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407章 送子活佛?!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31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6

“国际相术大赛,这玩意儿咱家没兴趣,你们爱找谁找谁去!最好是去找我那位小师弟,也是而今的天相派门主,他最喜欢凑热闹!”

茅山之上,大风起兮,草木纷扬。张三疯惫懒的斜倚在一张躺椅上,看着面前一个面容猥琐的中年胖子,摆了摆手,淡淡开口道。

“老神仙,您师弟我自然也是要请的,可是您也不能不去啊!咱们华夏不是有句俗话,长兄如父,您那师弟的水准如何能赶得上你不是!”中年胖子听到张三疯这推诿的话,也不动容,一个接着一个的马屁继续往张三疯身上堆。

张三疯笑着示意这中年胖子站到自己身边,笑眯眯道:“你要是说我比龙虎山那些牛鼻子,或者是昆仑山上的一些寻龙师们的水准高,我定然觉得你这个马屁拍的对胃口,可是你说我手头上的功夫比我小师弟强,这话就是打死我,我也不敢承认!”

“咱也没听说过您那位小师弟的名头啊,更没见过他真人!”中年胖子脸上神色微微一动,看着张三疯继续问道:“老神仙,您那位师弟真有那么厉害么?”

张三疯笑眯眯的摆了摆手,不急不缓道:“你没听说过我小师弟,这不当紧,那你应该听说过龙虎山上明石真人的名头吧!”

“听说过,明石真人相术修为空前绝后,乃是一位不折不扣之大师,我这次也要请他的!”

“那就简单了,等你到了龙虎山,跟那牛鼻子说这次大赛我张三疯的小师弟也要参加,那牛鼻子肯定会说山门事务繁忙,将这件事情推诿掉,你信不信?!”张三疯淡淡道。

中年胖子脸上露出一抹讶异之色,震惊道:“老神仙,您可不能诳我啊,明石真人老人家那么大的修为,怎么可能会被您小师弟给打败!”

“行,那咱们就不说明石。欧洲有位教皇,叫拉什么格来着,你应该是知道的吧?!”

中年胖子连连点头,道:“这个自然知道,那位教宗大人可以说是天底下最有权势的人了。可惜前段时间诡异身亡,成了宗教史上的不解之谜,难不成这事跟您小师弟也有关系?”

“他倒不是被我小师弟给弄死的,但是这事儿说起来也算是和他有些关系!当初我们在欧洲,一个人单挑教宗和黑巫术圣女,不但没落下风,而且还将他们两个人的修为悉数废掉!”张三疯捻着胡须,得意洋洋道:“还有件事儿,要是没他逆天改命,亚马逊雨林早就没了!”

听着张三疯一件件的将林白做过的事情讲出来,那中年胖子彻底呆愣在当场,不知不觉之间,冷汗更是顺着脊椎骨流了一背!他开始后悔自己居然接了这么一档子差事,如果自己的用心被那杀神给知道了,就算和猫一样有九条命,也不够往里面塞的啊!

“老神仙,您那位小师弟到底是长什么模样啊,听您说的这么神仙,能不能让我看看仙容,以后见面了,我也好给他老人家请安啊!”中年胖子伸手抹了把额头上的冷汗,轻声道。

张三疯笑着点了点头,从口袋中摸出来上次去燕京的时候,从刘经天那里又顺走的一部爱疯5,刷刷打开相簿,翻过几张珍藏的肥臀寡妇相之后,将林白的相片调了出来,放大之后,递到那中年胖子面前,轻笑道:“看吧,这就是我那神仙师弟!”

“老神仙,咱可不带这么玩人的。您老人家不想去就是不想去,不带拿送子活佛他老人家的相片来糊弄我的啊!”中年胖子瞄了一眼相片上林白的模样,满脸古怪的看着张三疯道。

张三疯闻言也愣住了,将手机拿到自己面前看了几眼,确定是林白无误之后,盯着中年胖子,沉声道:“你刚才说什么来着,送子活佛,我师弟什么时候成那玩意儿了!”

“老神仙,虽然您老人家神异,可是也不能做这种侮辱仙尊的事情啊!”中年胖子一听张三疯这话,脸上顿时露出一抹惶恐之色,急声道:“而且仙尊这相片,不但全国各处都有人祭拜,即便是您这茅山下也是不少人膜拜,据说只要心诚,仙尊便能保佑家中添上男丁!”

