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334章 血脉诅咒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10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6

“我出事儿?!沈局长,咱可不带这么添堵的啊,我昨儿才结了婚,您今儿就过来咒我,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吧!”听到沈凌风的话,林白有些郁闷了。自己大喜的日子,这人上门不带礼就算了,而且开口就是自己可能要出事儿,这不是逼着人动怒么。

沈凌风苦笑着摇了摇头,道:‘我可不是故意给你添堵。本来我今天就打算去欧洲的,但是航班因为大雾延误了,不过神算局里边的那些老前辈让我通知你一声,你大婚之时天地之间有异象发生,说不准是有什么人针对你出手了!“

“异象?什么异象,怎么我昨儿什么都没有发现?”林白皱眉看着沈凌风轻声问道,沈凌风这没头没尾的话,着实让他找不到重点所在。

沈凌风怔了一会儿,道:“难道你没看到今儿天色有点不正常么?”

“不就是黑了点儿么,有什么……”林白正要辩解,但一低头看了眼手腕上的时间,发现已经到了中午时分,可是这天色还是像锅底一样,叫人分不清东西南北,而且离着没多远便看不清身前的东西,于是皱眉道:“你说的异变是今儿天上的这大雾?”

“神算局有一处隐秘之地,如果华夏出现异常,便会鸣叫。你在欧洲出事儿的时候响过一次,然后帝命之女来华夏的时候响过一次,然后就是最近的这一次,按照我们的推断,这次的事情应该还是发生在你身上才对!”沈凌风沉默片刻口,犹豫道。

林白皱眉思忖了一会儿,然后大手一挥,冲沈凌风笑道:“那就多谢沈局长你的提点了,要不然恐怕我这神经大条之人还注意不到这天地间的异象,如果我有所发现的话,一定会第一时间通知你们神算局,以后还得多多仰仗沈局长!”

“你小子和我客气什么!对了,新婚快乐,白头偕老。能把四个人之间的关系处理的这么滴水不漏,数遍四九城也就只有你小子一人!”沈凌风笑眯眯的拍了拍林白的肩膀,说道。

听到这话,林白脸上略显尴尬道:“承沈局长您的吉言,我一定会白头偕老的。”

送走了沈凌风之后,林白站在门口挠了挠脑袋,然后握住几枚铜钱,开始潜心推算起来。但一连扔了三卦却都是坎上乾下,坎王则乾休的需卦。

需卦,上接屯、蒙二卦,亦言起始之艰难。“需”实即“待” 的意思,亦即“在”的意思即《周易》中的“君子”“大人”们在何时当如何对待的问题。

此卦各爻辞并无前后之分,“需于沙”,“需于泥”等爻不过填充六爻数字而已。由于需卦亦乃承屯卦发展而来,故虽困难重重,然最后结局仍为“利涉大川”和“终吉”。

“不对啊,小爷我这段时间顺风顺水的,结婚的时候连那两位老爷子都过来了,怎么着都该是乾上乾下主显学的乾卦才对!怎么今儿扔出来的都是需要等待的需卦?!难不成这大雾真不是天象自然变化,而是其中别有隐情?!”林白矗立门口,喃喃自语道。

想着想着,林白眼中突然闪过一抹不安,他想到了出现这种情况的一种可能。现在自己这边出现的情况和当初在欧洲时候和艾薇儿斗法时候的异象极为相似,而且自己除了她和本笃十六世再无夙仇之敌,而今本笃十六世已经死了,会对自己下这样狠手的,唯有艾薇儿!

但林白不明白,为什么天地会出现这样的异数,而且规模还是如此之大。燕京虽然一到冬季就多雾多霾,但还从来没阴霾到像今日这样只是隔着两三米远便看不见人影。事出反常必有妖,眼瞅着这天象的异变,以及卦象显示,林白心中开始犹疑起来。

“推测出来什么东西没有?”正在林白发愁这些思绪不能拧在一起的时候,从身侧突然传来一个声音,一抬头,却看到一个腰间别着酒葫芦的青衣老道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门前。

看到这老道人,林白的神色顿时激动起来,开口道:“陈老,您老人家怎么来了?”

