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482章 元亨利贞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06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6

水云榭位于万善殿以西,是居于水上的一座凉亭。它的建筑式样较为独特,亭为八角形,四面皆水,共有五梁十二角,如同一座大亭和四座小亭结合在一起。亭顶以卷棚歇山式样,檐角低平轻巧,下部以石梁柱支撑,让水深入榭的底部。

云水和亭台楼榭遥相辉映,风景优美,而且此时刚好是阳春时间,垂柳带风,湖中水草郁郁,朵朵白云倒影点缀其中,更是蔚为美丽。而且在这水云榭内,更是有前朝乾隆皇帝手书‘太液秋风’石碑,是著名的燕京八景之一。

湖水宽广,小亭轻巧,二者互为对照,生出无穷美感。而此时在水云榭的小亭内,一个身形极为魁梧的中年人坐在期间,正在观望四周的景致。

看着中年人的面庞,林白心脏砰砰跳的愈发剧烈起来,喉头更是不断耸动,这么会儿功夫,不知道咽下去了多少口唾沫。而在他身边的沈凌风这会儿也好不到哪去,双手和双腿都在抖动不停,像是得了痉挛的病人,一阵风就能把他吹进一边的湖泊里。

“两位,请!”在离小亭大概还有十来米的时候,曹建洲停住了脚步,微笑道。

林白和沈凌风二人闻言,相互对视一眼,然后点了点头,强压住心中的激动,朝着水天一色的水云榭缓缓走了过去。

相术之中有一入形一之说,也就是说入形之人必须跳脱一般的相术看法,以其所得形者相配为佳。正如有些人的五官单个看来并算不上漂亮,但是整体看时魅力顿生。

这位大佬便是入形之人,为狮形面庞,相上最重鼻眼嘴三者。这位大佬的鼻梁气势蓬勃,连绵一气,直通天庭,此相为呈祖荫笼罩。但他额头发际线不算平整,乃是少青年困苦之数。双眼藏神而不露,透神而不发,正是富贵缓来,但一至便不可收拾,有一飞冲天之运。

“沈局长,林白!”看到二人走进水云榭,中年人缓缓起身,面带笑容朝着二人走来,中年人的面容威严但不失慈祥,一双眼眸中满是洞彻世事之色,笑眯眯扫了二人一眼后接着道:“昨晚上燕京城的事情多亏你们了!”

沈凌风慨然站直,急声道:“养兵千日,用兵一时。神算局存在的意义便是守卫华夏,这些都是我们这些人的份内之事!”

“你这话可是在揽功了,昨晚的事情我都知道,如果没有林白,恐怕骚乱还要再多持续一阵!”中年人伸手轻拍了一下林白的肩膀,温声道:“你在番禹时候做的事情,我从何明林口中也知道一些;两次危难之际都有你挺身而出,也难怪你外公会对你期望如此之大!”

林白破天荒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害羞之意,伸手挠了挠头,不好意思笑道:“都是一些份内之事,刘家从来没有坐视危难不管之辈,我一定不会让外公他老人家失望!”

“一门忠烈,将门虎子!刘老一辈子打了无数硬仗,攻无不克,战无不胜。即便是子孙辈里,你两个舅舅对领兵方略也是颇有心得,至于你那两个表哥,一文一武,倒也争气!刘老治家有方,我们家长辈在世的时候,对他这点也是极为佩服。”中年人温声笑道。

纵然林白脸皮无比厚重,但是听着这话,那张刀切不透水泼不进的面颊上却是有些红晕流露,不过神色比起沈凌风而言,却是平静的多,倒也算是涵养极佳。

“其实按照辈分来说,你应该叫我一声叔叔才对!”中年人沉默片刻之后,看着林白朗声笑道:“回去跟你两个舅舅说,西南西北责任重大,关乎华夏存亡,他们两个一定要有挑起这个千钧重担的准备!一定要为我们华夏培育出攻必克、守必坚的威武之师!”

听到这话,林白眼皮不禁跳动起来。西南、西北!中年人话语里的这意思,他如何不清楚。这话一出,恐怕自己的两个舅舅就要前往华夏两个最大的军区任职了,不知道等到命令出来的时候,燕京城内的那些世家会眼红成什么模样!

要知道当初刘老爷子拼命争取,不过是想把刘军武和刘军武二人中的一个推到西南一把手的位置,而今西南、西北两地均收手中,一门两帅,这份荣耀,世所罕见!

