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456章 浮出水面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277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6

“得嘞,林白你就请好吧!这俩傻逼敢对老爷子下手,就等着看小爷我削他们吧!”刘经天伸手揉了下鼻子,脸上满是狠戾之色。

刘家这些年在燕京的发展势头本就极猛,而今又加上林白这个极大的依仗,让刘、贺两家和黄家三家结成了同盟,威势如日中天。敢于捋虎须者少之又少,而今有人竟然敢对刘老爷子这个刘家最为尊崇的长辈下手,刘经天心里焉能不恨!

“记得告诉两位叔叔,一定要加倍小心,他们既然敢对老爷子下手,也必然敢对他们下手!做这些事情的时候一定要小心翼翼一些!”林白伸手拍了拍刘经天的肩膀,重又叮咛道。

刘经天点了点头,站起身,转头就想往外走,但刚迈出去两步,却是突然转头,看着林白尴尬笑道:“老表,这事儿说起来轻松,可是你也知道咱们家除了你之外都是肉眼凡胎,就算是那蛊虫真到了我们面前,我们也认不出来,更何况是去辨认饲养它的人!”

林白闻言一愣,旋即放声大笑起来。自己这也是因乱失了平时的仔细,只是说了些嫌疑人,却是忘了告知他们怎么去辨别养蛊人家的模样。

“传说之中子母金蚕蛊很爱干净,总是把养它的人家打扫得干干净净。如果你到他们两家之后,看谁家屋角清洁,没有蛛丝,就要当心他家有金蚕。你进门时用脚在门坎上踢一 下,踢出沙土,回头再一看,沙土忽然没了,那便可以确定这户人家养了金蚕了。”

“如果请你吃饭,如果见他用筷子敲碗,那是在放蛊,赶快向他点破,就可避免受害。或者吃饭的时候把第一口饭吐到地上,或抓抓头皮,金蚕怕脏,也就吓跑了。这些你一定要仔细给两位舅舅交代好,千万不能让他们有所懈怠!”

林白沉声将辨别养蛊人家和对付蛊毒的一些简单办法给刘经天讲了一遍之后,重又沉声道:“只要有了消息,第一时间通知我。金蚕蛊歹毒异常,即便是放在苗疆,能够养成之人也是少之又少,下蛊之人绝非等闲之辈,切切不能让两位舅舅莽撞行事!”

“我晓得,老表你就等着吧,我们一定能把真凶给揪出来!”刘经天点了点头,话说完之后,便朝着屋外走了出去。他一分钟都不想再等下去,迫不及待想要把坑害老爷子的真凶找出来,然后用尽自己所有的手段让他尝尝开罪刘家人的后果是有多严重!

看着刘经天的背影,贺老爷子心中也满是感慨!危难之际见人心,不得不说,老刘家现在果然是铁板一块,子孙辈的人物同心协力,属于老刘家的时代恐怕快要近了。

“林白,这金蚕蛊到底是如何制成的,怎么会有这样诡异的功效?”贺老爷子沉默片刻之后,看着林白问道,而今发生的诡异之事越来越多,让老人家忍不住也有点好奇。

林白笑道:“苗疆制蛊手段极多,而金蚕蛊则是其中最为困难的手段。在养蛊以前,要把家中打扫干净,等全家老少沐浴更衣后,诚心诚意在祖宗神位前焚香点烛,对天地鬼神默默地祷告。然后在牌位前,埋藏一个口小腹大的大缸。缸的口须理得和土一样平。”

“等到农历五月五端午之时,放入百种爬行类毒虫。这百种爬虫放入缸内以后,蛊师于每夜入睡以后祷告一次,每日人未起床前祷告一次。连续祷告一年,不可一日间断。而且养蛊和祷告的时候,绝不可让外人知道。否则金蚕蛊就不可能成功!”

听着林白的话,刘老爷子那是一个瞠目结舌。之前他率部前往大西南的时候,虽然听说过一些关于蛊毒的事情,但是远没有林白说的这么详尽。百余种毒虫在缸内厮杀拼搏整整一年,单就是用脑袋去想,都能够感觉到成功的金蚕蛊是该有多歹毒。

话说回来,其实林白还是没将制蛊的真正详细之处告知贺老爷子。苗疆之人为什么要选择农历五月五将毒虫下罐,便是因为五月五乃是一年当中阳气最重之日,当日埋下毒虫,它们的毒性便会带上阳煞气息,毒性更为强悍。

而且制蛊又岂是只需要跪拜就能够成功的,这些人还要每日取心头血浇灌在缸中,这样才能和蛊毒心灵相通,如同臂使。最重要的是在苗疆有‘金蚕食尾’一说,也就是说养蛊人家必定会有‘孤’、‘贫’、‘夭’之中选择一项。

若是让贺老爷子知道这些更为诡异莫测的内容,恐怕即便是他这位戎马半生的老人家,晚上都不能睡一个踏实觉,即便是睡得着,难免也要疑神疑鬼,想看看屋内会不会多一些什么怪模怪样的毒虫!

