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319章 噩耗(上)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192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6

火光滔天,鲜红的火舌将夜幕照的通亮。

冬季的华北地区本来就缺乏雨水,这场大火更是将水镜村周遭的山脉都彻底点燃。虽然投入了大量消防车辆,甚至出动直升机撒播干粉,但这场大火还是在燃烧了三天三夜,将水镜村周遭的山脉灼烧干净之后,才渐渐熄灭。

这场大火震惊了水镜村附近的所有村落,甚至已经传到了燕京的一些头头脑脑耳中。但是自始至终,官方除却救火之外,对这件事情的起因却是一点儿没有透露,所有人都进入了选择性缄默,只是不停的重复为死者哀悼。

如同是暴风雨之前的沉默是为了等待更大的雷暴到来,在所有人都被这件事情压的喘不过气来的时候。一排挂着官方牌照的黑色奥迪A6出现在水镜村村头,那种一眼望不到头的黑色,让周遭观望的那些村民心脏急速收缩,更是有一种想要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整整在这荒无人烟的小山村内呆了三天,南漳县刑警大队的常重锤有了一种从业三十余年都未曾有过的心力交瘁之感。每当他往水镜村中望一眼,心头便像是被压了一块重石,让因为烟气熏得本就不大顺畅的呼吸更加艰难几分。

这个军队出身,曾经参加过老山战役的老兵,在复员转业之后经历过无数次心惊胆战的警匪大战,也见过无数惨烈的景象。但是当他目光投到水镜村的时候,双腿却是不自觉的在颤抖,甚至连烟头烫破了裤子的灼热感都没有发现。

他太累了。但身体的疲惫还不及心中疲惫的十之一二。

水镜村遭遇大火,当消防队员赶到这个偏僻小山村的时候,火势已经到了无法收拾的地步。水镜村中更是没有一个活口逃出这样诡异的事情在媒体的大肆宣传下,县内的主要领导不适合在这样的地方露面,所有的重担都压在了他这个刑警大队长的身上。

他以前乡下调研的时候曾来过这个小村庄,但是现如今那个山清水秀的小山村已经消失不见了,而那些带着恬淡笑容热心接待过他的村民们也都在这场大火中变成了灰烬。

“这就没了,到底是什么人造的孽,居然下了这样的毒手?!”常重锤深深的抽了一口烟之后,将烟头摁熄在地上,转头望着已经夷为平地的小山村怔怔开口道。

他无法忘记从山村中搬出来的那些村民遗体的模样,那些人绝对不是被大火焚烧死去,而是在发生火灾之前就已经身亡。凭借多年的刑侦经验,他可以确定这绝对是一场人为的暴行,但是无论他怎样朝上传达,却是没有任何人对他的说法表露看法。

“娘希匹的,都是一群吃人饭不干人事儿的家伙!现在过来什么都他娘的晚了!”常重锤转头望了一眼远远驶来的黑色奥迪车群,喃喃骂道。当然这样的话也只能在他心里边想想,能够做出这么大排场的人,随便站出来一个就能把他当做小蚂蚁一样捏死。

奥迪车中的沈凌风神色黯然的看着已经被烟气和余烬覆盖了的水镜村,眼中说不出的悲凉。跟在他身旁的小秘书没敢吭声,他知道自己这个局长平素虽然看上去温文尔雅除却国家利益之外,对一切漠不关心,但是内里其实对身边的那些人非常在乎。

神算局中的人都知道沈凌风局长的手段,都是在这个华北边陲的小山村中学会的,而且如果不是因为神算局邀请的话,他甚至有可能成为这个小村庄中第一任外姓族长。

“有没有什么发现?”走下车之后,沈凌风撇开那些围过来的人群,独自朝着坐在村口沉默抽烟的常重锤走去。

常重锤还没来得及开口,紧跟着沈凌风走来的市消防局刘局长,一张胖脸上挂满了讨好的笑容,轻声道:“沈局长,着火点差不多都已经找到,而且已经扑灭,我们基本做到了不会再发生火灾的可能,请上级领导放心……”

“差不多?基本做到?”沈凌风脸上寒霜毕现,转头看着消防刘局长冷声道:“如果你只能做到‘差不多’和‘基本’这俩字的话,那你身上的这身老虎皮不穿也罢!”

