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332章 洞房花烛夜(下)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297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6

“得了吧你就,现在天都快要亮了,等会儿长辈们说不定就要过来了,还折腾什么啊!”贺嘉尔伸出如同葱段的小手,将林白额头上的湿毛巾拿了下来之后,说道。

她的话语声中带着那么一点儿幽怨,四合院早就被四女给布置好了。点上了蜡烛,还准备了红酒,原本打算晚上五个人好好庆祝一番,谁知道林白这货醉的是不省人事,让四人所做的那些准备悉数泡汤了。

“都怪经天和少瑜那两个家伙,等以后他们俩结婚的时候,我一定要把他们给灌成一滩烂泥,也让他们尝尝这个中滋味!”林白咬着牙恨恨道。

贺嘉尔闻声捂住嘴吃吃笑着道:“恐怕以后他们是再也不敢和你拼酒了,欢颜姐一个人就把他们四个大老爷们给放趴在了地上,估计这会儿还没醒呢。”

林白听到这话,不觉哑然失笑。居然敢和宁欢颜这个酒罐子拼子,把这个无酒不成欢的女人当成了软柿子,刘经天他们四个也真是自寻死路。

闻着身侧几女身上的混和体香,林白觉得自己胸口突然有些蠢蠢欲动。而堆在被子中的下身也开始有些不老实起来,将柔软的棉被撑起了一个高高的帐篷。

“媳妇儿,春宵一刻值千金,咱们几个还是抓紧时间享受一下吧,也好了却我一次性享受人生四乐的心思。”嘴上口花花的说着话,林白手不老实的顺着贺嘉尔的领口塞了进去,然后将那一手无法掌握的丰腴握在手中,轻轻揉捏不停。

如此的饱满,又是如此的坚挺。纵然是贺嘉尔不自觉的挣扎,但还是无法从林白的大手中逃离出去。不知不觉中,贺嘉尔觉得身上一冷,一低头恍然发现,自己身上的衣物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被林白悉数给褪下,恰在此时房门吱的一声响起,传来了夏小青三人促狭的笑声。

“我就说林白怎么可能这么老实,原来是嘉儿妹妹你在这里偷吃啊!”宁欢颜走到贺嘉尔身边,看着她羞得通红的一张脸,面带笑意调侃道。

贺嘉尔咬紧了牙关努力想使自己不在几女面前呻吟出声,但顺着林白双手游动方向传来的热度,着实叫她不能忍受。也还好此时她的双手紧紧握着林白的胳膊,如若不然,贺嘉尔定然会因为胯下阵阵涌出热流带来的快感,整个身子都要软倒在床上。

“别,等会儿长辈们都要过来,看到咱们这样不好……”贺嘉尔强忍住几乎要迷失的灵魂,看着林白,颤抖着声音,作势想要推开林白。但刚一伸手,却是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双手已经环抱在林白身后,如同要把自己的身体糅合进林白体内。

宁欢颜嘿然笑道:“嘉儿妹妹不老实啊,你的樱桃都已经硬了,口是心非可不好……”

但话还没说完,宁欢颜口中却也是发出了低低的呻吟声,原来林白不知道什么时候左手已经摸到了她的胸前,将那一团带着淡淡凉意的丰腴在手中揉搓成各种形状。一阵接着一阵的刺激如同电流般贯穿宁欢颜全身,春潮阵阵开始萌动。

“欢颜姐姐你还不是一样,也是经受不起撩拨……”贺嘉尔看着在一边呻吟不断的宁欢颜,颤抖着身体娇笑道。

宁欢颜没答话,但是双手也开始不老实起来,冰凉的小手伸进了被窝中,开始在林白身体上逡巡来回。冰凉的触感,如同一条小蛇,没用多大一会儿工夫,林白身上就起了一层细密的鸡皮疙瘩,而身上棉被的帐篷更是又高了几分。

“小青姐姐,小艺妹妹,你们俩还等什么啊,现在再不主动出击,等会儿这小子就要使坏了!”宁欢颜一边将芳唇向林白奉上,一边含混不清道。

酒精本来就有麻痹人神经的作用,何况是宿醉了一夜的林白,一阵接着一阵的热流顺着小腹直往上冲,将他清明的心神彻底打乱。宁欢颜的芳唇献上,他便紧紧的含在口中,紧紧的吸吮着这两瓣像蜂蜜一样清甜芳香的花瓣。

“嗯……”感觉到林白的热情,宁欢颜的身体开始出现一丝热度,然后晚上饮酒时候积攒下来的酒精骤然上涌,直接冲进了脑海中,将她脑海中本就旺盛的欲望彻底点燃。

说不清楚是一种什么感觉,但宁欢颜知道那股气息自己异常喜欢。她开始回应,并且贪婪的吮吸,鼻翼一呼一合带着一种眷恋,仿佛生怕林白身体的气息远离自己而去。而她柔美的小手也开始拉着林白的大手往自己胸口送,身体更是不断的贴着林白的胸膛厮磨。

