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473章 未知恐惧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249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6

关乎到身家这种事儿,周海勇自然是一百个上心。冲下楼之后,他便以一百二十迈的速度驱车前往离金鑫大厦最近的一处香烛店,将黄纸、朱砂买齐活了。至于那没一跟杂毛的大白公鸡,则是厉守成从东来顺后厨熬汤的地方捉来了一只足有九斤重的家伙。

说话间,林白和蒋廷利两个人也在楼顶将所要准备的东西收拾好了。一张黄褐色的木桌,上面摆着香炉,又放了两碗清水。而且蒋廷利更是将自己随身带着的那个褡裢里面摸出来几枚铜钱,还有一把桃木剑。

杀鸡取血磨朱砂,林白拿清水净了手之后,提起身前的狼毫大笔,沾满淋漓血朱砂,大笔一挥便在黄纸上勾画起来。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周海勇和厉守成两个人只觉得这玩意儿新奇,可蒋廷利一看到黄纸上林白勾勒出来的符箓符号,眼珠子当即就直了。

符箓之术,源于巫觋,始见于东汉。在《云笈七签》之中有云:‘符箓以道之精气,布之简墨,会物之精气’,这话的意思也就是说高手运气于符,使原本平平无奇的黄纸朱砂结合之后,能够产生奇特的效果。

奇门江湖之中,书画符箓之术颇多,大致分为四类:第一类为复文,既有两个以上的字组合而成,少数以笔画组合成型;第二类则是灵宝符箓,以极为复杂的圈点结构构成;第三类叫做浮图,传闻有天神形象和符箓合为一体……

至于第四类,则一直存在于传说之中,名为云篆,传言为上天诸神之语言显现,但实际上却是前辈相术贤能,以天空云图对大地磁场之影响,模拟飞云变化再借助古篆文而造就的符箓。但古篆早已失传,这云篆也早在奇门江湖中消失不见,大多数相师只能得其皮毛!

但此时此刻,林白所书就的符箓却均是以这最神异的云篆为形。虽说蒋廷利早就见识了林白的手段之利害,但却是万万没想到这个年轻人除了在推算和阵法一道上修为惊人之外,更是掌握了符箓之术中已经失传了近百年的绝学。

“林老弟,老哥我有个不情之请,你这手云篆的符箓手段千万要传授给我一二!哪怕是让我三拜九叩拜你为师,我也乐意!”看到林白悬腕将最后一个符号勾勒出来之后,蒋廷利珍若至宝般盯着黄纸上的符箓看了半晌,转头盯着林白一脸炙热光芒道。

林白笑道:“蒋老哥你想学这手段自然没事儿,有时间去我那四合院找我就成。至于拜师什么的,说都不要再说,华夏奇门江湖一脉传承,你我之间说成是切磋也就足够了!”

“两位,咱们还是先别说这些了,赶紧把我大楼这些事儿给治住吧!”眼瞅着蒋廷利又要对林白说出一番感恩戴德的话语,一边的周海勇赶紧说道。

林白笑着摇了摇头,伸手将长案上的符箓伸指捏在手中,唇齿开阖之间,似乎是在说着些什么,但又玄玄不可闻。声音一停,被他捏在手中的那几张符箓却是噗的一声着了。

淡淡的火光在夜色之中无比鲜艳,火苗旺盛欢快跳跃不停,但却是没有丝毫烟雾出现。

“分镇四方,疾!”林白手缓缓松开符箓,捏成剑诀,口中轻叱一声道。话音一落,四张符箓朝着东西南北四个方位便飘荡而去,等到各自占据好位置之后,迅速熄灭!

周海勇和厉守成两个人是彻底看傻眼了,面面相觑,不知道说什么好,惊疑不定的盯着站在一侧的蒋廷利,想要听听他能不能说出来些什么。伸手之间便让符箓燃烧,这往常可是只会在电视上出现,现在居然如此真实的在他们面前上演,着实叫人诧异。

蒋廷利没吱声,但却已经是心服口服。云篆之术,再加上这一手驱符手段在而今的华夏奇门江湖中,绝对是执牛耳的存在。想到此,蒋廷利心中不由的有些庆幸,也还好自己在国际相术大赛上没有和林白为难,否则现在的下场必然无比惨烈。

“林大师,这符箓一烧,是不是我这大厦以后就没事儿了?”眼瞅着林白的手段如此匪夷所思,周海勇心中生出一种侥幸之感,觉得有这样高人相助,大厦的事情如何还摆不平,面露喜色看着林白急声问道。

林白摇了摇头,道:“这符箓只能震慑四方十日,在此期间,你这大厦绝对不会再有任何之前那种奇异之事发生!”

