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439章 不明所以之真相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2983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6

“林先生,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廖漫云脸上神色不变,淡淡接着道:“家师已经仙逝,他老人家自从去了台湾之后,有生之年再没有回过大陆,还请你不要把这样莫须有的罪名扣在九泉之下的老人身上!”

“天地有玄黄,龙脉有异象。但凡沾染龙脉者,或有檀麝之香,或身具异常,此乃因果所为。”林白没理会廖漫云的辩驳,转头看着张三疯轻笑道:“师兄,你对堪舆地脉一道的研究比我精深许多,涉猎过的书籍也多,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张三疯默然点头,林白此言的确非虚。但凡身居龙脉因果者,的确是有种种异象,比如华夏那位开创惊天地泣鬼神新世界的老爷子,便是男生女相而且声如洪钟。廖漫云身上居有异香,这一点儿的确是和古籍上的记载相差仿佛。

“廖小姐,世事非常,而今此八卦死龙缚真龙风水局不破解的话,耽搁的就是一城一池上百万人的性命,孰轻孰重还望你能够三思而行。”林白双手抱拳,沉声接着道:“而且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廖小姐你应该是随的母姓,你其实应该姓孔才对!”

场内一片寂静,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廖漫云身上,想看她究竟会怎样回应林白的问话。

廖漫云神色变幻不定,沉默良久之后,苦笑着摇了摇头,淡淡道:“林先生你说的没错,这八卦死龙缚真龙风水局的确是家师所为,但他当时真的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后果!”

全场皆惊!沈凌风、章仲山和罗蕴灵怔怔的望着廖漫云,脸上满是不可置信之意。孔昭苏大师一生行事光明磊落,而且是圣人后裔,怎么会无端端的对一城一地的龙脉擅动手脚,而且听廖漫云话语的意思,大师当年应该是被人设计才做出此事,那真凶又是什么人?!

“如今龙脉虽然被缚,但还未出现异动,一切还能回到原点。烦劳廖小姐你将前因后果讲给我们,我们好从长计议,找出破解这风水局的办法!”沈凌风叹了口气,说道。

廖漫云闻言脸上皆是落寞的神色,显然对于开封龙脉的事情,的确是如林白所言一般,和孔昭苏牵连甚深,而且甚至和廖漫云之间都有许多的联系。

事情的原委要从三十年前说起,孔昭苏因事前往台南,巧遇一名采茶少女。二人从相识然后相知。年近六旬之人娶个二八少女,即便是放到如今,也是冒天下之大不韪的事情,但最终在孔昭苏的努力下,他和那名采茶少女还是在世俗不容许的目光下走到了一起。

开始的时候生活很平淡,采茶、饮茶,虽然二人年龄上有所差距,但在心性上却是极为契合,倒也算得上夫唱妇随。但几个月之后,那采茶少女却是意外怀孕,老来得女,自然是叫孔昭苏欣喜若狂,但他却没想到自己的生活从女孩出现这一天便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人到老年,阳气不足,阴气下沉。虽然孔昭苏保养有方,但体内的那股元阳气息终究抵不过岁月的流逝,这也就导致那采茶少女在怀孕三月之后,便开始出现种种要流产之异象。

腹中的女婴乃是二人爱情的结晶,而且孔昭苏年事已高,想要让采茶少女再孕已经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虽然那采茶少女平素对待孔昭苏仍然如同往日,但孔昭苏心里也清楚,但凡是在没人的角落,或者是深夜时分,这采茶少女都是在偷偷抹眼泪。

孔昭苏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但就算是再急,他却是没有任何办法去更改这事情。身为相师,孔昭苏比任何人都更清楚天地分阴阳,唯有阴阳调和才能成人,采茶少女腹中的胎儿缺乏元阳气息,阴阳不调,如果三月内不能解决,势必要成为一枚死胎!

为了找出能够破解这阴阳不协的办法,孔昭苏夜夜不寐,疯狂翻阅各种古籍善本,更是向相术界的老友打听破解之法。但用尽了所有的努力,结局却都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阴阳为天地所独有,又岂会被人轻易更改,任是哪本书哪个人都没有解决这种逆天之事的办法!

