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484章 天相之密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37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6

“沈局长,你请来的这个年轻人是不是有些不靠谱儿啊,我看他怎么着不停的在打量这保险库周围的布置,而且刚才还说什么他也找过推背图。”萧行书朝着林白所在的方位不放心的看了一眼,然后将沈凌风扯到一边,压低声音接着道:“您可千万别把贼给招进家门啊!”

听到这话,沈凌风不由得有些哑然,笑着摇了摇头,淡淡道:“萧院长你放心,我跟你明说了吧。林白是那位主儿亲自点的将,这次故宫博物院失窃的事情主要由他负责,我不过是陪着看看罢了。而且这位可是刘老爷子的外孙,您说话什么的,最好还是……”

萧行书闻言一阵愕然,中海那位亲自点将,而且还是刘老爷子的外孙。这位的来头不小啊,看起来自己之前的想法是有些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他也清楚沈凌风没说完的话,是在提点自己等会儿对林白的态度最好还是放尊重一些。

保险库内的那些刑侦专家们依旧是拿着各路仪器在周遭逡巡不停,想要从其中找出任何可用的线索,但任凭他们把所有的犄角旮旯折腾了一个遍,甚至拿着指纹扫描仪在屋内扫了一遍,却是连一星半点的破绽都没找出来。

在摄像头拍摄的监视画面看了半晌之后,林白终于看到了入夜两点时候的画面。保险库的大门无端端的就那样缓缓打开,但也正如萧行书所说的一般,根本就没有人影出现,再过了几分钟之后,放置《推背图》的地方便空了。

林白摸着下巴,若有所思的将画面不停的前后回放。保险库的大门沉重无比,想要打开的话,那人必定是拥有保险库的密码,可能这件事情还有内鬼在其中串联。盯着画面看了许久之后,林白眼睛突然眯了起来,终于找到了一点儿蛛丝马迹!

在《推背图》失窃的片刻,画面上出现一缕极其微弱,如果不仔细看就会被忽视掉的波纹。这种波纹放在那些刑侦专家眼中,就是摄像头机器磨损导致的失真,但是身为相师的林白却是清楚,出现的那一缕波纹便是自己先前感受到的天地元气波动。

以步法引动天地元气,以此来蒙蔽摄像头,掩盖自身行踪!林白当即便想清楚了从保险库中盗走《推背图》那人使用的手段。这样的手段林白先前也用过,所以再熟悉不过,之前听到萧行书的话之后,他就有了这样的猜测,但苦于没有证据,而今终于可以确认!

高手!盗取《推背图》的那人绝对是奇门江湖中的相术高手!单以步法掩饰行踪,是一件何其艰难的事情,那人能够做到此点,必然不简单!但也正是这样的人物才能无视保险库内的那些现代化高科技设备,神不知鬼不觉的将《推背图》窃走!

只是林白不清楚那人为什么要偷窃走《推背图》。要知道虽然说《推背图》是华夏第一奇书,但是其中记载的不过是关于后世的一些预言罢了。这样东西只消翻看一下便是,又何必九死一生的冲进故宫博物院来将它窃走!

而且偷窃《推背图》那人的实力,绝对不在自己之下。如果想盗取推背图的话,任何时候出手都有可能办到,又何必先让卜能出手,以阴煞漫城,然后再借着混乱才来偷窃《推背图》,他这样小心谨慎,绝对有什么不可言说的原因在其中!

“林白,怎么样,查探出来什么没有?”沈凌风见林白若有所思的模样,觉得可能自己这个本领高强的便宜妹夫察觉到了什么,便急声出言询问道。

林白朝着四下看了一眼,见到那些刑侦专家在听到沈凌风的话之后,也是眼巴巴的盯着自己,想了想之后,转头看着萧行书轻笑道:“萧院长,不知道能不能……”

萧行书也清楚神算局的这些人手段无比诡异,如果被这些刑侦专家听到,说不准会出什么乱子,听到林白这话,便知道他是在示意有外人在不方便讲话,便笑眯眯的将那些刑侦专家给请出了保险库。

“林少,您是不是查出来什么了?”萧行书将诸人请出去之后,急忙凑到林白身边,紧张无比的搓着手,急声接着道:“这事儿事关重大,您可千万别瞒我啊!”

一听到萧行书改了称呼,林白便明白怕是沈凌风向这货透露了自己的身份,不过这倒也不是什么坏事,有了这个金字招牌在,做事也方便一边。沉思片刻后,他一脸玩味笑容看着萧行书沉声问道:“萧院长,关于那《推背图》的事情,您是不是有什么没跟我们说清楚啊?”

