能让这些宵小拿走,“你们黑巫术之中也就那么几个祭司施展出来还有点儿看头,你们这些虾兵蟹勇不值一哂。九宫水镜乃是我水镜村传承至宝,绝不外借,你和那个女娃娃一起来吧!”

“你以为你是什么人,竟然敢对祭司大人口出狂言!即便是数遍欧洲也找不到我们祭司大人的对手,更何况是你这区区老杂毛!”蔷薇听到青衣道人话语之中的讥讽之意,脸色骤然一冷,愤恨莫名道。

在蔷薇眼中,艾薇儿可以说是至高无上的存在,也是她这一生最想成为的人。此时这个青衣老道在言语之上竟然如此讽刺侮辱,让她一时之间忘记了青衣老道出场时候强大气场带给自己的惊骇,怒火中烧,伸手指着青衣道人厉声责骂道。

一名鸤鸠小组中的黑衣男人借着夜色隐藏身形,悄悄出现在了青衣道人身后,手中砍刀斜刺里刺了过去,但当刀尖就要接触到那青衣老道身前的时候,他突然发现者老道脸上却是挂起了一抹淡雅笑意,而且身上更是迸发出了滔天杀气!

黑衣男人心中暗叫不妙,正想往后退却的时候,却觉得眼前一花,凉意袭击身体,一种恐惧笼罩全身直入骨髓之中。只是一眨眼的功夫,那名在俄罗斯某猎人学校以高分毕业的鸤鸠小组成员身体便软软倒在地上,他心中最后的一个念头——普通人和相师的差距太大了!

“宵小之徒,也敢猖狂!”青衣道人冷眼扫了下地上躺倒的黑衣人,转头看着克劳德淡淡道:“现在退去,我还能留你们一条活路,如果还执迷不悟,就是和他一样的下场!”

“只是战胜了一个普通人罢了,你还真以为我怕你!”克劳德脸上的笑容愈发冷冽,缓缓朝前踏出一步。随着他一步迈出,从他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握住的一颗黑水晶头盖骨之中疯狂朝外涌出阴黑煞气,如同无数条毒蛇,疯狂涌动,欲对青衣道人进行致命攻击。

而紧跟在他身后的蔷薇却是跪倒在了地上,一把将自己的胸衣撕开,抓起克劳德扔在地上的军刺在雪白丰腴的胸口划下一个十字,然后双手沾满心头涌出的鲜血之后,在身前缓缓画出一个六芒星图案!一时间阴气大作,围绕在蔷薇周身,缓缓旋转不停。

感触到身后的蔷薇已经做出举动,克劳德迈出第二步,手中紧紧握着的黑水晶头盖骨朝着青衣老道便扔了过去。其中当即涌出一抹肉眼可见的黑色阴雾,如同一条蜿蜒曲折的巨蛇扑向青衣道人,想要将他吞噬在其中。

而就在克劳德黑色阴雾涌出之时,蔷薇身前阴雾也汇聚成了一团,带着呼啸的风声,朝着那团阴煞黑气便冲了过去,然后汇聚在一起,让那雾气更是壮大了几分。

青衣道人嘴角淡淡一笑,等到那阴黑煞气来到身前之时,脚下用力一跺,从怀中掏出一块四方四正,如金似玉,看上去无比光滑甚至带着一点儿水波模样的铜镜出来。铜镜感触到那阴煞黑气之后,便呜呜而鸣,从青衣道人脚下生出阴风,将那团阴黑煞气绞得粉碎。

“九宫水镜果然名不虚传,不过这神异之物今天就要换个主人来持有了!”克劳德看到九宫水镜的威势之后,眼中流露炙热光芒,口中喃喃念诵道:“黑暗赐予万物,将永夜笼罩在人间,抹杀一切敢于阻挡者!”

