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428章 狐死汴梁(下)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234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6

擂台地下摆布的风水局法终究力有不逮,承担不住这等惊天动地的术法相击,轰然一声,围栏四分五裂,无数石屑和粉尘朝着四面八方铺洒开来,溅的围观之人一头一脸,不少人身上更是被石屑划出了一道道的血口!

陈北煌傲然挺立粉尘之中,双眼之中满是血红之色,怔怔的盯着身前的林白!他很幸运,当初燕京一役被他侥幸逃离;但他也很倒霉,每天活在仇恨和不见天日的黑暗之中,如今他终于和林白当面锣对面鼓的相对而立,往日的一幕幕悉数回荡在眼前。

如果说今天他不能取胜,那么即便是活下去,余下的人生,也势必会因为以前和而今发生的种种耻辱之事,让他仍旧夜不能寐,心神永远沉沦地狱,受各种煎熬。

“从前以后,这世间在没有你林白可活命之地!”陈北煌森冷开口,话音一落,双手迅疾掐动,而后朝着身前缓缓一推!

随着他手上的动作,空气中竟然传来阵阵气爆之声,而广场周遭的天幕似乎也变得阴沉了许多,天空中那轮骄阳投下的光线也变得昏暗了许多。循着他那一掌的方向,广场周遭的驳杂天地元气似乎是被某种力量吸引,肉眼可见,凝成一股黑色物体,朝着林白奔袭而去!

这黑色物体就像是一条黑龙般,阴冷森寒,即便是围观的那些人朝后又退了许多步,但仍旧是能够感受到其中那股深入骨髓的寒意!

“鬼相之术,不足道哉!”林白淡淡一笑,双手在胸前迅速抬起,一左一右,捏成两个印诀,同时脚步抬起在地面上迅速按照九宫八卦方位踩踏起来,而后占据中宫方位,右手迅速捏成手诀,并拢食指,虚空凝滞符箓!

符箓刚要成型,那道黑龙便已经到了林白的身前!嗡然一声,空气中响起一阵波动,这黑色气体便将林白整个人吞噬其中!

眼看这无比凶险的一幕,围观之人不自禁惊呼出声!这他妈才是高手对决啊,之前的那些比赛和这比起来完全都是小儿科啊!即便是那些术法修为极低之辈,从周遭的元气波动,也能感受到这一战的惊心动魄!

张三疯看到这一幕,当即按捺不住,朝前踏步,便要冲上擂台,但又被李青囡一把拽住!张三疯捏紧了拳头,终于止住了脚步,皱眉盯着擂台上的动静,不言不语!自己的确是有些慌张了,此番情景之下,最好的办法便是以不动应万变,不然的话说不准还要帮了倒忙!

旁人眼中所看到的情形就已经可怕到了极致,而身处其中的林白更是感觉这术法威势凶猛。耳畔之中尽皆是尖锐的鬼哭狼嚎之声,就像是从地狱十八层内传出,虽然不能看到幻象,但却从心底生出一种畏惧之感!

虽然心神受到波动,但是林白手上的动作却是丝毫没有停止,双眼微眯,左手持先天洛书在胸前护佑脏腑,而右手则是稳稳的仍然悬在空中,按照之前的轨迹,仍旧书写那道道符箓,每当完成一幅,便抬起持着先天洛书的左手,朝前轻轻一拍,周而复始,重复不停!

随着符箓一道道的完成,他的脚下开始有天地元气按照九宫八卦方位盘旋而升,而且其中更是带有广场下的地脉气息,就如同是地面上裂开无数道缝隙,开封地下龙脉中蕴藏的龙气终于找到了宣泄口,顺着林白的脚掌将他周身裹在其中!

围观诸人脸上不禁露出钦佩之色!且不说林白在初赛之时表现出来的将八字测算升华为十二字测算的本事,单就是而今这勾动天地元气和地脉气息的手段,都绝对是当世强者之中的佼佼者,其相术修为之高,术法之精妙绝伦,绝非一般相师所能够企及!

果真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这样的手段,再加上这样的年纪,想不叫人动容都难!

当那团黑雾被林白虚空凝制的符箓散发出来的光芒刺穿的那一瞬间,陈北煌心中顿时一沉,当即抬脚朝后退去,旋即左手握紧了小黑猫的身子,口中吭吭哧哧念诵不断,而右手也是颤栗着抬在胸前,在虚空中按照诡异的轨迹勾画不停,似乎也是在勾画什么符箓!