“天降异象,我这把老骨头思忖了许久都没找到缘由,只得来你小子这看看你有没有什么发现。”陈白庵说着话冲林白一笑,然后摘下腰间的酒葫芦仰头灌了一口烈酒。

林白摇了摇头,苦笑道:“您老人家都看不出来是什么缘由,我还能看出来什么。而且术业有专攻,我刚才占卜了几卦,感觉这些事情和我有些关系,但是医不自治,所以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还得老爷子您来帮我看看。”

“我有一个大胆的推测,这些雾霾可能是借助九宫聚星凝煞阵召集而来的。如果真的是这阵法的话,你打算怎么办?”陈白庵沉思了片刻之后,看着林白缓缓道。

林白干脆道:“一力破十会,如果真是这阵法的话,破了它便是!”

“不愧是天元老兄的传人,都是一样的火爆脾气。不过我得提醒你一下,如果妄自破掉九宫聚星凝煞阵的话,很容易出大事儿!”陈白庵赞许的看着林白,笑道。

林白叹了口气,道:“老爷子您这不是说废话嘛,您老人家来找我到底是打算给我出什么主意啊?”

“我们陈抟老祖一脉修习的最多乃是养生,并不是阵法和术法……”陈白庵说道。

“得,您老人家就别谦虚了,陈抟老祖学究天人,哪门不通?”林白摆了摆手,直截了当道:“要说占卜一脉,恐怕没有能比得过得了陈抟老祖《易龙图序》真传的老爷子您,而且咱们俩之间也就别废话了,您老人家有什么话就直接说,别拐弯抹角的!”

陈白庵笑着点了点头,对林白这句恭维的话极为受用,说道:“雾霾所起方位乃是在东南巽宫位置,而今我们所需要的就是在燕京城内再找找,看能不能找到阵眼和阵脚位置。”

“我苦恼的也是这件事情。”林白听了这话,神色黯淡了一分,叹息道:“老爷子您也知道,燕京的气运在我身上,如果真是有什么异动的话,我也会发现一二,但是这次雾霾的过程却是一点儿都没惊动我,我甚至都有些怀疑,这是不是真的就是天地的自然作用。”

“林白,你这样想过没有?也许这次的九宫聚星凝煞阵的阵眼不在地域上,而是在人的身上,或者说是借助人的精血为引……”陈白庵看着林白的模样,叹了口气,又将自己心中的一个大胆推测说了出来。,

“嗯?!”林白闻言一怔,眉头皱了起来,他还真没有想到这种可能,沉默片刻后,道:“的确是有这样的可能,但燕京人口这么多,我们很难找出其中隐藏的血脉。而且这法子极为消耗神识,就算是艾薇儿那个疯女人恐怕也得考虑一下这么做对她自己的损害吧?”

陈白庵微笑道:“九宫聚星凝煞阵法说白了就是借助精血为引,然后将煞气集中在一人身上,如果爆发开来,威势之强,天地难挡……按照你之前所说艾薇儿的心性,她做出这种事情也不是不可能,而且以他人精血为引更是能躲避自身天劫,一举两用,何乐不为?”

“倒也的确……”林白轻略微思忖之后,看着陈白庵问出了缠绕自己心头良久的一个疑惑:“老爷子,您说天道的反噬真的那么厉害么?”

“天意难测,就连你师父都对之无比敬畏,更遑论我了。”陈白庵摇摇头,叹了口气,轻声道:“如果她真的是借助精血为引,林白,你还有没有什么法子来破解此局?”

林白想了想,冷然道:“那个被借助了精血的人,定然出不了燕京,咱们只要在她之前找到那个咒术加身之人,除却他之后,这阵法不就自然而然不攻而破!”

“行,既然你这么有信心,那老头子我这次就放心了!”陈白庵仰头大笑片刻道:“从今儿起你我两人兵分两路,在燕京城内寻觅一番,看看能不能讲那个精血为引之人找出来。当然最好还是如你所说,这不过是次天地的自然作用,这样才最省心。”

林白点了点头,笑道:“承老爷子您的吉言,这件事情最好就是天地自然作用,咱们也省的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

陈白庵笑着拱了拱手,然后从腰间摘下酒葫芦,仰头灌下一口,自顾自的转身便朝着远方走去。酒香浓烈,衣袂带风,出尘若谪仙人下凡。

“藏龙卧虎,翩然若仙。如果不是有陈老爷子这样心性出尘的人物,说不准我还真要把奇门江湖中的人物悉数看轻,没了那份敬畏之心。”林白慨然开口道。

但虽然有了陈白庵的提点,林白依旧还是觉得心头有些忐忑,自己的心思似乎依旧还悬在半空中,找不到坠落的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