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408章 风吹燕京,英雄聚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282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6

冬雪即便是降落的再多,太阳一出终究还是会融化。而今在温室效应之下,燕京的春天来得比以往早了许多。燕京城内,道路两侧栽种的诸多柳树此时已经吐露新芽,嫩黄色的新条看上去分外漂亮,而一些梅树也在初春绽放出了朵朵花蕾。

天色静好,好容易挨过了寒冬,五女哪里还能忍受呆在家里日日苦闷。强拉硬扯,带着林白去了后海公园。后海虽然沾了个海字,但其实不过是个巨大的人工湖,早年间专供皇家游玩,解放之后,便成了大众的乐园。

波光荡漾,天水一色,天空中几朵白云,这景色着实叫人打心底喜欢。一阵带着暖意的春风吹过,带来了后海湖上几许潮湿的气息。

林白微微眯起眼睛,似乎对这湖风分外享受,有些陶醉的转头看着因为有了身孕,不能像其他几女那般肆意游玩的贺嘉尔,轻笑道:“嘉尔,要不咱们把家搬到这里好了,每日里迎着朝阳起落,做个钓叟,日子应该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而今买房置业这种事情,对于林白来说,实在是寻常的紧,就像是在商讨中午吃什么饭,晚上喝什么酒一般。当初从番禹弄到的那一批黄金,改换了现金之后,在夏小青的操纵之下,如今已经成了下金蛋的母鸡,让他们的资产又翻了好几番!

“我以前问过陈老,他说你身上的气运太旺,住在挨着故宫的地方,能用故宫的气运镇压一些,对自身有益处,若是来了后海,想必就没了那种功效吧!”贺嘉尔伸手将自己额头被湖风吹乱的头发撩到耳后,然后看着林白温声道。

每个人心中的思绪都不一样,对于贺嘉尔来说,无论住在什么地方,无论环境怎样,最重要的就是对于林白是否有益处,毕竟这个男人才是她生命中最要的东西!

“听到你说这话,我心里边突然有了个奇怪的想法!”林白摇了摇头,自嘲笑道:“都说相师天生便犯了五弊三缺,是以对平淡安稳的生活无比渴望。但又总因为种种原因,说什么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就算是陈老那种人,最多也是在后海钓钓鱼,都做不到真正恬淡!”

“但听了你的话,我现在感觉,也许所谓的什么五弊三缺不过是老天给人开的一个玩笑。说因为这些怕对身边的人有什么影响,所以不敢退出,其实倒不如说是舍不得自己的那身修为白费,若是你真退出了奇门江湖,老天哪有那么多时间去找你的事!”

林白缓缓将话说完,抬头望着被春风吹得皱褶千转百回的湖面,脸上满是苦笑。

贺嘉尔愣了愣,似乎没想到林白会突然有这样的慨叹,沉默片刻之后,娇媚一笑,轻声道:“我和小青姐,欢颜姐,还有小艺、懿兰妹妹她们四个一样,只要你在哪,我们就在哪,只要有你在身边,这样的生活就很好了!”

“……”林白听到这话,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如今社会,人心浮躁,物欲横流,诸多女人为了金钱名利浮华之物,什么都可以抛弃,但自己身边这几个女人,无一不是冰肌玉骨,相貌秀美,但却丝毫没有那些女人的浮利之心,对自己当真是无话可说。

贺嘉尔轻笑着握紧了林白的胳膊,轻声道:“如果你现在真的有什么退隐的心思的话,咱们一家人真就在后海边买处房子,把俗世的一切抛的干干净净,就一家人在家里好好过日子,也不是不行!”

林白摇了摇头,轻轻拍了拍贺嘉尔手背,脸上苦笑之色愈发深重。他说别人逃不了俗世的纷扰,他自己又何尝不是,还有太多的事情在等着他去发掘出来,一环套着一环,如同没有尽头,叫他深陷其中,无法抽身。

湖风缓缓吹过湖面,然后吹到了林白面颊上,温暖湿润的气息渐渐的将他紧皱的眉头拂开。从开始到现在,自己所遇到的这一切,这些女人都不离不弃陪在他身边,即便是在他命悬一线的时候,也无一放弃,她们都如此,林白又怎敢轻言放弃!

“林白,你现在在哪儿?我在燕京城你那四合院里面,怎么找不到你们人了?”恰在此时,林白的手机突然响起,接通之后,便传来了张三疯急促的声音,似乎是有什么天大的事情即将要发生,所以才让他如此急躁。

林白闻言苦笑着摇了摇头,自己这师兄的暴脾气这么久了,还真是一点儿没改,好容易打来个电话,一上来就跟吃了火药一样,说话一溜儿一溜儿的!

