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438章 谜雾重重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06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6

龙脉乃是一地之重器,管辖当地之气运,其中牵涉极广,稍有差池不慎,便会导致一地出现种种祸乱之象,而且还会让当地的发展受到极大的局限。尤其是最后一点,对于一个城市而言,更无异是一场灭顶之灾!

“林白,你能不能把这里面的事情详细说说?”沈凌风的面色沉重下来,一地龙脉被人设下风水局束缚,这事情本就是神算局分内所要管辖的事情,不由得他不去重视!

“咱们都是相师,关于一地之龙脉有多重要我就不多说了!”林白点了点头,接着说道:“开封地势平坦,地表无山,但离黄河极近,便以黄河为水龙脉庇佑。此种地势不但容易被河水冲积成肥沃的平原,更会因为来龙气大,而使当地称为绝佳风水宝地!”

“像这样的地形全球都有很多,比如黄浦江横穿其中的沪城便是如此。但是黄河不同黄浦江,它上游的植被已经悉数被破坏,原本的清流成了浊水,便导致其中的气运比起之前少了许多,而且黄河屡次改道,更是会在开封城周遭形成诸多死龙支脉!”

“黄河至今改道二十六次,意味着在开封城周遭便有二十六条死龙支脉!这一点儿我想章大师和罗大师你们两位久住开封城之人要比我清楚的多!”

罗蕴灵此时也从突如其来的变故打击下清醒过来,点点头,应声道:“林白说的的确没错。黄河改道多次,在开封城周围确实是有二十六条死龙支脉,而这也是让许多相师来到开封寻龙点穴却铩羽而归的原因所在。”

罗蕴灵当年为开封城做城市规划的时候,对周遭的地形做过一个详细的排查。他很清楚林白现在所言无虚,是以对林白多了几分佩服。俗话说的好,三年寻龙,十年点穴,他相信林白绝对没有这样充足的时间去查看地脉,但能解释的如此头头是道,不得不让人刮目相看!

“两位,那这个望江台,也就是你们所说的锁龙柱和这些死龙支脉之间又是有什么关系?”廖漫云脸上露出一抹焦灼之色,急声开口追问。

林白轻笑一声,道:“这望江台所在的位置便是开封城内唯一的二十六条死龙支脉同时穿过之所,而且这里也更是那条真龙地脉蔓延的龙头位置所在!这望江台就像是一枚铁索,将二十六条死龙支脉和真正的龙脉死死锁在一起,牵一发而动全身!”

“可是,就是这样一个钢筋水泥铸就的东西,如何会有能力将龙脉镇住?而且当时的人又是出于什么样的心思会去做出这种事情?”沉默片刻之后,廖漫云重又开口问道。

林白沉吟少许之后,道:“如果只是水泥钢筋铸就,的确不会出现这样的异常。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望江台的地下恐怕另有乾坤,说不准是有什么法器在镇着。至于他们是出于什么样的心思,这事情却是无法考究,但必定不会是什么好事!”

声音虽然不大,但话语中满是笃定之意。望江台能够束缚二十六条死龙支脉绝非什么简单的事情,而且如章仲山这种相术高人,夜夜在望江台上醉酒,但在没观看当地卫星云图的情况下,都无法发现其中的异常,足以说明其中是有多大的问题。

“那想要龙脉重新恢复生机,是不是只要把这个望江台给拆了就行?”沈凌风见林白说的无比详尽,揪着的心稍稍松了口气,不管是出了怎样的问题,只要是能有解决的办法就好。

章仲山摇了摇头,缓缓道:“没那么简单。打个比方来说,如果人的经脉被压得久了,胳膊就会发麻。而龙脉和也和人的血管一样,被那些死龙支脉镇压了那么久,就算是能够恢复,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够恢复原状的事情。”

“妈的,当初我就该在这盯着那些人!”罗蕴灵狠狠的一拳捶在水泥桌上,恨声道:“平白无故的让他们摆我一道,只要找到那人,我一定要把所受的屈辱回报回去!”

当初他在开封城堪舆风水,做城市规划的时候,也曾考虑过在这龙脉汇聚之处修建望江台是否会影响到龙脉的运转。但发现虽然工程浩大,却也不会产生什么影响,便忽略过去。

但罗蕴灵却没怎么都没想到里面还有这样的奥妙!自己的老脸也算是在此次事情上丢了个精光!而苦心经营多年的威名因为这件事情也必定要毁于一旦!

