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355章 蛇口脱险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43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6

越往里走,树木便变得愈加茂密,头顶上的光线也变得黯淡了许多,也还好现在在亚马逊流域属于夏季,是以天光还算明亮,要不然两人恐怕连路都找不到。

不得不说,虽然外表看上去异常森冷,但亚马逊雨林内部其实很漂亮。地上无处不是繁花。河岸的两侧,壁缝石隙,林中树下,一阵清风吹来便带着一股馥郁的香味。而且一眼望不到头的绿色,也让久在城市钢铁森林中的林白,感到从心底一股舒畅。

“懿兰姑娘,慢点!”刚刚穿过一片灌木丛,林白的脚步突然缓慢下来,冲身前正在四下打量周围野花的司马懿兰,皱眉沉声道。

司马懿兰闻言止住脚步,转头看着林白轻笑道:“怎么了,是不是看到什么草药了?”

从进雨林开始,林白便对这雨林里面的那些植物打起了主意。要知道亚马逊雨林的植物物种世界第一,其中可是有不少在国内都极其难得一见的珍稀材料。

林白摇了摇头,轻声道:“不是,是我脚下踩到了东西,感觉前面有些不对劲!”

说着话,林白身子缓缓蹲了下来,然后挪开脚步,双手朝下一伸,握住了脚下踩着的东西朝上拔了起来。看到林白手中的东西,司马懿兰登时捂嘴震惊不已,原来林白这一下居然从脚下拔出来了个骷髅头,而且极像是人的头骨。

“这不是人头骨吧?”司马懿兰看到骷髅头,心中大惊,急忙回到林白身侧,朝着四周张望不已,越看越觉得心惊,总觉得似乎周围有一双眼睛在盯着二人窥伺。

端详了一阵手中森白的头骨之后,林白摇了摇头,轻声道:“不像是人头骨,骨架子比人大一些,应该是雨林里面的猿猴之类像人的动物!”

“不是人就好,吓死我了,还以为刚才踩着死人骨头过去的呢!”听到这话,司马懿兰长舒了一口气,轻轻拍了拍高耸的胸口,但转头一看林白,却发现林白脸上依旧没有轻松之意,眉头照旧紧锁,便狐疑道:“林白,怎么了,还有什么不对劲的么?”

“这头骨上面有蛇鳞,我怀疑应该是什么蟒蛇吃了猿猴之后,拉出来的!”林白朝四下张望了一番之后,轻声道:“等会儿你跟在我身后,切记不要发出什么声响!”

要知道蛇类虽然是冷血动物,但最喜欢的却是湿热天气。而亚马逊雨林这样天然湿热的地带,乃是蛇类最好的家园。在这样的环境下,亚马逊雨林内蛇类诸多,而且大部分还都是剧毒蛇类,这些东西都是隐藏高手,稍有不慎就有可能中了他们的招!

经过了这个小插曲之后,两个人的步子都变小了很多,交谈也少了起来。没走多远,两人便走出了一片树林,然后到了雨林更深处。那里灌木丛生,还有不少藤蔓从树上垂下纠缠在了一起,在这灌木丛的一侧更是有一条缓缓流淌的小河。

司马懿兰看到河流,心中顿时一喜,走了这么一路,她早就觉得又热又渴,而且浑身上下都被汗给打湿透了,要是有条小河洗洗脸那是再好不过。

“小心!”见到司马懿兰的举动,林白眼中一凛,伸手就去扯司马懿兰的胳膊。按照邱老板的交代,雨林之中,但凡是有河流的地方就是动物栖息之地,但是这条河流周围却是安安静静,根本看不到半点儿鸟兽的踪迹,而且有的灌木上还有压痕,显然蛇巢就在附近!

话音还没落,司马懿兰便觉得自己脚下一软,然后一股滑腻腻的感觉开始顺着腿攀沿而上。那种触觉让司马懿兰心中一阵反感,忙不迭的伸腿去蹬,但她越是挣扎腿上缠的越紧。

完了!林白朝着司马懿兰大腿那地方一看,心头顿时浮现出一抹苦涩。好死不死的,他们俩居然遇上了这雨林里面的头号杀手,让所有动物和人都闻风丧胆的绿森蚺!