刘局长讨了个没趣,一脸的尴尬。看着面前这个年纪比自己甚至要小上十来岁的年轻人,心中腹诽不停,同时也满是狐疑。他还从来没听说过哪个部门会让这样的一个年轻人做头头,但是人家手中国安局发的证件货真价实,也由不得不让他提心吊胆小意伺候。

“这些村民们不是被火烧死,而是在火灾之前就已经被人杀了的。而且我们在火场中还发现了几具外籍男子的尸体,身份暂时还没有查明,但是我可以肯定他们就是这桩惨案的谋划者!”听到沈凌风训斥了刘局长之后,常重锤心中郁结稍散,摸出一口烟抽了口轻声道。

沈凌风心中一痛,沉声道:“带我去看看那些死者吧!”

看着身前一溜儿摆开的白布,沈凌风的心中骤然一痛,就像是被一双强有力的大手重重的捏了一把般。

尸体早已经被大火烧得不成样子,但是从尸骸脖颈之间的伤口,还有胸腹之间的伤痕还是可以看出,这些人在死前定然是遭遇过非人的折磨。

“全村男女老幼全都死了,没有一个活口。而且这些人身上的伤口都是一击毙命,按照我当年在老山战场上的经验看来,那些凶手应该都是训练有素的军人或者雇佣兵!”常重锤将烟屁股扔下重重踩了一脚之后,看着沈凌风轻声道,“我会尽力找到那些元凶!”

沈凌风点了点头,没有说话,但心中却是有一种无奈感。常重锤不知道,但是他清楚水镜村中司马清风的手段有多高强,如果那位传授自己相术的老人都没能护住村子的话,就算常重锤用尽一切办法,都不会找不到纵火杀人的那些凶手们。

一群警察疾步朝着这边冲了过来,其中一个警员大声喊道:“常队长,有人来她是前两天水镜村出去办事儿的人,现在才回来!”

“带我过去!”沈凌风和常重锤听到这话,心中都是一颤,异口同声说道。

两人跑过去之后,看到一个一身黑色羽绒服的女孩儿正被几个警察拦在水镜村村口。女孩儿的脸上满是泪水,哭声更是撕心裂肺。

“让我进去,我是水镜村的人,我是司马懿兰!”女孩儿一边和那几名拦着她的警察推搡,一边厉声开口,从女孩儿的嘴角更是有血丝往外流出,看得出来她的心神已经承受不了这样的重创!

常重锤眉头一皱,瞪着那几名警察厉声道:“推搡什么,把人给我放开,如果不是自己的亲人出事,这小姑娘会哭成这幅模样么?!”

“懿兰,你是懿兰!”沈凌风看着身前那女孩儿的模样,沉思片刻之后,眼中露出一抹狂喜之色,疾步走到女孩儿身前,伸手扶住她摇摇欲坠的身体之后,颤声道:“我是你凌风哥哥,懿兰你不要慌!”

“沈凌风?!”司马懿兰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睛,盯着沈凌风的面庞,写满了疲惫的脸上露出了久违的一抹喜色,但是还没等她晃过神来,身子一软就倒在了沈凌风怀中。

在水镜村出事之前,南漳县内司马清风的一位故交去世,司马懿兰替爷爷前往奔丧,却是没想到躲过了这次劫难。当她从电视上看到水镜村失火之后,日夜兼程往水镜村赶,身体疲惫到了极点,而且看到水镜村中大小老少全部死去,再突然看到沈凌风,心神实在承受不住这些意外!

“这里的事情你们不要再管,把人撤了吧,我们的人现在开始接手这边!”看了一眼怀中的司马懿兰,沈凌风转头看着常重锤沉声道:“给我找最好的医生过来,再给我安排几顶帐篷和日常的物品,如果再有什么发现,你直接来找我!”

常重锤看着沈凌风坚毅的眼神,点了点头,当走到村口的时候,凭借参加战争时候的警醒,已经看到了那几辆奥迪A6里面的物品,也明白水镜村中的事情恐怕已经超出了自己的理解范畴之内,便没有犹豫,朝沈凌风施了一礼之后,转身带人便走了!

“杀人放火,十恶不赦,你们这些人真的是想和我们华夏相术界来一场死战么?!”沈凌风抬头望着山脊处仍旧在飘摇的烟雾,冷声道。

此时此刻,他没来由的想起林白,也许只有那个男人才能帮自己解决现在棘手的状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