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409章 阿猫阿狗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26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6

农历二月十二日,海中金,开执位!忌入宅、安葬,宜嫁娶、祭祀、开光、出行!

而也正是在这一天,国际相术大赛在开封清明上河园中一五星酒店内正式揭开帷幕。

国际相术大赛,乃是国际奇门江湖之中的一次盛会。乃是由各国奇门江湖中的领头人物出谋策划,然后以俗世力量谋划。第一次国际相术大赛召开乃是因为二战,各国之间奇门江湖冲撞不断,是以为了达到平衡,当时有人提议召开大赛,以胜者为尊!

等到后来,虽然战争已经结束,但是召开国际相术大赛这个传统却是保留了下来,每隔十年,便会召开一次。宗旨也从当初的衡定胜者为尊,转变为而今的弘扬各家文化,以此来使世人更多的了解关于奇门江湖中事,扩大自身的影响,当然最重要的还是提升自身修为!

战争之后,奇门江湖也是元气大伤,是以从二战结束到而今,国际相术大赛办的也都算一般,动静也都不大,许多真正的大师级人物更是直接就没来参加接下来的几届大赛。扳着指头满打满算,国际相术大赛开到而今也不过是第七届而已。

不过这一次大赛的声势比起以前几届,那可真是宏大了不少。不但有华夏各个相术门派的传人,更是有许多邀请自全球各地的奇门江湖中人,欧洲来的有卜算师、星象师,东南亚的降头师,日本的阴阳师,甚至非洲那边的一些教派的领袖都亲至现场!

“这次相术大赛不简单啊!”张三疯走到酒店门口朝前一看黑压压的人群,不禁倒抽了一口凉气,对林白由衷感慨道。林白年轻,对相术大赛这些事情是一无所知,而张三疯当年没拜师的时候,也是来见识过的,还从没见过像这一届这般办的这么有声有色。

林白点了点头,压低了声音道:“我之前和陈老也商讨过这件事情,据说此次是开封一位富商出资筹办的。但一位商人如何会有这么大的面子,邀请来这么多眼高于顶的相术精英。所以,这件事情的背后肯定有猫腻!”

“要我说,这事儿绝对是陈其灵那老小子搞得鬼!”张三疯朝着四下张望了一番之后,沉声道:“肯定是他对当初师弟你抢了他天相派门主,错失了先天洛书传承一事仍然心存芥蒂,所以才会摆布出来这么一个大场面来难为你,你可千万得小心!”

“管他那么多作甚,他们来一个我斩一个,来两个我斩一双,定要让他的诡计落空,没声息的居然对我下了这样的狠手,这事情我绝对饶不了他!”林白眼露凶光,冷声道。

张三疯点了点头,转头朝四下看了几眼之后,笑道:“不得不说,这次相术大赛在开封比试,倒也真是个不错的选择。清明上河园山清水秀,的确是个好地方!”

开封是华夏八大古都之一,历史文化积淀深厚,文物遗存丰富,城市格局极早。古城风貌浓郁,北方水城独特,更是体现了古城悠久的历史传统和丰富的文化内涵。而再历史上,开封凭借河湖纵横、气候温和、交通便利,更是华夏兵家历来必争之地!

城垣宏大,文化灿烂,古人曾有‘期树明霞五凤楼,夷门自古帝王州’的诗句。北宋时期,开封改名汴京,更是当时华夏政治、经济、军事、文化和商业中心,也是当时世界上最为繁华,面积最为宏大的都城,声名享誉海内外!

“七朝古都,哪里会那么简单。而且这开封更是世界上唯一一个从古至今,城市中轴线未曾变更过的城市,这一点儿放在眼下,更是殊为难得。”林白闻言点了点头,慨叹道。

林白话语声刚刚落下,便从他身后传来一个带着嘲讽笑意的声音,缓缓道:“什么七朝古都,什么中轴线从来没有变更过的城市。这地方比起我们首尔实在是差的太远了,要我说的话,这次国际相术大赛召开的地方就应该是我们韩国才对!”

林白听到这声音一愣,然后脸上露出一抹诡异笑容。缘分呐,不是冤家不聚头,自己前天才听陈老爷子说完这些韩国棒子的事情,今儿刚到开封,居然就见到了这群人。

“思密达,要是让我说的话,世界第一历史文化名城就该是你们韩国首尔才对,地大物博,人杰地灵,乃是这地球上的唯一福地!”林白笑眯眯转头,看着站在一边大言不惭,对清明上河园的布局正在品头论足的李顺载,笑语道。

李顺载闻言脸上一喜,急声道:“这话的确没错,首尔能够成为我们大韩民国的首都,自然是拥有在世界上无可比拟的历史文化气息,而且你们开封的布局,当初就是抄首尔的!”