绿森蚺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水栖蟒蛇之一,最长可达10公尺,重225公斤以上;蛇身粗如人体,喜欢在水底下活动,以水鸟、龟、水豚等动物为食。曾有记录片绿森蚺把长达2.5公尺的鳄鱼紧紧缠绕,窒息致死,然后整只吞下。司马懿兰被它缠住恐怕凶多吉少。

“林白,救我!”司马懿兰朝自己大腿处一看,眼泪登时就流了出来。女孩子对这种又软又冷又黏的东西一向没什么好感,而且她低头望下去更是发现缠住自己大腿的还仅仅是那条绿森蚺的尾巴,它那如同水桶般粗细的身子更在迅速的朝着自己这面袭来。

看着司马懿兰处的情况,林白额头上也满是冷汗。他也是生平第一遭遇到这样的情况,平常对付的人多了去了,可是像蛇这样的玩意儿,可是从来都没碰过,更何况这条绿森蚺的长度估计在12公尺左右,体重估计也是在三四百斤左右。

看着近在咫尺的绿森蚺,司马懿兰似乎连它嘴中喷出来的阵阵臭味都能闻得到。又惊又吓之下,大脑之中一片空白,想着自己如花似玉的脸蛋要被这东西吞进肚子里,而且身体还有可能被它缠成麻花状,不由得一阵乱踢,只希望自己从蛇口中摆脱出去。

也幸亏这边到处都是藤蔓,在它们的阻挠下,那条绿森蚺的速度比之前下降了不少。眼瞅着蛇头离司马懿兰越来越近,林白也不敢再犹豫,从腰间拔出开山刀,朝着巨蟒的脑袋就砍了过去。但蟒皮极厚,林白那一刀虽然使上了十足的力道,可也只砍出来一条细细的血痕。

一刀下去之后,绿森蚺吃痛,蛇身一卷,便想要裹着司马懿兰朝树上溜去。蛇身紧缩起来之后越盘越紧,纵然是司马懿兰百般挣扎,但却是不见丝毫成效。

“我草!”林白大骂一声,挥舞着手中长刀便又扑了过去,一刀却砍在了那绿森蚺不知怎地有一处伤口的七寸处。这一刀连吃奶的劲儿都使了出来,刀身顿时陷进蛇身之中,绿森蚺吃痛,蛇头从树上跌落下来,然后身子一翻,松开司马懿兰朝着林白就扑了过去!

眼瞅着那血盆大口越来越近,那视觉冲击力便如同是在影院里看狂蟒之灾3D版一样。司马懿兰忍痛站了起来,从腰侧拔出开山刀,使足了力气,朝着蛇尾就砍了下去,蛇身凌空一抽,却是将司马懿兰整个人都倒着抽飞了出去,不过倒是为林白争取了一线时间。

司马懿兰豁出命才争取到的这机会,林白如何能不珍惜,朝着司马懿兰坠落的地方便赶了过去,想要搀扶起她,然后两人赶快逃离这绿森蚺的藏身之地。但还没等脚步迈出去,却发现周遭一阵嘈杂之声,那绿森蚺居然像眼镜蛇般直起了身子,张着血盆大口嘶鸣不已。

显然刚才林白的那一刀和司马懿兰的那一刀让这绿森蚺极其愤怒,两个在它眼中如同蝼蚁般的玩意儿居然让它受了这么重的伤,蟒蛇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看着那情形,林白心中啥心大起,厉声骂道:“我操你大爷的,没完没了了还,看小爷我怎么干死你!”

说着话,林白居然骤然掉头,朝着绿森蚺又扑了过去,那绿森蚺显然也没想到面前的这个蝼蚁居然敢直面自己,登时身子一怔,趁着这机会,林白闪身躲过蛇身,然后跳到绿森蚺背上,一把将插在它七寸处的那把开山刀拔了出来。

刀子一拔出来,一蓬又腥又臭的鲜血登时洒了林白一头一脸,被那腥味一熏,林白差点儿没当时就晕倒过去。伸手捂住鼻子,右手高高举起长刀,左手捏成剑诀,在身前勾勒不停。

随着剑诀勾勒的图文渐渐形成,这片雨林内的温度骤然下降许多,一侧的小溪水流甚至都缓慢了许多,如同是其中有冰晶要生成一般,至于一侧的树木叶子上的露水,早已凝固成了冰晶,星星点点的朝下坠落不停。

蛇这种东西喜热怕冷,一到冬天就要冬眠,虽然这绿森蚺乃是雨林中的生物,但本性使然,空气骤然一冷。疲惫感顿时充斥蛇身,速度下降了许多,身子的周转也开始缓慢起来。

“果然有效!”林白见状心头大喜,右手握着的长刀高高举起,对准了七寸处仍然在往外流淌着鲜血的伤痕,长刀骤然朝下朝下,一翻一转,刀锋划过更是带出阵阵破空之声,显然这一刀上有着千钧之力,只要接触到蛇身定然能将它斩首。

就在刀锋要接触到蛇身的瞬间,那条绿森蚺眼中露出一抹悲色,蛇头扭转方向,看着小溪边一处骤然悲鸣起来。

“那是……”林白扫过蛇目所望之地之后,心中吃了一惊,急忙反手刀锋偏转,从蛇身上平移过去,长刀所向,摧枯拉朽,刀锋所及的那些枯枝树干顿时断裂开来,噼里啪啦的落了一地。

看着长刀从自己身侧偏离开来,绿森蚺的身子一软趴伏在地,然后朝着溪边疾窜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