“华夏之大, 果然玄气诡异之事众多。老家伙我以前是井底之蛙,坐井观天了!“贺老爷子拍着双腿,感慨叹息道。经历了此次的事情之后,对他而言也算是一个转折,至少不会像以前和刘玉成一般对那些玄异之事嗤之以鼻,而是多了点儿心思。

林白微笑着没有说话,老爷子能这样想,对他而言是最好的事情。至少不会像以前那样,因为林白的相师的身份,去带着有色眼镜看他。

……………………

与此同时,葛建新家的门铃也突然响了起来。当打开大门看到来人,葛建新心中咯噔一声,不由得一阵慌乱。刘军武这小子怎么着摸到自己这来了,难不成是猜测到什么事情了?!

“建新哥,你让兄弟进来!我们家老爷子……兄弟我心里堵啊,想来想去不知道和谁拉拉家常,只能来你这里,和老哥你喝上两杯,来个一醉解千忧!”没等葛建新开口,刘军武大踏步的朝着屋内就走了进去,一边走,一边做出幅悲戚的模样,叹息道。

听到刘军武这话,葛建新心中悬着的一块大石这才落地,感情这家伙来是因为心里不舒服,所以才来找自己喝酒啊!

“军武老弟节哀……你们家老爷子的事情我都听说了,本来想去看看老人家,可是一来二去给耽搁了!我这儿你放心大胆尽管来,只要老哥在,就一定陪你喝个痛快!”葛建新稍稍放松了一些,走到刘军武身边,揽着他的肩膀,说道。

刘军武在燕京城小圈子里厮混了那么多年,演技那叫一精湛,听到葛建新的话,一把抱住他的肩膀,抽抽道:“老哥啊,还是你对我们老刘家最亲啊!你看看那些白眼狼,老爷子病重了,就一个人都不来了!别的不说了,咱哥俩开喝!”

说着话,刘军武提起手中的酒瓶,嘎嘣一声便将瓶塞咬了下来,随口一呸,吐到了墙角位置。然后便大刺刺的坐到沙发边,一边作势仰头灌酒,一边拿余光看葛建新的动作!

葛建新看到酒瓶骨碌碌滚到了墙角,神色骤然一凛,然后急忙走过去,将瓶盖扔到垃圾桶,看着刘军武笑道:“这东西还是收拾起来的好,要不然等你嫂子等会儿回来,又要骂我!”

刘军武看到他这动作,再想起来之前林白交待过的话,心里边顿时一咯噔,但面色还是不变,仰头喝下一口酒,笑眯眯的将酒瓶朝葛建新递了过去。

葛建新嘿然笑了笑,接过酒瓶喝了口酒,笑眯眯道:“军武你先在这坐会儿,有酒没菜可不是个事儿,我去厨房扒扒,看看你嫂子在冰箱里面藏没藏什么东西!”

话说完,葛建新将酒瓶轻轻放在茶几上,转身朝着厨房就走了过去。

到了厨房之后,葛建新额头上已经满是汗珠!他心里七上八下不停,刚才刘军武那个不经意的动作实在是把他吓了个半死,酒瓶盖怎么好巧不巧的就朝着犄角旮旯滚了过去,难不成是这家伙在试探自己什么,还是说确实是无心而为?!

“卜能大师,刘军武在我家!这小子是不是知道咱们下蛊的事情了啊?”犹豫半天之后,葛建新还是觉得不妥,摸出手机拨通卜能的电话,急声询问道。

卜能接到电话之后,也是一愣,旋即笑道:“不用着急,他应该只是试探你罢了!稳住阵势,不要让他看出来什么蛛丝马迹,记住我之前交代你的,要处变不惊!”

处变不惊你大爷!葛建新心中一阵烦闷,伸手将电话挂了,然后走到冰箱前深吸了一口气后,从里面端出来一盘油炸虎皮花生,收敛脸上的郁色,朝着屋外走去。

“军武兄弟,实在是不好意思,家里边就这么一盘花生了。将就着来吧!”葛建新带着笑将花生米放到桌子上,对一边自斟自饮的刘军武笑道。

盘子一放下,刘军武随手拈了颗花生米便扔进了嘴里,但花生一进嘴,脸色便变得无比难看,一口将花生吐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