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452章 捣鬼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294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6

“老爷子……”看着贺老爷子老泪婆娑的模样,林白颤抖着嘴唇想要说点什么,但却连一句完整的话也说不出口。

贺老爷子抬起无力的胳膊摆了摆,看着林白轻声道:“孩子,别难受了!你能回来就好!现在回来也许还能再见那老东西一面,再晚点的话……走吧,跟我一起进去看看他!”

林白和林伟虎跟在贺老爷子以及诸位医生朝着病房走去。一走进病房给林白的第一感觉便是宽广,装修极为简单,但处处都透露着一种严密的感觉。

在病房的一角放着各种医护设备,而刘老爷子便躺在一侧的病床上。病床无比宽大,更显得这位已经接近百岁的老人身体之削瘦,面颊上青白一色,眉头紧皱一脸痛苦模样。

而在病床周围则是站了一群穿着军装的男男女女,其中年长者居多,一个个军衔极高,而且沉稳内敛,应该都是那种习惯了发号施令的人,所以身上都带着上位者的气息。这些人都是刘老爷子的部旧,此时听闻病情,纷纷放下手头的事情过来探寻。

“林白,伟虎,你们回来了……”坐在病床一边,脸上满是憔悴之色的刘军武听到病房门打开的声音,转头望了一眼,轻轻说道。

而刘青芜看到林伟虎之后,身体颤抖着朝前走了几步,然后一头栽进林伟虎的怀中,呜呜的哭了起来。之前林伟虎没有回来,她还能强撑的住。但现在自己丈夫出现在了身边,那些心中的忐忑和悲伤此时再也无法压抑,悉数从心中爆发出来。

“散了吧,该干什么都去干什么!咱们这些人凑在这里也影响老刘恢复!”贺老爷子看着刘家人悲戚的模样,叹了口气,朝站在病房内的那些刘老爷子的部旧轻声开口道。

沉默片刻之后,从人群里面走出一位扛着中将衔的六十余岁的老将军,上前对着跟在贺老爷子身后的医生微微鞠了一躬,轻声道:“诸位,老首长的病就全靠你们了!”

那些医生听到这人的话之后,互相看了一眼,然后侧身温声道:“首长您放心,我们一定会竭尽全力,尽最大的努力去做该做的事情!”

“贺老首长,一切就交给您做主了……”老将军沉默片刻,抬起袖子擦了擦眼角,眼泪哗啦啦往下滚落不停,话说了一半再不能继续下去!

贺老爷子叹了口气,沉声道:“也六十来岁的人,还是大军区的司令长官,还跟当初跟在老刘屁股后当通讯员的时候一样挨骂之后哭哭啼啼的做什么,外人看到笑话不说,若是老刘醒了看到你这幅模样,少不得又要拿武装带抽你的屁股!”

“只要老首长能起来,就是拿武装带把我抽死,我也心甘情愿!”老将军抬起袖子抹了把脸,眼中满是悲戚戚的神色。

贺老爷子叹了口气,拍了拍老将军的肩膀,然后摆摆手示意他们这些人从病房里面出去!

一堆人出去之后,屋内瞬间空旷了许多,但也冷清了许多,没有了半点儿人味,只剩下医院那种独有的萧索凄厉感觉。

林白朝前走了一步,盯着病床上的刘老爷子。老爷子双眼紧紧闭着,脸上一片青白之色,手轻轻的捂在胸口,指尖在不断的颤抖,每次一颤抖额头上便滚滚落下密密麻麻的汗珠,而嘴角的肌肉更是抽动不停,像是在承受巨大的痛苦。

“医生,老爷子的病情你们有什么检查结果么?”林白握住老爷子冰冷的手,转头看着医生道:“我离开燕京的时候,老爷子身体还无比康健,怎么只这么几天就出了这样的事情?”