“林大师,你要救我啊!我知道我先前对您不恭敬,求您老人家大人大量就饶了我这一回吧!”听到林白的话,周海勇像是被兜头浇了一桶冰水,当即跪倒在林白身前,急声道:“您老人家需要多少钱尽管开口,只要我能拿出来,一定给您!”

看着周海勇的模样,厉守成在一边也是急忙劝道:“林少,老周之前也是无心之举,您大人大量就不要和他计较那么多,他的全部身家性命可都和这大厦缠在一起了,要是大厦的事情再不解决,老周恐怕也要被那些逼债的弄跳楼了!”

“这不是钱的事情!此事太过诡异,你最好还是做好准备,如果我十日内没给你消息的话,你还是把大厦关了吧。”林白轻叹了口气,接着道:“周董你放心,林某一定会尽力而为,这件事情说起来也算是和我有些关系,所以钱以后就不要再提了。”

按照林白的猜测,引起金鑫大厦风水移转的原因,可能和北新桥那口海眼有莫大的关联。当日如果不是自己对付卜能的话,也不会导致这样的变数,因果都缠在他身上,不管出于自身,还是大厦的人命,林白都不能不管这件事情。

“其他咱们就不说了,厉总你最近帮衬着周董一些,事情成功与否十日之后自然会见分晓!”林白冲周海勇略带歉意一笑,然后转头看着蒋廷利沉声道:“蒋老哥,走吧,我带你找人去,只要见到那人,想来应该能弄清楚一些事情!”

话说完之后,林白没再犹豫,让蒋廷利将桌子上的东西收拾进褡裢之后,带着他便直接下楼,撇下周海勇和厉守成两个人呆呆的坐在楼顶,面面相觑。

一到楼下,林白便急忙掏出手机,找出沈凌风的电话号码,然后赶紧拨打过去。

沈凌风看到电话的时候还有些疑惑,他从开封回燕京之后还没跟自己这便宜妹夫联系过,不曾想林白现在居然主动给自己打电话。难不成是师妹使小性子,和这家伙闹矛盾,两个人打起来了,所以需要自己过去调解?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可得好好敲这小子一把

“林白你居然主动给我打电话,受宠若惊啊!是不是懿兰师妹给你脸色了?先跟你说,你们两口子的事情我这个当师兄的可是没办法管啊!”沈凌风在心中YY了一通之后,按下了接听键,不自觉的开始跟林白贫了起来。

林白听到这话,脸上苦笑之意愈发深重起来,沉声道:“沈哥,现在不是和你开玩笑的时候,你们神算局的人最近有没有觉察到附近出现了什么异状,比如原本既定的风水开始变动,或者说是接到电话说什么地方出现了怪异的事情?”

“最近燕京城里面是有点不太平,出了不少灵异的事情,我派局里的人过去查了,按照风水来说,那些地方都不该出现这种怪异的事情。所以局里的人也都认为可能是有人在故意捣乱!”沈凌风思忖了片刻之后,接着笑道:“怎么,你林大仙现在改行了,准备当福尔摩斯?”

“现在真不是开玩笑的时候了,沈哥我跟你说,燕京城出大事了!”听到沈凌风浑然不在意的还在继续开玩笑,林白不由得急了,对这电话那边急声叫道。

沈凌风听到林白声音里满是焦灼之意,皱起了眉头,沉声道:“怎么着了是?先别慌,到底是出了什么事儿仔细和我说说。”

“一句两句的现在也说不清楚,北新桥大华商场那个烂摊子你们收拾的怎么样了?”林白叹了口气,轻声问道。

“说起来就因为这事儿你不来找我,我也得找你!”沈凌风卖了个关子,笑眯眯接着道:“那苗疆的蛊师死了之后,那大华商场现在快成毒虫的聚居地了,我们洒了不少硫磺和驱虫剂,才算是挡住,这笔钱没法子往上报,你小子给我解决掉啊!”

“得,您还在跟我开玩笑!沈哥,我明白跟你说吧,燕京城风水开始流转了,你们之前处理的那些灵异事件八成是和这玩意儿有关系!”林白说道。

沈凌风一听急了,抓着电话沉声道:“林白你没诳我吧,你小子现在在哪,我去找你,你尽快把事情给我说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