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327章 大婚(上)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090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6

曹建洲站好了队之后,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许多。

黄文渊已经得罪了欧海峰,自然不敢再错过交好刘经天的机会。而且撇开刘家的权势不说,单单是刚才林白的手段就让他无比震惊,除非是活腻歪了,他才不怨和林白这样相术高深的相师对着干。所以便以一个极低的价格,半卖半送的将这套四合院给了林白。

“林白,你是怎么知道那小子的东西藏在家里西南角的?”见林白对这套四合院极为满意,刘经天也是眉笑颜开,但他心中仍旧不能理解为什么林白那么笃定欧海峰这么多年干脏事儿的记录都会保存在家中西南角。

林白淡淡一笑,轻声道:“欧海峰他两眼歪斜,眉黄眼凸,眉头处有赤色,而且眼头青暗,气数已尽,命理上注定要在牢狱中度过余生。而且他两耳发暗,黑雾贯穿五庭,更是月内便有服刑的征兆。结合这些,再加上他名字中所含的五行,我便能推算出来这些!”

“这真是……”刘经天久久无语,看向林白的眼神中敬畏之色又加重了几分,从认识这位表弟开始他便不断的在他身上发现惊喜,到了今时今日,更是感觉愈发看不透林白了。

沉默片刻之后,林白正色看着刘经天告诫道:“表哥,你不踏进官场便罢,如果踏足官场一定要记住,天道无情,切莫做那些伤天害理之事,冥冥之中自有报应不爽,如果你真的做出什么天大的谬事,就算是我有神通,也帮不了你!”

“放心吧你就,这事儿老爷子早跟我说了八百回了,咱们老刘家没那号人!”刘经天嘿嘿一笑,将四合院院门轻轻拉上,扫了一眼身侧的四女,看着林白笑道:“从今儿起,这四合院就姓林了,以后这地界可就是你和几位弟妹的一亩三分地!”

林白轻轻吁出一口气,看着天幕上的夜色久久不语。如今这四合院到手,也算是有了安身立命之所,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就是成家了!只可惜师父已经故去,不能看到自己这个不肖徒弟成家立业这一天。

…………

“师弟你竟然还要结婚?!”听到林白电话里的话,张三疯嘴里边含着的茗茶一口喷了出来,在欧洲折腾了一番得知林白无恙之后,他就回了国内,却是没想到只过了这么几天,林白居然就给自己弄出来一条这么劲爆的消息。

林白听着电话那边的动静,脸色变幻半晌之后,咬牙切齿道:“师兄你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师弟我连婚都不能结了,师父临走前可是说了,咱们天相派宗主没不可婚娶的规矩!”

“错!我可不是说你不能结婚,而是我实在是想不到不羁风流的师弟你居然有一天也会踏进这爱情的坟墓!”张三疯长叹一声,装模作样道:“你说我要是把这消息说给山下那群俏寡妇听,她们会不会凑钱去燕京把你小子好好折腾一番啊?!”

“得!我看师兄你是没想来的意思。”被张三疯这么一说,林白脸都气白了,自己这师兄也真是极品,别人结婚都是要恭贺一番,他却是想着怎么搅自己的局,“您老人家就安安稳稳的呆在茅山,没事儿扫扫道观吧,就当我没打过这个电话。”

“我知道你是怕那群俏寡妇知道你结婚以后和你断了来往。”张三疯嘿嘿一笑,口花花接着道:“放心吧,我绝对不跟山下那群俏寡妇说半个字。”

“我服了你了!”林白蛋酸不止,这样老不羞的师兄真是祸害,片刻之后,林白神色黯淡了几分,轻声道:“师兄你来之前记得去师父坟前烧几柱清香,跟他老人家说说这事情。等燕京的事情忙完了,我就带着她们回山去看他老人家!”

