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447章 河图(下)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212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6

河图?!听到章仲山的话,所有人脸上都露出一抹震惊之色,不自觉的朝前踏了几步,紧紧的盯着那块硕大的鳞片,想要从其中看出来点儿什么非比寻常的地方。

上古之间有传,伏羲圣人观遍日月星辰、草木兴衰,心中有所得,但却苦无头绪。一日在黄河观摩气脉走向,看到从黄河中冲出一匹龙马,马身有种种异图。而这些图案和伏羲圣人心中的所得暗合,正是借助这龙马身上的图案,伏羲才画出八卦。

听到章仲山的话,林白心中也是一动。华夏奇门江湖中,自古有传,伏羲氏王天下,龙马出河,遂则文以画八卦。禹治水时,神龟出洛水,负文而列于背,其数至九,禹遂因而第之,已成九类。也就是说河图乃是八卦,洛书是为九筹。

上古以来,更是有这样的说法:河图为体,洛书为用;河图主常,洛书主变;河图重合,洛书重分;方圆相藏,阴阳相抱。而今这先天洛书正是在林白手中,如果此时的这块鳞片真是河图的话,那对于林白而言,这次开封之行绝对是赚大了!

“想要知道这玩意儿究竟是不是河图,其实简单,让我来!”张三疯不由分说,从沈凌风手中夺过那块鳞片,话音一落,朝着地上的一块大石便重重摔了过去。

一看张三疯这架势,围观的这些人都傻了眼!这世上竟然有这样鲁莽的人,且不说这是不是河图,单是看品相,年代势必久远无比,如此用力摔掷,若是弄出什么破损之处,那可怎么是好!

但那鳞片与地上大石相撞,铿然有声,大石上面摔出了白印子,可那块鳞片却是安好无损,连一星半点的痕迹甚至都没有。

可能真的有戏!诸人看到鳞片这模样,也忘记了刚才张三疯的贸然举动,脸上喜色更加深重起来。要知道这块鳞片有一指那么厚,而且看上去满是古朴气息,传世久远,如此用力摔下,还能毫发无损,单是从材质这一点儿来说,就极有可能是传说中龙马身上的鳞片。

“以十数合五方,五行,阴阳,天地之象。图式以白圈为阳,为天,为奇数;黑点为阴,为地,为偶数。并以天地合五方,以阴阳合五行!”

“一与六共宗居北方,因天一生水,地六成之;二与七同道居南方,因地二生火,天七成之;三与八为朋居东方,因天三生木,地八成之;四与九为友居西方,因地四生金,天九成之;五与十同途,居中央,因天五生土,地十成之。”

林白伸手将那块鳞片拿到手中,盯着上面的图纹,手指在上面勾画一番之后,将图纹和古籍中所记载的内容一一比对之后,沉声道:“这东西十有八九就是洛书,就算不是洛书的话,也极有可能是远古时期那些人按照真迹临摹出来的!”

当张三疯将鳞片掷下未摔毁的时候,诸人心中便已经有些笃定这鳞片是河图的可能,此时再听到林白这话,感觉愈发直观起来。

“既然是从开封出来的,我看这东西不如就交给开封市博物馆好了,也算是咱们为相术推广做出的一点小贡献。”罗蕴灵看着河图咽了口唾沫之后,看着诸人皮笑肉不笑道。

章仲山深深的看了一眼罗蕴灵,冷笑道:“罗蕴灵,你欺负林白他们不知道开封市博物馆馆长和你有什么关系,可是这事情能瞒得过我么?如此灵物若是进了你大弟子掌管的博物馆中,岂不就等于是落进了你的腰包,这事情在场诸人谁能答应!”

要知道洛书可是传说中之物,而伏羲更是借助它才推演出来的八卦。而且洛书主变,故极于九;而河图主全,故极于十。更有洛书为先天,而河图为后天的说法,先天之物虽然灵异,但人为阴阳二气所成,属于后天。掌控先天之物,终究不如掌控后天之物来的爽利。

如果有相师能够将这样的东西弄到手,修为必定是一日千里,而术法的施展也肯定会如虎添翼。而今这东西活灵活现的出现在自己这些人身前,就算平时有再好的修养,气度再不凡,可是也不能忍不住不动心。

场内气氛顿时冷寂了下来,隐隐间更是有剑拔弩张的意味,在场诸人,任是哪个都不想这块传说中的河图落进其他人的手中。

“罗大师,你这事儿做的有些不地道了吧。我师弟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找出来的东西,你而今居然想偷偷摸摸弄走,也亏得你胡子一大把了,难道就不觉得羞愧么?”张三疯冷冷一笑,看着罗蕴灵满是嘲讽戏谑道。

罗蕴灵咬牙切齿,虽然心中对林白和张三疯仍然有畏惧之意,但是想到自己面前的乃是洛书,便忍不住握紧了拳头,急声道:“天材地宝有德者居之,我是黄河畔之人,这河图和我最为亲近,于情于理,都该是我所用才对!”

