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476章 虫祭海眼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243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6

“虫祭海眼扭转风水?这话是什么意思?”林白话刚出口,站在坑洞上的蒋廷利便急声开口询问道,当初在西南边陲小镇发生的事情可以说是他一辈子的阴影,一直让他觉得心中对那些人有愧,而今听到林白的话,觉得事情和自己想的似乎不同,如何能不着急。

林白翻身从坑洞里爬出来之后,伸手抹了把额头上的汗珠,笑道:“这世上哪有什么真正的海眼,其实不过还是泉眼。普通泉眼和浅层地下水相连,一般井深几米,而这些所谓的海眼则是深入基岩,和地下深水层的水脉连接在一起罢了!”

蒋廷利皱眉看着林白,一张老脸上满是不可置信之色,口中也是喃喃自语不停,似乎对林白的话语仍然是抱有一定的怀疑。想来也是,不管是什么人,被人一句话就将自己深信了几十年的事情戳出异变,恐怕都和现在的蒋廷利是一个模样。

沈凌风没理会蒋廷利的喃喃自语,而是正色看着林白沉声问道:“林白,那你说的虫祭海眼扭转风水到底是什么意思?”

“蛊师擅长控制毒虫,而海眼则是直通一地之地下水脉,毒虫属阴,无穷无尽之毒虫涌入地下水脉,互相厮杀便会产生无尽的杀伐阴煞,而水脉则是最好的载体!阴煞无穷,水脉流转,自然能够改变风水,也怪我当初大意,当时就应该直接把这口古井埋住的!”

林白脸上满是懊恼之色,然后转头看着仍旧在喃喃自语不停的蒋廷利道:“蒋老哥,你再回忆回忆,你们那伙人是不是惹过什么了不得的人物,要不然怎么会出了这样的事情!”

“惹了什么人?”蒋廷利听到这话,眉头皱了起来,开始在心里仔细的盘算起当年的事情,沉思片刻之后,抬头惊悚道:“我们刚到那的时候,当地的确是有一个疯疯癫癫的老婆子,喜欢搞些神神鬼鬼的东西,当时我们找不到人批斗,就把她当成典型斗过一段时间!”

“这就对了!”林白轻轻抚掌,沉声道:“西南边陲多苗裔,其中大多数苗女都是部落中的蛊女,掌握种种蛊毒之术,你们这些人去批斗她,少不得是要被她报复。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些村民恐怕不是死的,而是搬去了其他地方,死的应该只有你们那伙人!”

“你现在这么一说,我还真想起来了,当时找到的尸体的确是只有我们那些人,村民的尸体是一具都没有找到,当时我们还以为是那些毒虫把尸体吃了。现在听了你这话,我还真感觉处处都透着那么一股邪门的感觉!”蒋廷利狠狠的一拍大腿,惊悚道。

沈凌风摆了摆手,示意蒋廷利先不要搭话,对林白急声道:“林白,既然你已经弄清楚了事情的原委真相,那有没有什么可以解决的办法?”

“毒虫扎堆已经满聚井中,阴气已经开始混合水脉流转!应该会有办法,但这段时间肯定会出不少乱子,沈哥你最好还是未雨绸缪一下,交待手下人最近办事的时候小心一些,否则真要是出了什么意外,我也无能为力!”林白叹了口气,道。

而今北新桥这口古井之中已经满满当当尽是毒虫。毒虫体质本就属阴,这些玩意儿聚在一起不停的折腾,必然会凝聚出无穷无尽的阴煞。再加上海眼直通地下水脉,谁也不知道这口古井地下的水脉到底通向什么地方,想要破解,必然难如登天!

而且毒虫已经积满,阴煞已经开始形成,朝着全城不停的蔓延,金鑫大厦那边最近的跳楼事件可以说就是警兆,也还好自己当时在那里,否则若是这件事情被忽视掉的话,等到毒虫彻底积累到极限,让阴煞完全成型的话,恐怕会引起更大的动荡!

燕京乃是华夏首善之地,为一国之首都,风脉不但牵扯全城,而且还关乎国之气运。而且燕京城内居民更是逾千万人之巨,如果真出了什么意外的话,必定要牵一发而动全身,说不准还会让举国上下都发生骚乱!

沈凌风简直不敢去想象等到那个时候会是什么样的局面,最为可怕的还是既然有人借助卜能摆布下这局面,定然会趁乱做出一些大事。在那些人的推波助澜之下,国将不国都不是什么危言耸听的话语!

