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457章 一颗花生引发的惨案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24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6

“刘军文,我知道你来找我做什么!但是我明白告诉你,你们家老爷子的事情和我一丁点的关系都没有!不过你也放心,蓉城军区一把手的位置,我也是一定会和你好好争一把的!”

便在刘军武试探葛建新的时候,刘军文也到了戴德明家门口。只是他的行程可远没有刘军武来的顺畅,戴德明听到门铃打开门一看是他,脸色瞬间变得难看起来,冷冷甩下这么一句话之后,便将房子的门重重摔上。

刘军文满脸苦笑的看着紧紧锁着的大门,他怎么着都没想到,自己居然吃了这么一个闭门羹。不过就在戴德明开门的那一瞬间,他也看清楚了屋子里面的摆布。屋内杂乱连天,而且空气中更是颇多缭绕烟云,按照林白的说法,这样腌臜人家绝不是金蚕蛊存生之所!

只看大哥那边了,但愿他能够找到真正陷害父亲的凶手!刘军文叹了口气,喃喃自语道。

…………

“建新老哥,你给我吃的这花生怎么发霉了啊!这味道冲的把酒味都给掩没了!”刘军武手伸在面前连连摆动不停,做出一幅仿佛吃了颗花椒一样的苦哈哈之色。

葛建新尴尬一笑,丝毫不敢耽搁,从一旁扯下一格卫生纸,便将地上的花生米一粒粒的捡了起来扔到一边的垃圾桶里。而他看向刘军武时候眼中的狐疑之色也变得深重起来。他有些搞不清楚,这刘军武到底是发现了什么,还是说真一无所知,所有的事情都是无心为之!

“建新老哥,赶紧喝酒!趁着嫂子现在不在,我和你啊,要一醉方休!”刘军武大着舌头,伸手揽住葛建新的肩膀,又嘿嘿笑着接着道:“你要是不喝这酒,就是看不起兄弟我!”

葛建新连连干笑几声,伸手从刘军武手中接过酒瓶,咕嘟喝了口,然后伸手抹了把嘴角。

“海量!牛逼!够劲!果然是建新老哥,总参第一酒袋子!”刘军武啪啪啪拍手不断,红着脸,梗着脖子一边夸赞葛建新,一边拿着酒瓶往自己嘴里倒。

酒水顺着刘军武的嘴角迅速流下,屋子内尽是香甜的酒味,而这一瓶酒见底,刘军武更是直接靠在葛建新身边,呼呼大睡起来,一边睡居然还一边发着癔症,嘴里不停念叨着要和葛建新再大战三百回合,好好拼一把胜负!

“军武老弟,军武老弟,你可别是喝高了啊!”葛建新看着大鼾落小鼾的刘军武,眼中疑惑之色更甚,伸手轻轻拍了拍刘军武的脸,接着道:“军武老弟,就这么一瓶你就喝醉了啊?这可不像是你的风格啊,赶紧起来,再和我大战几场!”

刘军武鼾声震天,葛建新的话仿佛都没被他听到,连理都不理一句,只是自顾自的呼呼大睡,而且还是伸手把葛建新放在自己脸上的手给推到了一边!

“这小子还真他妈喝醉了!”葛建新看着躺在沙发上像是一滩烂泥的般的刘军武,抬脚轻轻踢了他几下,见没有任何反应之后,抹了把下巴淡淡笑道:“等着吧,再等一段时间,蓉城军区首脑的位置就是爷们儿我的了,到那时候我再好好请你喝一壶!”

话语阴冷,其中满是阴鸷气息,但正思忖到紧要关头,觉得自己牛逼无比的葛建新却是没有发现,躺倒在沙发上鼾声震天的刘军武原本紧闭着的眼睛睁开了一条缝,其中满是恨意!

“走吧,先把你送回去,顺带再探探你们家那些人的口风!”葛建新皱着眉头思忖片刻之后,心里生出了个想法,就如卜能那老家伙说的那般:处乱不惊,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刘军武醉倒在这里,刚好是自己一个去摸摸他们底细的最好时候!

说干就干,葛建新冷冷扫了眼地下躺着的刘军武,抬脚重重一脚揣在他身上,看到他依旧是半点儿反应没有之后,弯腰将他掺扶起来,扛着就往门外走去。

总参分配的住宿地方和军区大院之间的距离并不算远,大概过了十来分钟之后,车子便到了大院的门口,出示了一应证件之后,葛建新扛着刘军武朝刘家大院便走了过去。

门铃响了几声之后,刘妻便把大门打开,看到一身酒气烂泥的刘军武之后,看着葛建新说道:“实在是不好意思,给你添麻烦了,家里出了这么多的事情,他还出去喝酒……”

“弟妹,这错不在军武老弟身上,都是我这个当哥哥的没照顾好他!”葛建新假惺惺的叹了口气,眼角挤出几滴眼泪,道:“刘老爷子人呢?能不能让我去探望探望?”