采茶少女以泪洗面,孔昭苏心如虽如刀搅,但却没有任何办法。就在他准备放弃这个难题,开始宽慰妻子节哀的时候。从台中突然来了一名客人,见到那人之后,孔昭苏的脸色铁青,但两人在屋子里关了半晌之后,孔昭苏的脸上多了几分期冀之色,但眼中却满是疯狂!

谁也不知道两人在屋子里究竟说了什么,但孔昭苏就因为这半天的话语,便撇下身孕的妻子,孤身跟着那名不速之客离开了台湾,不知所踪。甚至当时在台湾有传言说,孔昭苏因为怀孕妻子之事,哀至心思,成了一名疯癫之人!

就在两个月后的一个风雨交加,电闪雷鸣之夜,孔昭苏突然重新出现在台南。见到采茶少女之后,便热情相拥,告诉她事情都已经解决好了,孩子一定能够保住。

果然如孔昭苏所说,采茶少女从他归来之后,身体一日比着一日康健,而腹中的胎儿竟然也无比诡异的开始顺利成长。当时医院负责给采茶少女检查身体的医生,在拿到胎儿两个月的X光片的时候,都惊呼这是上天赐予的奇迹。

但这时间上哪有那么轻易而举就能成功的事情,没有代价,就绝对不会有所收获。让孔昭苏怎么都没想到的是,妻子受孕九月,即将临盆之际,身体却是突然出了状况,卧床不起,水米不进,没奈何下只得去医院做剖腹产手术,催生胎儿。

手术很成功,胎儿也很健康。但采茶少女的身体却是再也没有好转,生下女儿之后没多久,甚至连出生女儿的模样都没见到,就倒在孔昭苏的怀中。

老年得女,却痛失挚爱。一喜一悲之下,孔昭苏心性大变,整个人变得颓唐了许多。而且办完丧事,带着幼女回到台南之后,一把火将自己这些年积攒的与相术有关的古籍善本焚烧一空,而那些想要求他卜算运势,堪舆风水之人更是一律拒之门外!

故事冗长,但诸人都听得很认真。从廖漫云缓缓的话语声中,他们甚至能感觉到当初那名老人老年得女,然后痛失挚爱之时的痛苦模样。

“几位没有猜错,我就是当年那个婴儿!” 廖漫云伸手抹去眼角的泪水,看着诸人沉声道:“事情皆是因我而起,如果没有我,家师也就是家父当年也不会听从那些人的话,对开封的龙脉动下手脚。如果几位要怪罪,不要怪罪家父,所有的一切因果,我愿意一力承担!”

望江台上沉默无声,几人也都算是当世的相术巨擘。从廖漫云的这些话中他们已经听出,此件事情,皆是因为孔昭苏为救幼女,所以才在开封布下风水局,想借助龙脉来补充廖漫云体内不足的元阳气息。终难免天道反噬、五弊三缺的影响,落了个鳏居一生的下场。

为救幼女,行非常之事;而且又老年失亲,世间大不幸之事可以说都已被他悉数遇到。林白等人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又如何能怪罪孔昭苏当年的举动,甚至心中还隐隐对他生出了一股同情之意。天道反噬,五弊三缺,其中种种,对于相师来说都是不能言说之恸!

“孔大师后来有没有和你说过当初那名不速之客的身份?”沉吟良久之后,林白看着廖漫云轻声发问道。

廖漫云脸上泪痕已干,重新恢复了那幅女强人的模样,说道:“这件事情是家父病危离世之前才告知与我的,当初那人的身份,以及他们的布局都是只字未提。他只是说良心有愧,希望我有生之年能够替他弥补过往犯下的这个错误!”

林白轻叹了一口气,转头望着身前浊浪依旧无边无际的黄河,心中满是慨叹。

好不容易以为自己找到了事情的真相,但却没想到得到的真相居然还并不是什么完全的真相,到了最后,还是一头雾水,不明所以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