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413章 座位之争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08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6

这个年轻人虽然面容清秀,但是却面生的紧,不少人盯着林白看了一会儿之后,便开始窃窃私语起来,想要打听出来这年轻人到底是什么身份,居然敢在这种场合冒天下之大不韪,哗众取宠,难道他就没有想过,在场的这些相术前辈,随便拉出来个名头都能把他压死么?!

目光如刀,林白恍若不觉,倒是他身边的张三疯觉得有些怪异,伸手轻轻捅了捅林白,然后朝着四周努了努嘴。林白一愣,苦笑着摇了摇头,这才停下了他那从心底发出来的掌声。

近些年以来,相术日渐式微。虽然有官方称其为封建迷信,不甚尊重的原因,但更多的缘由还是因为相师之中有太多招摇撞骗之辈,拿着三脚猫的功夫去糊弄俗世中人。被他们这些害群之马一搞,俗世中人还以为相术真的是丝毫用途没有,想传播开更是如同登天!

主席台上,沈凌风见场下的形势无比微妙。生怕自己这便宜妹夫为了自己强出头而招来诸人的猜忌,冲林白轻笑着点了点头之后,轻轻一拍麦克风,朗声道:“诸位,这件事情不但是我们三位大赛的执行主席决定,也是大赛的赞助方的要求,所以请你们体谅!”

“这股风气而今已经到了荼毒的地步,如果再不进行整改的话,我们奇门江湖将永远无法被人正视,而各国传承之奇门异术也永远无法得到更好的传播!还请各位好好想想我说的这些话,是否要等到奇门江湖传承彻底断绝之日再去行那决断之事!”

“等会儿,会议厅内的服务人员会在各位每人手上发一张试卷,每张试卷的三道试题难度均相同,但每人手中的题目各自不同!按照交卷时间和成绩分出三个坐席!”

“一分半内得出三道题正确答案者落座天字席;两分钟内三道题全部正确或者一分钟内推算对两道题者落座地字席;三分钟内能够解答出两道题者,落座人字席。其他人,请回!”

沈凌风的话刚说出口,会议厅内便传来了一阵嘘声!这个分座次的手段实在是太过苛刻了!如果说三分钟内计算出两道题就能坐上天字席那还能够说过去,但是一分钟三道题答对,这事儿就有点强人所难了!真要是这么一搞,估计有一大把人可能连人字席的门槛都摸不到!

“你这便宜大舅哥的手段可是真够狠辣的,三道试题一分钟就要解答出来,就算是我这把老骨头,都不敢保证能不能正确完成!我估计接下来站起来跳脚骂娘的人不会少,这里面拿着辈分尸位素餐的老古董可不少啊!”张三疯闻言也是暗暗咋舌,慨叹道。

林白点了点头,说实话,就连他心里边也有些没谱儿,不能确定自己能否在一分钟内完美解答三道试题。但是看张三疯颓丧的模样,不由出言轻声安慰道:“放心吧,等会儿试试看好了!既然时间要求的这么紧,门槛应该不会设置的太高!”

沈凌风话一出口,台下一片安静,所有人面色阴晴不定。有几个老人盯着主席台上的沈凌风三人,眼中满是狠毒的埋怨之色。

“我想问问沈局长,你是怎么着想出来这种难为人的狗屁法子的!我就不相信一分钟内能有人将三道题完美解答出来!算是我看错了你小子,原来你竟然是个数典忘祖之辈,竟然想把我们这些长辈们都给赶出会议厅,让我们以后喝西北风!”景岚道长突兀起身,怒斥道。

有人带头放火,瞬间便又有人站起身来!一个身上画着各色诡异图腾的东南亚降头师怒然起身,厉声道:“你这摆明了是在难为人,你眼中还有没有我们这些长辈?!”

“看到没,平时都是一幅风轻云淡的高人做派,一到别人可能要把他们饭碗砸了的时候,就忍不住要跟疯狗一样跳出来乱吠了!”张三疯看着台下乱糟糟的人群,鄙夷道。

林白也是默然微笑不语,这些人闹得这么凶,还不是因为肚子里没货的原因!也正是因为这些人的存在,所以奇门江湖在尘世的影响力才江河日下。沈凌风这一剂猛药下的的确是时候,若是任由这些人在这么肆意妄为下去,奇门异术衰败指日可见!

“景岚道长,按照辈分来说,我的确是要叫您一声师叔!但是此次大赛规则已经定下,任何人都改变不了!以您的水准,我想定然不会被淘汰出局,所以还请落座,不要心情烦躁,不然的话,影响了一颗道心平淡,等会儿说不准显示不出您的真实水准!”

