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453章 金蚕蛊!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48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6

话音一落,只见刘家人一脸诧异的盯着林白,刘军文和刘军武都是一脸震惊。任是他们哪个人都没有想到居然会有人敢对老爷子下手!这一句话直接把屋子里的人给震住了!

沉默片刻,呆坐的刘军文缓过神来,急声问道:“林白,你找出来老爷子的病因了?”

“林白,你外公到底是怎么了?赶快告诉我们!”刘蕙芸也是神色慌乱发声,虽然说老爷子早年间对她的婚事造成了许多阻挠,而且更是间接导致林白父亲早亡,可是毕竟血浓于水,而且这段时间老爷子也在想尽办法补偿她,此时出了这样的变故,也叫她难以忍受!

林白没有搭话,转头盯着刘军武沉声道:“舅舅,我大胆问一句,这次人事变动之后,你可能会调往的地方是不是蓉城军区?”

刘军武闻言顿时愣住了。要知道这可是军事绝密文件,而且事情也是刚发生没多久,就连自己的妻子刘军武都没有泄露半个字,怎么着林白会知道这么隐秘的事情。

“没错。我和你舅舅下一步的确可能调往蓉城军区做一二把手,这个事情是老爷子没有病倒之前一直在努力促成的。”刘军武沉默片刻之后,点了点头,沉声回答道。

林白闻言眼睛顿时睁开,朝躺倒在病床上的刘老爷子看了一眼,缓缓开口道:“这就对了!我看是什么人不想舅舅你去那一亩三分地,所以才会对老爷子下手!老爷子的脉象平稳,根本就不像是风寒导致旧伤复发的模样,反倒像是被人下了苗疆的金蚕蛊!”

“蛊?!”

轰然一声,病房内顿时炸了锅,所有人怔怔的盯着林白,议论声四起。一边的刘军武和刘军文两人也是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之中。诚如林白所言,如果老爷子在这节骨眼上出现什么变数,那么两人于情于理都要把手头的事情放一放,之前的计划也都要泡汤!

要知道老爷子可是而今为数不多在世的开国将领,就算是华夏权势最高的九个人见了他也要毕恭毕敬,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居然会有这么大的胆子,敢对刘老爷子下手!

“表弟,蛊是什么玩意儿?”刘经天一脸茫然的看着林白急声问道。

听到刘经天的问话,屋内的这些人也是悉数惊醒过来,目光齐刷刷的盯着林白,即便是一边正在思忖其中厉害关节的刘军武和刘军文两个人也是放下心中正在思索的事情,紧紧盯着林白,想要听听他会说出来什么东西。

林白看着众人缓缓开口道:“老爷子身上的诸多反应,和中了蛊毒的人一般无二!蛊毒泛滥于苗疆地区,苗人生活于深山大川之中,地势险要,毒虫遍地,山间更是有诸多剧毒瘴气,而老爷子身上中的蛊便是苗疆之中最为歹毒的金蚕蛊!”

制蛊的说法在殷商时代就已经开始流传,其实也算是华夏古巫术的一种,在殷墟出土的甲骨文中便有对制作蛊毒的记载!经过多年的发展之后,苗疆各族成为华夏制蛊之中的佼佼者,蛊术歹毒无比,在华夏奇门江湖中,谈蛊色变!

蛊毒的制作便是取诸毒虫置于密闭容器之中,让他们互相残杀,把弱者尽数吃掉,最后活下来的毒虫便是蛊!虽然现今许多人认为蛊术是子虚乌有之事,但其实蛊在华夏诸如《隋书》、《本草纲目》、《济生方》等诸多典籍中都有记载!

而刘老爷子身上中的这金蚕蛊,在清代张泓所著的《滇南新语》中也有记载,‘蜀中多畜蛊毒,以金蚕为最,能戕人之生,摄人心魂,谓之嫁金蚕’。

“金蚕蛊?”贺老爷子霍然起身,盯着林白看了半晌之后,翕动嘴唇,皱眉满是疑虑道:“原来蛊毒这种东西竟然真的存在?”

听到贺老爷子的声音,屋内人的视线便紧紧盯着贺老爷子,疑惑道:“老爷子,您也听说过蛊毒的事情么?”

“当初我率部进大西南剿匪的时候有许多战士不明不白的死于非命,不管怎样检验身上的伤势,都得不出一个合理的解释,按照当地老乡的说法是因为蛊毒的原因。但是因为局势的关系,我们只能否认这种说法,战争结束之后这事情也就渐渐被淡忘了,没想到……”

贺老爷子缓缓点头,将自己知道的一些消息缓缓说了出来,虽然时隔多年,但是老人家说起来这些事情仍旧是有些心有余悸的感觉,可见当初事情的诡异程度!