随着夏小青几人的逼近,林白的眼睛骤然睁开,当看到身前那香艳的一幕之后。一股烈焰在胸口处彻底爆发,终于开始不再压抑自己的欲望,俯下身,舌头在四女的身上不断游走。

四女之中,沈小艺最为敏感。当林白火热的舌头到达胸口之后,她便开始扭动着身躯躲避舌尖对自己蓓蕾的侵袭。但无论她怎么挣扎,却都是无法逃离林白的掌控,而且身体与其说是在抗衡,到不如是在迎合,将自己身体上香甜而神秘的敏感部位往林白的舌尖凑。

林白的双手此时也没有闲着,左手在夏小青胸口不断的骚扰。而右手则是依旧盘亘在宁欢颜的胸前。因为是纯阴之体的缘故,宁欢颜的身体一直带着一丝冰冷,那雪白光滑的丰腴在手中不断变换形状之时,就如同是在揉捏着一团雪球,叫人久久不忍释手。

宁欢颜的口中呻吟声越来越大,一阵阵麻酥酥的电流顺着雪丘顶端的蓓蕾贯穿全身,让她的身体不断的颤抖,身体也是贴着林白厮磨的越来越厉害,而且一丝丝的温热开始在她身体上出现,这种由冷变暖的触感,让尽情揉捏林白更是享受无比。

而夏小青在林白的大手揉搓下,也是花径尽湿。秀眉微微蹙起,星眸微眯,瑶鼻微微翕合,而欺霜赛雪的面颊也是染上了一抹晕红。这一切无一不让林白兴奋莫名,将舌尖从沈小艺身体上转移,开始在夏小青的玉峰顶端回旋抚弄,心中真是说不出的舒服。

没过多大一会儿,夏小青的双手开始抱住林白的脑袋,将他的舌尖朝着自己已经挺翘无比的蓓蕾上送。林白没有犹豫,顿时一口将她的玉峰含在了口中,吸吮不止,而且还用牙齿轻轻噬咬,感受着胸前那一抹温润,夏小青身体不自觉的出现一阵阵痉挛的快感。

而宁欢颜在失去了林白的抚弄之后,手不甘心的伸到了刚才挑逗她的贺嘉尔身上。同性之间的触摸带来一种淡淡的羞耻感,让贺嘉尔心神俱醉,神智渐渐昏迷,只是跟随着宁欢颜手上动作,机械的扭动着身体,头脑中早已是一片空白。

等到她再次清醒过来的时候,却是发现自己已经坐在了林白身体上面,而那一团火热正在自己身下不断的游离,林白的双手也是抱着自己的细腰在扭动不止。

“嘉儿妹妹,你不要害羞嘛,今天是你和林白大婚,怎么着我们这些做姐姐的也该让你抢个头筹不是。”宁欢颜看着贺嘉尔躲闪不停的眼神,捂着嘴调侃道。

没等贺嘉尔反击,林白便握着纤腰将贺嘉尔的身体缓缓举起,然后找准位置,轻轻的朝下摁去。经历过那么多的刺激,花径早已经无比湿濡,没费什么功夫,林白便长驱直入。

感受着身体骤然感受到的充实,贺嘉尔张大了嘴巴彻底愣住了。虽然刚才林白动作的时候,她就做好了心理准备的,但是那种突如其来的充实感带来的刺激,让她简直无法想象。良久之后,才从胸腹深处传来空灵无比的满足叹息声。

莺啼燕啭,呢喃一片。林白的身体在宁欢颜的推动下,开始渐渐从慢变快,渐渐开始大起大落。充实感虽然渐渐的减弱,但是肉体之间的那种紧紧包容感依旧让贺嘉尔无法承受,两手紧紧的抱在了林白身体上,更是在林白的后背上留下了几条血痕。

林白的腰身力度越来越大,贺嘉尔呻吟的声音也越来越大,也还好这四合院是独门独户,若是换做了那种高层,恐怕整栋楼此时盘亘的都是她的呻吟声。激情如同火焰,在呻吟声中燃烧了起来,不到最后一刻,坚决不会罢休。

“我……我不行了……林白,你收拾欢颜姐姐吧,她比我厉害!”贺嘉尔的额头上满是细密的汗珠,呻吟的声音也雨来越大,身体变得无比僵硬而且更是不断的抽搐,显然被林白送上了顶点。

在这一刻,她无比庆幸自己是和三女一起分享林白。林白这家伙好像修路的打桩机一样,永远不知道疲倦,保持着那么一股勇猛劲儿?自己的身体都已经软成一滩烂泥,可这家伙依旧还是没反应,要是单独自己一人伺候他的话,恐怕这辈子有够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