“老爷子不……”刘妻岂知道这里面的弯弯绕绕,正要开口说老爷子在林白的四合院之时,却是看到被葛建新挽着的刘军武右手不可察觉的微微摆了摆,便急忙改腔道:“医生说了,老爷子的病需要静养,不大适合别人探视,实在是不好意思!”

“没事儿!天有不测风云啊,老爷子那么康健的一个人,怎么着就……”葛建新叹了口气,心中狂喜不止,听刘妻说话这口气,老刘家的人应该是没发现刘老爷子中蛊毒的事情。

刘妻也跟着叹了口气,然后挽着刘军武对葛建新道:“葛大哥,家里边的事情实在太多了,军武又醉成了这样,我就不留你坐了。”

葛建新连连摆手,示意无碍,然后转身便朝着大院外面走去。等出了刘家大院的高墙之后,脸上满是不可掩饰的喜色,口中更是开始哼起了小曲儿!

“赶快给林白打电话!”听到葛建新的脚步声离开大院之后,刘军武原本低垂着的头骤然抬起,看着刘妻沉声道。

刘妻虽然不明白为什么刘军武装醉,但是从他的口气里面,还是听出了这事态应该比较严重,便也没敢多问,急忙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拨通林白的电话之后,递给了刘军武。

“林白,可以确定了!是葛建新这个王八蛋对老爷子下的手!”

刘军武握着电话,一字一顿道,身体更是颤抖不停!将从开门扔瓶盖的试探,再到假意装醉套出葛建新的真实面目,一五一十的悉数讲给了林白。

“好,舅舅你这次做的漂亮!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我们好了!我一定不会放过这王八蛋!一定要替老爷子把这口恶气给出了!”听完刘军武的电话之后,林白的拳头也是捏的嘎嘣作响,狐狸尾巴藏不住,终于找到了这丫的马脚!

挂断电话之后,刘军武坐在沙发上,神色变幻不停。此时此刻,他心中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以后一定要对林白的话多听从一些,这次的事情如果没有林白的话,他不敢想象等待着老刘家的会是怎样残酷的一幕!

葛建新刚哼着小曲儿到了房门前,一看到半掩的房门,眉头顿时皱了起来!这卜能真是越来越没有规矩了,自己不在家他竟然就敢随随便便的开门。

“卜能大师,您老人家不带这样的吧,你问都不问一句就往我家里闯,这事儿有点儿说不过去吧?”果不其然,葛建新一进屋门便看到了大刺刺坐在沙发上的卜能,看着他那张干瘪的老脸,眉头一皱,没好气的骂道。

卜能也不搭理他的话,淡淡问道:“北新桥海眼的事情打探的怎么样了,有消息没有?”

“刚才回来的路上,派出去的人给我回话了。那海眼旁原本是个茶馆,后来盖起了大华百货商场,就被埋在了下面。你要是想找的话,就自己去那商场下面挖就行了!”葛建新没好气的冲卜能来了一句,然后端起茶几上的水杯仰头灌了口水。

卜能淡淡一笑,然后伸手指着地上的花生米轻笑道:“这花生米是怎么回事儿?”

“刘军武来找我喝酒,我就把花生米拿给他吃了。我记得是全捡起来了,怎么着会落下一粒?!”葛建新皱着眉头看着地上的花生米,疑惑道。

卜能冷冷一笑,道:“你完了!”

完了?!葛建新闻言登时愣住了,盯着卜能脸上满是疑惑之色,他不明白为什么一粒花生米怎么着就能叫自己完了!

“金蚕蛊最爱干净,花生米虽小,但一粒却也是污浊了地面。蛊毒已经反噬进你的体内,无药可救,一时三刻之后,你将七窍流血而死!”卜能声音没有半点儿感情色彩,冰冷冷道。

葛建新完全呆住了,但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从卜能手上拿着的水烟筒里迅速飞出一道金光,径直钻进他的喉咙。只是一瞬之间,葛建新的表情便呆滞了下来,身体软软瘫倒在地!

“废物,这么轻易就被人拆穿了底细,而且北新桥的事情已经明朗,留你还有何用!”

葛建新呆呆的躺倒在地,鲜血顺着七窍缓缓流出,至死未闭的双眼前,正是那粒花生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