咒语响起之后,克劳德手中的黑水晶头盖骨中的阴煞黑气愈发浓郁起来,冲天而起,带着一股腥臭无比的味道朝着青衣道人便扑了过去。

蔷薇此时更是已经褪去了上衣,胸前的丰腴在月色中闪出淡淡荧光,但那雪白高耸上的伤口此时却是裂开的更大了几分,鲜血如同不要命了般朝着她身前的六芒星图案中狂涌不断,然后聚集阴黑煞气传至克劳德身侧,助涨他发出的阴黑煞气威效。

“一人布阵聚集阴黑煞气,一人攻击,一攻一防果然是好手段!”感触到身前阴黑煞气中的腥臭气息之后,青衣道人脸色大变,盯着克劳德正色道:“你们居然借助腹中未死胎儿和处女天葵结合来进行诅咒这样伤天害理的手段,此次绝对不能饶恕你们!”

话音一落,青衣道人原本静静站立的身形开始移动。脚下踩着九宫八卦步法,手上更是掐动水镜相法中记载的古术,而那九宫水镜更是淡淡放出光芒,随着青衣道人手上印诀的掐动和地上步法的变化明灭不同。

随着步法踩完,从青衣道人身上确实骤然爆发出滔天气势。水镜村村头阴风阵阵呼啸不停,而且肉眼可见的阴煞之气更是不断的在他身周凝聚,朝着克劳德和蔷薇二人扑了过去。

但阴煞之气接触到身周之后,克劳德却是没有反抗,而且嘴角挂上了一抹诡异的笑容。青衣老道看到克劳德眼中的笑容,心头陡然一动,急忙转头朝后望去。

青衣道人一回头便看到原本祥和无比的村庄此时已然成了一片火海,其中更是不断传来阵阵孩童和妇女的哭喊声,想来是那些黑衣人借着克劳德和自己出手,一心不能二顾,做出焚烧村庄,斩杀村民这样毒辣的事情。

青衣道人原本古井无波的脸上顿时闪现出了一抹焦急之色。水镜村虽然大多数人都修习了水镜相法,但是天资有限,年轻一辈之中有成就者寥寥无几,而这些黑衣人又都是职业雇佣兵杀手,和他们对上,岂不是羊入虎口。

“交出九宫水镜,我可以放你们村子里的这些人一条活路,不然的话,我就只能将这个村子彻底焚烧个干净了!”克劳德看着青衣道人淡淡笑道,仿佛烈火夺去的那些生命都是不值一钱的草芥。

青衣道人咬紧牙关厉声道:“无耻之徒!受死吧!”

话音一落,身子裹挟着九宫水镜聚集的阴煞之气便朝着克劳德和蔷薇二人扑了过去。

但就在此时,克劳德手中的黑水晶头盖骨突然爆裂开来,而他身后的蔷薇更是直接解开了下衣,从她下体之中流出天葵注入到了身前的六芒星中。光芒一闪,阴煞黑气威势大作!

观看到村子失火之后,青衣道人便犯了术法争斗时候的大忌,心有旁骛。克劳德和蔷薇身侧异变陡生之后,他聚集起来的阴煞之气顿时便被阴煞黑气冲散,而他的脚步也变得沉重了许多,头脑间更是有了一种晕眩和疼痛的感觉。

水镜村四周的天色陡然暗淡了几分,阴煞黑气铺天盖地的冲起,瞬间便将青衣道人给淹没在其中。

眼前一片漆黑,而且周遭都是能够对身体机能造成巨大伤害的阴邪毒气。青衣道人虽然自诩术法修为远远高于克劳德和蔷薇二人,但是却因为骤然间的分神失去了之前的优势,而且甚至落在下风位置!

“死吧!”克劳德厉声大喝,握紧了蔷薇抛过来的军刺,朝着青衣道人身侧便扑了过去。相师虽然手段精深,但是近身之后却是和普通人一般无二,克劳德嘴角冷冽一笑,便将青衣道人的头颅割下,顺势更是将九宫水镜握在了手中。

“悉数都给我杀了,不留下半个活口!”克劳德握紧手中的九宫水镜,仰天长笑,笑声收敛之后,转头望了一眼大火弥漫的水镜村,如同恶魔,森然开口。

似乎不忍心看地上惨烈的一幕般,星月都从天幕上隐去了踪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