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321章 水镜村来人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281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6

“这么愁眉苦脸的,小心还没到三十就白了头。”看到儿子愁眉不展的模样,从楼上走下的刘蕙芸走到他身边,轻声道。

其实从去了番禹一趟之后,刘蕙芸对林白和哪个女孩儿结婚的事情,并没像之前那样充满成见。四女都是好女孩儿,不管是哪个当她儿媳妇,她都知足了。而且孩子大了不由娘,如果自己也跟老爷子那样紧逼着林白,说不准这混小子会折腾出来什么乱子。

也正是因为老妈对自己的底细一清二楚,所以林白看着刘蕙芸,总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这段时间他只是白天才出去找四女,晚上也没和刘经天出去瞎胡闹,基本上都是住在刘家大院内。

“您老人家又不是不知道我的情况,外公他老人家这次可是给我出了一个难题。”林白叹了口气之后,靠在躺椅上,抬头望着天空中的云卷云舒,悠悠道。

刘蕙芸也是一阵沉默。小时候林白总是跟着李天元在外面瞎晃荡,而且学得又都是些相术上的东西,当时她还害怕自己儿子长大之后会被人看做不务正业,不好找媳妇儿。可没成想,长大了之后,媳妇儿的后备军一大溜儿,又成了一件麻烦事儿。

“我看电视上不是有的人加入外国籍,这样就可以多娶几个媳妇了。实在不行的话,你让老爷子帮你办个外国国籍。”刘蕙芸思忖片刻之后,想起了自己以前在电视上看到的东西,便帮着林白出谋划策道。

林白摇了摇头,没言语。这法子他不是没考虑过,但是这法子却是根本不可行。一来自己这炎黄子孙搞个外国人身份实在是让心里不爽快;二来则是燕京的气运现如今都在自己身上,如果自己成了老外,那这些气运也就要跟着跑去国外,就算他乐意,神算局也不愿意啊。

“妈,要不您再去外公那帮我求求情,看看这事情有没有什么缓和的余地?”林白可怜巴巴的看着刘蕙芸哀求道,思来想去,也只有求情这个法子最靠谱。

“你外公的脾气你又不是不清楚,他定下来的事情,哪里是别人能够改变得了的。刚才他就已经开始给他的几个老战友打电话说你结婚的事情了,你还是尽快想好和谁结婚。”刘蕙芸叹息一声后,接着道:“这件事情,你跟那几个丫头说了没?”

“现在还只有嘉尔知道。”听到刘蕙芸问出这个问题,林白脸上的苦色更重了几分。四女之间如何相处的事情好容易才调和好,要是再拿出来结婚这事情,那无疑是在四人之间投下一枚重磅炸弹,极有可能让她们之间的关系出现裂痕。

刘蕙芸看着林白眉头的郁郁之色,叹了口气,轻轻拍了拍林白的肩膀,温声道:“这件事情瞒肯定是瞒不下去。那几个丫头也都是识大体的人,想来不会怎么样。”

“行了,您老人家好容易把我养大成人,现在好容易过上好日子,照顾好自己的身体就行,不用再为我担心,我会处理好这些事情的。”林白点了点头,宽慰道。

凉风吹过院落,院中梅花飘落几朵,铺陈在地面上,看上去无比娇艳。

“请问有人在么?”正在母子二人慨叹的时候,门口传来一阵敲门声。刘蕙芸闻声便走去将大门拉开,却是看到门口站了一个年方二九的小姑娘,明眸皓齿,眼若繁星,肤白貌美,但是眼生的紧。没等姑娘开口,刘蕙芸便轻叹了一口气,转头看着林白道:“林白,找你的!”

林白闻言一愣,四女的口音他都无比熟悉,可是刚才敲门那人的声音无比陌生,想来不会是自己熟识的人。虽然心头满是疑惑,但林白还是朝着门口走了过去。

“你这孩子让我怎么说你好,那四个还没处理好,这就又在哪招惹了一个!”刘蕙芸见到林白走来,瞪了林白一眼,没好气埋怨道。

林白苦笑连连。刘蕙芸如今也是被这结婚的事情搞得风声鹤唳,见到一个年轻漂亮姑娘,下意识的就把她认作是自己儿子私下的情人。

“你是?”林白上下打量了女孩儿一圈之后,确认自己对这女孩儿的确是一点儿印象没有,不可能有任何感情上的牵扯之后,皱着眉头,疑问道。

在林白打量司马懿兰的同时,司马懿兰也是在不停的打量着林白。说实话,按照沈凌风在来京路上跟自己的描述,司马懿兰还以为林白是个相术高深的白胡子老人,最起码也得和自己爷爷一个年纪,却是没想到林白居然是个颌下一点儿胡须没有的小年轻。

“你是林白?”司马懿兰摁下心中的疑惑,看着林白皱眉问道。

林白点了点头,说道:“我是林白,不知道姑娘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好像我林某人和你并没有什么交集吧?”