“到底是什么人要对付老爷子!这件事情我们一定要彻查下去!”刘军武狠狠一巴掌拍在身侧的茶几上,虎目圆睁,厉声呵斥道。

而一向温文尔雅的刘军文虽然没有说话,但也是一脸狰狞之色,双眼之中吐露凶光!

“这件事情和两位舅舅之间的调令定然有着密切的关系,想要查出来这里面的弯弯绕绕就要先从这里下手!”林白目光也是森寒到了极点,这些人居然不开眼到敢于向自己的至亲下手,除了活腻歪之外,他实在是想不到另外的理由!

刘蕙芸脸上露出一抹喜色,盯着林白急声道:“既然林白你能看出来老爷子中的是蛊毒,也一定会有解决这什么金蚕蛊蛊毒的办法吧?”

“蛊毒无比玄妙,而金蚕蛊又是子母双蛊。老爷子体内一个,下蛊者携带一个,两者同气连枝,如果我对老爷子体内的蛊下手的话,他那边也一样会感觉到。如果被他知悉我的动作拼着玉石俱焚作为的话,到那时候必然是回天乏术的结局!”林白缓缓摇了摇头,轻声道。

病房之内顿时一片沉默,现在虽然知道了老爷子卧床不起的原因,但是却是根本没有任何可以解决的对策。不管怎么说,老人都已经逾百岁,这样在病床上耽搁下去,即便是以后找到了解决的办法,说不准清醒之后还真要引发旧伤,到那时候一切都晚了!

“蛊毒虽然邪恶,但是却也有它的局限所在。尤其是这子母金蚕蛊,施术者和被下蛊之人的距离不能超过五里,否则就算是蛊毒被种下,也发挥不出来效力!所以当今紧要的便是排查一下附近,看看有没有什么可疑的人物!”林白思忖片刻之后,说道。

刘军武点了点头,看着刘军文道:“军文,我在病房这里看着,你和伟虎带人穿便装,按照林白的吩咐在燕京城内进行排查,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

“大舅你也不用再病房里呆着!老爷子身上中的是蛊毒,不是得的什么病!医院里面阴气重,反而会加重蛊毒对老爷子身体的侵袭!咱们现在就去办出院手续,先把老爷子搬到我那里,也方便我找出来一些解决的办法!”林白摆了摆手,打断刘军武的话,说道。

医院内每天都有病人出入,而且时不时的还有人病逝在此,本就是世间阴煞死气最为浓厚之地,常人呆在这样的地方久了都会让身体变得阴虚无力,更何况蛊毒本就是阴邪之物,如果让刘老爷子再继续呆在这样阴煞死气积郁之地,体内的蛊虫会更加肆虐!

“事情要办的滴水不漏,我们这些人情绪不能表现出来半点儿发觉老爷子病情的模样。既然他们那些人想要对咱们下手,接下来肯定还会有所动作!”林白叮嘱了一句后,接着劝慰诸人道:“子母金蚕蛊虽然歹毒,但发作并不快,只要咱们抓紧时间,老爷子不会有大碍!”

病房内的这些人听到林白的话,脸上浓厚的阴郁稍稍消散了一些。这么长时间下来,他们已经养成了信赖林白的习惯,而今林白既然敢这样说,那事情就一定会有转机!

“老爷子,我还有件事情要麻烦您 。”林白转头看着贺老爷子,轻声道:“两位舅舅调职的事情,应该是军部内的机密之事,能够提前知晓情况的肯定不是普通人!您老人家在军部的圈子广,麻烦帮我查探一下,看是什么人会有下手的动机!”

贺老爷子点了点头,没再多说话,朝着病房外便走了出去。刘家和贺家而今是儿女亲家,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如果刘玉成突然病逝的话,那么两家的势力必然会受到极大的冲撞!之前他们做下的一些安排可能也要失效,所以这件事情他必须亲自去办,认真去办!

“老妈,舅舅,舅妈,小姨,小姨夫,还有两位表弟!咱们都打起精神来,越是这样的关头,越得让他们外人看看咱刘家人的气场,让他们知道老刘家绝对倒不了!”林白看了眼面上仍有阴郁之色的诸人,拍了拍手,正色开腔道。

诚如林白所言,现在不知道多少人在等着看老刘家的笑话,但越是这样的关口,越要铁骨铮铮,悲而弥坚,让那些别有用心的人看清楚老刘家的风骨仍存,这个庞然大物垮不了!

林白转头望着窗外大雪,冷笑不迭!那些敢犯虎威者,除死之外,再无第二条路可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