当然林白心里边也更清楚,天上不会白掉馅饼。给了这么大的利好,恐怕等会儿自己要承担的事情会比想象的还要麻烦的多!

“故宫博物院那边现在恐怕已经炸了锅,你们两个再不过去的话,那些人说不准就要给我电话催促了!”中年人冲二人笑了笑之后,意味深长的看着林白沉声接着道:“能力越大,责任越大!许多事情也许无法暴露在外人面前,但是我们这些人会记住谁做了什么!”

“叔叔你放心,我一定会记住这些话!”

林白脸上笑容灿烂,仿若刚才真的是在和一位寻常长辈聊天一般。看着林白的模样,中年人同样哈哈大笑,伸手重重的拍了拍林白的肩膀,心中对林白的赞许又多了几分。

从头到尾,中年人一个字都没说过关于故宫失窃的任何事情。但越是这样,越是让林白觉得不安,尤其是再加上刚才这中年人给与刘军武和刘军文两个人的那个大馅饼,让林白心中的忐忑之意愈发的深重。

从西单到天安门城楼之间,有着一堵数百米长,六米多高的红墙,在一排排绿树和大红灯笼的辉映之下,红墙愈发显得有历史的厚重感,而红墙内的一切也显得愈发神秘。

“你有什么想说的?”沈凌风深吸了几口气之后,内心仍然残存着的激动感终于平静了下来,转头看着在自己身侧缓缓走动的林白,沉声问道。

林白淡淡一笑,轻声道:“乾上乾下,元、亨、利、贞。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

听到这话,沈凌风默然无语。虽然风水上的知识他了解的不多,但相术上的事情他可是门清,又如何不明白林白话语里未说完的词句。

大哉乾元,万物资始,乃统天!云行雨施,品物流形。大明终始,六位时成。时乘六龙以御天,乾道变化,各正性命。保合大和,乃利贞。首出庶物,万国威宁!这是大兴之兆啊!

就在沈凌风慨然沉思之际,两人却是已经缓缓走到了故宫博物院的大门之外。此时在大门外附近五十米左右的范围内都已经扯起了黄色的警戒线,穿着制服的武警官兵将博物馆围得里三层外三层,而且在门口更是有络绎不绝的警察在进进出出。

“两位,对不起。故宫今日整修,暂不对外开放,请回!”就在林白和沈凌风两个人准备掀开警戒线走进大门时,冲过来一个武警战士伸手拦住两人,沉声斥责道。

和之前如出一辙,沈凌风将手中证件掏了出来,沉声道:“我们是故宫失窃案专案小组的成员,有特别通行证,如果不相信的话,可以向你的上级汇报!”

这武警官兵接过沈凌风的证件扫了几眼之后,沉默片刻,然后操起对讲机和里面的人沉声说了几句,然后一歪头对两人示意道:“进去吧!”

沈凌风和林白二人闻言迅速便朝着大门处走去,但刚走出去几步,却是听到身后传来那武警战士和身周人的窃窃私语声:证件上怎么写的是神算局,我们在燕京也当了这么多年的兵了,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部门?

听到这话,沈凌风面上神情不变,但林白心中却是感慨不停。此时他总算是明白了刚才那中年人最后一句话的涵义。有些事情的确如大佬他所说一般,永远无法摆到台面上。但也正如他所说的一般,‘你的名字无人知晓,你的功勋永垂不朽’!

所有的努力和奋斗,不一定非得要让所有人都看到,都瞩目!更重要的是,你要清楚:而今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不辜负浑身上下经脉中流淌的炎黄之血!

故宫博物院大厅内人声鼎沸,几十名身上佩戴着极高警衔的警察围着一个有些谢顶的中年人正在不停的询问着什么,这中年人的脸上满是不耐烦的神色,等到中年人一回头瞥见沈凌风之后,迅疾挤开人群,迎了过去,急声道:“沈局长,你可算来了!这位是?”

“林白,专案组的特聘人员。萧行书,故宫博物院的馆长!”沈凌风随意介绍了一下之后,朝着四下看了看,沉声问道:“馆长,警局的那些领导们都已经过来了?他们查到什么讯息没有?还有昨天晚上到底是丢失了什么文物?”

“都过来了,但是一点儿有用的讯息都没有查出来!”萧行书重重的一拍额头,满脸苦涩道:“丢的是盛唐李淳风所著的《推背图》原本!要不我怎么会火急火燎的通知沈局长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