“都说清楚了……”萧行书闻言一惊,急忙出言,但话说出口之后,却看到林白脸上满是哂笑,便苦笑着摇了摇头,道:“什么事儿都瞒不过你们,《推背图》的事情我的确是没跟你们说清楚,不过这也不能怨我,是这事情实在是太蹊跷了一些!”

“众所周知《推背图》都是六十幅卦象,也就是六十页。但是不知道怎地,咱们从古墓中挖掘出来的这原本《推背图》却是有六十四页,不过最后的四页记载的不是图像,而是一些玄奥莫名的符号,就跟加密的书一样,咱们博物院的老专家们最近就是在破解这些符号!”

听到萧行书这话,林白止不住眼皮急速跳了起来。《推背图》可以说是天相派祖师李淳风一生的心血所作,如果说有什么东西能够记载他一生之所得的话,那必定是会归纳与《推背图》此书中。这东西对于别人无甚大用,但是对天相派一脉传承来说,却是不可多得之物!

“你们两位也知道,《推背图》里面牵扯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一些,所以我刚开始的时候就想着把这事情给掩盖下来,却是没想到……”萧行书小心翼翼的看着两人苦笑道。

也亏得刚才沈凌风给他点破了林白的身份,而且也告诉他林白是那位亲自点的主事大将,要不然的话,恐怕他现在心中必然是要把林白当做偷窃《推背图》的正主儿!

这年轻人的手段实在是太可怖了一些吧,这样的隐秘之事居然都丝毫不能隐瞒,这样的人还是人么?!萧行书盯着林白,心中惴惴不安,总觉得自己站在这里有些别扭,似乎是林白只要眼睛一瞥,就能把自己给看个通透一般。

“林白,这些咱们都等会儿再说,先说说你发现了什么吧!”沈凌风见林白神色间带着一股子说不清道不明的意思,便急忙打断他的思绪,沉声问道。

林白朝着萧行书瞥了眼,沉默片刻之后,皱着眉头,道:“这件事情,说起来很麻烦!但是总归到一起,这件事情是一件麻烦很大的事情。偷窃《推背图》那人的手段恐怕不在我之下,我想已经不是警部那些人能够解决的事情。”

如果说是换做平时,有人对萧行书说出这样的话语,他定然会觉得那人是有些失心疯了,但是此时见识了林白的手段,而且又想起《推背图》失窃时候的画面,这里面的弯弯绕绕,还真就不是他们这些普通人能够解决的了。

“那要不我向上面汇报,把警部的那些人给撤了?”萧行书听到这话犹豫片刻之后,看着林白疑惑道。

“如果萧院长你在保险库外面的角落寻找的话,应该会找到一些玉石的残渣,你可以让那些刑侦专家拿回去检测一下,不过我估计上面也不会有什么有用的线索!”沉思片刻之后,林白盯着萧行书沉声接着道:“警部的人不能撤,让他们继续查,我们也需要有人打掩护!”

“林少,那您有没有什么法子教教我们,万一要是还有人跟这次这样溜进保险库,我们这些人……”萧行书沉默不语,盯着林白,神色之间的惴惴之色愈加不安起来,有些忐忑道。

“萧院长你放心,那人估计不会再来了,而且这里面的这些珍宝对他而言就算是拿了恐怕也没什么意义!”林白打断萧行书的话之后,转头看着沈凌风沉声道:“沈哥,咱们俩也别在这呆着了。你带我去见陈白庵老爷子,我有些事情想要请教一下他!”

沈凌风点了点头,也没再耽搁,二人和萧行书道别之后,朝着保险库外面便急匆匆走去。

等到走出故宫博物院之后,沈凌风从口袋摸出根烟地给林白,笑眯眯道:“有什么话在那不好说的,还非得打着陈老的名头出来说!”

“还是沈哥你敞亮,那我也直说了,《推背图》我可以找。但是找到之后,最后的四页我要拿走!”林白接过烟抽了口之后,目光灼灼盯着沈凌风沉声道。

“原因?”沈凌风眉头一皱,淡淡询问道。

林白一笑,道:“我也不瞒你,《推背图》最后的四页关乎我们天相派的传承之秘!”

沈凌风神色变幻不停,良久之后,点了点头,沉声道:“我会尽力向上面解释!”