将林白身子吞没的那团驳杂元气形成的黑雾,虽然被符箓驱散一些,但仍旧还缭绕在林白身边,犹如是在做着痛苦不堪的殊死挣扎。但随着陈北煌手上的动作,那团黑雾重又凝聚在一起,而且更加凶悍狰狞可怖!

随着陈北煌口中咒语念诵完毕,那团黑雾瞬息消散不见,犹如从未出现过,而后又骤然出现在林白身前半步之遥位置,千丝万缕朝着林白的身体穿刺而去!

“青龙乙木,斩!三江葵水,困!南离天火,炼!阵列而出,五行相克,以守为攻……”林白口中轻吟不停,原本捏成拈花状的右手骤然抬起,朝着身前极速勾画不停,“破!”

广场周遭天地元气中的五行之力,顿时剥离开来,然后朝着林白的身前聚集而至,而后在先天洛书牵引下,旋转不停。那股驳杂的天地元气一接触到五行之力形成的幕纬,瞬间就被搅成粉末,消散于空中化为无形!

“说来说去,还是从天阳子那里学来的这点儿糟粕之术,不过依我只见,那老鬼怕已经死在你手里了吧,要不然你的相术修为也不会半年就到了这样的地步!”林白缓缓收招,看着身前的陈北煌淡淡笑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场大赛真正的赞助人应该就是你吧?”

“现在才明白,不觉得太晚了么?!”陈北煌朝前走了一步,尖声笑道,如同夜枭悲鸣,声音尖锐刺耳,“当初你把我逼得家破人亡,我今天就要让你也尝尝我当日之苦!“

“之前的事情都是你咎由自取,若不是你一而再再而三的犯我,我又如何会和你斤斤计较!”林白面无表情接着道:“而且就凭你从天阳子那借助血咒偷来的这点儿微末术法,想要杀我,我看是难如登天吧?!”

“我不行,可不代表我没有依仗!”陈北煌听着林白的话,仰头大笑不止,道:“你再怎么说,这只小黑猫现在也在我手里,有了它我就有了最大的依仗!”

“你驾驭小黑?!”林白如望着一个白痴般望着陈北煌,淡淡笑道:“这么久不见,原来你还是那么傻逼!”

“玩也玩够了,闹也闹够了!是时候回来了吧,刚和我动了这么久的手,还不是和以前一样不是我的对手,你还想闹腾到什么时候?难道是想我把你再交到嘉尔那个小魔头手上?”林白盯着站在陈北煌肩膀上一脸傲娇模样的小黑猫,笑骂道。

小黑猫本来一幅仰头望天趾高气扬模样,但一听到‘嘉尔小魔头’五个字,仿佛是听到了世间最为恐怖的事情,瞬间神色变得凄惨无比,身体更是不断颤抖!

“我数三下,你自己看着办,别逼我啊!”林白笑吟吟的盯着小黑猫,摸着下巴,满脸尽是戏谑笑容,“之前你帮着别人对我动手的事儿,我既往不咎,是想好好跟着我喝酒吃肉,还是等着嘉尔天天给你塞马桶里洗澡,你赶紧考虑……”

话刚说了一半,小黑猫就如同疯了般,从陈北煌肩头蹦了下来,蹿到林白身前,绕着他转来转去,哪里还有半点儿刚才帮着陈北煌对付林白时候的凶狠模样,完全就像是一只家养了许久的粘人小宠物!

“不可能!天阳子和我明明用血祭之法对付过它了,怎么可能它还保留着之前的意志!”陈北煌见状,神色大变,伸手指着林白不可思议质问道。

这只化形阴灵乃是他最大的依仗,也是他之所以能够摆脱三合火局的影响,也是因为这只小黑猫身上的阴煞气息庇佑的缘故,如果失去了它的话,那接下来的局面势必出现一边倒的状况!

“说你傻逼你还不相信!”林白伸手将小黑猫从地上抱起,轻轻抚摸它柔软的背毛,轻笑接着道:“化形阴灵本就是在极阴之地才能形成的,阴煞、血煞虽然不同,但却同源,你想借着血煞来抹去小黑的意志,岂不是痴人说梦!”

小黑猫灵异无比,闻得林白的话语,张大了嘴朝着陈北煌所在的位置嗷呜嘶吼一声,后背上毛发悉数炸起,犹如是在示威!

“好!好!好!”陈北煌脸上露出癫狂色泽,连说出三个好字之后,仰天长啸一声,然后手往面前一伸,将面皮上蒙着的那面具嚓的一声撕下,转头盯着林白,冷然道:“林白,我不相信这天地间的好运气能一直站在你身边,即便是没有化形阴灵,我今天一样要你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