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356章 刀下留蛇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286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6

“林白,你怎么不下刀?”司马懿兰挣扎着从地上站了起来,捂着被地上枯枝划破的伤口,朝着林白这边走来,满脸不解的问道。

林白伸手指着绿森蚺疾奔而去的地方,轻笑道:“我说它怎么跟疯了一样,原来是一条母蛇,刚刚产下了蛇蛋,还以为咱们俩要怎么样蛇蛋,所以才这么拼命!你伤势怎么样?”

虽然说蛇类是冷血动物,但是其实它和世界上所有的动物都一样,有着护卫自己幼崽的习惯,但凡是母蛇产下蛇蛋之后脾气就会变得无比暴躁,对领地的意识也变得极强,就算是公蛇都不能进入,林白和司马懿兰两人此次算是巧了,刚好遇见这条刚产蛋的绿森蚺。

听到林白这话,司马懿兰长舒了一口气,有气无力的摆了摆手,说没事儿。但低头一看,脸上却是露出一抹羞红,原来刚才和这蟒蛇搏斗的时候,胸前的衣衫却是被那些枯枝划破,露出白花花的乳肉,想来这一切刚才都全部被林白收在了眼底。

林白嘿笑一声,从身上脱下外套,扔给了司马懿兰,然后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刚才神经高度紧张,现在骤然舒缓下来,他才发现自己浑身上下都酸软无比,而且胸前后背上都是被灌木丛的那些枯枝划破的伤口,正在往外丝丝缕缕的浸出鲜血。

“没想到一条蛇就把咱们俩给搞得这么狼狈,看起来这雨林里面还真是凶险!”林白长吁了一口气之后,看着在一边把衣衫换好了的司马懿兰轻笑道。

经过这么一闹腾,天色已经渐渐暗淡了下去。四周的天光四合,而且周遭的树木遮挡的厉害,估计很快天色就要彻底变暗。喘息了一阵之后,林白看着司马懿兰道:“我看咱们两个晚上就在这里露营好了,这条绿森蚺不会再怎样咱们,刚好也算个天然的保镖!”

“行,要是现在再往下走,我也走不下去了。”司马懿兰走到小溪边,双手舀了捧水,抹抹脸,然后看了眼紧张不已护着蛇蛋朝四下张望的绿森蚺,轻笑道:“说起来倒还是动物更有情谊一些,现在多少人连畜生都不如!”

“行吧,你在这等着,我去找点东西回来吃!”林白闻言轻轻一笑,也不多说什么,转身便握着开山刀朝雨林中走了进去。此时这绿森蚺因为自己之前术法的威压,变得服帖无比,司马懿兰留在这雨林第一凶物身边定然不会出什么事情。

没过多久,林白便从雨林里面赶了回来,不过手上却是多了几只野味。天色渐渐暗淡下去,两人为了防止野兽来袭,便在地上点了篝火,灌木丛中枯枝甚多,篝火一点起来,噼里啪啦一阵木柴爆裂声,不但暖人身体,更让心神都放松了少许。

林白提着开山刀在小溪处将手中的野味淘洗了一番,然后从背的行李里面摸出盐巴在那些野味上面抹了一层,便放在火上烧烤起来。林白小时候在茅山,早就做惯了上山打猎的事情,这种事情做起来是手到擒来。

没多大会儿功夫,一阵阵肉香便开始在丛林里蔓延开来,司马懿兰在一边望着泛着黄色油光的肉块,食指大动,这么一番折腾下来,她早就饿了。看着司马懿兰的模样,林白嘿然笑了笑,拿着刀子从上面砍下一条大腿,递到她面前。

肉香实在是太过馥郁,一侧的那条绿森蚺也开始有些不安分起来,身子不停的扭动,一双如同电灯泡的眼睛一眨不眨的望着篝火这边,但由于畏惧林白的威势却是不敢往前。

“赏你一口!”看着绿森蚺如同小孩子般嘴馋,但又不敢开口讨要的模样,林白脸上满是笑意,从手中的野味身上割下一块肉便扔了过去,绿森蚺闻到肉香,蛇头一摆,登时便将那口肉给吞在了口中,然后囫囵咽了下去,然后又眼巴巴的看着林白。

林白摇头苦笑,道:“想吃肉自己捉去,爷们儿这两口哪里能把你那么大的肚子给填满!”

…………………………

而就在距离林白他们所在位置不远的一处雨林内,有一行人正点着火把朝着那里赶了过去。当先领头的那人正是大巫唐望。

“你们确定那条绿森蚺就在这附近?”唐望转头朝四下看了一眼之后,朝自己身前身形无比呆滞的几名活死人沉声询问道。

那几名活死人闻言,连连点头,恭恭敬敬道:“我们在找水源的时候,曾经见到过它,应该是一条产崽的母绿森蚺,而且体型在绿森蚺中也算是极大的,所以我们就没敢惊动它!”

