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434章 开封无龙脉!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18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6

“沈哥,你要我们见的那位架子也太大了一些吧。商量好的十点见面,现在都已经十二点多了,他老人家连个照面都没打,这算什么事儿啊!”

抱着担忧开封龙脉出事的心情,林白第二天一早便让沈凌风去联系他口中的那位开封本地高人。双方约好十点在‘天下第一塔’见面,但三人在塔下左等右等,却是连个人影都没见着。林白生平最烦别人摆架子,此时这老人的做派,实在是叫他不喜!

“这位大师乃是前二十年的国际相术大赛冠军,也是在开封夺冠,这样说起来也算是和你有些渊源,只是夺冠之后,他心性大变,从此不出开封半步,性子也变得疯癫起来,平素嗜酒如命。不管怎样,老人功勋仍在,咱们做小辈的多等等他便是。”

沈凌风笑眯眯的对林白接着劝慰道,“好歹这里也是天下第一塔,也算是开封市内风水极佳之地,林白你要是不耐烦的话,就先去转转,我在这继续等他老人家。”

林白摇头苦笑几声之后,朝着身后的铁塔处便走了过去!什么狗屁大师?!连这点儿对约定最基本的尊重都没有,居然也敢妄谈窥得堪舆之精髓,实在是荒唐!

开封与黄河相距不远,虽说在风水学上,水乃是不可多得之物,多用来指代福寿气运。但事物皆有其两面性所在,黄河对开封的风水虽然有增益之效,但同样也是让开封深受其苦。

有史可查,开封曾六次被黄河大水吞噬掉,甚至至今在当地仍有‘开封城,城摞城,开封市下几座城’这样的民谣传世。传闻开封城东北方位有一处与大海相通,人称海眼,倘若海水从此眼中涌出,开封城便要被大水淹没,所以才修了而今这‘天下第一塔’。

但即便是有这铁塔守护,开封却是仍免不了洪水之灾,而且有时候人祸比起天灾更为可怖。明末之时,李自成率军攻打开封,开封巡抚竟悍然扒开黄河大堤,放水入城,将开封城冲成一片废墟,就连这铁塔的基座都被埋入黄河水中。

即便是到了国泰民安的今天,黄河仍然没有得到妥善的治理,黄河水仍旧高悬于开封城区地面十米之上,开封人时刻不敢掉以轻心,城内处处皆是防洪之标牌。

“水之可怖,犹在火之上!只可惜黄河乃开封龙脉牵挂之地,不然的话,若是将黄河改道,可将这千载之祸消于无形!”林白抬头望着以鳌鱼衔珠为造型的‘天下第一塔’,心中对开封人提防水患意识充满慨叹,忍不住喃喃自语道。

林白话音刚落,从‘天下第一塔’望江台处便传来一阵哂笑之声,“龙脉?!开封有个球毛的龙脉!年轻人你是说话没把招子擦亮,还是和老家伙我一样老眼昏花,成了昏庸之辈!”

林白闻言一愣,这话说的也太荒谬了一些吧!观察地脉,可以说是每个相师必修的课程,眼前的开封城周遭虽然地势平坦,但地下却是蜿蜒连绵,地气蒸腾,脉理纹络无比清晰,如一条矫健之龙,飘忽不定,怎么可能会有开封无龙脉之说!

再者说来,开封乃是七朝之古都。放眼历朝历代选都,哪个不是请上诸多风水大师前来探查,若是开封城没有龙脉,古时候那些风水大师如何会建议选择此处建都。如果按照这人的说法,难不成是那些前朝的相师都是瞎子,才会胡诌出这么一处地方!

心里思忖着这些想法,林白朝着话音传来的方向望去。却是看到一位衣衫褴褛的老人正缩在那望江台的一角,身前放着几瓶三块钱一瓶的红星二锅头空瓶,脸上的皱褶中写满了酒醉之意,睡眼惺忪,显而易见是在这里睡了一晚的老醉汉。

“依水傍山,平坦无垠,若群马奔驰,又如碧波荡漾!而且但凡是有大川大山所在之处尽皆可以称为龙脉,这位老先生你说开封无龙脉,这话恐怕任是哪个相师都不敢苟同吧?”看着老人的模样,林白不觉动了些兴致,朝老人身边走了几步,轻笑道。

老人冲林白翻了个白眼,也不开口,拎起地上仅剩的半瓶酒液朝着口中倾倒而去,然后长长的打了个酒嗝,一股酸朽腐臭的味道铺面而来,让林白不自禁的捂紧了鼻子。

“傻子,又来了一个傻子!死龙也能看做真龙。年轻人我且问你一句,若是此地有真龙在,那有怎会在此建都的历代王朝都是短命至极,即便是当初那个北宋,虽然经济还算富裕,可也实在是称不上是什么强国,你说这是什么原因?”老人淡淡一笑,伸了个懒腰问道。

