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386章 盘肠三天(上)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193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6

“林白,你怎么了?”正在林白身边熟睡的贺嘉尔感觉到身边有些异样,急忙睁眼朝着林白所在的方位望了过去,这一眼看去,却是发现林白的脸上满是不正常的潮红之色,而且人也不断发出粗重的喘息之声。

林白闻言,脸上露出一抹诡异笑容,轻声道:“我呼吸有些不畅快,感觉就像是要得哮喘一样,突然想让嘉尔你给我做做人工呼吸!”

虽然几女来到墨西哥已经有了一段时间,但是事情繁杂,而且重伤初愈,林白还没和几女进行过负距离接触,但今天却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儿,林白觉得自己气血不断上涌,哪怕是闭上眼睛,都不自觉的会想起以前发生过的那一幕幕香艳至极的场景。

“人工呼吸?”贺嘉尔闻言一愣,然后转头朝着门口方向看了一眼,脸上露出一抹红晕,她是过来人,哪里不知道林白这话说的真实意思是什么,但是毕竟有孕在身,而且另外几女都在隔壁房间,想到自己等会儿娇喘可能会惊动她们,贺嘉尔便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林白笑眯眯点了点头,轻笑道:“你辛辛苦苦怀着我的孩子,我怎么着不得好好的犒劳犒劳你,而且前几天我去复查的时候问过医生了,他说只要咱们小心一些,怀孕期间进行床第之事还是可以的,而且据说经过滋润之后,生出来的宝宝更是会聪明一些!”

“什么聪明一些,我看是好色一些吧!”贺嘉尔听着林白完全没有底线的话语,脸上的红晕愈发深重起来,说着话更是将身子一转,只是背对着林白。

林白嘿嘿一笑,身体前倾,温柔的伸手揽住贺嘉尔,然后另一只手轻轻的在贺嘉尔高耸的肚皮上不断抚摸。两人此时的距离无限接近,林白可以听到贺嘉尔柔弱的呼吸,轻轻缓缓,而且还有着一种掺杂了奶香和体香的混合香味。

气氛渐渐变得有些尴尬起来,贺嘉尔伸手轻轻握住林白的手,然后压低了声音,轻声道:“我都怀孕这么久了,你要是真那么做,岂不是要从小就教孩子干坏事儿,长大之后,不知道得祸害多少人家的姑娘。”

林白默然无语,只是静默的看着贺嘉尔。从他现在的这个角度望过去,贺嘉尔的发丝柔柔垂在额前,脸颊优美的轮廓犹如是他在雅典神庙中那些神话中的女神,长长卷曲漆黑的睫毛,映衬的脸上肌肤更加雪白,而胸前的丰满因为怀孕的关系愈发鼓胀。

尤其是贺嘉尔那一双粉嘟嘟娇嫩欲滴的樱唇,随着呼吸浅浅开合,从其中不断的散发出沁人心脾的幽香。看着这双红唇,林白觉得就像是有一百只猫在自己胸口不断抓挠,酥酥痒痒的感觉顺着胸口直往上涌。

正在林白思忖之间,贺嘉尔的身子却是突然转了过来,然后唇瓣微微张开,将林白的嘴唇含在了其中。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林白脸色大变,惊愕无比的看着林白,着实想不通为什么刚才还不苟言笑的贺嘉尔,怎么突然转变成了这幅模样。

“难道我亲你一口要比那烙铁烫你还难受啊……”贺嘉尔不胜娇羞的白了林白一眼,接着道:“吓成那样,难不成我是洪水猛兽么?”

林白看着她无限娇羞,而且说出打情骂俏话语之时,脸上带着的那充斥万种风情的笑意,心头那种酥麻之感愈发强烈起来,而且感觉一股热流顺着小腹朝着脑门就冲了过去。手随心动,林白没有丝毫犹豫,揽着贺嘉尔的右手就开始不老实起来。

手掌下接触的肌肤如同是柔滑的绸缎一样,而且更是有温热的触感,鼻翼之间呼吸到的尽是甜甜的体香,感觉着贺嘉尔的身体在自己手上动作的变换下,微微颤抖,而且手下抚摸的肌肤渐渐开始一大片一大片的出现鸡皮疙瘩,林白觉得心情舒爽到了极点。

“别……别闹……我就是和你开个玩笑!要是真教坏了孩子,那可不是什么好事儿!”贺嘉尔看着林白急色的模样,花容大变,在林白怀里不断的扭动身体,但又怕自己挣扎的太过剧烈会影响到腹中胎儿的安全,也不敢使出力气。