“高丽棒子,你特么胡扯什么呢?什么叫开封的布局是抄你们首尔的!开封当都城的时候,你们首尔那地方的人我估计还穿着开裆裤漫山遍野乱跑呢,怎么着就是抄你们的了?!”是可忍孰不可忍;叔叔能忍,婶婶不能忍;林白能忍这棒子胡扯八道,可是张三疯忍不了!

李顺载闻言一愣,然后朝着林白和张三疯看了过去。这一眼望去,李顺载脸上顿时露出一抹狞笑,虽然这半年来林白变化甚多,但他这么仔细一看,还是看了出来。当初林白当众羞辱他的事情,至今他仍然耿耿于怀,在他心中林白就算化成灰,他也能分得出来!

“不是冤家不聚头,李大师,咱们又见面了。”林白见李顺载虎视眈眈的望着自己,也不动怒,淡淡一笑,带着调侃的口气对他打招呼道。

李顺载咬紧牙关,盯着林白恨声道:“臭小子,原本我打算等国际相术大赛开幕之后,再找你决一高下的,没想到你现在居然自己露面了!今天我一定要和你划个道道出来,看看咱们之间到底是谁的相术更为精深一些!”

张三疯一听到李顺载这话就笑了,时至今日,居然还有人敢向林白挑战,这不是自讨死路是什么!而今的林白可已经不是当时的林白了,这小子举手投足流露出来的气息,即便是张三疯都看不透,完全不知道他而今的修为是到了一个怎样的境界,这棒子纯粹自找苦吃!

“既然你想和我玩玩,那小爷我今儿就陪你好好玩玩。不过当初咱们在燕京的时候,咱们俩百万之资的赌注,大师您打算什么时候还我啊?”林白也不理会他话语中的撩拨之意,依旧漫不经心道,只是每次说出‘大师’两字时候,便加重一些语气,听着叫人极为不适!

正当李顺载咬牙切齿,想要对林白谩骂几句的时候。一直站在他身后没有吱声的一位秃顶中年人突然发声,沉声道:“顺载,你回来,你不是这位先生的对手!”

林白闻言有些讶异,没想到这些眼高于顶的高丽棒子里居然有这么一位有眼界的主儿。

正当他为了这位的反应感到震惊之时,这秃顶中年人却是慢悠悠的又来了一句:“让为师我教你一招,等会儿你和他比试,定然能够稳占上风,也好让这些华夏人开开眼,知道相术乃是从咱们韩国起源,他们所修习的术法不过是我们流派的旁枝末节罢了!”

“……”一听这话,林白对这秃顶中年人的好感顿时荡然无存。果然是什么样的师父教出来什么样的徒弟,自己原以为李顺载这种狂妄自大,无视历史的性子是天生的,却是没想到,原来是门派渊源流传下来,植根于传统之中的东西。

秃头中年人向李顺载耳语了几句之后,冷眼一瞧林白,淡淡道:“顺载,等会儿比试的时候没必要使出全力,多让让这位小兄弟。省的有人说咱们身为相术起源国传人,对付一个阿猫阿狗都斤斤较量,失了高手风范!”

“徒弟谨记在心,一定会让他领教到咱们韩国最高深的相术的!”李顺载点了点头,朝着秃头中年人鞠了一躬,然后转头盯着林白厉声道:“我今天就让你知道什么才是相术!”

“好,今日我们就来在卜算数字之上来一把!”李顺载伸手指着一个看热闹的服务员,沉声道:“你在心里边想一个数字,位数越长越好,然后写在纸上,看我和他究竟谁能猜对!”

赌数字?!林白闻言一愣,这对于他来说可真是一个前所未有的挑战,华夏相师大多都是为人批算八字,或者是堪舆风水,这种借助周遭环境,来揣摩数字的事情,他还真是从来都没干过,也没听说过。

“写好了,你们俩可以开始了!”服务员也乐的看热闹,心中默念一阵之后,拿起笔刷刷刷在纸上写了一大溜儿,然后笑眯眯的看着身前的林白和李顺载笑道。

林白沉默望着面前站着的年轻人,大脑如同一个高速运转的计算机般在心底转动起来,周边环境的五行,开封的地气,还有这年轻人所站的方位,一切都在他的思虑之中!

李顺载的面色沉重无比,手指不断掐动,眼神更是紧紧盯着秃头中年人放在腿侧的手指!

时间在不停转动,似乎所有人心中都多了一块钟表,正在不断滴答走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