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461章 蛊灭人亡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38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6

“子母金蚕蛊和人皮鼓均被我给破了,你还有什么手段?”林白缓缓走到躺倒在地的卜能身前,脸上满是冷厉笑容,淡淡对他询问道。

卜能呸的一声朝着地上吐了口血沫,脸上狠毒之色丝毫未减,看着林白冷声笑道:“就算是你破了我的子母金蚕蛊,破了我的人皮鼓,可是你和你家里的那些人最后还不是和我这些东西一样,都难逃一死!”

“以婴儿人皮蒙鼓,以生人鲜血饲毒虫,像你这样的人活着还有什么用!老老实实告诉我是谁在指使你,也许我还能留你一条活路!”林白伸手揪住卜能的领口,沉声呵斥道。

从卜能歹毒的神情上,便不难看出这老东西绝对还留了后手,而且这些事情里面处处都透着一股子诡谲气息,想来必定不是他一个人能够完美布局的,说不准在这老家伙的背后还藏有其他人也说不定,斩草除根,为了自家人的安危,林白势必要把这些东西给挖个清楚!

“想知道怎么回事儿,等着到地下见阎王爷的时候,他老人家自然就会告诉你!”说着话,卜能脸上的戾色愈发凝重,而且喉头不知道什么东西还在隐隐蠕动,林白眼尖,看到他这动作迅速朝后退去。

脚步刚一迈出,卜能的嘴便张了开来,从其中飞出一条浑身沾满了鲜血黏液的五彩斑斓小蛇,蛇头扁平,毒牙尖利,蛇信青紫。即便是林白对蛇类没什么研究,但也能看得出来这玩意儿绝对带有剧毒,稍不留神碰上恐怕就得七孔出血死于非命。

“疾!”林白中指食指一并,捏成印诀,朝着小蛇飞来的方向迅速挥下,话音一落,就在那条五彩斑斓小蛇七寸方向骤然出现一张符箓,没有任何犹豫,瞬间便爆裂开来,将那条小蛇直接轰成粉碎渣滓,一星半点儿的活气儿都没了。

“桀桀……”正在那条五彩斑斓小蛇毙命之时,地上躺着的卜能口中突然怪笑出声,“今日你杀我,改日自有人替我找你报仇!因果循环,报应不爽,你和刘家那些人都要死!”

林白闻言色变,此生他最痛恨的便是别人威胁自己,尤其是拿至亲的安危来要挟自己,此时卜能一而再再而三的触碰自己的逆鳞,他如何还能再忍下去!

“我看你是活腻了,找死!”林白神色冷然,双手掐成印诀,正要朝着地面上的卜能伸手指去,却是看到卜能的面色迅速的开始朝着青黑之色变换,显然是见刚才一计不成之后,便咬碎了口中早已经准备好的毒囊。

盯着卜能的尸身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变得干瘪,林白轻叹了口气,心中的疑虑愈发深重起来。这人身上背负的到底还有怎样的机密,要不然的话,为什么拼着一死也不让自己从他口中得出半丝分毫的讯息。

在卜能身侧盘旋片刻,确认这老家伙的确是死的不能再死了之后,林白转身便在大华商场内逡巡起来。虽然不能猜测出出卜能身上背负的机密,但是从之前得到的所有消息来推算的话,他要做的事情定然是和那什么北新桥海眼有所关联,只要找到海眼一切可能都能明了。

不出林白意料,没在商场内转悠多久,林白便在商场货仓内看到了一个大坑,而在大坑内则是有着一口用青石打就的古井,井栏上雕龙绘凤,栩栩如生,看上去精致无比,只是配着那黑黝黝的井口,怎么看却是怎么叫人觉得有一种怪异的气息。

小心翼翼的将河图洛书握在手中之后,林白跳落进坑洞内,朝着内里逡巡片刻,但除却土腥味逼人之外,却是没有任何发现。而那口古井则是深不见底,隐隐有潺潺水声发出,想着来时候出租车司机的话语,林白便朝下大叫了几声,但却连半点儿传说中的回应都没有。

“这特么的到底算是怎么回事儿,怎么着没有那什么铁链子,连一点儿传说中的动静都没有!这老家伙找这样一口老井,到底图的是个什么?”林白皱眉思忖片刻,实在是想不通里面的弯弯绕绕,弯腰俯身从身侧捡起一块土坷垃,朝着井里扔了进去。

石头势大,带着极快的速度朝下坠去,但过了大概一根烟的时间才传出土坷垃和水面相击发出的扑通之声,老井之深可见一斑!要知道一般的水井三丈有余便已经是极限,而听这声音,估摸着这口老井最起码在十丈以上,这样的深度实在是太过骇人!