“行!今晚上我就去师父那上香,然后赶明天的飞机过去。”张三疯听到林白这话,也有些神伤。李天元对他们二人来说可谓是最亲近的人,师恩永世不能玩。

…………

依着林白自己的意思,结婚这事儿只需要两家亲近的人坐在一起吃吃饭,说说话也就得了。而且林白觉着自己在北京也没有什么熟人,大摆酒席说不准最后还要自讨没趣。结果刘老爷子听说林白这打算之后,把拐棍往地上一摔,一个电话打出去让燕京饭店连夜准备一切。

贺嘉尔在这件事情倒是和林白站在统一战线上,毕竟明面上和林白结婚的只有她一个人,如果大操大办的话,其他三女心里肯定更不舒坦。听闻刘老爷子的安排之后,林白小心翼翼的去了老人家书房,想再探探口风看能不能只是家里熟人小聚一下即可。

没料想在林白极度委婉的将这件事情向刘老爷子表达后,刘老爷子举着拐杖便骂道:“电话我已经给人家打了,你要是想让我这张老脸没处搁,你尽管改!”

而在这件事情上,刘蕙芸也是罕见的鲜明旗鼓的站在了刘老爷子那边,用‘一辈子就一次,不能让儿媳妇以后想起来后悔’这句话把林白给训了一通。

父女两个难得站在统一战线,而且林白也清楚,老爷子这么做其实也是为了弥补自己父亲当初和刘蕙芸结婚时候的遗憾。所以林白便将心中的那些说法和借口都咽回了肚子里。

儿子大婚,刘蕙芸这个做妈的这几天格外兴奋,无论是司仪、伴郎、伴娘还是花童以及酒席、婚纱,事无巨细,一一亲力亲为,都要给出自己的意见。

而刘经天在林白结婚这件事情上表现出来的热度和干劲,更是让林白对这个拉着自己讲述了一大通什么‘婚姻是围城’之类道理的人,表示极大的怀疑。而且刘经天这段时间更是疯狂的往四九城的商界精英和政坛青壮们派发请柬。

冬雪初晴,空气异样清新。而燕京城里的这些居民们突然感觉气氛有些异样。大街小巷内挂着各色牌照的公车突然多了许多,而且各色豪华车辆更是层出不穷的出现在街头,虽说燕京是首善之地,居民们也是见多识广,但是这样的场面也真是不常见,所以心中满是疑虑。

俗话说得好,人多力量大,人民群众的力量是永无止尽的。在通过和大道上的的哥们交谈之后,诸人惊愕的发现,这些车辆所前行的目的地只有一个,那就是——燕京饭店!

这事儿真是透着邪门了。好像燕京城内最近没什么重大会议召开,也没见着什么重要外宾前来进行国事访问啊,难道这些人都是一大早赶着去燕京饭店吃早餐?!

一切的一切在燕京城老人眼中透露着诡异,甚至有细心的人更是发现车流之中不但有一辆军A00打头的车子,而且还有两辆燕V02开头车子,这是要逆天啊!

燕京城内居民议论纷纷,而林白此时的心情则是忐忑到了极点。尤其是当他看到刘家大院门前一字排开的一溜奶白色劳斯莱斯的时候,更是觉得自己几乎要晕晕坠倒在地。刘蕙芸抬手将林白胸前的领结打好,然后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去吧,大家伙都等着你去接亲呢!”

到了这时候,林白心中的忐忑才稍稍好转了一些。

深吸了一口气之后,便朝着车队领头处走去。刚到巷子口,便看到刘经天一身雪白西装,林白伸手就朝着他的肩膀处捶了一拳,笑骂道:“你小子穿的这么拉风,难道是想要抢我这个新郎官的风头不成?”

“您的风姿哪是我能抢得了的!不过,林白你手抖什么啊,难不成你小子还会恐婚?”刘经天丝毫不以为意,转头看着面色激动双手也是跟着乱颤不停的林白调笑道。

王府井大街上,一辆挂着番禹牌照,车身缠满了雪白玫瑰花的兰博基尼,在车水马龙中格外扎眼。车里的年轻人紧握方向盘左突右闯,一边往前赶一边紧张兮兮道:“赶紧让开,,要是错过了林哥的婚礼,就算是我送的礼再重家里老爷子也会骂的!”

“晚点,什么时候晚点不好,偏偏得这个时候晚点,就算是我是把那架私人飞机送给师父,可是去晚了他老人家也得骂我几通!”在那辆兰博基尼前方,一辆布加迪威航里面同样坐着一个年轻人,堆着满脸笑容,正在那自言自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