“这不是扯淡么!我那小师弟自己年前才刚结的婚,现在我那侄娃子还在他娘的肚子里没生下来呢,怎么着就这么几天的功夫,他小子就成了什么劳什子送子活佛!胖子,你不会是眼花看错了吧!”张三疯一拍大腿,盯着中年胖子厉声道。

中年胖子身子一颤,急声道:“老神仙,您可别冤枉我!我这一路从开封过来,可是听了不少关于这送子活佛的事情,一个个都说的有板有眼的,没见着一个说他是您师弟的啊,就算是山下的那些大姑娘小媳妇儿们,我也没见她们因为相熟就不祭拜啊!”

“不对劲儿,出大事儿了这是!”张三疯气急败坏站起身来,背着手在原地不断转圈,脑海中来回思忖不停,口中更是喃喃念叨道:“这是哪个狗娘养的,想了个这么绝户的法子,居然要活祭了我师弟,要让老子逮着那王八羔子,一定活剐了他!”

“活祭?!老神仙,这是个什么词儿啊?!”中年胖子听到张三疯嘴里的词儿,脸上露出一抹狐疑之色,问道。

张三疯摆了摆手,皱眉道:“你刚说你从开封过来的时候,一路上看到不少人手里边都拿着这相片祭拜?你确定你没看错,那相片和我师弟模样一致?!”

“老神仙,您老人家慧眼如炬,我在您面前说假话,那不是自寻死路嘛!我敢打包票,我看到的,真就是您那师弟没错儿!”中年胖子言辞凿凿,然后眼珠子转了几圈之后,看着张三疯接着道:“老神仙,那国际相术大赛,您老人家还去不去啊?”

“不去!他娘的,有人都欺负到我小师弟头上了,我这当师兄的哪还有什么功夫去做那沽名钓誉的事情!你麻溜儿的走吧!”张三疯是个急性子,此时感觉情势不对,有人要针对林白,便想尽快推演天机,估算事情原委,是以对这中年胖子下了逐客令!

中年胖子也不着急,看着张三疯讪讪笑了几声之后,轻声道:“老神仙,您老人家不去也行,不过我来之前这次相术大赛的一个选手托我给您老人家捎一句话,说是什么当日在茅山上结的仇怨一定会了解,而被你和你师弟从他手里抢走的东西也一定会再夺回去!”

“你说那人是不是身形矮小,梳了个大奔头,脖子上挂了条黄金打得狗链?!”张三疯听到这话,伸手扯住那中年胖子,眼珠子骨碌转了一圈之后,正色看着他问道。

中年胖子点了点头,道:“一点儿没错,您老人家还记得那人最好,我这话传到了,回去就也好交差,这一趟也算是没有白来!”

“果然没跑儿!我说是哪个崽子有那么狠的心肠居然使这招来对付我师弟,原来是陈其灵还不死心,念叨着当初抢夺天相派大权未遂之事,行的如此毒招!”张三疯喃喃自语了几句之后,转头盯着中年胖子接着道:“那厮还说什么没有?”

“别的就没了,只是让您记着点儿,到时候别吓怂了!”中年胖子朝着张三疯拱拱手,然后道:“老神仙,话我也传到了,别的事儿也没了,我这就下山,以后再来拜会您老人家!”

“等着,谁让你走了,给我回来!”张三疯沉吟稍许,盯着中年胖子,沉声道:“把你那什么国际相术大赛的事情详细给我说说!”

“老神仙您不是不报名么?”中年胖子脸上露出一抹喜色,急声问道。

张三疯眉头一皱,厉声道:“老子什么时候说不报名参加了,麻溜的给我把事情说清楚!”

………………

山风凛冽,吹恸千山暮雪。丛林浸染墨色,如同奏出一曲挽歌!张三疯只身屹立在道观前的悬崖边,神色凝重到了极点,心中诸多思绪不断盘旋!

“师父,是不是我的巴巴爸爸又出了什么事儿么?”茅山水土养人,只是一年的光景,李青囡比起当初在燕京的时候,便又长高了一大截子,而且浑身上下的气质比起当初也变了许多,出尘意味明显,似乎一举一动都和天道契合在了一起般!

张三疯点了点头,慨叹道:“这次的事儿,恐怕比起以前要麻烦了!”

“师父,向来都是麻烦怕咱们,巴巴爸爸和你我又什么时候怕过麻烦!”李青囡缓缓走到张三疯身边,迎着茅山峰顶凄冷寒风,一字一顿朗声道。

童音清脆无比,但却叫人从心底生出一种信服之感,仿佛这话乃是天谕,叫人不敢生出半点儿抵触之心。

“囡囡你这话的确是一点儿没说错,有麻烦,咱们就把麻烦连根拔了!”张三疯淡淡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