“我在后海这边遛弯儿,师兄你有什么急事,怎么着突然来燕京了?”林白笑眯眯的对电话那边不急不缓问道。

张三疯听到林白的笑声,肺都快要气炸了,急声道:“现在火都要烧到屁股上了,你小子还在这稳坐钓鱼台!我告诉你这次真是出大事儿了,你在后海等着,我马上过去!”

时间没过多久,后海湖边便出现了一个一身青衣补丁摞补丁道袍的贼眉鼠眼老道,而在这老道的身边,更是站着一个粉雕玉箧如洋娃娃般精致的小女孩儿,如果不是那小女孩儿的手紧紧攥着脏老道的手,后海边那些看稀罕的热心燕京人儿,势必要把这老道当成人贩子!

“囡囡,小丫头,你怎么也来了?”张三疯和李青囡两人一出现,便被林白看到,当瞅到张三疯身边的那小丫头之后,林白脸上笑意毕露,急忙迎了上去,伸手摸了摸李青囡的小脑袋,接着道:“这么长时间没见,想不想二爸啊?”

“每天都在想!这次师父半夜偷偷下山,可是还是被我发现了,等到上火车的时候我才露面,不得已他才把我带了过来,要不然咱们还是见不着面!”李青囡蹙了蹙小鼻子,看着张三疯没好气道。

眼瞅着张三疯一脸吃瘪的表情,林白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自己这一生旷达不羁的师兄,这一年时间来,想必是没少被这鬼机灵小丫头整蛊取乐!

“你小子赶紧跟我过来,我有急事儿要跟你说!”张三疯冲贺嘉尔点头一笑之后,伸手扯住林白的胳膊,朝着一边便拉了过去,眉宇之间满是凝重之色。

林白轻笑道:“师兄你这么段时间没见,怎么着突然风声鹤唳起来,我怎么没感觉最近有什么大事发生!难不成是你把哪家大屁股俏寡妇的肚子搞大了,想要师弟我给你擦屁股?”

“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张三疯瞪了林白一眼,沉声接着道:“别说你没发现,就连我如果不是别人提醒的话,估计也不会知道这事儿!你知不知道,你小子被人给活祭了?”

活祭?!华夏古时曾有过这样的传统,但凡是为官清廉或者是对人有大恩者,家里大抵会立下此人的生辰牌位,作为供奉,沐浴香火。这种事儿乃是好事,但相术中,却是有一种秘术,法理和立生祠牌位一般无二,但功效却是完全不同。

建立生祠牌位乃是为了给被供奉者增添福禄,但活祭则是集中信徒念力,对被供奉人顶礼膜拜,以此来渴求某些不可得之事!天道循环,气运想通,念力又是最为神异之物,如此便会导致被供奉者的气运崩塌,明朝之时东昌大太监魏忠贤便是被相师以活祭之法搬倒!

林白闻言一愣,脸上笑容毕收,正色看着张三疯,道:“师兄,这话儿可不能乱说啊!这些年虽然栽在我手里的人不少,但冤仇还没到那份上,怎么会有人活祭我?!而且如果有人对我做出这举动,天道气息会被我发现,可而今是一丁点的迹象都没有啊!”

“茅山下的大姑娘小媳妇儿手里边现在可都是攥着你的相片,口口声声说你是什么送子活佛,只要诚心祈求,便会得以应验!”张三疯一脸怪异之色,看着林白沉声询问道:“小师弟你难道最近就没感觉到身体和气运有什么不正常的地方!”

林白仔细思忖了一下之后,摇了摇头,他最近除了房事上面比起之前持久许多、需求大一些之外,便再也没了其他异样,可这事儿也不算是什么坏事儿吧!

“那这事儿就奇怪了!”张三疯见状,眉头皱的越发深了许多,沉默片刻之后,抬起头看着林白,沉声道:“按照我先前得到的消息,对你做出活祭之事的极有可能是陈其灵那个老东西,而且他这次要参加国际相术大赛,等到那时候,一切就真相大白了!”

陈其灵?!林白一晃神,嘴角露出一抹冷厉笑容。他感觉张三疯的推断的确一点儿错误没有,当今世界,除却陈其灵之外,还真是没什么人敢针对他做出这么大的动作!

燕京城郊乌云陡升,后海湖面风声骤然冷冽,大幕已起,静等天下英雄入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