“至于素察大师,虽说华夏相师和东南亚降头师门别不同,但是按照年纪来算,您也是我的长辈!你请放心,此次出所有题目都针对各自奇门江湖中所用手段,我相信你的实力!”

沈凌风话语之中没有半点儿烟火气息,语言平淡,波澜不惊,已经给足了这两个倚老卖老之人的面子,但他话音刚落,景岚道长便又厉声斥责道:“老夫我参加过了五次国际相术大赛,还没见过哪届组委会主席如此做派!你这要求,试问有谁能够做到?!”

“您老的意思是不是如果有人能够做到,您就不再纠结这次事情?!”沈凌风微微一笑,心平气和的看着景岚道长缓缓道。

景岚道长捏紧了身前的椅子把手,厉声叱道:“我不是说别人,我是说你沈凌风!”

“景岚道长你的意思我明白了!所有的试题,我和这两位都悉心研讨过,以我们的实力,都可以做到一分钟内答满三道题!如果你不相信的话,可以向欧洲占卜公会的理查德会长,和扶桑阴阳寮的寮头安倍荣然先生询问!”

沈凌风朗然开口,然后伸手指着他身边的安倍荣然和理查德沉声开口。话音一落,会场内的喧哗声顿时落下,景岚道长悻悻坐下身来,目光之中怨恨之色丝毫无减!他自己有多深的水,他最清楚,这次大赛之后,恐怕声名彻底要毁了!

“既然诸位没有异议,那咱们事不宜迟,现在就开始进行测试!”沈凌风缓缓扫视场内诸人,朗声开口,话语中满是不可拒绝的权威。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所有人也就再没什么废话!会议厅内的工作人员按照次序和国籍开始分发试题,试卷如沈凌风所说,每人三道试题,而且根据国籍区别,术业专攻不同,各国与会者手中拿到的试题也不尽相同!

景岚道长拿到试题之后,迅速扫了几眼,一张老脸顿时如同死灰,将那张试卷伸手揉成一团,扔进了身侧的垃圾桶中,用力一拍桌子,朝着会议厅门口便走了过去!

“选手弃权,试卷视为无效!如果发现拿国际相术大赛之事进行招摇撞骗,一律按照组委会规则,所有奇门江湖中人对其进行打压!”沈凌风看着景岚道长的背影,冷声道。

已经走到会议厅门口的景岚道长听到这话,身子一晃,一张老脸愈发青白了几分,原本健硕的身子也佝偻了许多,步履更是蹒跚起来,若是一阵风吹过,说不准就要倒在门口!

“这手段是真狠!不过也该杀杀这股歪风邪气了!”林白扫了眼景岚道长的背影,心中暗暗腹诽不已。像这种招摇撞骗,祸害人全家的所谓相术高人,也是时候该落下报应了!

将心头杂念抛开之后,林白拿起身前试卷,没有急于答题,而是先仔细观看起三道试题。只见试卷第一题为:公元2012年5月6日,华夏西南边陲重镇渝市发生一起火灾事件,导致四人死亡,十余人烧伤,请选手推算出火灾发生的具体原因。

第二题乃是一道看图题,上面画着一处小区图案,其中诸多参差不齐的建筑物,而且周遭还有诸多树林、道路在,初看这道试题,林白还以为是堪舆风水,但一看到问题却是傻了眼,竟然是要推算出这张图上哪个区域发生车祸最多,又有几次!

至于第三题,更为古怪,竟然是要诸人推算自己等会儿会被分到的坐席次位,详尽到座次的号码,例如人字席X排X号……

林白挠了挠头,心中慨叹不止,自己这大舅哥算是花了大心思了,这每道题都不好做啊!

此时会场之中已经是宁静一片,与赛中人有的正在掐指推演,有的则是在草稿纸上画画占卜,而有的更是拿出铜钱罗盘水晶球等辅助工具。最叫人侧目的就是东南亚那几位降头师,桌子上居然有几条毒虫正在攀爬,路线诡异之极!

这国际相术大赛果真是没白来,别的不说,但就是看这些人的手段,都能为自己拓宽不少眼界!林白看着诸人的动作,心中不由庆幸当初自己没有拒绝陈白庵的邀请!

“实在不好意,我来晚了,不知道还能不能参加大赛?”正在诸人推算到紧要关头之时,门口突然传来一句僵硬的华夏语。

人们的注意力悉数被这一声叫喊夺去,转头一看,却是发现门口多了个身穿和服的扶桑佬,而且这男人的肩膀上还卧着一只纯黑色的小猫,猫眼骨碌碌乱转,说不出的诡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