“能做的检测我们都做过了,按照首长身体的表现,我们得出的结论是风寒引起的晕厥,然后导致以前的一些旧伤复发!”医生犹豫了片刻,将手中的病历向林白递了过去,轻声道:“您也知道,老人家已经是快百岁的人了……”

虽然这些医生不知道林白的身份,但是看屋内人对他的态度都表露出来一种极为重视的态度,便细心无比的将为刘老爷子检查身体得到的一些数据给林白仔细解释了一番。

“医生,难道现在就只能靠这些营养药来吊命,就没有其他的解决办法么?”刘经天也是一幅心急如焚的模样,双手在身前不断揉搓,紧紧的盯着身前的医生,沉声问道。

“专家组现在还在商讨下一步治疗的方案。”医生接着说道:“老首长年事已高,身体机能严重损坏,而且早年间受伤没有得到很好的治疗,所以留下了老伤!如果能够进行手术对旧伤治疗,再调养的话,可能还能躲过这一劫,但是现在他的身体不允许这么做,所以……”

“你们这些人到底是干什么吃的!耽搁了这么久居然一个对策都没想到?!我看你们这医院的牌子是时候拆掉了吧?!”刘经天听到医生的话,眼中露出一抹愤愤然之色,恨声道。

刘经天行事向来乖戾,但脾气和刘老爷子也最为相像,所以爷孙二人的感情在第三代中也最深,此时听到医生说老爷子的病已经没救了,如何不让他心中生出恼怒之意!

“表哥……”林白瞪了刘经天一眼,然后看着医生轻声道:“不好意思,我这表哥的性子有些急,说话冲了些,还望医生你不要往心里去!”

医生笑着摇了摇头,没吭声。他心里很清楚,虽然他们这些人可以说是御医,但是他们服务的就是这些老领导,虽然这些人素质很高,但难免有有脾气的时候,这种时候他们只能把气往肚子里咽,因为这种人根本得罪不起啊。

“表哥,你把老爷子的袖子挽起来一些;这位医生,麻烦您拿一个脉枕过来,我帮老爷子把下脉!”就在那医生准备退出病房的时候,林白突然开腔。

那医生愣了一下,但还是按林白的吩咐将脉枕拿了过来,然后站在一边等着看林白把脉。

林白下手极准,轻轻一伸便搭在了刘老爷子腕后桡动脉的位置,半眯着眼睛,神情看上去沉稳无比,丝毫没有半点儿怯场的意思。

这医生看到林白的动作暗自点了点头,而今华夏中医没落,基本上都是老人为主,但这个年轻人下手如此干净利落,而且在这样危急的关头还能做到沉稳淡然,着实是比一些行医多年的老中医的心理素质还好一些,足可见这年轻人有几分真本事。

闭着双眼摸了左手的脉象半分钟之后,林白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然后放下手腕来到另外一边,轻轻切在老爷子的左手手腕处,又过了一分钟左右之后,林白缓缓松开手,面上神色无比凝重,眉头也皱的更深了一些,似乎是在沉思着什么。

那医生看到林白的模样,心中没来由的轻轻舒了口气。看林白的表情应该也没有把出来什么东西,若是真被这年轻人查出了什么病因,那他们这些拿着先进器械却仍旧是毫无头绪的名医面子要往哪里放才好,还有什么资格呆在军区总医院!

林白微眯着眼睛,心中思绪变换不定。刚才的脉象丝毫没有那种重病之人该有的虚滑之象,反倒还要比一些中年人更加沉稳。按照这样的脉象来说,刘老爷子的身体机能还是生龙活虎的很,根本就不该发生像现在这样卧床不起的症状!

“舅舅,老爷子是怎么得的风寒,详细的情况您和我仔细说说。”沉默片刻会后,林白转头看着一边双手抱着头不知道在思忖什么的刘军武轻声问道。

刘军武思忖片刻,然后道:“前段时间老爷子说是老战友的忌日,就去了八宝山一趟。出门的时候还出着大太阳,但到了山上之后却突然开始下雪,虽然老人家身上穿着棉衣,但是被这么冷气一侵,再加上可能想起了一些往日旧事,回来后便病倒在床,一病不起!”

“医生,麻烦您出去一下,我还有其他的一些事情要问。”林白闻言沉默片刻,然后转头看着身侧的医生沉声开口道,话语中满是不容拒绝之意。

等到医生走出病房之后,林白走到病房门口把门掩好,转头看着刘军武沉声问道:“舅舅,你不要瞒我,燕京城里最近是不是会有什么大事发生?”

刘军武一愣,虽然不明白林白怎么突然转移话题,但还是回答道:“最近是有一些换届的事情,地方机关进行整改,我们军部这边也在进行一些调整。我和你二舅也在人事变动之列,可能要挪到地方上去。老爷子的病情和这件事情有什么关系么?”

“照你这么说这事情就简单了!”林白盯着刘老爷子的面庞,缓缓道:“老爷子的病根本就不是什么风寒引起的旧伤,依我看是有人在故意捣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