“而且望江楼的拆迁也绝对不是那么简单的一件事情!你们看这周遭的建筑,而今已经成了一个环抱之势,想要拆除它,就必定要牵扯到更多的建筑!如此浩大的工程,而且是去抹掉前代人的记忆,恐怕开封城的这些人不会那么轻易答应。”章仲山叹了口气,轻声道。

拆除古建筑,可不比平时铺路搭桥。这望江台这么多年来一直以一个公众绿地和旅游景点存在,其中不但有市政府当年的用意,也成了一代人的记忆,而且现在相术在华夏被视为封建迷信,若是他们出面解释,定然会有不少人站出来跳脚大骂!

“他娘的,这事情都是怨我。要是我当初多长个心眼,在多过来看看,也不会成了现在这样的僵局!”罗蕴灵心情郁闷到了极致,拍着桌子郁郁道。

章仲山摇头笑道:“当初在罗大师面前的只是一个地基,你如何会想到会有人在地基建成之后去修建这样的布局,而且就算是你发现了,从当时的大局势出发,为了台商的投资这个望江台也是必须建立起来的。所以,当初的那些人真是好算计!”

对于当时布下这风水局之人的心思,章仲山是感慨无比。只是即便是他,也实在是想不通当初那个人为什么要去修建这样一处风水局,要知道祸乱一地龙脉,可不是什么小事儿,一旦功成,势必会受到天道的反噬!

“这件事情还是要从当时修建在望江台的那些台商查起,也许会找到一些蛛丝马迹出来!”沈凌风皱眉沉吟道,如今的局势实在是出乎他的意料,但不管怎样这也算是一件好事,至少神算局能够在开封龙脉出现大的异常之前就能开始未雨绸缪。

罗蕴灵摇了摇头,轻声道:“当初施行的政策和现在不一样,关于来的台商都是地委的人在处置,但是现在地委已经解散,想要找出那些资料恐怕比大海捞针还难!而且据我所知,当年的那批台商除了在开封小打小闹一番之后,就再没回来过。”

如果事情真是这样的话,那可就叫人头大了。当初的这些台商显然是本着来开封建了这望江台之后就功成身退的打算过来的,就算是一路追查下去,恐怕最后查到的也是一些假信息,要知道当初可是有不少港台的皮包公司来华夏掘金。

“廖小姐,你对这些事情有什么看法?”许久没有开腔的林白,突然对廖漫云轻声发问。

廖漫云听到话语突然扯到了自己身上,骤然一愣,然后仍旧以一贯波澜不惊的口气,缓缓道:“我会让台湾方面的人配合你们来查当初来开封的那批台商的底细,如果有什么发现的话,我会第一时间通知你们!”

“廖小姐,我问你一个冒昧的问题。你身上的香味是喷了什么香水的功效?味道清新而不腻人,犹若空谷之中静默开放的荷花一般,能否告诉我香水的名字,我好给我家中的妻子购买一些。”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林白笑吟吟的对廖漫云问了个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

此言一出,所有人的神色登时变了。就连本来对林白还有些欣赏的章仲山也是隐隐觉得这小子的人品实在是不敢恭维,要知道使用什么香水对一个女人来说可是隐私,而且在这样的关口,居然还有心思去问香味的事情,你是不是也太无聊了一些。

但就是这么一句话,却是如同一粒石子抛入湖中般,叫廖漫云的脸上出现了一抹惊慌之色,但旋即便消隐不见,淡淡道:“这香味是我从小身上便带有的,不是什么香水之类的东西能够提炼出来的。”

“我觉得你身上的香味好像没那么简单吧?”廖漫云的表情如何能逃脱林白的眼神,只见他朝前迈了一步,紧紧盯着廖漫云的双眼,沉声接着道:“似檀非檀,似麝非麝,犹若荷花一般寂静空灵,古籍之中早有记载,此味只有沾染绝世龙脉之人方能拥有!”

沈凌风几人闻言登时一愣,然后转头盯着廖漫云和林白,沾染龙脉功效之人出现在了绝世龙脉被布下风水局的地方,这种事情绝对不会是火星撞地球那样的巧合,其中必定是有着什么样的隐情!

“廖小姐,还请把你此次来开封的真正目的告诉我等。”林白淡淡接着道:“孔昭苏大师和这八卦死龙缚真龙的风水局之间又到底是有着什么样的渊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