虽说燕京地下水短缺,但是放在古代,挖一口十丈深的水井是何其艰难的一件事情,更何况水井是为取水而用,这样深的水井,寻常人拉桶水都要费上好大力气。这样费力不讨好的事情别说是古代,就是科技发达的现代都没人去干,挖这口井究竟图的是个什么!

不过说也出邪,不管林白用什么法子观测这口水井,却是找不出任何有所怪异的地方所在。放在风水学上来说,这口水井和燕京的气脉是三不靠之局,有它没它都是一个鸟样;放在五行上来说,但这一口水井能够产生的水意,对燕京城大的五行实在是没有半点儿影响!

“林白,你现在在哪?老爷子病情好像恶化了一些,脸色都开始有些发青,你赶快回来看看!”正在林白琢磨这里面的弯弯绕绕之时,口袋的手机却是突然嗡嗡的响动起来,电话一接通,刘经天火急火燎的声音便从其中传了过来!

听到刘经天这话,林白心中顿时暗叫一声不妙!饶是他千算万算,却是忘记了子母金蚕蛊同本同源,感同身受,自己灭掉了金蚕母蛊,子蛊那边必然会有所反应,如果不适时祛除子蛊的话,虽然不会让老爷子毙命,但对身体的损害也绝对不会小到哪去!

“行,我马上就回去!”林白话说完之后,迅速挂断刘经天的电话,然后拨给沈凌风道:“沈哥,大华商场这边的事情我已经收拾的差不多了,你派人过来清理现场吧!记得找那种有经验的,最好是我上次带去美洲的那几个小家伙,这里的场景可是有点小恐怖!”

到处都是碎裂的毒虫尸体,还有蛊虫爆裂开来之后溅射到四周的体液,花花绿绿一团团挂在各处,地上还躺了个一身青紫色泽的干瘪老头。也亏得林白是个胆大的主儿,看着这些东西还能接受,若是换了那些胆小的家伙,恐怕当场就要吓尿了!

饶是神算局上次跟着林白去了一趟墨西哥的那几个小家伙也算见识过了血腥场面,可是到了商场内,一看地下花花绿绿的黏物,再闻到空气中的酸腐味道之后,还是差点儿没忍住吐出来,而且心中隐隐还生出点变态的兴奋感!林白前辈果然是破坏帝,走到哪破坏到哪啊!

“林白,你可算是回来了!老爷子脸色忽青忽白,而且嘴角更是不断有那种白色的黏液流出来,可是要把我们给吓死了,你赶快看看老爷子这是怎么了!”林白刚从车上走下来,站在门口左顾右盼的刘军武迅速便冲了过来,一把扯住他,似乎生怕林白生出翅膀飞走了般。

林白笑着摇了摇头,道:“舅舅你就放心吧,这件事情背后的人我都已经给除去了,金蚕母蛊已经死了。老爷子现在的状况不过是那条子蛊感受到母蛊死亡的讯息之后,做出的本能反应罢了,对老爷子的身体不会造成什么大的伤害的!”

听到林白的话,刘军武这才轻轻舒了口气,悬在半空中的心也落了下来,刚才的局面实在是太为可怖,他还以为是老爷子体内的蛊毒发作,马上就要伸胳膊蹬腿离开人世了,要是林白再不回来他打算马上就把老爷子重新拉回军区总医院!

“查出来那个人的真实身份没有?”刘军武和林白一道朝屋里走,一边皱眉对林白询问道。这次的事情可以说是老刘家这么多年以来受到的最大的威胁,对于幕后的真凶,他心中已经存下了必杀之心,绝不放任他们好过!

林白摇了摇头,道:“身份还没有查出来,不过那个蛊师人已经死了,剩下的事情我交给神算局的人去处理了,只要一有他的准确消息,我就会告知舅舅你的!”

“这样最好,敢让我知道他背后人的真实身份,我一定要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刘军武平素虽然温文尔雅,但是在这样有人敢对自己家族下手的时候,还是展现出了在刘老爷子培育之下,一身的金戈铁马血煞之气!

看着刘军武的模样,林白不禁哑然失笑。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不得不说,这次的事情对这两位舅舅来说也算是一次历练,让他们原本压抑在性子里的那股暴戾之气重新回归。

华夏有一句俗语叫做‘慈不掌兵’,如果按照他们俩之前的性格去执掌一方军政的话,守成绰绰有余,但如果想折腾出来点大动静,那估计不是什么容易事!但是而今性格转换之间,以后这两人必定会成为华夏军旗之上两颗闪烁的明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