“蒋老哥,当初那座西南边陲小镇的那口万虫井最后是怎么解决的?”沈凌风深吸了口气,将心中错杂烦乱的情绪平复了一些之后,看着蒋廷利沉声问道。

蒋廷利摇了摇头,道:“当时我年纪尚小,对这里面的事情不甚了解。而且那件事情之后,我就被遣回燕京,西南边陲那个小镇再也没去过。沈局长你是官方的人物,可以试着看能不能调出当年的卷宗,查一下有没有关于那件事情的记载!”

几人说着话的功夫,又有毒虫源源不断的从商场门口顺着路线开始朝那口古井进发。而且原本凶悍无比的毒虫,此时都如乖巧的绵羊般,没有任何脾气,对林白三人不管不问,只是径直进入井中,和原本已经有的那些毒虫纠缠在一起,厮杀不停!

“沈哥,你尽快去找出当年的卷宗!我和蒋老哥再在商场这边转转,看能不能找出来什么暂时封锁毒虫进入的法子!”沉思片刻后,林白对沈凌风缓缓说道:“还有,给我找出来一份燕京城地下水脉的分布图,我要找出来阴煞流转的范围,也好早做防范!”

沈凌风闻言没有犹豫,点了点头,也没再和二人道别,朝着商场外便疾步走了出去。

燕京风脉事关华夏气运,而捍卫华夏气运不受胁迫,不生变故,也是神算局成立的原因和目的。沈凌风身为神算局局长,如何能够容忍有人在自己眼皮底下犯下这种滔天大恶,而去置之不理!

“蒋老哥,你也别闲着。毕竟已经是几十年的事情了,沈哥那边找那些东西恐怕也不大容易,毕竟你在那个小镇呆过,你也去试着看能不能联系下当地的老人,打听下这件事情最后到底是怎么办了!”转头看着毒虫源源不断累聚的古井,林白仍不放心,便对蒋廷利道。

蒋廷利点了点头,道:“行,这事儿就交在我身上了!我在那边还有几个交好的朋友,我打电话去他们当地的派出所,看看能不能联系上这几个人!我一拿到消息就过来告诉你!林老弟你自己在这也要注意安危,还是那句话,万虫井无比歹毒,一切小心!”

他怎么会不理解为什么林白和沈凌风两个人会有这么大的反应,风水地脉牵涉甚多,燕京如果乱了,恐怕全国都要乱!到那个时候,说不准要出多少祸患!且不说其他,单就是为了当初那些死于非命的朋友,他也要把这件事情的真相给彻查出来!

等到蒋廷利也从商场离开了之后,林白深吸了一口气,怔怔的望着身前堆满毒虫看上去无比恶心的古井,眼中神色变换不停。

他总觉得这件事情恐怕还不仅仅是卜能那个蛊师想要报复自己这么简单,要知道前段时间他被人奉为‘送子活佛’的那件事情可也还没找出来端倪!

还有国际相术大赛的时候陈北煌竟然能够拥有摆布七星拱日大煞局的能力,这一点也有着极大的疑问!要知道这小子身上之前除了背负着自己种下的三合火局,而且从燕京消失更是对相术一窍不通。

修习相术没有武侠小说中那种传授功力的捷径,一切只能靠自己一步步来走,全凭本身的见识和对相术传承,就鬼相派天阳子那个半吊子怎么可能给他教授这样玄妙的术法!

至于陈其灵,李天元也早就断言,他是福薄之相,就他那么点儿本事更是绝对干不出来这样惊天动地的事情!

这一切的一切究竟都是什么人在主导,这些人图谋的要到底是什么?!林白眉头的疙瘩越来越重,他觉得现在的自己似乎是踏进了一个怪圈之中,虽然明白人已入局,但却丝毫找不到能够顺藤摸瓜的端倪,只能被人牵着鼻子一步步的往前走!

这种感觉很不爽!从出道至今,林白还从来没有被人这样对待过,也从来没有这种被人玩弄于股掌之间的事情发生过!

良久之后,林白终于从心中这些杂乱无章的思绪中清醒了过来。不管这些事情的背后究竟是什么人在主导,也不管究竟这些人图谋的是什么,但只要他还活一天,就绝对不能让这些得逞,也绝对不会让那些人随心所欲。

“哪怕你是天道,我也要把这个天给戳出来个窟窿!任你们什么人都无法阻拦我!”林白捏紧了拳头,盯着毒虫蠕动不停的古井,眼中尽是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