“希望能够将那条大蛇制服!”唐望闻言点了点头,眼中满是狠戾之色,“如果有了这条绿森蚺,我在这雨林中就再没什么东西可怕,哪里都能来去自如!就算是那两个华夏人追过来,我也能够利用它抵挡一阵,说不准还能让它把那俩人给活吞饿了!”

当唐望听手下的这几名活死人口中得知了绿森蚺的消息之后,心中便有了一个大胆的计划。要知道绿森蚺乃是雨林中的头号杀手,不但能够威吓猛兽,而且绿森蚺的身体具有独特的腺体,可以分泌出来特殊的气味来祛除寄生虫,但有这一点相助在雨林中就等于如虎添翼!

虽然说刚刚产蛋的绿森蚺无比凶猛,但是唐望本就是雨林中的人,在得知了这条消息之后便想好了对策。绿森蚺虽然恐怖,但一到晚上就成了睁眼瞎,而且他打算牺牲掉那几名活死人的性命,让绿森蚺因为吞下过多的食物变得臃肿,行动困难,使他有机可趁。

像唐望这种人,早就不把性命当成性命。他手下的这些活死人在他眼中不过就是可以利用的工具罢了,牺牲掉他们的性命来换取一条绿森蚺,是一个极其合算的生意。而且这些年死在唐望手里的人不知凡几,区区四五个人的性命,实在是看不到他眼里。

“你们几个加快速度,要是敢耽误时间,找不到那条绿森蚺,我就把你们全部宰了!”唐望朝着四周张望了一番之后,厉声吆喝道。不知道为什么,今晚上他心中总是有一种不安的感觉,似乎总感觉有什么事情要发生,如果不是绿森蚺的缘故,他死都不肯按原路折返!

亚马逊雨林的深夜无比宁静,这让林白和司马懿兰这两个习惯了城市生活的人觉得极不适应。只有身边木柴突然爆裂开来,他们才会感觉自己不是生活在幻想之中。

虽然四周不时有野兽被火光所吸引,过来观望,但是在绿森蚺那低沉的吼声之下,还是不敢前行。司马懿兰烤了会儿火之后,实在是按捺不住心中的困意,而且今天走了一天的路,身上酸软难忍,便躺在睡袋里休息起来。

而林白则是盘膝坐在火堆旁守夜,虽然说有绿森蚺这个天然保镖,但是雨林中危机四伏,时刻都不能大意。而且林白之前和绿森蚺相斗的时候,运转术法,发觉这亚马逊雨林之中有一股极其玄异的气息,虽然不似天地元气,但对术法的施展极为有益。

“以后一定得多出来走走,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其中更是藏了无数的秘密,无论是哪一个能够让我侥幸破解,肯定都会裨益非凡!”感受着身周源源不断循环的奇异灵气,林白心中不由得有些感慨,但心神却是开始修习起来先天洛书中记载的那些术法。

渐渐的林白的双眼闭了起来,呼吸也变得悠长无比,虽然看上去和睡着的人,但其实他是进入了冥想的状态,在这样的状态下,他的五感比起之前更是敏锐了许多,只要周遭出现一点儿风吹草动,都不可能逃过他的神识。

“呼哧……呼哧……”突然一阵急促的呼吸声和脚步声出现在林白耳中,顿时便让他从冥想中惊醒,然后伸手轻轻碰了碰睡袋中的司马懿兰,轻声道:“懿兰姑娘,赶快醒醒!”

司马懿兰闻言顿时惊醒过来,这段时间在她身边发生了不少事情,早就风声鹤唳,睡眠非常之浅,只要稍有异动便会让她警觉起来。

“没动静啊,是不是林白你听错了!”司马懿兰侧耳倾听一阵之后,面带狐疑之色,看着林白皱眉问道。

林白摇了摇头,手指伸到唇边比划了个嘘声的动作,然后急忙从随身携带的水袋中倒水将火堆浇熄,提着地上的睡袋,便和司马懿兰躲到了一边的灌木丛中。

夜风吹过树梢,沙沙作响,乌云遮盖住了明月,四下安静无比。看着被夜风摇动的树影,司马懿兰轻声道:“林白,你是不是听错了,这哪里有人,应该是树影摇晃的声音吧!”

“你们确定那条绿森蚺就在这个地方么?!”司马懿兰话音刚落,便从一边的树林中传出了一个沙哑的低沉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