“晚辈司马懿兰,从沈凌风口中得知前辈你去过欧洲,所以想请前辈您助我一臂之力,带我前往欧洲一趟,为师门复仇!”林白话音一落,司马懿兰噗通一声便跪倒在了林白身前,双手抱拳,恭恭敬敬道。

听到这话,林白哪里还能不知道这姑娘是哪个,急忙伸手将司马懿兰搀扶起来,轻声道:“懿兰姑娘你赶紧站起来说话,这么大的礼数,林某实在承受不起。”

“前辈你不答应我,懿兰绝对不起来!师门血海深仇不能不报,还恳请前辈您能够帮助小女子一二!”无论林白怎么搀扶,司马懿兰就像是双膝在地上生了根一样,身子丝毫不挪动。

看着司马懿兰的模样,林白一阵头大,不过司马懿兰此刻此刻表现出来的感情也的确是让他刮目相看,现在这年头大家讲究的都是杀人放火金腰带,甚至有的人为了钱连自己爹妈都能卖了,一个年纪轻轻的女孩儿能够如此明大义,着实叫人敬佩。

“这件事情恕林某无能为力,我身上还有些官司没有了解,现在有些不适合去欧洲。”林白见自己无法将司马懿兰搀扶起来,便叹了口气,接着说道:“而且我劝姑娘你也不要太伤心,这件事情沈局长已经准备去做,你一个人势单力薄的,大可以等等和他们一起去欧洲!”

“不能手刃仇人项上人头,洗刷我水镜村血海深仇。多等一天就让懿兰寝食难安。人各有志,既然前辈你不肯帮忙,懿兰也不再叨扰!”司马懿兰听完林白的话之后,站起身冲林白一拱手,神色平静将话说完,转身就要折返。

年纪不大,火气倒是真大!看着司马懿兰那张冷若冰霜的面颊,林白心中不由暗暗腹诽道。但是想到如果这么一朵娇艳的花蕾折损在欧洲,林白心中觉得有些不忍,便急忙伸手扯住司马懿兰,轻声道:“懿兰姑娘你且等一下,林某这里刚好把欧洲那边的资料准备好,你帮我带去给沈局长,顺便可以自己观看一二,想来会对你的事情有所帮助。”

“欧洲总共有三大阵,其中之一乃是颠倒五行大阵,另外还有一处宋人崖山之后所为,另一处则是三国两晋时期那些人做下的,姑娘你去了那里的话一定要小心提防,这些阵法诡异非常,林某在那里的时候就险些将小命丢了。”

“如果懿兰姑娘你在欧洲遇到什么危险的话,去瑞士阿尔卑斯山中找长生子或者是去雅典神庙找弥涅耳瓦祭司,就说是林某的故交,想来他们二人也会对姑娘你相助一二!”

“区区几个小阵而已,本姑娘并不畏惧!”司马懿兰淡淡一笑,接着道:“而且从你这里,我就已经确定,这世间之事,无论靠什么人都不如靠自己。所以前辈你的好意我心领了,这些话我也会转达给沈凌风,但是找人帮忙这事儿,我绝对不会再做!”

话一说完,司马懿兰扭头就走,神色异常坚决,没有半分留恋,显然对林白拒绝帮助自己去欧洲这件事情极为愤怒。

看着司马懿兰的背影,林白也是苦笑不得,这小姑娘的脾气实在是太倔强了。自己好心好意想要帮她一把,却是被当做了驴肝肺。如果就依着她这幅脾性去欧洲的话,想来这一路上,肯定会遇到不少麻烦。

只可惜自己身上背负着燕京龙气,虽然有心,但是却无力可助!林白重重的叹了口气,转头望着从燕京北方渐渐升腾起来的黑色云朵。彤云初现,想来要不了多久就要下雪了吧!

“但愿她真能旗开得胜,将那件法宝从艾薇儿他们手中抢夺回来吧!”一阵寒风吹来,林白抱着膀子打了个寒颤,心中苦闷之意又加深了几分。

天寒地冻,越来越逼近年关,老爷子肯定不会再让自己这么拖下去!难道真要像老妈说的那样,将结婚这件事情告诉四女,让她们四个做出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