导火索已经点燃,哪里还能够泼灭。贺嘉尔纵然不停进行着无力的抗争,但是丝毫改变不了局势发展的趋势,点点香唇在林白的进攻之下,只能发出含混不清的呜咽声。

“别……赶快放开我,别说这对身体不好,就是被小青姐她们听到也多不好意思啊!”贺嘉尔推搡了林白的身体一阵之后,终于喘着粗气和林白火热的嘴唇分开,带着颤抖的语调又像是诱惑的声音,对林白小声哀求道。

贺嘉尔说话一向温婉,此时在这样的情况下,这声音听在林白耳朵里,更像是咬了一口熟透的沙仁瓜一样,直接甜到了心口,而且将他的欲望激发的更加强烈。

眼瞅着贺嘉尔的身体软绵绵的躺倒在自己怀中,鼻翼之间喘息的声音也愈来愈大,林白脑海中的唯一一线清明彻底被他抛弃,伸手将贺嘉尔身上本就没有多少的衣物除却之后,林白喘着粗气,紧紧盯着贺嘉尔遍布红晕的胴体,当真是美不胜收!

“不,不行,你不能再继续了!”贺嘉尔看着林白的模样,将两条雪白粉嫩的长腿紧紧的并在一起,盯着林白急声道,但眼神中却是不自觉的露出了一种渴望之感,而且她感觉自己浑身上下的每一寸肌肤都在颤抖。

此时此刻,林白心底压抑着的每一点欲望,都被贺嘉尔彻底给点燃。

林白的右手在贺嘉尔的胴体上逡巡不停,同时左手也没闲着,伸手顺着她柔顺丝滑的发丝划过,揽住她的脖颈,在贺嘉尔来不及做出任何抵抗的时候,嘴唇便紧紧的贴了上去,然后将她如同蜜糖般可口的唇瓣含在口中,贪婪的吮吸着其中香甜的琼浆玉液。

贺嘉尔手不断的推搡着林白的胸口,但是由于不敢使出什么力气,这动作如同是在给林白搔痒痒一样,将林白心中的激情点的更旺。正在贺嘉尔不胜娇羞之时,林白的舌头却是突然伸入她的口中,疯狂的舔舐着每一寸角落,然后朝她慌乱的小舌袭击而去。

欲望乃是人类与生俱来的本能,在林白热吻的不断侵袭之下,贺嘉尔心底的防线彻底被击垮,嘴中终于开始发出诱人的呻吟声,而且白嫩如藕断的手臂也开始不再推搡林白,而是顺着他的肩膀往上,将林白健硕的身体轻轻环住。

激情相拥而吻的同时,林白的右手终于占领了制高点。真丝所制的内衣根本就挡不住林白手指的拨弄,简单几下之后,便从贺嘉尔身上滑落下来,瞬息之间,一只饱满的娇挺便陷入了林白大手的掌握。贺嘉尔浑身一麻,唇齿之间的喘息声也愈发的深重了起来。

“不行,你赶快下来,不能再乱摸了,等会儿我就控制不住自己了!”贺嘉尔惊慌失措的挣脱林白嘴唇的控制,但唇齿间的娇喘已经不受控制,含混不清急声道。

但是箭已经在弦上,哪里还会回头?而林白刚刚得手,又如何会轻易罢手。眼瞅着贺嘉尔娇怯的模样,林白肆意揉搓着她因为怀孕更加高耸了几分的娇挺,虽然形状增大了几分,但是手指触摸之下,仍然能够感受到和以前一般无二的惊人弹性。

而且此时,林白的左手也再也按捺不住,从贺嘉尔如同玉璧的背部,缓缓滑落在了丰腴的翘臀上揉捏不停,让怀中贺嘉尔的眼神愈发迷离,口中不自觉发出的娇喘声也愈加婉转。

感觉到林白的身体越来越热,贺嘉尔心中不自禁的想起了以前刷林白时候,他表现出的勇猛战斗力,不自觉的便有些生怯,俏脸通红,星眸微眯,挣扎着便想从林白的怀中挣脱出去。

不是说贺嘉尔的意志力有多坚强,或者是她对林白已经没有了往昔的感情,而是她觉得在自己有孕的情况下,贸贸然做这样的事情实在大为不宜。

但林白已经完全不能控制自己,火热的嘴唇如同雨点般顺着贺嘉尔娇媚如花的脸蛋洒落,而左手抚摸的范围也渐渐开始缩小,当那片温热地带最终被覆盖住之后,贺嘉尔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全身上下如同被千万束电流同时穿过,酥麻到了骨头里面。

“九紫右弼星为主,又以千年阴沉桃心木为引,两者桃花合为一体,我倒要看看林白你从今天开始,还能下得了床不!”侧头望着大使馆方向,朱师昇擦了把嘴角溢出的血丝,脸上带着嘲讽的笑容,淡淡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