“你也知道是有德者居之!可是你也不撒泡尿照照你自己的模样,看看你哪个地方有德行!”张三疯回敬道:“天生神物,圣人则之;天地变化,圣人故之;天垂象见,圣人象之。别人当初在你老小子眼皮底子下弄出这么大的动静你都看不出来,当得起有德二字么?”

张三疯这话说的乃是事实,罗蕴灵在这件事情上的表现,已经足够说明他的人品,这东西怎么着都不能落到他手上,否则一旦被他拿到这东西,第一个对付的就是自己这些人!

“都别吵了!圣物有灵,自然会自己挑选主人!我们这些人在这里争吵来去有什么作用,得不到它的认可,一切都是白搭!各自来试吧,谁能催动这件法器,谁便是真正的主人!”林白挥了挥手,等众人安静下来之后,沉声道。

听到林白这样说,章仲山、沈凌风和廖漫云等人都是不得不点头。林白这话的确一点儿错没有,且不说这是最公平的办法,而且就凭着望江台是林白弄塌才取出来的这物件,自己这些人就得乖乖的听从他的提议才对。

“既然如此,大家就按照林白说的好了。”沈凌风点头环视诸人,缓缓道:“各凭本事,看谁能让河图产生异象,能够催动他,只有得到圣物的认可,才能做他真正的主人!客随主便,罗大师你怨言颇多,便由你第一个来好了!”

罗蕴灵心中虽然有千万个不情愿,但此时宝物没到手,也不敢犯了众怒,只得悻悻然走到沈凌风面前,然后伸手握住了河图,此时就近看来,才发现这东西外表看来和那些普通的鱼鳞看上去没有任何差别,但材质却极为特殊,非金非玉,古旧之中带着出尘气息。

咒语轮番念诵出口,但河图在手中却是连丝毫的动静都没有。罗蕴灵咬了咬牙,抬起手指伸到嘴边,颤抖着将指尖的鲜血滴落在鳞片之上,但良久之后,却还是了无动静,血珠子骨碌碌从上面滚落,连半点儿蛛丝马迹都没留下。

“就这模样还说有德者居之,你的德呢?”张三疯和章仲山见状嘿然大乐,嘲讽道。

沈凌风摆了摆手,沉声道:“女士优先,接下来廖小姐你来试试!”

廖漫云闻言轻抬莲步,接过河图在手中摆动片刻之后,也依葫芦画瓢念诵了几句咒语,最后再往上滴血认证,但却是丝毫的变数都没有。见到如此接过,廖漫云不由得摇了摇头,又递回了沈凌风手中。

沈凌风深吸了一口气,连咒语都没念诵,直接滴血,但也仍旧如之前那般,半点反应没有,苦笑几声,便递到了张三疯手上,只是张三疯捧了大半天,学着样滴血,可也一样没什么反应,鲜血滴到鳞片上便滑落在地!

章仲山见状大急,伸手便将河图从张三疯手上夺了过来,念诵咒语在空中挥舞良久,而后又咬破舌尖,将鲜血喷在上面,可是却是如之前几人一般无二,还是了无反应!

“林白,你来试试!”沈凌风见状脸色黯然了几分,将河图朝着林白扔了过去。

林白接住洛书之后,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将手指咬破,一滴殷红的鲜血滴落在鳞片上。

随着鲜血滴落,原本光泽有些暗淡的鳞片,骤然开始散发出一种静默光芒,而上面的那些图文也犹如是有生命般,在表面游走不定。

突然之间林白右手捏着的先天洛书腾空而起,而他手中本来持着的河图也紧跟着飞起,两者瞬间纠缠在一起,而后化为一体,其上出现种象征着八卦方位的符文,而且周围的空气更是震荡不停,现出各种匪夷所思之异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