老人这话一出口,林白便被堵的有些没话说。这老人的话的确也还算是有几分道理在,龙脉有干龙、支龙、真龙、假龙、飞龙、潜龙、闪龙之分,并不是说哪一条龙脉都可以选为都城之地所在,一旦选址失误,的确会祸患无穷。

虽然认为老人这话有些道理,但林白还是不置可否。黄河九天而来,发源昆仑,其中便带有昆仑祖龙之气,而且一路而来,游走经过无数大山,其中更是裹挟了无数的地脉气息,即便这地方真是一处死地,在如此滋润之下,也能成为一生机盎然的真龙之地!

“中州为天下腹地,平旷四达,以水为龙,自亥方入首,六龙聚会,必高阜为主宰,以洁岭振纲,左铁塔而右鼓楼,龙亭且适居中而远丘,应元武之位,控制左右,领袖八方,上映天象,以通呼吸之气!如此之地,如何能说是没有龙脉所在!”林白凭栏极望,笑道。

老人对林白的话完全是嗤之以鼻,冷笑几声之后,仰头灌下一口老酒,淡淡道:“无山无形,无脉无势,往北去一片平原,风煞不足挡;即便是这条黄河,也不过是聚煞之悬河,且七寸被缚,煞气全聚开封,双煞齐杀,这样的地方也敢说有真龙在?”

此时旭日恰好升于黄河上空,一片刺目阳光照射在黄彤彤的水面之上,显得江水深沉无比,极目而望也无任何可见之物,犹若是一条通向无穷尽头之河流。

“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开封开封以老矣,何以惆怅趴阑干!”

老人缓缓起身,靠在阑干上朝着黄河所在的方向望了过去,一起身带动身周的酒瓶哗啦啦散落一地,叮当有声,再配合着老人随口而来的诗句,无形中给人一种萧索颓唐之感。

“章大师,我以为您老人家是去了哪里,原来是躲在这里!怨不得我一通通电话过去差人寻找,连您的半点儿仙踪都寻不到,竟是只缘身在此山中了。”正在林白心中慨叹莫名之际,沈凌风却是寻了上来,一看到那老人便眉开眼笑道。

章仲山听到声音,没好气回应道:“你小子想见我,我便去见你,那岂不是太掉价了一些。老人家我修习的是道法,讲究个道法自然,你有缘撞见我,就是你的缘法,撞不见我,也是你的缘法。这个一窍不通的臭小子也是和你一起的吧?”

“没错儿,林白正是此次国际相术大赛的冠军,也算是章大师您的后辈。你们两位单独在这里,想必是探讨了不少关于开封龙脉的事情吧。”沈凌风见林白面色有异,急忙伸手扯住林白的胳膊,然后看着章仲山低眉顺眼道。

章仲山闻言面色有些诧异,上下扫视了林白一番之后,带着嘲讽意味开腔道:“江河日下,一代不如一代,这一届的大赛冠军竟然是这么个连地脉都看不透的家伙,也亏得能个第一,看起来那些国外的小家伙们还是和他们长辈一样没什么进步。”

“章大师,我们这次过来是想向您老问点关于开封龙脉的事情。之前相术大赛之际,林白感觉开封龙脉有异,所以想来问问您老人家对这事儿有没有什么见地!”沈凌风见林白的脸色越来越差,生怕接下来这老人嘴里再说点儿什么不中听的话,便急忙开门见山问道。

章仲山望着江面上闪烁不定的光泽,眼神也是闪烁不定,沉默片刻之后,沉声道:“还是和我之前所说的一般,开封无龙脉。你们就算是再怎么问我,我也还是这么一句话,若是你们不相信老东西我的话,大可以去找别人询问。”

沈凌风脸上的尴尬之色愈发明显起来,这章仲山还真是个油盐不进的老顽固,辛辛苦苦好不容易找到了他,却是只弄出来这么一大堆空话套话,实在是叫人心里蛋疼的紧!

“上不应天星,下不应地脉。这事儿本就和天地之间的道理相悖,国祚如何能绵延而不绝!龙脉?这地方若是有甚劳什子龙脉,我老人家把脑袋剁了给你们当球踢!”章仲山脸上的不悦之色大作,说着话,竟然俯身将地下的空酒瓶子悉数拾起,朝着身前的黄河掷去。

酒瓶入水,一阵噗噗之声,如同重石击在人的胸口,叫人心中无端便生出烦闷之感!

“没有龙脉?”一直没发话的林白突然面带笑意盯着章仲山道:“如果没有龙脉,您日日夜夜守在这望江台观地脉,看江流之气运,而且一而再再而三以言语逼我们离开作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